>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一一八七章 夺哨

第一一八七章 夺哨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双箭齐出,一击而中。

    瞭望塔上的两名守兵甚至没有看明白敌人是谁,就已经被射中了喉咙。

    卡哨的守兵多年来已经习惯将注意放在卡哨外面的南方,谁也没有想到敌人会从背后偷袭而来,等汉兵发现情况,几十条凶悍的楚兵已经挥舞着大刀冲了上来。

    没有喊杀声,但没有杀声反而更恐怖。

    “敌袭,敌袭!”石墙之上的汉兵大声叫喊起来,连声喊叫,立刻让许多迷迷糊糊的汉兵们清醒过来。

    守卫在卡哨的汉兵平日里当然会训练,一旦出现敌情,所有人也都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

    但一直以来,汉兵训练的假想敌是从南边过来的楚人,若是南边楚敌出现,每一个人都会知道自己的职责所在,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可现在敌人却是从后方袭来,再按照之前训练的部署去做,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

    最让汉兵惊骇的是,来敌在第一时间便将瞭望塔上的两名哨兵射杀,这当真是要了命的事情。

    瞭望塔上的哨兵被杀,那就无法放出任何的讯号,就算在这边喊破了嗓子,也不可能喊来任何援兵。

    夜色之中来敌如同狼群一般,冲上前来,二话不说,挥刀便砍。

    守卫在卡哨的官兵也就三十来人,在人数上根本不占任何优势,而且对方杀的这边猝不及防,汉兵这边还没做好准备,已经有数人被杀。

    好在这些汉兵毕竟训练有素,一阵惊乱之后,已经有人厉声道:“弓箭手掩护,弟兄们不要慌。”

    墙头上数名弓箭手弯弓搭箭,夜色之中,只见到人影闪动,一时间也不清楚哪个是敌人哪个是自己人,更要命的是当认准之后,对方便已经和汉兵厮杀在一起,箭手唯恐误伤同伴,也不敢轻易射箭,好不容易找到空隙射出几箭,对方却也都身法不弱,连连躲过。

    曹英醉酒之后,睡得正酣,迷糊中依稀听到声音,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便听到身边有人叫道:“校尉,校尉,快醒醒,有敌来袭!”

    曹英一听到“有敌来袭”四字,背心冒冷汗,瞬间酒醒,爬起身来,夜色之下,只见到人影交错,四周已经是厮杀成一片。

    他立刻抬头看向瞭望塔,见到瞭望塔上两名兵士一动不动,心知不妙,拔出佩刀,喝道:“给老子挡住。”并不多言,向瞭望塔直冲过去。

    他毕竟镇守在这卡哨,如果这卡哨被楚人得去,自己便将要担负全部罪责。

    曹英知道军法无情,如果无声无息卡哨就落在敌人的手中,到时候上面问起罪来,自己的家小必然不保,可是如果自己能够及时放出讯号,让后面的卡哨知道有敌来袭,那么即使最后这第一道卡哨不保,甚至自己战死在此处,但家眷也将会平安无事。

    他此时并无其他念头,只想爬上瞭望塔,吹响牛角号。

    曹英的心思,身边的几名汉兵也是明白,立刻跟在了曹英身边,向瞭望塔冲过去,迎面冲过来两名敌人,曹英身后立刻冲上去两名汉兵挡住,是要为曹英争取时间。

    曹英如同被激怒的野兽一般,带着两个人冲到了瞭望塔边,敌人那边显然也发现了曹英的意图,五六道身影向这边冲过来,准备阻止曹英,汉兵这边也是有明白人,数人也是迎上去挡住。

    曹英和两名汉兵冲到瞭望塔下,立刻向瞭望塔上攀爬上去。

    这瞭望塔有两道梯子可以攀爬向上,曹英率先在一边爬山,身后跟着一人也往上爬,另一名汉兵则是顺着另一边的木梯迅速向上攀登。

    咻!

    一支利箭破空疾来,没入那汉兵的后脖子,汉兵双手一松,已经从木梯滚落了下去。

    曹英吃了一惊,却加快速度往上爬,忽地感觉眼前黑影闪动,心下一凛,随即从旁一阵寒气逼来,曹英扭头看过去,只见到一把大刀兜头向自己砍了下来。

    曹英抬刀抵挡,眼见两刀相击,却不料对方手腕子一扭,那大刀却已经魔术般划了一个半圈,曹英还没看明白是什么招式,大刀却已经斜划而过,瞬间割断了曹英的脖子,刀口喷血,曹英整个人便从木梯向下滚落,撞在身下那兵士身上,两人都是如同滚石般滚了下去。

    曹英欲图冲上瞭望塔,许多汉兵都是看见,夜里一群敌人来袭,虽然已经与对方交手,但许多汉兵兀自搞不清楚到底是什么状况,只是凭借本能抵挡厮杀,心里只盼着曹英吹响牛角号,这时候见到曹英也被人一刀砍了,万念俱灰,许多人心惊胆战,陷入绝望之中。

    出刀砍杀曹英的自然是齐宁。

    他知道瞭望塔上的守兵被射杀之后,其他人必然想着夺取瞭望塔发出讯号,是以冲过来之时,就守在了瞭望塔附近。

    曹英被杀,汉兵战意全无,反倒是一众楚兵想着在小国公面前立下功劳,一个比一个凶悍,出刀毫不留情,这些人本就是精挑细选出来的精兵,精锐中的精锐,战斗经验十分丰富,一群人杀过来,虽然谈不上是虎入羊群,但却还是占了压倒性的优势,汉兵一个接一个倒下,到最后甚至有人弃刀投降,但楚兵却是没有接受投降的意思,手起刀落,照样斩杀。

    不到一炷香时间,卡哨便已经恢复了宁静,守卫在此处的汉兵无一幸免,有汉兵想要趁夜逃遁,也都被追山赶尽杀绝。

    齐宁擦干刀口上的血迹,吩咐众人先清点人数。

    今次夜袭,可说是大获全胜,但却还是有两名楚兵战死,另有四人受了伤,除此之外,其他人俱都是完好无损。

    齐宁令人先将汉兵尸首堆积在一处,随后着众人将卡哨的入口打开,将四名受伤的兵士叫过来,道:”你们四个受了伤,立下了战功,回京之后,我必然会向朝廷为你们请功。”又向陆亢道:“陆亢,这四个受伤兄弟的名字,你都要记下来,还有,两名战死兄弟的名字也都要记着,回去之后,不但要厚葬他们,而且要对他们的家眷重重抚恤。”

    陆亢拱手称是。

    “你们四个就留在这里。”齐宁道:“两名战死兄弟的遗体先留在这里,等后面的人马过来,再派人送回汉中,你们就在这里等着大军过来,在此之前,这座卡哨就交给你们看守,万不能出现任何状况。”

    四名伤兵互相瞧了瞧,一人道:“爵爷,这里不会再有人过来,我们愿随侯爷继续前行。”

    “我知道你们的心意。”齐宁拍了拍那人的肩头:“不过你们几个有伤在身,前面还有一道卡哨,如果被他们发现你们身上的伤势,必然会起疑心,我们决不能冒险。你们今次已经表现的十分勇敢,也立下了让我十分满意的功劳,若还要立功,我一定会给你们机会,但不是这一次。”

    伤兵心里却也清楚,齐宁所言不假,四人的伤势虽然不致命,但很容易就被看穿,在抵达下一道卡哨之前,根本不可能恢复,若是被下一道卡哨的汉兵看出破绽,确实会连累整支队伍,再不坚持,一齐跪下拱手道:“爵爷一路小心,我们在这里等着后队人马赶来。”

    齐宁微微一笑,看着石墙已经被打开的入口,也不多言,挥手道:“走!”

    今夜袭击,齐宁带了三十八名勇士过来,战死两人,伤四人,也就是少了六人,只能带着剩下的三十二个人回头和纪进才汇合。

    纪进才这边倒是没有任何状况,等到齐宁回来,了解了一些情况,当夜队伍就在原地歇息,好让众人恢复体力。

    次日一早,队伍继续前行,走到黄昏时分,便瞧见了子午道内北汉人的第二道卡哨。

    队伍自然是故技重施,而第二道卡哨的汉兵对于楚国使团的突然到来确实感到十分诧异,但想着第一道卡哨都已经放过来,这边自然没有任何理由阻拦,却是比第一道卡哨更为顺利过关。

    过关之时,队伍里的众人依然不动声色地观察卡哨内的布局,和前一道也并无太大的差别。

    一切再次上演,而且有了前面的经验,这一次大家更是熟练,通过卡哨走了不过十来里路,队伍便停下来,等到夜色深沉,齐宁领着众人回头,先解决了营房里的汉兵,再直奔卡哨,依然是对卡哨的守兵发起了突然袭击,也依然是先解决了瞭望塔上的守兵,这一场厮杀依然是大获全胜,但齐宁这边依然是战死了四人,伤了七人,比之第一道卡哨的伤亡要惨重一些。

    “爵爷,从这里往北行,再有三十里地,便可以走出秦岭,进入西北境内。”兵士收拾战场的时候,纪进才过来道:“据卑职所知,前面的道路会通畅不少,一天之内,便可轻松走出秦岭。”

    齐宁微微颔首,道:“收拾过后,让弟兄们先换上北汉人的衣服。”抬头看着黎明将至的夜空,轻声道:“接下来,才是真正的考验!”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