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一一九一章 围困

第一一九一章 围困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杜俨刀在山坡边上扎营,也是为了御风。

    西北夜里风大,而且这个时节夜风吹在脸上,宛若刀割一般,有山坡作为阻挡,便可以将寒风的侵袭降到最低。

    夜色之中,中间的那顶大帐却是灯火明亮,大公子喜欢光明,所以随行带来的油灯不少,营帐内竖着四支灯珠,点亮油灯,帐内亮如白昼。

    席地铺着探子,上面摆放了瓜果酒菜,大公子海量,已经是两袋酒下肚,除了脸色红润,看不出有任何状况。

    虽然是在自己的地盘上,但杜俨刀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在四周布置了巡逻的骑兵。

    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若当真有些匪类袭击过来,却也不得不防。

    杜俨刀并不觉得有任何强匪可以对三百骁士产生威胁,不过将一切意外防患于未然,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杜俨刀虽然知道行军途中不宜饮酒,但大公子兴致好,叫了几个人陪他饮酒,杜俨刀再三控制,却也是一壶酒下肚。

    “你们几个都听着,只要你们跟着我,好好效忠于我,这一辈子都让你们享尽荣华富贵,有朝一日,我还会大力提拔你们,让你们光宗耀祖。”屈满宝哈哈笑道:“你们跟了我,是你们祖宗积德。”

    “正是正是。”一名属下道:“属下等追随大公子,必能够为大公子建下功勋,我们这些人都是大公子一口水一口饭喂起来的,没有大公子,就不会有我们,我们这三百条性命,全都是大公子的,为大公子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

    屈满宝抬手拍了拍那人肩头,笑道:“说得好,我不要你们上刀山,也不要你们下火海,以后为我牢牢守住潼关,那就是立下了大功,我自然亏带不了你们。”

    “大公子,把守潼关的是薛仁,薛仁.....薛仁是大将军的义子,也是大将军的爱将.....!”一名部将饮酒过多,醉意熏熏,扯着大舌头道:“他会不会.....会不会将潼关交给咱们?”

    “他敢不交?”一人翻着白眼道:“大公子亲自过去,他吃了熊心豹子胆,难道敢违抗大公子的命令?”

    “大公子,潼关守将一直都是大将军安排。”那人道:“属下.....属下只担心大公子没有禀报大将军,到时候私自换防,大将军知道了会.....会怪罪下来.....!”

    他话说完,陡然感觉身上一寒,却只见到屈满宝用一双冰冷的目光盯着他。

    其他人心知事情不对,杜俨刀已经喝骂道:“几杯酒下肚,就该在这里胡言乱语,还不滚下去。”

    那人被这一骂,顿时酒醒,爬起来,摇摇晃晃要离开,屈满宝却已经冷声道:“站住,我让你走了?”

    “大公子.....!”那人回过身,脚一软,跪倒在地。

    屈满宝站起身,走到那人面前,居高临下盯着那人,冷笑道:“你是觉得我没有资格换防潼关,所有的事情,都要听从大将军的吩咐是不是?”

    “属下不.....不敢!”

    “你是想说,老子是违背大将军的命令,私自调换守兵?”屈满宝伸手一把抓住那人发髻,“你是在挑拨我和大将军的父子关系?”

    那人全身冷汗直冒,只后悔多灌了几杯酒,颤声道:“大公子,属下是胡说八道,您.....您一言九鼎,你说什么,咱们就做什么,我.....!”

    “我让你们把守潼关,是因为最信任你们,在我心里,你们对我都是忠心耿耿,无有二心。”屈满宝双目满是杀意:“你在这里竟然说我是在违背大将军的意思私自换防,妖言惑众,若当真委你以重任,迟早要背叛我。”猛地探手,拔出边上一名部下的佩刀,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对着那人兜头一刀砍了下去。

    鲜血喷溅,屈满宝一刀便即将那人的脑袋劈成了两半。

    其他人都是心下骇然,纷纷跪倒在地,大气都不敢出。

    他们知道大公子喜怒无常,这些年来突然发怒而肆意杀戮也不是一次两次,谁都不敢吭一声。

    屈满宝将那把刀丢在地上,瞧见自己身上被溅了血,皱起眉头,挥手道:“将尸首拖出去埋了,杜俨刀,准备水,我要沐浴更衣。”

    几人立刻拖了尸首下去,谁也不敢在帐内多留。

    夜色幽静,大公子杀了人,三百骁士很快就都知道,大家也已经知道那人是祸从口出,是以谁也不敢再多说一句,诺大的营地,鸦雀无声。

    夜风呼呼,营地内点了篝火,骁士们就躺在篝火边上歇息。

    行军途中,当然没有大浴桶供应,更不可能像在镇西大将军府内有美人伺候沐浴,屈满宝只能用两桶刚烧好的热水擦抹身体,他全身**,对于自己的身体,屈满宝还是很为满意,结实有力,每一个和他上过床的女人,在某方面至少不会失望。

    杀人立威。

    屈满宝脑中想到方才自己杀人之后,那下部下噤若寒蝉的样子,心中便有几分得意,要让手下人忠心耿耿,定要让他们心存畏惧,只要他们心中害怕,才不敢生出他念。

    他拎起一只木桶,兜头淋了下来,温暖的热水让他全身上下一阵轻松。

    他长舒一口气,便在此时,却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他皱起眉头,很快,便听到几声惨叫响起。

    屈满宝心下一紧。

    “有敌来袭,有敌来袭!”外面传来惊呼声。

    有敌来袭!

    屈满宝只觉得匪夷所思,在这西北大地上,谁敢袭击自己的队伍?自己手底下可是三百骁勇善战的勇士,就算是一支上千人的兵马杀过来,这三百装备精良的勇士也足以应付。

    可是西北又有谁能不经过屈家的允许,随意调动一支队伍?

    难道这附近真的有强匪?

    他心下冷笑,如果真的是一群土匪来袭,今晚定要将他们杀个片甲不留,他丢开木桶,扯过自己的外袍,裹在身上,拿起自己的佩刀,冲出大帐,夜色之中,只见到人影闪动,营地里的骁士们一片混乱,陡然间劲风从侧边忽起,屈满宝斜眼瞧过去,只见到一支羽箭直往自己射过来,他心下一凛,身体后仰,挥刀砍过去,将那支箭矢打开。

    “杜俨刀!”屈满宝大喝一声:“到底出了何事?”

    又连续听到惨叫声响起,随即瞧见几道人影向自己冲过来,屈满宝握紧刀,却瞧见当先一人正是杜俨刀,抢上前去,喝问道:“怎么回事?”

    “大公子,我们.....我们被围住了。”杜俨刀脸上显出骇然之色:“四面.....四面都是敌人!”

    “敌人?”屈满宝心下也是吃惊:“是.....是有人谋反吗?”

    “不知道是什么来路。”杜俨刀道:“四周都是人,而且有许多的弓箭手,他们.....他们从四面抄过来....!”说话间,有几支冷箭射过来,几人忙挥刀格挡。

    屈满宝怒道:“弓箭手?除了西北军,哪里还有那么多弓箭手?他们.....他们到底是什么来路,是不是自己人误会了?”

    “卑将以为,他们就是冲着咱们来的。”杜俨刀道:“他们训练有素,而且悄无声息就将咱们围住,不像是一般的兵马。”

    说话之间,营地里的骁士连续中间,一个接一个倒下,那些战马突然受惊,也都是在营地里四处乱窜,人仰马嘶,一时间混乱不堪。

    “大公子,他们人数太多,咱们.....咱们实力薄弱,不能硬抗。”杜俨刀急道:“卑将护你冲出重围。”瞧见边上一匹战马掠过,身形一闪,探手过去抓住了那匹战马的马缰绳,那战马一个人立而起,长嘶一声,杜俨刀叫道:“大公子快上马!”

    屈满宝看到营地里的骁士一个接一个倒下,这时候莫说以一当十,就是连对方的来路也没有搞清楚,心知大事不妙,也顾不得许多,冲过去翻身上马,杜俨刀此时又抓了一匹战马,护在屈满宝身边,屈满宝急问道:“咱们往哪边冲?”

    “向.....!”杜俨刀四下里看了看,四周都是敌人,还真不知道往哪边走,屈满宝兜转马头,冲向西边,杜俨刀拍马跟上。

    骁士们瞧见屈满宝打马向西,立时都跟在了屈满宝身后。

    屈满宝只冲出一小段路,迎面便是无数箭矢射过来,他心下骇然,急忙挥刀,虽然打开数支箭矢,兀自被一支冷箭射中了肩头,双眉锁紧,目中喷火,大喝道:“老子是屈满宝,你们到底是谁,竟敢袭击老子?”

    这是这片刻间,手下三百骁士,倒有上百人硬是被犀利的箭雨活生生射杀,这时候依稀看到远方出现黑压压的人影,如同一堵铜墙铁壁一般,正向这边慢慢逼近过来。

    屈满宝一颗心顿时凉了半截。

    瞧对方的阵势,自己想要从西边突围出去简直是痴人说梦,一兜马头,又向北边冲过去,骁士们又如同蚂蚁般跟着他往北边冲,可是没冲出多远,迎面又是一轮箭雨,屈满宝奋力挥刀,腿上又被射中一箭,他浑身发冷,心知今晚真的是被人团团围住,想要或者冲出去的希望已经是极其渺茫。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