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一一九九章 廉贞

第一一九九章 廉贞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镇西将军府的另一处大厅之内,此时却是人满为患。

    这其中有咸阳城内的众多官员,亦有咸阳周边不少官员。

    屈满宝按照道生的建议,将咸阳周边不少官员招入咸阳,这些官员不敢耽搁,匆匆赶到咸阳,可是还没有见着屈大公子,楚军就杀进城内,一大群官员立刻就被楚军控制住。

    楚军倒也没有对任何一名官员失礼,只是将这些人集中到咸阳城内的的驿馆之中,所有人都不知道接下来自己将面临怎样的命运。

    咸阳城内的官员也是被楚军集中控制,直到今日,上百名官员才被带到镇西将军府内,大厅里面站满了人,便是院内也是人满为患。

    咸阳城一夜之间就成了楚国人的囊中之物,这实在是让人感到匪夷所思。

    许多人始终想不通,楚国人是如何走出秦岭狭道。

    谁都知道在秦岭六条狭道内,西北军都设下了卡哨防守,按照上面的说法,除非楚国人长了翅膀,否则绝不可逾越秦岭半步,可现在是一支楚国大军几乎是兵不血刃地杀进了咸阳城,这些楚国将士难道都是从天山飞过来不成?

    “镇国公到!”

    响亮的声音让窃窃私语的官员们静了下来,循声看过去,只见到一名身着便装的年轻人出现在眼前,院内的官员们心下诧异,却还是让开了一条道路。

    有些人见到齐宁孤身进来,都有些吃惊,暗想这年轻人真是胆大包天,竟敢不带护卫便独自前来,若是这些官员之中有人心存不轨又或者一群官员一拥而上,此人又往哪里逃?

    进到厅内,众官员都是看着齐宁,却都噤若寒蝉。

    齐宁环顾一周,才含笑道:“我是齐宁,想必诸位有人听说过。”

    众人面面相觑,有几人率先向齐宁行礼,其他人也纷纷向齐宁行礼。

    “潼关已经被我们拿下来。”齐宁笑道:“所以屈老将军就算想回西北,看来也是不成了。”

    众官员心下又是一凛。

    “今日找诸位过来,没有其他什么事情,只是想问一下诸位的去留。”齐宁道:“我知道诸位大部分都是西北本地人,当然也有一些从洛阳被调派过来,潼关已经被封锁,如果没有我的手令,目前没有任何人能够入关。”顿了一顿,才道:“我临来的时候,皇上对我有过嘱咐,西北这些官员都是熟知西北的情况,到了西北,尽可能保持原来的官位不变,愿意为我大楚效力的,我大楚将会登记在册,送往吏部,若是另有他志的,我们也不为难,想要入关回洛阳复命的,可以向我递交文书,我发下手令,派人护送你们到潼关。”

    众官员更是愕然,一人拱手小心翼翼道:“爵爷,您的意思是说,原来的官位都保持不变?”

    “西北这些年太平无事,其功未必在屈元古,而是在于各级官员的尽忠职守。”齐宁含笑道:“既然如此,又何必大动干戈调任官员?能够为民办事的官员就是好官,皇上一统天下的目的,本就是要让百姓安居乐业,既然大家都是一个目的,也就没有必要大动手脚了。”

    众官员一时不知该如何回应。

    “待会儿大家出门的时候,会有专门的文吏记录。”齐宁道:“愿意留下的,回到原职做好自己的事情,若是想入关的,也可以做好记录,我给你们两天的时间考虑,做过纪录之后如果要改变心意,两天之内可以重新登记,两天之后,要离开的我会派人送你们去潼关,你们可以返回洛阳去复命,留下的自此之后就是我大楚的官员。”

    一阵沉寂之后,终于有一名官员道:“爵爷,您.....您当真放下官入关?下官的家眷在关内,不能丢下他们。”

    “不用担心我是要秋后算账。”齐宁摇头道:“我只是给你们一次选择的机会,离开的自此之后依然是敌国之臣,留下来的就要效忠于我大楚帝国。有些话可是要说在头里,如果留下来,却又三心二意甚至背叛我大楚,可莫怪我翻脸无情,我有笑脸给你们,同样我的腰里还带着刀。”

    在众人的议论声中,齐宁却并不多留,径自离去。

    到得一处雅厅之内,段沧海已经在等候,上来道:“爵爷,已经找到那个叫道生的人,他是屈满宝身边的幕僚,此人据说曾经是个道士,后来云游四方,到了西北之后,被人举荐给屈满宝,一开始屈满宝并不在意此人,屈满宝喜欢豢养门客,门下有不少鸡鸣狗盗之徒,但凡有些小手段能让屈满宝看上眼,屈满宝都会留下来作为他的门客。”

    “这道生有什么本事?”

    “他会炼丹药。”段沧海低声道:“他炼出来的都是一些滋阴补阳的丹药,屈满宝纵欲过度,这道生向屈满宝献上丹药,屈满宝便即龙精虎猛,据说服下道生的丹药,一晚上应付三五个女人不在话下,为此道生凭借丹药得到了屈满宝的器重,时常带在身边,后来就变成了屈满宝的心腹,深得屈满宝信任。”

    齐宁皱起眉头,暗想那所谓的神丹妙药无非是提前透支屈满宝的生命,若是一直服用,恐怕也用不了两年屈满宝便会一命呜呼,那道生走的是邪门歪道,也不是什么正派之人。

    但话说回来,屈满宝本就不是君子,要和此人接近,还真要用一些奇门诡道之术来接近他。屈满宝贪杯好色,用补阳药物来接近甚至是取信于他,还真不失是一个法子。

    “那道生人在何处?”

    “属下已经让人看起来。”段沧海低声道:“爵爷是否要见他?”

    齐宁想了一想,道:“你带他过来,我倒也瞧瞧此人是什么样的人物。”

    段沧海退下之后,没过多久,便即将道生带了过来。

    道生年近四旬,其貌不扬,丢在人群之中也是最不显眼的那一种,十分普通,一身灰色长衫,进到雅厅之内,神色不变,向齐宁深深一礼。

    齐宁打量几眼,才道:“你可知罪?”

    道生抬起头,眼中划过一丝讶然之色,但瞬间即逝,拱手道:“有罪无罪,全凭爵爷决断。”

    “我听说屈满宝离开咸阳,是因为你在他耳边进献了谗言。”齐宁冷笑道:“若不是你,屈满宝就不会离开咸阳,潼关也不会那般容易失手,这咸阳只怕也没有攻下来。”

    道生微微一笑,道:“在北汉人眼中,小人自然是十恶不赦,可是在爵爷眼中,小人非但无罪,甚至有功。”

    “哦?”齐宁冷声道:“屈满宝对你器重有加,你却进献谗言,这是大大的佞臣,如此人品,在我这里也没有什么功劳。”

    道生摇头道:“如果屈满宝是小人的主子,小人这样做自然是该遭唾弃,只是小人的主子并不是屈满宝。”

    “不是屈满宝?”

    道生四下里看了看,除了段沧海站在不远处,并无他人,这才上前一步,跪倒在地,恭敬道:“神侯府廉贞校尉洪门道,拜见爵爷!”说话间,已经从怀中取出一块牌子,双手敬奉到齐宁面前。

    此人自称是神侯府廉贞校尉,不但齐宁吃了一惊,段沧海也是骤然色变。

    齐宁接过那牌子,正面刻着神侯府三字,背面却正是廉贞二字。

    “你是神侯府的人?”齐宁大感诧异。

    道生肃然道:“爵爷应该接到了密函,密函之中还有咸阳城的布局图,那正是小人派人密送过去。”

    齐宁皱眉道:“如此说来,你知道我到西川,是奉密旨要袭取西川?”

    道生想了一下,才道:“小人早在四年前,就已经知道我大楚会找寻时机偷袭西北,也正是在四年前,小人来到西北,花费了许多心思接近屈满宝。”

    齐宁吃惊道:“四年前?你.....!”心想袭取西北的计划还是金刀候澹台煌临终之时才告知自己,按照澹台煌的计划,楚军不但要找寻机会攻略东齐,而且一有机会,还要拿下西北,齐宁是在想不到化名道生的廉贞校尉在四年前便已经知道这个秘密。

    “爵爷有所不知,偷袭西北的计划,是金刀老侯爷密奏给先帝的军略。”洪门道肃然道:“但要袭取西北,难度极大,必须要一直等待最佳良机,这样的机会也许永远也不会出现,但如果出现,我们必须立刻抓住。当年这道密折只有三个人知晓,除了先帝和金刀候,便只有神候知道,神候未雨绸缪,知道有此计划后,便秘派小人进入西北,一定要接近到屈家父子身边,而且要取得屈家父子的信任,如此一来,等到时机出现,这边才能够协助大军攻略西北。”

    “原来如此。”齐宁明白过来,心中感慨,暗想原来楚国早在多年前就已经做好了谋略。

    “小人之前一直在洛阳那边活动,得到神候的差遣,来到西北,事先做好了布置,以道门之人的身份出现。”洪门道解释道:“屈满宝喜欢养门客,小人看中这一点,花了不少心思混入进来,尔后利用丹药之术接近了屈满宝,按照神候的吩咐,这几年我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取信于屈满宝,让他视小人为心腹,如此在关键时刻,小人说的话才能取信于他。”

    “你会炼丹?”

    洪门道摇头笑道:“小人懂些药理,但并不会炼丹,在西北还有不少神侯府的密探,小人要人弄出补阳的丹药并不算困难。”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