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零七章 阴魂不散

第一二零七章 阴魂不散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洪门道转眼间连杀两人,那掌柜的睁大眼睛,还没回过神来,洪门道便已经到了他面前,将酒壶递了过去。

    那掌柜微微张嘴,猛地转身要走,洪门道早已经提刀砍过去,他出手干脆利落,刀光闪过,人头飞起,将手中带血大刀丢在地上,淡淡道:“喝酒死了至少是个全尸。”却是径自往后堂去。

    齐宁心想神侯府的人出手果然是很辣干脆。

    没过多久,却见到洪门道手提着两只大包裹出来,齐宁不用问也知道那包裹里面定然是路上的给养,此行路途遥远,一路上总是要补充食物和水,端上来的食物和酒有毒,但去后堂搜找自然不存在这个问题。

    没过多久,却见到洪门道回到座中,脸色却有些不对劲。

    “神候,那个人又出现了。”洪门道犹豫了一下,终于道。

    西门无痕也是皱起眉头,冷笑一声:“阴魂不散!”

    齐宁有些迷糊,问道:“五师兄,谁又出现了?”

    洪门道却并无多言,西门无痕想了一下,才道:“你去弄些吃的,咱们连夜赶路。”

    洪门道答应一声,去到后面弄了吃的过来,齐宁见到食物不少,自然不会再继续吃那有毒的食物,而西门无痕和洪门道知道要走远道,体力不可缺,所以三人闷头吃东西,还没吃完,却听到外面传来一声马嘶,洪门道和西门无痕几乎是同时抬头,洪门道失声道:“不好!”身形闪动,已经向门外抢了去。

    齐宁更是纳闷,想瞧瞧到底是什么状况,起身向门外走去,西门无痕也没有拦阻。

    走出酒铺大门,天色早已经暗下来,他扭头看过去,骤然色变,只见到那匹拉车的骏马此时倒在地上,恐怖的是骏马的喉咙已经被割断,喉咙处泊泊向外流血,那马一时还没有死透,在地上抽搐,马血染红了地面。

    齐宁背脊发寒。

    洪门道双手握拳,脸色也是难看至极。

    齐宁四下里环顾,却并无发现任何人的身影,实在不知道是谁竟然出手如此残忍,竟然将一匹马活活杀死。

    “酒铺后院应该有马。”身后传来西门无痕的声音,齐宁立刻回头,只见到西门无痕再不是双手拢在袖中,而是背负双手,神色却十分镇定:“老五,牵马来将车套上,我们立刻出发!”

    洪门道答应一声,径自去了后院。

    这酒铺前不着村后不着地,出行不便,有一匹马倒也是理所当然,只不过洪门道牵来的这匹马实在有些低劣,比起被杀的那匹马,显然是差了许多。

    不过此种情况下也只能将就,否则便只能徒步而行。

    洪门道重新套上马,先前那匹马也已经不动弹,西门无痕和齐宁上了马车,洪门道却回到了酒铺内,片刻之后便即出来,在前面赶车,行出一段路,齐宁忍不住从车窗探头出去回望,才发现那家酒铺竟然烈火熊熊,这才知道洪门道临走时候一把火烧了那家酒铺。

    他知道洪门道这是有意要销毁痕迹,也许没有人能查到西门无痕在这里停过,但一把火将这里烧干净,自然更为保险。

    天色已经黑下来,车厢内没有点灯,自然也是一片漆黑,齐宁依稀看到对面西门无痕脸部轮廓,但现在这老家伙脸上是什么表情,那还真是看不出来。

    “神候,天色这么暗,五师兄能看清楚道路?”齐宁道:“可莫夜里赶路迷了方向,越走越远,到时候耽搁时间。”

    “不能走夜路,他也就没有资格在神侯府当差了。”西门无痕淡淡道:“老夫给了他路线图,他知道如何走!”

    “路线图?”齐宁一怔,意识到什么:“如此说来,神候知道前往大雪山的道路,那么你老人家去过大雪山?”

    西门无痕并不回答,身体斜靠在车厢内。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齐宁迷迷糊糊都要睡过去,陡然听到一声马嘶,马车戛然而止,西门无痕沉声道:“怎么了?”

    “神候,那个.....那个人又出现了。”洪门道声音从车厢外传来,“他.....他一直跟着我们!”声音之中竟是略带一丝慌张。

    洪门道是神侯府北斗七星之一,能够被西门无痕长期派驻潜伏在北汉,此人的心理素质当然非同一般,但此刻语气之中却显出自己内心的惊慌,显然是对那人十分忌惮。

    西门无痕冷笑道:“野兽就是野兽,跟了这么久,竟然体力还能坚持住,老夫倒要看看他能够撑多久,难不成还要跟着我们一起去大雪山。”

    齐宁一头雾水,只觉得事情异常蹊跷,忍不住问道:“神候,难道.....你一直被人跟踪?”但却又觉得“跟踪”这两个字还真是有些不恰当,若是被人跟踪,跟踪之人当然是竭力掩饰自己的行踪不被人发现,可是现在的情况却明显是对头根本不在乎被西门无痕发现,那人在酒铺外面杀马,自然是明摆着向西门无痕示威。

    西门无痕贵为神侯府神候,江湖地位可说是无与伦比,即使是在朝堂,那也是帝国侯爵,如此人物,天下人避之还唯恐不及,怎可能还要招惹他?

    太岁头上动土,只能表明对方的来头着实不小。

    西门无痕依然没有回答齐宁所问,只是吩咐道:“老五,不用管他,你走你的路,那野兽不敢接近过来。”

    齐宁皱起眉头,心想西门无痕称那人为野兽,却不知道为何会如此称呼,是愤怒之下辱蔑对方,还是对方就叫野兽?

    洪门道再次驱车前行,齐宁满腹狐疑,叹了口气,道:“神候当真是将我当做囚犯吗?你既然如此待我,当初为何又要战樱嫁给我?”

    西门无痕终于冷哼一声,道:“你想知道是谁在跟着我们?”

    “我只是好奇这天下间有谁敢跟着你。”

    “你不用急,这畜生已经跟了老夫很久,瞧那样子,除非我和那畜生有一个死了,否则他会一直跟着我。”西门无痕冷冷道:“你想知道他是谁,并不用着急,只要你在老夫身边,总会见到他。”加了一句道:“你可比老夫对他更熟悉。”

    齐宁一怔,不明所以。

    车行辚辚,西门无痕既然不实言相告,齐宁也就不多问,斜躺在车厢内。

    他迷迷糊糊睡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忽地感觉到喉咙似乎被铁箍掐住,竟是难以呼吸,那种窒息感让齐宁惊骇万分,眼睛睁开来,却发现西门无痕近在眼前,自己的喉咙竟然被西门无痕一只手掐住,西门无痕那一双眼睛在昏暗之中宛若野兽的眸子,充满了嗜血的气息。

    齐宁只觉得浑身气力似乎正在一点点地消失,拼力挣扎,他不知道西门无痕为何会趁自己睡着对自己下毒手,此人明明要带着自己前往大雪山,却为何突然改了主意要取自己性命?

    他丹田被封,无法调运丹田之力反抗,这时候拼足了气力抬起双臂,抓住了西门无痕的手腕子,但西门无痕那只手却如同钢铁一般,齐宁使出浑身气力也无法撼动分毫,心中顿时发寒,暗想难不成老子竟然要被这老家伙活活掐死不成。

    他双腿拼命蹬动,车厢内发出剧烈的响动声,马车忽然停下来,显然是惊动了外面的洪门道,车帘子掀开,洪门道瞧见车厢内的情景,大吃一惊,惊骇道:“神候,你......!”

    西门无痕陡然扭头看向洪门道,目漏凶光,洪门道惊骇万分,瞧见齐宁挣扎的幅度越来越小,知道若是再不拉开,齐宁很可能要被西门无痕活活掐死,微一犹豫,终是抢上前来,抓住了西门无痕手臂,乞求道:“神候,这是.....这是小师妹的丈夫,您.....您老人家.....!”

    西门无痕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却不说话,洪门道拼力终于将西门无痕手臂拉开,西门无痕发出尖利声音:“你找死.....!”一掌向洪门道拍了过去。

    洪门道足下一蹬,身体向后飘开,已经从车厢内退出,西门无痕却是如影随形追了出去。

    齐宁这时候却是大口大口的呼吸,又连续咳嗽,心中恼怒不已,等顺好了气,这才起身出了车厢,却发现置身在一片空旷的大地上,西门无痕此刻却正向洪门道连连出手,洪门道的武功自然远不能与西门无痕相提并论,而且他也不敢与神候真的动手,只能连连躲闪。

    齐宁看到西门无痕状若疯癫,猛然间意识到什么,叫道:“他.....他发病了!”

    西门无痕有病在身,齐宁自然是知道的,而且西门无痕所患之症极为诡异,发作之时,性情大变,和平常完全不一样。

    齐宁记得西门无痕此前发病之时,宛若痴傻一般,呆坐不动,西门战樱亦曾说过,有时候西门无痕呆坐一整天不吃不喝,而且似乎对外事一无所知。

    今日他突然逞凶,齐宁判断定然是那诡异的疯症发作。

    洪门道听得齐宁叫喊,似乎也明白什么,叫道:“爵爷,车厢内有一只羊皮袋,你....你丢给我!”说话间,西门无痕又是一掌拍到,西门无痕竭力闪过,却有些狼狈不堪。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