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零八章 夜影

第一二零八章 夜影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齐宁转回车厢内,找了一找,很快便发现了一只羊皮袋子,心下奇怪,不知道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打开塞子冲里面闻了一闻,皱起眉头,但很快便封住袋口,出了马车,见到洪门道兀自在闪躲,叫道:“五师兄接着!”将那羊皮袋丢了过去。

    虽说西门无痕陷入疯癫,洪门道也自顾不暇,似乎是脱身的大好时机,但齐宁却也知道自己内力被封,根本跑不了多远,而且洪门道一旦发现自己要走,必然会追来,疯疯癫癫的西门无痕也一定紧随而来,自己在睡梦中差点被西门无痕所杀,亦可见西门无痕一旦疯症发作,那还真是神志不清,不问青红皂白便要杀人。

    眼下倒不是急着脱身,而是要将西门无痕的疯症扼制,否则今晚自己和洪门道只怕都要死在这老疯子手里。

    羊皮袋丢过去,洪门道早已经做好准备,冲过来探手接过,而西门无痕却又从侧面扑过来,洪门道大叫一声,却是将手中的羊皮袋丢给了西门无痕。

    西门无痕探手接过,瞧了一眼,却并无再去追洪门道,而是打开了羊皮袋的塞子,仰首灌饮。

    洪门道这才微松口气,却也不敢靠近西门无痕,片刻之后,却见到西门无痕盘坐在地,将羊皮袋放在一边。

    四下里顿时一片寂静。

    齐宁这才靠近到洪门道身边,低声道:“五师兄,神候这是....?”

    “其实到底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洪门道轻叹道:“不过我也不瞒你,神候似乎早就料到会有这种状况发生,告诉我说一旦出现这样的状况,将羊皮袋丢给他便好,看来果然如此。”

    齐宁神色凝重,先前如果不是洪门道,他只怕已经被西门无痕活活掐死,内心对洪门道还是略有些感激,虽然之前洪门道诱骗自己前往回春观,但他心里其实也明白洪门道那是奉了西门无痕的命令,洪门道是神侯府的人,西门无痕吩咐的事情,便是千难万难,洪门道自然也不会违抗。

    西门无痕盘坐在地,无声无息,似乎正在调息恢复。

    齐宁轻声问道:“五师兄,你实话和我说,咱们去大雪山,到底是为了什么?”

    “这.....!”洪门道想了一下,才道:“爵爷,我若是告诉你,我对前往大雪山的原因一无所知,你可相信?”

    “你也不知道?”

    洪门道摇摇头,道:“我只是奉了神候之令,为你们驾车,沿途照顾你们的饮食,虽然我也奇怪神候为何会非要爵爷前往大雪山,但神候不说,我自然不能多问。”他刚刚说完,脸色猛然一变,沉声道:“那畜生来了!”身形一闪,竟是迅速跑到了西门无痕身边,双手握拳,全神戒备,一双眼睛却是盯着一处。

    齐宁顺他的眼睛瞧过去,只见到夜色之中,一道身影正若隐若现,换做普通人自然是瞧不见那人,洪门道武功了得,自然是一眼就能看到,齐宁虽然内力被封,但毕竟感官敏锐,也是依稀瞧见了那身影。

    那身影一动不动,好一阵子,才缓缓移动,齐宁正想瞧清楚那人的模样,忽然间那人身影一闪,速度快若闪电,齐宁心下一凛,暗想那人的身法当真了得,武功只怕不在洪门道之下。

    西门无痕正在调息,自己内力被封,唯有洪门道还能与之交手,但对方的武功却显然很是了得,齐宁不知道对方的来头,但心中肯定对方定是西门无痕的仇家,否则也不会在酒铺将那匹骏马杀死。

    他只担心那人此时出手,将自己也当做了西门无痕的人,这时候若是对自己下手,自己还真是不好招架,唯有依靠逍遥行闪躲了。

    他全神戒备,只待那身影若往自己这边来,便用逍遥行和他捉猫猫,但那人却显然对齐宁并无兴趣,如同猎豹一般,竟是向西门无痕那边冲过去。

    那人速度奇快,说到便到,洪门道厉声道:“来得好。”身体前欺,一拳向那身影打了过去。

    那身影却不闪不躲,竟然也是一拳向洪门道打过来。

    两人出拳的招式,竟然一般无二。

    只是那身影的速度明显快于洪门道,洪门道虽然是先出拳,但那人却是后发先至,拳头瞬间便到了洪门道面门,洪门道显然也没有想到对方竟然和自己的招式一样,急忙后撤,侧身一扭,左腿如同鞭子般横扫出去。

    却不想那身影很是古怪,洪门道出腿,那身影竟然也是身子一扭,亦是一条腿横扫而出。

    齐宁看在眼里,大是惊奇,忍不住往前走了走,陡然之间,脸色骤变,他却是看到那身影裹着一件黑氅,那件黑氅齐宁一眼便即认出来,竟然是自己府中丑汉所穿。

    黑氅本是名贵之物,价值昂贵,能披上黑氅之人,非富则贵,可是丑汉的黑氅就宛若一张凌乱的黑羊皮一般,黑氅的毛发脱落大半,而且肮脏不堪,要紧的是丑汉却将那件黑氅视若性命,并不让任何人触碰,一年四季都带在身上,别人也不去招惹他。

    齐宁一时没能看清楚那人的样貌,但那件极为特别的黑氅他却是一眼认出来,普天之下,恐怕没有第二个人会披上这般黑氅,失声道:“丑.....丑汉!”

    那身影一腿扫出去,又是后发先至,洪门道只能再退,那身影本要追上去,听到齐宁叫喊,立刻扭头过来。

    夜色之中,齐宁往前数步,这时候却已经看清楚,那身影竟赫然是丑汉。

    丑汉半边脸都是疤痕,恐怖异常,狰狞无比,脸上也是极为凶悍的表情,扭头看到齐宁,丑汉整个人都是一怔,随即竟是咧嘴笑起来。

    齐宁只觉得身在梦中,眼前的一幕让他只感到匪夷所思。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一路上追踪西门无痕的竟然是自己府里那个不为人在意的丑汉。

    他这时候已经明白过来,为何方才丑汉的招式竟然与洪门道一模一样。

    齐宁知道这丑汉天生神力,最为惊人的是此人的速度当真是骇人听闻,便是骏马飞驰也未必跑得过这丑汉,他一直对这丑汉的来历很是好奇,在侯府的时候,齐宁更是发现这丑汉天赋异禀,但凡被他看到的招式,他几乎是在瞬间就能够领悟过来,而且眨眼间就能够将之模仿出来,为此齐宁当初就啧啧称奇。

    先前洪门道出拳,丑汉的招式和他一模一样,自然是丑汉看出了洪门道的招式,现学现用。

    “丑汉,真的是你?”齐宁惊喜交加:“你.....你怎么在这里?”

    丑汉只是咧嘴笑,向齐宁这边走过来两步,便在此时,齐宁却瞧见一道黑影从丑汉背后袭至,惊叫道:“丑汉小心!”

    丑汉急忙转身,却已经是来不及,那团黑影身法飘忽,丑汉回头之时,那人已经一掌拍在了丑汉的背部,丑汉整个人顿时就被那一掌拍飞出去。

    这从背后突然偷袭的却正是西门无痕。

    丑汉重重摔落在地,“哇”的吐出一口鲜血,西门无痕飘然落地,冷笑道:“畜生,老夫等你很久了。”

    丑汉挣扎着坐起身,发出一声凄厉的怪叫,西门无痕眼露杀机,身形飘动,向丑汉扑过去,齐宁知道西门无痕定是要杀丑汉而甘心,飞身抢过去,叫道:“神候住手,丑汉.....快跑!”心知丑汉虽然速度快极,而且在武道上天赋异禀,但是面对西门无痕这样的顶尖高手,根本不可能是西门无痕的对手。

    丑汉显然也知道西门无痕的厉害,又是一声怪叫,竟是爬起身来,足下如飞,眨眼间便消失在夜色之中。

    西门无痕并无追赶,似乎也知道在夜色之中未必能追上丑汉,停下脚步,转过身来,双目如刀盯着齐宁,冷声道:“老夫说过,那畜生会一直跟着老夫,你只要在老夫身边,迟早知道他是谁,现在是否明白了?”

    齐宁也是盯着西门无痕,脸色也是异常冷峻,反问道:“我记得神候说过,我对他的了解比你还要深。”

    “老夫说过,事实难道不是如此?”

    “确实如此。”齐宁点头道:“他是我当初偶然收留的人,也一直在锦衣侯府,只是我很奇怪,神候并没有去过锦衣侯府,似乎也没有见过丑汉,却为何那般确定我一定认识他?如果锦衣侯府一直被神侯府的人监视,这可以解释,但如果不是如此,那就只能说明神候确实见过他,而且知道他在锦衣侯府,敢问神候,你又是如何知道?”

    西门无痕与齐宁四目相对,两人的目光都极是冷峻。

    “他神智混沌,智商就宛若孩童一般。”齐宁缓缓道:“他如果和你没有任何仇怨,为何会从京城一路跟到西北?除非有刻骨仇恨,否则他又岂会死死盯着你?”

    西门无痕背负双手,夜风吹过,他的袍子随风而动。

    “本来我有很多事情想不明白,总觉得有些事情很蹊跷,可是现在,我想我终于明白了一切。”齐宁冷笑道:“西门神候就是青铜将军,青铜将军.....便是西门神候!”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