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零九章 替罪羊

第一二零九章 替罪羊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寒夜凄冷,四野苍茫,夜里的北风吹过,刮在脸上,宛若刀子划过。

    西门无痕面色不变,轻“哦”了一声,淡淡道:“老夫是青铜将军?”

    “神候乃是了不起的大人物,莫非敢做不敢当?”齐宁也是淡然道。

    西门无痕微微一笑,道:“你不是已经查出,青铜将军是老三吗?也正是因为你当场抓住了老三,他至今还被囚禁在神侯府内,为何又突然说老夫是青铜将军?”

    “三师兄不过是替罪羊而言。”齐宁叹道:“三师兄视神候为父亲,所以才做出了巨大的牺牲,不但连名誉都不要,甚至连自己的性命也不管了。”

    洪门道常年潜伏在北汉,对于建邺京城所发生的青铜将军一案一无所知,此时听到两人对话,颇有些茫然。

    但他懂规矩,知道不该说话的时候就绝不能多说一个字。

    西门无痕微仰头,道:“所以你确定老三一定是代人受过?”

    “其实我知道青铜将军的武功远不是三师兄所能相比。”齐宁道:“三师兄被抓的那天,我就知道事情大有蹊跷。在那次之前,青铜将军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作案,可是青铜将军却突然潜入我的府邸,甚至杀死了我府中的一名侍女,那侍女的死状,让我断定是青铜将军所为。”

    西门无痕面不改色,问道:“青铜将军为何要去你的府里?”

    “之前我一直都想不通是为什么。”齐宁叹道:“我一直还以为他是想刺杀我,可是现在我终于明白,青铜将军的目标不是我,而是幽寒珠。”

    “幽寒珠?”

    “神候自己也说过,幽寒珠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灵丹妙药。”齐宁凝视着西门无痕的眼睛:“也许青铜将军身患绝症,需要幽寒珠来医治病症,又或者另有他图,到底是什么原因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得到了消息,知道幽寒珠在我的手里,而那天夜里他实在是等不及了,所以才会潜入侯府动手,谁知道突然发生意外,还没有见到我,那病症却忽然发作。”

    西门无痕喃喃道:“那实在不巧。”

    “确实不巧。”齐宁道:“那种情况下,只有一种办法可以减轻痛苦,便是吸取人的血液,恰好被他碰见那名侍女,于是挟持那名侍女到了林子里,杀死侍女后吸取她的血液。”

    西门无痕颔首道:“青铜将军确实喜欢吸人血。”

    “本来吸完人血恢复过后,他依然可以行动,可是那天晚上他的运气实在不好。”齐宁叹道:“那名侍女和府里的丑汉感情深厚,那侍女临死的时候发出了叫声,虽然短短一声,却被丑汉听到,别人的叫声倒也罢了,可是那侍女的叫声丑汉也许很熟悉,所以他第一个循声找过去,而青铜将军刚开始吸血就有人找过来,他知道一旦被侯府里的人围困起来,未必能脱身,所以无奈之下,只能仓皇而逃,可是丑汉见到青铜将军杀死了自己喜欢的侍女,自然不会放过。”

    事发当夜,素兰被杀,可是丑汉却失踪,遍寻不着,即使事后齐宁也不知道丑汉到底去了哪里,现在却已经完全明白过来。

    丑汉有着无与伦比的速度,却又有着超出常人的嗅觉,就如同一条猎犬一般,也许那天晚上就已经将青铜将军的气息牢牢记住。

    “不知道神候是否还记得,当初青铜将军案发之后,我专门去请教过你,当时我们就说过,那青铜将军不是一般人,很有可能是朝廷的大将。”齐宁缓缓道:“而且那人一直居住在京城之中。”

    西门无痕道:“老夫记得。”

    “神候有疾,却一直在隐瞒掩饰。”齐宁道:“可是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神候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可以瞒过外人,却瞒不过战樱,可是你又不能对战樱过多解释,战樱虽然性情冲动,却不是笨人,你知道越是解释可能越麻烦。可是那次你病症发作,却刚好被我碰上,你就知道事情不妙,你不敢确定我是不是猜到了什么,但这件事情终究是个麻烦,那天晚上我府里发生那件事情之后,你更加担心我会怀疑到你身上。”

    西门无痕沉默了一阵,终于道:“你是聪明人,老夫相信你当时已经对老夫有所怀疑。”

    “不错,我确实有怀疑,但却不敢肯定,而且也不愿意相信帝国神候会是吸血恶魔。”齐宁苦笑道:“可是你为了洗脱嫌疑,立刻想出了一个法子,就是找一个替罪羊来代替你,而三师兄就成了你利用的工具。”

    洪门道虽然对青铜将军一案一无所知,但听到两人的对话,心里也已经明白了几分,眼眸中显出骇然之色,却是一闪而过,低下头,一言不发。

    “那天我和战樱去神侯府见诸位师兄弟,三师兄姗姗来迟,最让人吃惊的是他在饭桌上突然倒地。”齐宁摇摇头,苦笑道:“这一切当然是三师兄故意要演给我看,他知道如此一来,我必然会怀疑到他身上,而这也正是神候你和三师兄的目的,所以当天我就守在了三师兄的宅子外,瞧瞧接下来会怎样发展。”

    “不愧是战樱看中的男人。”西门无痕抬手抚须:“你果然不笨。”

    “三师兄那天晚上果然行动,也恰好被我们抓住。”齐宁道:“我不知道二师兄是受了神候的吩咐和你们一起演了这场戏,又或者当晚仅仅只是一个巧合,二师兄带人将三师兄当场拿住,然后带回神侯府,于是三师兄就理所当然地成了那吸血恶魔,而神候自然是清白之身。”

    西门无痕哈哈笑道:“不错不错,有理有据,老夫还真是对你刮目相看。”

    “神候,其实我一直不相信你就是青铜将军。”齐宁神情肃然,缓缓道:“直到今天,丑汉尾随你来到西北,还有......!”抬手指着不远处地上的羊皮袋子:“还有那件东西,终于让我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全都想明白。”

    “哦?”

    “羊皮袋子里装的是人血。”齐宁道:“若是我没有猜错,神候这两日又滥杀无辜啊,取血储存了,担心在半道上病症发作。”

    洪门道赫然抬头,吃惊道:“神候,那.....那袋子里不是羊血?”

    西门无痕看也不看洪门道,冷冷道:“齐宁,现在就算你都知道了,又能如何?不错,老夫就是青铜将军,京城吸血案,正是老夫所为。”

    “也难怪青铜将军一案始终没有结果。”齐宁摇了摇头,苦笑道:“神侯府的神候便是幕后真凶,却又让神侯府的人去调查此案,便是查上一千年,又岂能查出结果来?”顿了一顿,才道:“神候这次带我去大雪山,可是想要让逐日法王为你诊治病症?我拿了幽寒珠,你将我挟持去交给逐日法王,希望以此讨好逐日法王,不知我说的对不对?”

    西门无痕只是冷笑一声,并不解释。

    “其实神候真的不必如此。”齐宁道:“据我所知,天底下两大神医,东苗西黎,这两人都是医术高明,你要治病,该当找这两个人才是,又何必千里迢迢去找逐日法王?”

    “你是说苗无极和黎西公?”西门无痕不屑笑道:“这两人无非只是通晓药理之术,老夫的.....嘿嘿,他们还没有那等本事。”

    齐宁皱起眉头,更是狐疑。

    黎西公是黑莲教医使,苗无极则是一个心肠歹毒的老婆子,那苗无极当初在鬼竹林设下陷阱,要拿齐宁做药材,事败之后,被白云岛主押去了白云岛,不过这两人的医术天下闻名。

    唐诺是黎西公的弟子,医术就已经十分了得,那黎西公的医术自然更是神鬼难测,而苗无极虽然人品诡诈阴毒,但能够与黎西公齐名,其医术当然也是极其高明,可是西门无痕却对这两大医道圣手不屑一顾,更称这两人没有本事治他的病症,这确实让齐宁大为惊诧。

    如果自己所猜没有错,西门无痕是带着自己前往大雪山求医,那么逐日法王的医术岂不是要比东苗西黎还要高明?

    “不要耽搁了。”西门无痕方才饮过人血,气色早已经恢复过来,整个人看上去也颇有精神,背负双手向马车走过去,吩咐道:“老五,我们走!”

    洪门道过去捡起羊皮袋,快步跟上来,问道:“神候,那丑汉逃脱,咱们......!”

    “不要管他了。”西门无痕冷笑道:“天亮之前,他已经气绝身亡,这一带有狼群出没,尸首很快就会被狼群撕咬干净,那畜生阴魂不散,今日让他真正去地下做鬼魂。”

    齐宁想到丑汉是带伤而逃,这时候听西门无痕所言,又惊又怒:“神候,你.....你对他下了死手?”

    “老夫的摧心掌足以让他心脉迸裂。”西门无痕森然道:“那畜生一直跟着老夫,如同苍蝇一般在老夫身边,老夫拍死一只苍蝇,又有何奇怪?”径自向马车走过去,齐宁双手握拳,向丑汉逃离的方向望过去,寒夜凄冷,所见处黑乎乎一片,宛若怪兽的大口吞噬一切。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