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一三章 该出手时就出手

第一二一三章 该出手时就出手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一夜再无人说话,次日一大早,古象老者便派人送来了早餐,西门无痕又让古象老者准备了三套古象人的服饰,这往大雪山还有一些路程,都是在古象王国的国境内穿行,三人若始终穿着中原人的衣衫,难免会引人注目。

    虽说西门无痕倒真不在乎有人惹上他,但他一心想要尽早抵达大雪山,少一点麻烦也就是一点。

    三人都换上了古象人的服侍,尚未没有用完早餐,忽听到马蹄声响,在古象人的牧场出现马蹄声倒也是稀松平常的事情,但此刻传来的马蹄声却颇有些特别,人数不少,西门无痕向洪门道使了个眼色,洪门道立刻出帐去查看,齐宁也有些奇怪,跟着出了帐篷。

    循着马蹄声望过去,只见到从远处飞驰过来五六骑,速度极快,转眼间便已经到了营地这边,而营地这边的人们显然也被马蹄声惊动,都是从帐内出来,齐宁瞧见那古象老者和桑巴都在其中,三四十号人聚在一起,那五六骑到了近处,只见到这几人都是皮革在身,头戴皮盔,腰佩弯刀,足下都是蹬着皮革马靴,一看就是骑兵。

    齐宁头一次见到古象骑兵,发现这些人的个头都是十分的高大,也不知是为了抵御寒风还是其他缘故,口上都蒙着口罩。

    骑兵都停下马,那古象老者向身边的人示意不要轻举妄动,自己则是上前去,横臂在胸,然后才抬头向那群骑士说了什么,那最前面的古象骑士神色冷峻,亦是冷声说了几句。

    古象老者双手做着动作,又向四周指了指,却见那骑兵头领脸色显出怒容,扬起手来,手中的马鞭便照着那古象老者打了下去。

    不但那些古象人都是大惊失色,便是齐宁也是骇然变色。

    几鞭子抽过来,古象老者抱着头,踉跄后退,随即一屁股坐倒在地上,一群古象人立刻冲了上去,有人扶起古象老者,有人则是护在了前面。

    几名古象骑兵见状,立刻都拔出刀来,那骑士头目亦是拔刀在手,刀锋指着那群百姓,厉声喝问几句,齐宁也不懂到底什么意思,但却也知道那骑士头目必然是在威胁众人。

    古象老者头上鲜血直流,有人帮他擦拭,他抬手示意众人不要乱来,颤巍巍起身,又作着手势,甚至向那骑士头目连连躬身。

    齐宁忍不住向身旁的洪门道问道:“五师兄,他们在说什么?”

    话一出口,想到洪门道也不懂古象语言,忽听身后传来西门无痕声音道:“这些骑兵是那曲宗头人的卫兵,他们是奉了那曲头人的命令,来征用牛马。”

    “征用牛马?”齐宁皱眉道:“这里羊群倒是有一些,可是牛马似乎已经不多了。”

    “石谷罗.....就是那老人,他向那骑士解释,这几年他们已经上缴了两百匹马还有五百头牛,已经拿不出更多的牛马,不过这些骑兵说一个月前就已经传令下来,让他们准备好五十匹马和一百头牛,如果完不成任务,就要将他们关进大牢。”西门无痕面无表情,云淡风轻道:“石谷罗说交不出来,那骑兵便说这些人要造反。”

    “真是岂有此理。”齐宁皱眉道:“这不是来抢吗?”

    “那骑士说这些牛马是要用来修建逐日神庙,如果交不出来,那就是亵渎逐日法王。”西门无痕冷哼一声:“无非是那曲宗的头人打着逐日法王的旗号横征暴敛而已。”

    洪门道在旁道:“看来逐日法王的存在,并没有给古象国带来好处,反倒是下面的人打着他的旗号,到处压榨百姓。”

    话声刚落,却见到那骑士头目大叫一声,手中的马鞭再次向人群抽过去,他身后的那些骑兵催马上前,马鞭在那群老弱身上挥打,一时间哭声喊声响成一片,更有那马蹄在那些老弱身上践踏,悲惨异常。

    齐宁双手握拳,忽见到一名骑兵手中的马鞭重重抽在桑巴的脸上,这一下子桑巴那张脸便即皮开肉绽,桑巴惨叫一声,捂住了眼睛,那骑兵却根本没有任何怜悯之心,马鞭不停,连连抽打,桑巴蹲在地上,从指缝中冒出鲜血,那骑兵胯下的战马忽然一个人立,两只前蹄便往桑巴身上踩过去。

    齐宁已经瞧见事情危机,再也顾不得其他,他内力被封,这时候相救也来不及,瞧见脚边不远有一根木棍,迅速拿起木棍,照着那骑兵狠狠地砸了过去。

    只是那马蹄却还是踩在了桑巴身上,桑巴惨叫一声,躺在地上,那木棍却也正好打在那骑兵身上,只是力道不大,并没有对那骑兵造成多大伤害。

    不过有人敢拿东西砸骑兵,其他骑兵也都是怔了一下,一时间众骑兵的目光都瞧向齐宁。

    齐宁脸色冷峻,他知道自己出手定然惹下事端,但这时候也顾不得其他,眼睁睁地看着一群老弱被欺凌,却在一旁冷眼旁观,这事儿齐宁无论如何也是做不出来。

    那骑兵怔了一下,但马上就厉喝一声,握刀向齐宁冲过来,速度快极。

    眼见得战马便要撞上齐宁,齐宁却是迅速往边上躲过,那骑兵挥刀来砍,齐宁再次躲过,绕到了战马后面,内力被封,但手脚却还灵活,这时候已经将寒刃握在手中,等那骑兵再一次砍过来,齐宁挥臂迎上去,“呛”一声响,寒刃与那骑兵的马刀相击,那马刀瞬间就断成了两段。

    那骑兵显然没有想到齐宁的刀子这般锋利,呆了一下,齐宁却已经探出手,抓住他手臂,喝道:“滚下来!”硬是将那骑兵生生从马背上扯下来。

    西门无痕和洪门道都是没有动手,冷眼旁观。

    那骑兵滚倒在地上,其他骑兵却是纷纷催马冲过来,只是片刻间,便将齐宁和那落马的骑兵围了起来,那落马骑兵却是抬起手,示意众人不要出手,显然是想自己报这落马之仇。

    众骑兵围成一圈,却都没有出手,似乎是想看那骑兵如何收拾齐宁。

    那骑兵冲着齐宁喝问几句,齐宁也听不懂,只是道:“少他娘的废话,老子瞧不惯你,就要教训教训你。”

    两人语言不通,那骑兵更是抓狂,猛地向齐宁冲过来,一只拳头已经向齐宁打过来,齐宁也不和他客气,身形略闪,那人拳头顿时打空,齐宁一想到此人用马蹄踩踏桑巴,心中恼火,厉喝一声,寒刃光芒闪过,血光飞舞,这一刀却是从那骑兵的手腕砍下去,这寒刃削铁如泥,瞬间便将那人的右手生生切了下来。

    那骑兵惨叫一声,伤口处鲜血喷出。

    众骑兵都是大惊失色,这时候再也不客气,边上两名骑兵已经冲过来,挥刀便照着齐宁砍了下来。

    洪门道见状,身形微动,便要出手,西门无痕沉声道:“莫动!”

    洪门道一愣,看了西门无痕一眼,心想齐宁内力被封,此时被五六名骑兵围攻,情势颇为危急,若不出手相助,齐宁未必能挡得住,却不知西门无痕为何会阻止自己出手。

    但西门无痕的吩咐,他自然不敢违抗,只能原地不动。

    两把马刀砍过来,齐宁足下斜踏,却已经是鬼魅般闪过,施展的正是逍遥行。

    如今的齐宁对逍遥行已经是运用自如,那两名骑兵只见到眼前一花,明明马刀便要砍中,却瞬间失去了目标,还没多想,一名骑兵却感觉腿上一阵剧疼,叫喊一声,却原来是齐宁闪躲之间,顺势一刀扎在了那人的腿上,却又瞬间躲开。

    其他几名骑兵都是挥刀来砍,齐宁在五六骑之间闪转腾挪,动作却又偏偏轻盈潇洒得很。

    洪门道看在眼中,眸中显出惊奇之色。

    他本以为齐宁内力被封,面对这些人高马大的强悍骑士定然是险峻异常,谁知道这位小国公竟是应付的极为轻松,几名骑兵只看到一个影子在身边绕来绕去,却偏偏找不到目标,一时间人喊马嘶,乱成一团。

    齐宁内力被封,遇上高手自然是无力应对,但他有逍遥行步法,再加上有削铁如泥的寒刃在手中,要应对区区几名骑兵,实在是不成任何问题。

    齐宁一边闪躲,一边找机会出刀,惨叫连声,只是片刻间,几名骑兵都被齐宁的寒刃扎过,有的被扎在大腿上,有的则是被扎在腰间,众骑兵惊怒交加,一时间却又无可奈何。

    石谷罗等一干老弱看在眼里,也都是目瞪口呆。

    那骑兵头目更是恼怒不已,自己这边数人竟然被齐宁如此戏弄,他找准机会,大喝一声,竟是从马背上跃下来,两手握刀,临头向齐宁砍了过去。

    这人显然还有些手段,眼见得大刀便要将齐宁的脑袋劈成两半,齐宁却早已经侧身闪过,那人一刀砍空,落在地上,刚回头,却见得刀光闪过,喉咙一凉,齐宁却已经是一刀划过割断了这人的喉咙。

    西门无痕见到齐宁出手杀人,本来波澜不惊的脸上微变色,皱起眉头。

    那骑兵头目捂着喉咙,摇摇晃晃走了几步,一头栽倒在地,再不动弹。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