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一四章 法雕

第一二一四章 法雕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骑兵头目被齐宁一刀割断了喉咙,在场所有人都是大吃一惊。

    几名古象骑兵指着骑兵头目的尸首,大叫几句,随即都要上马,西门无痕看在眼里,沉声道:“老五,一个不留!”

    洪门道先前想出手,西门无痕却是阻止,如今这群骑兵显然是要逃离,西门无痕却下令出手,洪门道立马明白其中的关窍,再不犹豫,身形前欺,右手呈刀状,已经切在一名骑兵的脑后,那骑兵哼也不哼一声,立时倒地。

    洪门道宛若闪电一般,这时候就如同闯进羊群的恶狼,连连出手,那几名骑兵本就被齐宁刺伤,一个个都已经是行动不便,面对洪门道此等高手,根本没有任何还手之力,只是眨眼之间,几名骑兵都已经横尸当场,没有留下一个活口。

    石谷罗等古象人更是骇然变色,一个个噤若寒蝉。

    西门无痕扫了一眼地上的尸首,又瞥了齐宁一眼,冷哼一声,这才向石谷罗那边走过去,经过洪门道身边,使了个眼色,洪门道拱了拱手,从怀中取出一只瓷瓶子,小心翼翼打开瓷瓶子,在每一具尸首上都小心翼翼地倒上了一点点粉末,齐宁正闹不明白洪门道这是做什么,却只见到那粉末沾上皮肉之后,那皮肉却是冒出黄色的烟雾来,一股恶臭瞬间弥散开去。

    齐宁看在眼里,脸上微微变色,只见到几名骑兵的尸首正迅速地消融。

    他瞬间明白过来,自己杀死了骑兵头目,这群骑兵一旦逃走,必然会带来更多的古象兵士,西门无痕虽然武功绝顶,但如今毕竟是在古象国的境内,正要是大批古象骑兵找过来,实在是一件极其麻烦的事情,到时候只怕还要耽搁西门无痕前往大雪山。

    西门无痕让洪门道出手杀人,更是一个不留,眼下又用药物化了这些骑兵的尸首,自然是想要毁尸灭迹,以免带来大麻烦。

    说到底,自己今日若是没有出手,又或者没有杀人,事情还好办一些,既然杀了人,西门无痕无可奈何之下,只能够帮着自己擦屁股。

    那些古象人瞧见骑兵的尸首顷刻间就融化成血水,一个个都是脸色惨白。

    西门无痕走过去,众古象人都是低下头,不敢看他,倒是那石谷罗壮着胆子勉强与西门无痕交涉,片刻之后,西门无痕才过来道:“收拾一下,咱们立刻动身。”

    齐宁虽然没有听见西门无痕与石谷罗说的是什么,但却能够猜到,无非是让石谷罗等人保守这个秘密。

    若是上面知道数名古象骑兵死在这里,石谷罗这一干人必然会受牵累,如今西门无痕已经让洪门道毁尸灭迹,只需要石谷罗等人守住口风就好。

    三人并不耽搁,收拾一番,便即上马而去。

    大雪山位于那曲宗西南方向,三人马不停蹄,这高原之上空气稀薄,换做是中原马匹未必能受得住,但三人都是骑着高原马,速度倒是极快。

    这一日马不停蹄,沿途倒也是看到不少牧群,但却不再在牧群借宿。

    第二天正午时分,三人正中途下马吃些干粮,忽听得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西门无痕皱起眉头,齐宁循声望去,只见到远方出现一群黑影,那黑影渐渐靠近,人叫马嘶,竟是有数十名古象骑兵正往这边迅速冲来。

    洪门道脸色微变,沉声道:“神候,石谷罗那边出卖了咱们,只怕是追兵赶来?”

    西门无痕却是淡定自若,冷笑一声,道:“老夫还是太心慈手软,本就不该相信那些人。”坐在地上吃着干粮,并没有起身的打算。

    转眼之间,那数十骑已经靠近过来,众骑兵训练有素,靠到近处,左右分开,随即将三人团团围住。

    洪门道皱起眉头,双手握拳,看了西门无痕一眼,西门无痕这才站起身,四下扫了一眼,人群中一骑上前来,他蒙住口鼻的面巾颇为特别,其他人都是灰色,他却是白色,显然是这群骑兵的头领。

    西门无痕上前去,单臂横胸行了一礼,那白巾骑兵沉声向西门无痕问了几句什么,西门无痕却是十分镇定,两人说了几句,那白巾骑兵一挥手,数名骑兵翻身下马来,手中竟然都拿着绳子。

    洪门道正准备动手,西门无痕沉声道:“都不要动手,让他们绑了。”

    “神候!”洪门道吃了一惊,齐宁也是皱起眉头。

    一名古象骑兵到了西门无痕身边,西门无痕却不做任何反抗,任由那骑兵绑住,洪门道和齐宁对视一眼,不知道西门无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洪门道对西门无痕的吩咐无敢不从,自然不会再出手,齐宁就算想动手,但内力被封,单打独斗面对几十名古象骑兵,那还是不敢轻举妄动。

    三人俱都被绑住了双手,那群古象骑兵一个个面露凶悍之色,有人凑近到那白巾骑兵身边,扬刀向齐宁等人挥了挥,又向那白巾骑兵嘀咕几句,那白巾骑兵却是神色冷峻,摇摇头,又吩咐人将三人放上了马背,一群人前后围着三人往西南方向走。

    齐宁这才向西门无痕问道:“神候,刚才你和他说了些什么,现在总该告诉我们吧?”

    “石谷罗没有出卖我们,但是有其他人担心知情不报反而会面临更大的灾难,所以偷偷报了上去。”西门无痕却是神色平静:“这些人确实是派来追拿我们,但他们对我们的身份很是怀疑,我告诉他们我们是大楚的使臣,奉了皇命要前往神庙参拜,还说皇上有圣旨要给予大呼图克图。”

    “你.....你这是假传圣旨?”

    “他们对这里的地形十分熟悉,我们跟着他们走,很快就能抵达逐日神庙。”西门无痕淡淡道:“有现成的向导为何不用?否则要如何,将这些人全都杀了?”

    齐宁皱起眉头,心想若真的将这几十名骑兵全都杀了,那事情便会越闹越大,到时候还真未必能走出古象国。

    “使臣的身份,总是让他们有所忌惮。”西门无痕道:“不管他们心里是否怀疑,却不敢擅自对我们有什么举动,押送我们前往逐日神庙见了大呼图克图再说。”

    “神候似乎很自信,以为大呼图克图不会将我们怎样。”齐宁道:“莫非神候和大呼图克图有交情?”

    西门无痕却是不再理会。

    这一路上众骑兵也没有太过耽搁,只是夜里会找地方宿营,骑兵都随身携带干粮,虽然简陋,却还是分给了齐宁三人食用,只是对这古象国的食物齐宁实在不大适应,但为了填饱肚子也只能将就。

    途中不止一日,天气也越来越寒冷,这一日忽见到一座极大的矿山,而大批的劳力正在矿山采矿,牛车如云,众多古象兵士则是腰佩弯刀手拿皮鞭监工。

    齐宁心知这矿山采出来的矿石应该就是要送往逐日神庙。

    这样看来,距离逐日神庙也不远。

    又行了一天,却瞧见远方出现连绵起伏的巨大山脉,阳光之下,却是白皑皑一片,山顶上云雾缭绕,缭绕的雾气在山顶飘动,仅是这一副景色,已经是让人叹为观止。

    “那里是大雪山?”齐宁感叹道:“果然壮观。”

    这时候也终于明白这两天为何感觉越来越寒冷,这已经是往大雪山过去,气候自然是越加寒冷。

    虽然看到大雪山,但靠近过去却又花了一天的时间,终于瞧见远方出现庞大的建筑群,宫殿连绵,就建在大雪山的山脚下,虽然还有段距离,却已经看出雕梁画栋,巍峨壮观。

    “那就是逐日神庙了。”西门无痕淡淡道。

    齐宁瞧见那逐日神庙虽然不能与中原的皇宫相提并论,但却也是规模宏大,忍不住问道:“神候,这古象国看起来也不算国力强盛,这逐日神庙只怕要耗费古象国庞大的财力和人力吧?”

    “他们愿意,你又能如何?”西门无痕平静道,目光却也是望着远处的逐日神庙。

    齐宁当初第一次从哲卜丹巴口中听到逐日神庙的时候,还以为逐日神庙就是一处普通的庙宇,最多也就比普通的寺庙规模大一些,但此时才知道,自己实在是小瞧了古象人对逐日法王的尊崇,这逐日神庙东西的长度至少有十数里地,而且渐近逐日神庙,便可瞧见逐日神庙两端正在大兴土木,显然是继续向两边扩建,最终要修多大,那是谁也无法预测。

    不知是神庙的要求还是古象王国的矿石所致,整座逐日神庙呈暗灰色,不似中原那般有汉白玉,但是粗大的石柱高高耸立,飞檐斜盖,壮观非常。

    到得那逐日神庙正门前,一群人在宏大的逐日神庙前,宛若沧海一粟,渺小的可怜。

    逐日神庙前修了空阔的广场,广场上正中确实有一尊参天耸立的石雕,齐宁瞧见那石雕身披色彩斑斓的僧衣,头戴僧帽,双手合十,面容慈祥,一双眼睛却是遥望远方,透着悲天悯人的神色,在这尊巨大石雕的四周,却是雕着两人高的石像,齐宁一眼便瞧出其中一尊正是自己见过的呼图克图贡扎西。

    他立时便明白,那巨大的石雕便是逐日法王,而四周那四尊小石雕,当然就是逐日神庙的四大呼图克图。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