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一五章 大雪山

第一二一五章 大雪山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逐日法王和四大呼图克图的石雕立在逐日神庙之前,齐宁便知道这些人在古象王国的地位。

    众骑兵到了广场,却是纷纷下马,单膝跪倒在地,不敢再往前走一步,那骑兵头目令人将西门无痕三人从马背山弄下来,这才解下了身上的佩刀,走上广场,往逐日神庙过去。

    齐宁知道那头目是去通禀,见他连兵器都不敢带在身上,自然是对逐日神庙敬畏非常。

    穿过广场,还要登上石阶,方能到得神庙正门,神庙正门敞开着,齐宁遥望见正门左右各有四名身着金色甲胄的卫士守卫,心想神庙的护卫果然和一般的兵士不同,看上去就威风凛凛。

    隔了好一阵子,忽听得一阵曲乐响起,齐宁正自诧异,便瞧见从正殿内走出两排喇嘛来,这些喇嘛清一色都是黄衣在身,手中却是拿着唢呐一般的乐器,但却比普通唢呐要长处许多,两队喇嘛一个接一个整齐有序出来,径自到了正殿外,那曲乐谈不上有多动听,但吹奏出来的音律却有一股子神圣之感。

    随即又从正殿内出来数人,当先一人一声金黄色的僧衣,头戴班霞,身材瘦长,身后则是跟着十多名黄衣喇嘛,色泽深浅颇有不同。

    这时候却瞧见先前那名进殿通禀的骑兵头目如飞般冲向这边,还没靠近,就已经挥动手臂,齐宁看不出是什么意思,倒是一直单膝跪地的骑兵们反应过来,数人抢上前来,手忙脚乱地给齐宁三人解开了绳子,一个个却又毕恭毕敬地跪了下去。

    齐宁大感诧异,西门无痕却是活动了一下手臂,也不废话,竟是向逐日神庙走过去。

    洪门道和齐宁对视一眼,双方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诧异之色,那边黄衣大喇嘛领着众喇嘛从台阶上下来,竟似乎是前来迎接西门无痕。

    双方到得广场中央,却都是停下了脚步,那黄衣大喇嘛双手合十,向西门无痕深深一礼,齐宁见状,更是诧异,而西门无痕也是双手合十回礼。

    齐宁皱起眉头,却陡然瞧见在那黄衣大喇嘛身旁,一名喇嘛正看向自己,他仔细一看,心下一凛,那喇嘛不是别人,竟赫然是贡扎西。

    齐宁最后一次见到贡扎西是在襄阳,他参加襄阳古隆中丐帮的青木大会,当时北堂风却也是逃至襄阳,贡扎西一群人一路追到襄阳,自那以后,便没了贡扎西的音讯,却原来早已经回到了古象。

    “老五,这是大呼图克图!”西门无痕也不回头。

    洪门道知道西门无痕意思,立刻合十向那黄衣大喇嘛行了一礼。

    齐宁心想原来此人便是大呼图克图阿西达拉,知道此人在古象国的地位极其尊贵,之前西门无痕亦说过,此人说的每一句话,都被古象人当成是逐日法王的法旨,此人甚至有废黜古象国君的权力,由此可见在这古象王国,除了逐日法王,此人的地位最是尊贵。

    可是如此尊贵之人,竟亲自前来迎接西门无痕,难道此人竟已经猜到前来的是大楚神侯府神候?可即使如此,神庙大呼图克图也用不着对楚国的神候如此恭敬。

    但有一点齐宁却已经肯定,这位大呼图克图和西门无痕必然早已经相识。

    西门无痕和阿西达拉互相用古象语说了几句,这才抬手请西门无痕入神庙,西门无痕却是摇头,随即抬头望向了神庙后方的大雪山。

    此时近在山脚,更能感受到大雪山的巍峨磅礴,还是下午时分,阳光照射在大雪山上,银装素裹。

    再魁梧的勇士站在逐日神庙前就如同蝼蚁,而宏伟的逐日神庙在大雪山之下,却又不值一提。

    大呼图克图阿西达拉明白西门无痕的意思,看了齐宁一眼,那双眼眸看上去异常深邃,随即扭头看向身边的贡扎西,似乎是在确认什么,贡扎西却是微微颔首,阿西达拉脸上立刻露出笑容,向西门无痕再次一礼。

    齐宁被这阿西达拉看的心里发毛,但瞬间却有明白其中的关窍。

    阿西达拉对西门无痕礼敬有加,当然不会是因为神侯府神候,毕竟阿西达拉在古象国的地位乃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相较而言,地位只在西门无痕之上,拍其他呼图克图出来迎接已经算是很给面子,还真不必劳他亲自出马。

    他既然出来,当然是看重其他东西。

    齐宁现在当然已经明白,阿西达拉能够出迎,无非是因为西门无痕将自己带了过来,而阿西达拉向贡扎西确认,也就表明在阿西达拉眼中自己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是盗走幽寒珠之人。

    阿西达拉对西门无痕的礼敬,自然是因为幽寒珠的缘故。

    他知道幽寒珠对逐日法王似乎很重要,但逐日法王要幽寒珠又是因为何故,齐宁却是并不知晓。

    如今他对逐日神庙的情况已经有了新的了解,知道逐日法王并不在这神庙之中,这神庙的主人其实是大呼图克图阿西达拉,那么有没有可能想要得到幽寒珠的其实并不是逐日法王,而是这位大呼图克图?

    这位大呼图克图要幽寒珠又有何用?

    幽寒珠最大的作用,要么是治病,要么是解毒,除此之外,齐宁想不明白这边要得到幽寒珠是为了什么,若说解毒,瞧这大呼图克图也不像是中毒的样子,而且真要是中了什么毒,估计阿西达拉也不可能撑到现在,如此一来,也就只能猜测阿西达拉要得幽寒珠是为了治病,但眼前这位大呼图克图面色红润,也不像是得了什么病症。

    他心中奇怪,暗想难道是有其他人患病?

    不过幽寒珠已经被自己融入血液之中,就算将自己带来,又如何医治患者?

    正自寻思,却听西门无痕已经向洪门道道:“老五,你留在神庙这边,老夫要上雪山。”看向齐宁,道:“你随老夫去见法王。”

    齐宁抬头看着皑皑雪山,皱眉道:“法王在山上?”心想眼下在大雪山山脚就已经感到寒气逼人,这要是上山,只怕更为寒冷,那逐日法王待在大雪山上,难道是为了闭关练功?

    若是闭关练功,只怕也不会接见西门无痕。

    洪门道低声道:“神候,弟子想随你一同上山,也好有个照应。”

    “老夫当年来过大雪山。”西门无痕终于道:“山上的道路,老夫很是熟悉,你留在这里便是。”

    阿西达拉却是向身边的贡扎西低语几句,贡扎西又回头吩咐了身后的喇嘛,喇嘛回到神庙,没过多久,就带着两个人出来,一人拎着两间大氅,另一人则是拎着两只包裹,阿西达拉含笑向西门无痕说了几句,西门无痕深深一礼,那两人便上前来,先是将大氅递给两人。

    齐宁心知这是为上山准备的东西,山上太过寒冷,所以这边准备了大氅御寒,这时候也由不得他不上山,接过一件大氅,裹在了身上,这大氅一上身,还真是暖和的紧,另一名喇嘛递过来包裹,包裹不大,齐宁接过打开一看,里面除了一袋水,还有些干粮,自然是准备上山用的。

    齐宁背好包裹,西门无痕也披上大氅背起包裹,这才向阿西达拉行了一礼,阿西达拉吩咐人牵了几匹马过来,又向贡扎西嘱咐几句,贡扎西对阿西达拉显得十分恭敬,躬身遵命,径自过去上了一匹马,另有两名喇嘛也各自上了一匹马,刚好剩下两匹马。

    西门无痕翻身上马,这才看向齐宁,齐宁知道贡扎西等人应该是作为向导,但这三名喇嘛都没有披大氅,更没有准备食物,似乎并不是要上山。

    他走过去也上了马,贡扎西一抖马缰绳,几匹马顿时便起行。

    五人绕过了逐日神庙,再往南行,虽然逐日神庙就在山脚,但真要到大雪山还是有十几里地,骏马飞驰,倒也没有花费太长时间,便来到了真正的山脚下,瞧见一条蜿蜒道路通向大雪山上。

    雪山之下,眼看山上峰峦陡峭,青黑色的岩石之上,竟然还有稀疏的草木,这却是让齐宁大感意外。

    山脚通往山上只有一条陡峭蜿蜒的道路,西门无痕翻身下马来,这才向齐宁道:“山上无法骑马,你和老夫徒步登山。”

    齐宁也下了马,几名喇嘛都是翻身下马向西门无痕行了一礼,贡扎西看了齐宁一眼,嘴角泛起一丝怪笑,就似乎看见猎物正进入陷阱一般。

    齐宁心下冷笑,西门无痕也不耽搁,顺着蜿蜒小道便往山上去,齐宁犹豫了一下,还是跟在了后面。

    贡扎西等人看到西门无痕和齐宁上山之后,等了片刻在,这才骑马离开。

    这条山上的小路一开始倒还顺畅,但是走了一个多时辰,便更加弯曲起来,一边是悬崖,又斜又陡。

    不多片刻,就已经走到了雪线之上,周围却再也看不到绿色,辱母满眼都是银白。

    又行了一个多时辰,山路却陡然开阔起来,走上了一个天然的硕大平台,这个平台就仿佛是有人将山峰削去了一截,形成一个天然的空阔地带。

    走到这个平台,再往回头看,只见到山下已经是一片苍茫,这时候只觉得寒风忽起,虽然裹着大氅,却依然让人骨子里渗出寒意来。

    往前行了一阵,就已经到了平台尽头,发现远处又是另外一座雪峰,而连接平台和雪峰之间的却是一条狭窄的空中石道,石道下面便是空旷幽深的雪谷,齐宁走到石道边,低头看了一下,只觉得脚下烟波浩渺,当真是一片银海,冰雪飞舞,寒风阵阵。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