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一八章 条件

第一二一八章 条件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神候上了大雪山,见到了逐日法王,而逐日法王也答应了神候的要求。”齐宁道:“切磋之下,神候受伤,而逐日法王也受了伤。”

    西门无痕声音微冷:“前面你都猜得**不离十,可是上山之后的事情,可就没你想的那么简单,老夫确实是伤在逐日法王的手中,可是逐日法王却不是老夫所伤。”微顿了顿,沉默片刻,才道:“大宗师的武道修为,比老夫想象的还要强。”

    齐宁诧异道:“逐日法王不是神候所伤,那.....那又是为何人说伤?”

    “你可知道阿西达拉为何能在古象国呼风唤雨?”西门无痕道:“他在大雪山下大兴土木修建神庙,劳民伤财,而且是打着逐日法王的旗号,逐日法王为何任由他如此?”

    齐宁皱眉道:“神候是说,逐日法王对这一切并不知晓?”

    “逐日法王知道有神庙的存在,却并不知道神庙已经成为了现在的规模。”西门无痕缓缓道:“而且阿西达拉在逐日法王面前就如同最温顺最忠诚的一条狗,逐日法王当然也想不到他会在古象国如此胡作非为。”

    “阿西达拉胆子竟然如此大?”齐宁道:“他难道不怕逐日法王下山知道这一切?”

    “如果逐日法王真的下山发现这一切,阿西达拉也只会说一切都是古象的百姓崇敬法王,所以自发扩建神庙。”西门无痕道:“但最紧要的缘故,是因为逐日法王不可能看到这一切,也不可能知道这一切。”

    齐宁更是迷糊,西门无痕却已经猜到他的疑惑,淡淡道:“因为逐日法王下不了大雪山!”

    齐宁一时还没明白过来,问道:“他.....不愿意下山?”

    “不是不愿意,而是不能。”西门无痕道:“逐日法王在大雪山已经待了二十多年,这二十多年,他就从未从山上走下来。”

    齐宁大吃一惊,脚下一顿,转过身来,脸上满是惊骇之色:“神候,你是说......逐日法王不能下山?”他初闻此事,当真是震惊不已。

    “不错。”西门无痕冷笑道:“早在老夫找到他之前,他就已经受了伤,但老夫却是一无所知。”

    齐宁想了一下,才道:“也便是说,逐日法王受伤之下,依然让神候受伤?这.....这人武功当真可怖。”

    “老夫见到逐日法王,他知道老夫是要和他切磋武艺,也并无告之我他受了伤,只是提出一个条件,只要我答允了条件,他便放手与我一战。”西门无痕缓缓道:“老夫当时痴迷于武道不可自拔,一门心思想要与逐日法王一战,便问他有什么条件,他便告诉我说,有一人受了轻伤,需要寻找灵丹妙药,若是他胜了,我便要答应帮他找寻药材,若是我胜了,他便会赠送一颗千年雪莲于老夫。”

    “他说的受伤之人,便是他自己。”

    西门无痕道:“正是,只是老夫当时没有想到他会有伤在身,毕竟他也是五大宗师之一,而且在古象国地位尊贵,老夫根本想不到有人会伤到他。”

    齐宁心想当初得知逐日法王受伤,我也是这般怀疑。

    “老夫本来自信满满,可是真与他动手,才知道大宗师本就是高不可攀的怪物。”西门无痕竟是长叹一声:“他有伤在身,老夫依然没能在他手底下走过五招,老夫倾尽全力,而当时他却明显还留了力,是以老夫知道,这一辈子都不可能达到大宗师的境界。”

    “神候的伤势就是那次留下?”

    西门无痕道:“我既然败了,自然要履行诺言,帮他找寻药材。只是他说要找的药材十分特别。”

    “是什么药材?”齐宁忙问道:“就是幽寒珠吗?”

    “幽寒珠是其中之一。”西门无痕道:“有三样药材,只要任意找到一个交到他的手中,就算履行了诺言。”微微一顿,才道:“除了幽寒珠,还有玄武丹和镇魂玉。”

    “玄武丹?镇魂玉?”齐宁心下一凛。

    他瞬间就想到,当初唐诺告诉过他,这天下间有三种奇药,合称为寒药三宝,其中任何一种都是价值连城可遇不可求的无上瑰宝。

    而寒药三宝,恰恰是玄武丹、镇魂玉和幽寒珠。

    这三种寒药都是神乎其神,据说玄武丹可以起死回生,而镇魂玉能够镇守魂魄,无论伤势多多重,只要有镇魂玉在,便可以保住性命。

    “老夫自然知道这三种奇药每一个都不好得到。”西门无痕道:“逐日法王却也没有规定时限,只让老夫找到便送给他,随即便放了老夫下山。老夫言而有信,回去之后,暗中也确实派人找寻这三种药材......!”

    “那神候可曾找到?”

    西门无痕道:“玄武丹是否存在,那还是未知之数,而镇魂玉的下落也一直是个谜,至于幽寒珠,本是三种药材中最容易得到,但却控制在东海白云岛主的手中,听闻东齐人常年都有人在东海找寻幽寒珠,为此东齐人花费了极大的财力和人力,不过幽寒珠产自龙母蚌,龙母蚌更是罕见的很,就算花费三五年时间,都未必能找到一颗幽寒珠,老夫暗中也打探过,若真的从东海获得了幽寒珠,却要献给白云岛主,只是到底得了几颗,至今还是个谜。”

    齐宁明白过来,道:“逐日法王的伤势定是十分严重,所以才需要这等奇药医治,也难怪他会舍得用千年雪莲却东齐换来幽寒珠。”

    “老夫本以为逐日法王是佛法深厚之人,但后来才知道,此人狡诈阴狠。”西门无痕道:“老夫回到楚国,不过几个月时间,身体就忽然出现了变化,那阳维脉和阴维脉竟是出现了异状,一开始老夫还以为是自己练功所致,而且伤势也并不严重,一切都还在老夫的控制之中。”

    “可是又过了几个月,伤势再次发作,而且情况比第一次更为严重。”西门无痕声音冰冷:“就在那时,老夫忽然收到了一封匿名信,没有留下落款,但信函之中却将其中原因都详细说了。”

    齐宁立刻反应过来:“是逐日法王派人送去的信函?”

    “不错。”西门无痕道:“看了那封信,老夫才知道在大雪山那一战,老夫已经被逐日法王重伤,老夫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邪门功夫,可是信函里面说,等到有朝一日身体实在撑不住,便需要人血疗伤.....!”

    齐宁恍然大悟过来。

    “老夫找遍了武学典籍,也不知道逐日法王那到底是什么邪门功夫。”西门无痕道:“又找了各类医书,想尽办法,却始终无法让伤势复原。而且伤势发作的间隔时间越来越短,所承受的痛苦那越来越重,那封信函中还说,只要老夫能找到任意一味药材送过来,逐日法王便可以彻底帮老夫治疗伤势。”

    齐宁苦笑道:“我明白了,神候带我来,用我作为药材,确实是想让逐日法王为你疗伤。”

    “你也莫怪老夫。”西门无痕淡淡道:“老夫的伤势已经不能再拖下去,玄武丹和镇魂玉老夫都没有办法得到,幽寒珠却又被你所用,老夫就只能用你的血做药材了。”

    说话间,两人已经是快要走过悬空石道,天色也已经暗下来,一阵风起,齐宁加快了速度,终是到了雪峰边上。

    这时候天空飘着雪絮,皑皑白雪之下,根本看不清楚远处是什么。

    “这大雪山地形复杂,十分危险。”西门无痕道:“今晚在此歇一夜,等天亮咱们再走。”

    两人在雪峰找了一处石壁凹陷处避风,在这大雪山上,所能做的也只是如此,从袋子里取了干粮,齐宁打开水袋子,才发现里面装的竟然不是水而是酒,随即明白过来,这大雪山上寒风刺骨,神庙那里准备酒水,也是为了饮酒暖身子,大呼图克图阿西达拉当然知道这山上的环境,所以倒是做了周详的安排。

    几口酒下肚,身子还真是暖喝不少,这古象人的烈酒饮进喉咙,如同刀子在切割,可是下肚之后,确实能够让身体迅速增加热量。

    西门无痕盘膝坐着,望着外面漂浮的雪絮,沉默不语。

    “神候,有件事儿我还想请教。”好一阵子寂静之后,齐宁终于开口道。

    西门无痕并没说话,齐宁直接问道:“神候纠集八帮十六派攻打黑莲教的目的是什么?”

    西门无痕肩头一动,侧头看了齐宁一眼,皱眉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说句不怕神候怪罪的话,当初我怀疑过京城疫毒是否与神候有关。”齐宁道:“京城疫毒发生过后,其实给了神侯府一个最合适不过的借口,可以召集八帮十六派攻打黑莲教。”

    西门无痕冷笑一声,道:“老夫若想打黑莲教,随意一个理由都可以,岂会用那种下作的手段?”

    “后来我知道京城疫毒与神候无关,但是神候还是利用了那次机会。”齐宁道:“神候一声令下,江湖风云乍起,朝雾岭血流成河,神候那时候的目的,真的只是为了除掉黑莲教?神候明知道黑莲教主是大宗师,却还是知难而上,要与黑莲教主为敌,那.....是因为什么?”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