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一九章 雪山之巅

第一二一九章 雪山之巅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西门无痕目光锐利,冷笑道:“看来你管的事情还真是不少。”

    “我只是很好奇。”齐宁叹道:“神候每做一件事情,当然不会没有道理。攻打黑莲教可说是近年来江湖上最大的一件事情,仅仅是为了除掉黑莲教,总是说不通。别人不知,但是神候比谁都清楚,黑莲教一直活动在西陲,从无涉足中原武林,即使是在西川,也从无与官府为敌,身后突然大动干戈,总是让人觉得奇怪。”

    西门无痕怪异一笑,却并无说话。

    齐宁瞧他的意思,似乎并不想解释,虽然心中一直想揭开这件事的谜底,但却也不好继续追问。

    这一夜对齐宁来说,着实难熬,虽然中途迷迷糊糊睡了片刻,但是每一次刚睡着不久,就被一股寒意冻醒,只能再喝点酒暖身子,于是再三,好不容易撑到天亮。

    能看清道路,自然就不会耽搁。

    西门无痕领着齐宁绕着雪峰行进,此后又是过了两条悬空石道,再往前行,道路竟然开阔起来,一条雪道继续向上,齐宁这时候却发现,在这条通往山上的道路两边,竟然出现了大量的冰柱。

    这些冰柱各式各样,有的直立,有的斜立,十分粗大,甚至有十几根冰柱组在一起,就仿佛一朵绽放的花朵一般。

    一路往上,似乎是通向天际。

    “那里便是大雪山之巅。”西门无痕抬起头,望着上面氤氲漂浮之处:“那里也是整个大雪山最冷的地方。”

    齐宁心想原来逐日法王住在大雪山之巅。

    只是还没有到得雪山之巅,就已经是寒气刺骨,如果常年居住在最冷的雪山之巅,也不知道那逐日法王是如何撑下来?不过大宗师本就是怪物一般的存在,齐宁想想也就释然,别人做不到的事情,大宗师当然可以做到,否则他们也就不会被尊为大宗师。

    通上山的道路并无台阶,也幸好有积雪,否则道路一点光滑,那更是难以攀登上去。

    直走了三四个时辰,齐宁疲累不堪,这时候才发现即将到得山巅。

    当两人踏上雪山之巅,忽然之间,天地一片寂静,在山道上那呼啸的寒风声似乎在这时候也全都消失不见。

    周围一切都安静下来。

    仰头望去,天空一片寂静,那浓密的云层之中,仿佛有那么一道缝隙,将阳光直接洒落下来,就照在这雪山绝顶之上。

    面前是一个硕大无比的平台,脚踩上去,异常坚硬,低头一看,脚下却是一层光滑的冰面,冰层之上闪烁着光芒,光滑可鉴,如同镜子一般,齐宁看到自己的身影清晰地映在冰面上。

    那道阳光照在雪山之巅的冰面上,幻化出了七彩的光芒,犹如彩虹,在不远处,却有一处坚冰所造的房舍,厚厚的冰块搭建成房舍样子,阳光照耀下,晶莹无比,如同水晶一般。

    在冰舍不远处,有一处坚冰造成的莲花台,此时在那莲花台上,一名身着大黄僧衣的喇嘛正盘膝坐在上面,双手合十,阳光照在冰面上,冰面反耀出来的光芒照在黄衣大喇嘛身上,整个人看上去竟是神圣无比,满是肃穆之意。

    千里迢迢从西北一路来到大雪山,就是为了见到逐日法王,而齐宁知道,眼前这黄衣大喇嘛,定然就是逐日法王。

    逐日法王侧身对着这边,所以一时间也看不到他的正面。

    齐宁看了西门无痕一眼,却见西门无痕神情淡定,随即见到西门无痕缓步向法王走过去,法王自始至终却是一动不动。

    距离五六步之遥,西门无痕停下了脚步,合十行礼,声音不无一丝恭敬:“见过法王!”

    法王声音柔和:“多年不见,西门施主一向可好?”

    “有劳法王挂念。”西门无痕道:“当年承蒙法王赐教,获益匪浅,此番上山,是求法王开恩。”

    法王道:“贫僧当年有事相求,多年一直不曾得到施主的音讯,施主此番前来,想必是已经找到了贫僧的托付。”说话间,他盘坐的身体竟是自行转动,很快便朝向了这边。

    齐宁这时候终于看清楚了逐日法王的样容。

    法王的脸型甚长,颧骨甚高,整张脸竟是毫无血色,看上去如同一张白纸一般。

    最让齐宁惊骇的是,逐日法王看上去极是年轻,不到三十岁年纪,皮肤虽然惨白,但却毫无松弛之感,整个人看起来比之阿西达拉和贡扎西要年轻得多,若说他是几位呼图克图的弟子那还合适,可是四大呼图克图竟然是他的弟子,这就实在是让人感到匪夷所思。

    只是一瞬间,齐宁便想到了剑神北宫连城和白云岛主莫澜沧。

    齐宁自然知道永葆青春这个词,但却知道这也只是人们一种美好的期望,岁月的流逝,总会在人的身上留下烙印。

    就譬如田雪蓉年岁不小,但保养得当,身材依然保持着惹火勾人的曲线,甚至肌肤也依然保持着光泽和弹性,但在那美好的躯体上,终究会留下岁月的痕迹,因为保养的缘故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年轻不少,但却绝不会有几十岁的差距。

    可是在北宫连城和莫澜沧的身上,齐宁真正地看到了所谓的永葆青春。

    莫澜沧的年纪他不清楚,但北宫连城比齐宁三老太爷自然是要年长,齐家三老太爷已经年过六旬,看上去已经是老态龙钟,半只脚已经踏进棺材,可是北宫连城看上去却比齐家三老太爷年轻太大,也就三十出头年纪而已。

    逐日法王早在二十年前就已经被尊为五大宗师之一,可他现在看起来竟然不到三十岁年纪,若是按照实际年纪,难道他在幼龄之时便已经成为大宗师?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齐宁心知逐日法王的岁数比看上去的样容定然是要苍老太多。

    只是他感到匪夷所思的是,为何这几位大宗师竟然都不显苍老,难道成为大宗师,当真已经进入了一个神奇的境界,岁月对他们已经没有任何的威胁?

    齐宁心中感到惊诧,西门无痕却是镇定得很,道:“既然与法王有约,自然是信守承诺。这些年一直没有前来拜会法王,只因为法王所需要的药材一直都不曾寻到,自然无颜相见。”

    “那三种奇药本就不容易见到,要获取更是不容易。”法王声音自始至终都很是柔和,让人感到亲切之余,会情不自禁生出敬慕之心:“本座也派人与岛主有过交流,知道岛主手中有幽寒珠,所以派了人带着千年雪莲前往东齐。”

    西门无痕恭敬道:“此事我已经知道。”

    “本座并非贪恋宝物之人。”法王叹道:“只是本座需要幽寒珠疗伤,神候应该早就猜到,当年本座说有人受伤,其实说的并非别人,正是本座自己。本座患有怪疾,只有那三件寒药至宝才有可能治疗。本座一直想要参透佛佛的最终奥义,是以不敢早早圆寂,只能求得肉身在这人间界多留片刻,等到参透了佛法的至深奥义,便可解救世人。”

    “法王大慈大悲,鄙人钦佩之至。”西门无痕不动声色。

    阳光从氤氲之中照射下来,空阔的冰台色彩斑斓,光芒闪烁,就如同置身于琉璃水晶台上,只是刺骨的寒气却也是弥漫在整座冰台之上。

    雪山之巅,本就是天下间至寒之地。

    “神候今次前来,不知是带来哪种药材?”法王微抬头,他的眼睛似睁未睁,可是看向西门无痕时,齐宁便感觉到那一双眼眸之中有摄人的光彩。

    西门无痕道:“传说中的玄武丹在神兽玄武体内,要找到玄武丹,先要找到玄武神兽,只是鄙人确实没有那等能耐。”

    “玄武丹起死回生,若真是用在本座身上,确实有些浪费。”法王声音平和。

    “鄙人虽然查到了镇魂玉的所在,可是功亏一篑,未能得手。”西门无痕叹道:“本来鄙人以为无法完成对法王的承诺,但好在幽寒珠还在。”

    法王道:“若能得到幽寒珠,本座就已经心满意足。”

    西门无痕道:“法王座下在东齐遗失了幽寒珠,鄙人查得幽寒珠已经被一后生服用,幽寒珠入体,药效在血液之内存留三载,三载之内只要取用血液,便可获得幽寒珠的药效。”

    法王微微颔首道:“确实如此。”

    “所以此番鄙人将药身带了过来。”西门无痕道:“法王可以看一看,这后生体内是否存有幽寒珠。”说到这里,微转身,看向了自己身后不远的齐宁。

    法王的目光此时已经落在了齐宁身上,齐宁被他盯着看,就仿佛自己全身上下片缕不沾,被这大喇嘛看的明明白白。

    “你来!”法王忽然向齐宁点点头,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

    齐宁皱起眉头,正想说什么,却感觉一股吸力从对面过来,那吸力极是强悍,自己的两足竟然在冰面上自行滑动,迅速地向发往那边过去。

    齐宁根本无力反抗,心下骇然,只是瞬间,就已经到了法王身前,这时候不过三步之遥,那法王的面庞看得更是清楚,法王脸上的肌肤当真是惨白如雪,可是那一双半眯的眼眶之中,那一双眼眸竟然带着赤红之色。

    逐日法王的眼睛竟然是赤红色!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