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二一章 不伤之伤

第一二二一章 不伤之伤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法王回到了冰室之内,雪山之巅再次恢复了死一般的寂静。

    二人得了阿罗心经的口诀,倒也并不耽搁,盘坐在地上运功,按照口诀调息运气,说也奇怪,一旦按照阿罗心经的口诀运起功来,齐宁却是觉得四肢百骸都充满了暖意,闭目之间,根本感觉不到是在极寒的雪山之巅,竟似乎是在生着炉火的暖室之内。

    这时候才感叹世间无奇不有,这武道也是玄奥莫测。

    许久之后,收功睁开眼睛,发现四周已经是一片漆黑,阳光已经消逝,那色彩斑斓的冰台此时却已经是黯淡无光。

    他向西门无痕瞧过去,却见到西门无痕盘膝坐着,眼睛早已经睁开,一双眸子却是死死盯着那冰室。

    齐宁知道自己的血液如果真的能够治疗法王的伤势,那么法王自然是心中欢喜,应该不会再与自己为难,而西门无痕那怪伤也可以迎刃而解,可是一旦失败,后面要发生什么却是难以预料。

    西门无痕此时最关心的当然是血液是否有效。

    也不知过了多久,忽听得冰室之内传来一阵响动,齐宁立刻望过去,依稀看到一道影子从那冰室出来,却见到西门无痕却已经长身而起。

    那影子自然就是逐日法王,在这雪山之巅,也不可能有其他的人存在。

    只是此刻逐日法王的身形却颇有些奇怪,踉踉跄跄,浑不似之前那般从容淡定。

    但大宗师毕竟是大宗师,他径自到得那莲花冰台边上,身形飘然而起,落在了莲花冰台上,盘膝而坐,双手合十。

    一阵死一般的寂静之后,法王终于道:“神候可有话要与本座说?”

    “不知幽寒珠的有效,是否对法王的伤势有帮助?”西门无痕却是长身而立,背负双手。

    法王叹道:“神候应该知道,那瓶血是要致本座于死地,又岂能对本座的伤势有帮助?”

    齐宁闻言,心下一凛,心想逐日法王这话又是什么意思?

    “法王这话,鄙人有些听不懂了。”西门无痕道:“法王一心求药,鄙人送上,又怎会要致法王于死地?”

    法王微抬头,望着漆黑的苍穹,片刻之后,终于道:“你不明白,你不明白.....!”

    齐宁更是疑惑,心想这两人又在打什么机锋?

    “我不明白什么?”

    法王道:“你不明白,武道修为进入大宗师的境界,肉身也会成为不可伤害的物件,凡夫俗子根本无法对这具肉身有任何伤害,除非......!”他赫然盯住西门无痕,声音依然平和:“除非你是大宗师!”

    西门无痕依然很镇定,道:“其实鄙人自打知道天下间有大宗师,就一直很好奇,这大宗师到底是从何而来?”

    “那神候是否查清楚了?”

    西门无痕叹道:“早年间知道五大宗师存在的人凤毛麟角,其实到现在为止,我始终都闹不清楚到底是谁第一个评定了五大宗师,为何要偏偏是你们五个人?后来知道了龙山之约那么回事,才知道五大宗师确实是存在,而且五大宗师的武道修为都已经不是凡人所能够想象。”

    法王道:“原来世间也知道龙山之约?”

    “我浸淫武道半生,对江湖上各门各派的武学典籍也都是了然于胸。”西门无痕道:“自古至今的江湖逸闻,更是知之甚多,历代江湖上也确实出现不少天纵奇才,他们在武道之上有着让人惊叹的天赋.....!”

    “其实神候也算是其中之一。”法王开口道:“武道天赋之上,神候的聪慧不下于任何人。”

    “多谢法王赞誉。”西门无痕含笑道:“我倒也不敢妄自菲薄,鄙人自认为在武道之上也颇有悟性。可是耗费一生,与大宗师的差距依然是云泥之别。”凝视着莲花冰台上的法王,缓缓道:“所以今次前来,确实是想向法王请教一个问题。”

    法王道:“你是想知道大宗师的武道修为从何而来?”

    “法王睿智。”西门无痕微微一礼:“鄙人此生就只有这一个疑问,若是法王能够帮助解答,死而无憾。”

    “因为这个问题,所以你才会花费心思,布下了今日之局?”法王叹道。

    齐宁依旧茫然,心想法王说西门无痕花费心思布局,可是这所谓的布局又是什么意思?方才法王走出病室的时候,身形踉跄,那又是什么缘故?

    西门无痕笑道:“法王也知道,当年我受伤下山,撑到现如今,实属不易,可是如果再不能恢复,已经活不了多久,按照我的估算,最多也就两个来月,我便要一命呜呼。”

    齐宁心下一凛,暗想看来西门无痕早就知道自己命不久矣,看来唐诺当初的判断并没有错误。

    “当年有约,若是你能够带来药材,依然可以活下去的。”法王叹道:“可是你今日所为,让本座很是不悦。”

    西门无痕笑道:“老夫行走江湖半辈子,学会的东西不少,但有一样东西老夫就算是死也不会忘记。”

    “哦?”

    西门无痕笑道:“人在江湖,无论做什么,千万不要将自己的的命运完全掌握在别人的手中,哪怕是濒临绝境,也要想法子扭转局面,至少手中要有谈判的筹码。”

    “筹码?”

    西门无痕叹道:“不错,老夫一辈子与任何人打交道,都能够拿出筹码来,让对方不得不坐下和老夫谈一谈,唯独这些年与法王之间,却是生死都掌握在法王的手中,这让老夫日夜忧心,生不如死。”

    法王微一沉吟,才道:“所以你才想出了这样一个主意,以鲜血为名,对本座下毒!”

    齐宁脸色微变,心想西门无痕竟然对法王下了毒?可是自始至终,齐宁也没有瞧见西门无痕出手,而法王总是境界,又岂能轻易着了西门无痕的道儿?西门无痕是何时对法王下毒?

    西门无痕含笑道:“老夫的武道修为与法王差距太大,几年前动过手,不是法王的对手,今日依然不会是法王的敌手。法王已经是巅峰人物,对凡尘俗物无欲无求,想要拿出筹码与法王交易,那实在是难如登天。”微微一顿,才继续道:“好在法王虽然神仙一样的人物,却终究还是有弱点,无论你是贩夫走卒还是大宗师,只要有弱点,那总能让人找到筹码的。”

    法王“哦”了一声,问道:“本座的弱点是什么?”

    “性命。”西门无痕道:“和所有人一样,法王也在意自己的性命,希望能够活下去。”

    法王微微一笑,道:“活下去?”

    “如果法王不想活下去,也就不可能花费心思到处找寻药材。”西门无痕道:“法王甚至不远千里派人前往东齐交易,说到底,还是在乎自己的性命。”

    “所以神候以为,在血液之中下毒,让本座服用毒血之后,就有了和本座交易的筹码?”法王声音依旧温和。

    齐宁身体一震,骤然间明白过来。

    “三大寒药之中,玄武丹几乎不可得,镇魂玉也是难以获取,唯独幽寒珠有希望得到,而且我亲自将药身带过来,法王想要疗伤,别无选择,只能利用药身之血。”西门无痕道:“法王取血势在必行,要对法王下毒,也只能借助于药身之血。”

    齐宁这时候已经明白过来,法王中毒,却正是因为那瓶子血液。

    可是方才西门无痕取血之后,迅速封瓶,而且很快就献给了法王,根本没有看出西门无痕是在什么时候做手脚。

    不过到了西门无痕这个份上,真要做手脚,齐宁心知自己也未必能看得出来。

    不过有一点他倒是十分确定,那血也定然是入瓶之后才下毒,否则如果自己的血液带毒,只怕早就被毒死。

    “若是本座直接从他身上取血,那你又该如何?”法王淡淡道。

    西门无痕笑道:“所以老夫总要赌一赌,瞧瞧法王是否真的会与北宫连城撕破脸。”

    “本座明白了。”法王叹道:“你之前故意提醒本王,你要向北宫交代,无非是想让本座明白,这药身是北宫的人。”

    “老夫知道五大宗师互相忌惮,法王对北宫自然也是颇为忌惮。”西门无痕道:“所以老夫料定法王不会亲自取血,无非是不想和北宫有冲突,有我这个现成的工具在场,法王不可能不利用。”

    齐宁闻言,这才明白,法王想避开责任,不亲自动手取血,却恰恰是落入了西门无痕的算计之中。

    西门无痕故意提及剑神,实际上就是给了法王压力,而法王果然中计。

    “中原人果然狡猾多端。”法王叹道:“可是你以为在血中下毒,本座就一点定会中毒?”

    西门无痕摇头道:“老夫这样做,那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这些年我始终想不出应付大宗师的方法,思来想去,只想到大宗师既然会受伤,那就依然是血肉之躯,既然是血肉之躯,那么下毒也许可行。”

    寒风习习,四周寒气漂浮。

    法王沉默片刻,终于叹道:“神候错了,本座之伤,并非凡尘俗世的伤......!”凝视着西门无痕,淡淡道:“普天之下,除了大宗师,没有任何人能令本座受伤,本座之伤,乃是不伤之伤!”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