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二二章 棋奴

第一二二二章 棋奴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不伤之伤!

    齐宁实在不明白逐日法王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伤就是伤,不伤就是不伤,这不伤之伤又该如何解释?

    西门无痕神情也开始凝重起来,法王缓缓道:“你说本座惜命,那本座不妨告诉你,只要本座不想死,便永远也不会死。”

    “永生不死?”西门无痕忽然笑道:“法王难道修成了正果?”

    “成佛之道,艰难重重,只有尝尽世人不可承受之苦,才能达到世人不可企及之境界。”法王道:“这身皮囊,虽是雪肉,却又算不得血肉,你并不知道,要达到大宗师的境界,血肉皮囊就等若是死过一回,每一位大宗师,其实都算是一个死人!”

    齐宁和西门无痕都是微微变色。

    大宗师是死人?

    “你不会明白。”法王摇头叹道:“这肉身既然已经死过一回,又岂是毒药所能伤及?贫僧知道,为了这副毒药,神候一定耗费了心力。”

    西门无痕微颔首道:“不错,老夫花了整整三年的时间,才从几百种药草之中提炼出这毒液,无色无味,便是江湖上顶尖的用毒高手也看不出来,这毒液只要进入体内,两个时辰之内,便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

    “神候想到用毒液毒杀大宗师,也算是另辟途径。”法王道:“如果本座还是当初的肉身,也许真的会落入神候的计谋。”

    西门无恨见他一张脸依然惨白如雪,说话也是淡定自若,瞳孔收缩。

    “本座虽然当初对神候下了重手,这些年来神候一直遭受痛苦,但因果循环,若非神候当年上山来,也不会有此一劫。”法王叹道:“其实此番无论成与不成,神候履行了当年的诺言,本座自然不会让你无功而返,定会为你疗伤,可是......!”摇摇头:“神候所为,让本座很是失望。”

    西门无痕神情凝重,但很快,双眉展开,笑道:“大宗师毕竟是大宗师,老夫无论花费多少心血,在大宗师面前却是不堪一击。”

    “神候的伤势,最多也就坚持两个月。”法王道:“若是神候此时下山,快马加鞭,应该能赶回你们楚国,如此至少不会客死异乡。”抬手道:“神候请!”

    西门无痕淡淡笑道:“法王是让老夫下山?”

    “莫非神候还要留在这边?”法王叹道:“大雪山是洁净之地,这雪山之巅更是圣洁至极,本座不希望在这里看到有人死去,神候还是下山吧。”

    西门无痕摇头道:“老夫死期不远,法王大慈大悲,只求能够帮老夫解答最后的疑惑,你们到底是如何成为大宗师?”

    法王沉默片刻,才道:“这对你很重要?”

    “老夫一生追求武道,几年前与法王一战,才知道世间高手与大宗师之间的差距。”西门无痕苦笑道:“老夫一直都在想,如果世间真的有不解之谜值得追寻答案,就是大宗师的由来,老夫一直都不相信,大宗师是自己修炼突破了武道境界,因为自古至今,老夫从未听说过有此等匪夷所思之事。”

    “没有听过,不等于没有。”法王道:“既然天不假年,神候又何必追根寻源,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

    “人生在世,总会有执念在心中。”西门无痕道:“若是不能得到答案,老夫死不瞑目。”

    法王微微颔首,道:“本座明白了,你此番前来大雪山,真正的目的就是为了追寻大宗师之源。”

    “正是如此。”西门无痕道:“五大宗师,各分东西,很少人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可是老夫穷尽多年精力,终于找到了一丝端倪。”

    “哦?”

    西门无痕道:“北宫连城醉心剑术,年轻时候便开始追寻剑道,为此遍走天下,寻访名师,他在江湖挑战各门剑客,败多胜少,如果不是因为江湖上都知道这位资质平平的剑客出身于锦衣齐家,只怕早就死在剑客的剑下。”

    法王柔声道:“一生追求一件事情,总是能够达到让人意想不到的境界,本座最钦佩北宫的便是这一点,无论遭受何等苦难,在追寻剑道的道路上,他从未放弃。”

    “人近中年,他在剑道上依然没有任何的突破,其实老夫当时也觉得,北宫这一辈子想要在剑道上有所作为,只怕比登天还难。”西门无痕忽然咳嗽起来,但很快就停下,继续道:“老夫这一辈子看人也算不差,但偏偏看错了北宫,那一年他突然音讯全无,便是老夫也不知道他的下落,传言说他前往了极西之地,两年之后,北宫再次出现之时,就已经是剑道无敌,真正窥破了剑道巅峰。”

    齐宁在旁一言不发,他知道这种时候也轮不上自己插腔。

    大宗师本就是一个难解之谜,西门无痕向要追寻大宗师之源,齐宁心中又何尝不想弄清楚大宗师背后的秘密。

    “北方的那位当年也是名声在外。”西门无痕道:“北堂幻夜是崇明的亲兄弟,但年纪比崇明要小的多,甚至比崇明之子北堂欢还要年轻几岁,所以当年深得北堂天威的喜爱,但此人无心于政事,当年崇明顺利登基,北堂幻夜并无和他争夺过皇位。此人痴迷棋道,年轻时候遍访国手,他编撰的【棋典】,老夫亦有收藏。”

    “北堂确实是个淡泊名利之人。”法王叹道。

    西门无痕继续道:“北堂的棋术自不必说,那是公认的大国手,但是于武道之上,此人却着实普通,神侯府当年对此人有过调查,他痴迷棋道,却荒废武道,北汉以武立国,北堂天威对自己的子嗣要求甚严,崇明能骑善射,北堂幻夜虽然也能够骑射,但与崇明相去甚远。”微微顿了一顿,才继续道:“可是后来,这位醉心于棋道的北汉侯爷,竟然也成为了大宗师。”

    “世事无常,机缘而已。”法王道。

    西门无痕继续道:“不过据老夫所查,北堂幻夜在成为大宗师前夕,做了一件事情,也许与他后来成为大宗师息息相关。”

    “何事?”

    “出使。”西门无痕平静道:“又或者说是秘密出使。北汉立国之后,一心想要南下一统天下,但西北那时候尚未稳妥,北汉若要南下,定然要倾全国之力,在南下之前,少不得要稳住四方,以免南下之时背后失火。西北往西,那些西域小国倒是不敢对北汉用兵,可是当时在西北还经常出现古象人......!”

    “古象素来与西北贸易,两边交往有很多年。”法王道。

    西门无痕笑道:“古象立国,也是南征北战,今日之古象,据闻当年也是割据大大小小几十个势力,后来被统一起来。古象人好战,便是今时今日,也经常与西域诸国发生冲突,据闻就在数年前,贵国还吞并了西域一国,法王虽然人在雪山之巅,但这消息应该早就知道了。”

    法王并不言语,只是双手合十。

    “非但如此,据老夫所知,古象还对西北很感兴趣。”西门无痕笑道:“当年汉国攻略西北,据闻古象也想分一杯羹,但却不想与北汉直接发生冲突,所以暗地里资助过西北的反抗势力,其实北汉那边也心知肚明,但双方都没有说破,此后北汉征服了西北,古象才收敛了许多,而且西北设有镇西大将军,麾下有精兵数万,古象也不敢轻举妄动。”

    齐宁心想原来古象人竟然也想染指西北,西门无痕掌握的情报,应该不会有错。

    “北汉自然不会畏惧古象,但却不能忽视。”西门无痕道:“所以北堂天威秘密派出使团,前往古象交好,而率领那支使团出使的,却正是北堂幻夜,此事知道的人并不多,但法王自然会记得。”

    齐宁有些吃惊,暗想北堂幻夜当年竟然出使过古象。

    “北堂幻夜出使古象之时,恰恰是北宫连城失踪的时候。”西门无痕道:“传闻说北宫连城去了极西之地,如果消息不差,那么当年北宫连城也很有可能到了古象。”

    法王神色不变,问道:“即使如此,这又与成为大宗师有何干系?”

    “法王莫急。”西门无痕微笑道:“这些秘密是老夫花了无数心血才调查出来,也许今日说出来,以后便再也没有机会。”顿了一顿,才道:“白云岛主莫澜沧与法王私下有过交易,敢问法王,你对莫澜沧的身世可知晓?”

    “岛主是东齐国师,远居海上,不知对是不对?”法王问道。

    西门无痕笑道:“自然没有错,白云岛主确实是东齐国师,也确实住在东海白云岛上,只不过这是他如今的情状,法王可知道他三十年前又是怎样一副光景?”

    “那就有劳神候赐教!”法王自始至终波澜不惊,如同在和人闲话家常。

    “三十年前的白云岛主莫澜沧,只不过是一个奴才。”西门无痕缓缓道:“那时候他跪在一位北汉皇子的足下,身份低贱,如果不是因为他擅长棋道,早就飞灰湮灭。”微微一笑,道:“别人不知,法王应该知道,白云岛主莫澜沧,曾经只是北堂幻夜的棋奴!”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