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二三章 宗师之源

第一二二三章 宗师之源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齐宁闻言,身体剧震,张了张嘴,脸上却是显出匪夷所思之色。

    白云岛主是北堂幻夜的棋奴?

    这简直石破天惊的事情,若非此时此地,又是从西门无痕口中说出来,齐宁定以为这只是诽谤白云岛主之言,绝不会有丝毫相信,可即使现在是从西门无痕口中说出,齐宁依然感到难以置信。

    身为东齐国师的白云岛主,那是当今天下绝顶人物,此人怎可能是为奴之身,又怎可能是北堂幻夜的棋奴?

    如果不是亲耳听到西门无痕所言,齐宁相信自己恐怕一辈子也不知道如此惊人秘闻。

    “看来神候花了很多功夫在大宗师身上。”法王叹道:“当今之世,知道这些秘闻的人已经是寥寥无几。”

    他这般说,竟是承认了西门无痕之言。

    雪山之巅,深更半夜,那种寒冷已经完全浸透到骨头里,可这时候齐宁已经忘记了寒冷。

    “莫澜沧出身于东齐官宦之家,只是他的父亲不过是小小县令而已。”西门无痕道:“北汉立国之后,便想一口吞下东齐,大军东进,一开始是所向披靡,不但连克东齐数城,而且俘获了大批的俘虏,虽然后来在东齐人的拼死抵抗下,北汉连吃败仗,最终只能铩羽而归,可是依然占据了东齐一部分土地,而且大批的俘虏被带回了北汉,买卖为奴。”

    “中原三国之争,神候比本座要清楚的多。”

    西门无痕淡淡一笑,道:“莫澜沧也是众多俘虏中的一员,被押送到了长安,一开始是被一名北汉官员买去为奴,可是在那官员的府上,莫澜沧却偶然显露了棋艺,那官员探出莫澜沧棋艺高超,于是为了讨好北堂幻夜,将莫澜沧献给了北堂幻夜,而北堂幻夜那时候正痴迷于棋道,长安城内已经罕逢敌手,据老夫所查,莫澜沧被献给北堂幻夜之后,北堂幻夜立刻召他下棋,连下三局,北堂幻夜两胜一败。”

    齐宁心中暗叹,这神侯府果然是非同小可,那么多年前的事情,神侯府竟然调查的一清二楚。

    神侯府潜伏在北汉的首领是廉贞校尉洪门道,却也不知道这些陈年往事是否就是洪门道调查出来。

    “能够胜北堂幻夜一局,在北堂幻夜看来,莫澜沧的棋艺确实了得,是以将此人豢养的府中,只不过莫澜沧的棋艺与北堂幻夜颇有差距,虽侥幸胜了一局,但此后却很少能胜过北堂幻夜,对弈一二十局能胜上一局便算不错。”西门无痕背负双手,娓娓道来:“不过既是如此,莫澜沧却也依然得到北堂幻夜的欣赏,对了,莫澜沧那时候并不叫莫澜沧,而是叫莫奴。”

    法王道:“神候若是在岛主面前提及这些陈年往事,岛主却也不知道作何感想。”

    “莫奴虽然得到北堂幻夜的欣赏,但毕竟只是棋奴,知道他的人实在不多。”西门无痕道:“也并无几人知道,北堂幻夜身边有一名来自东齐的棋奴,而北堂幻夜出使古象之时,这棋奴恰恰跟随同行,只不过为了掩人耳目,做了些装扮。”

    “神候如此肯定当年岛主追随北堂来到了古象?”

    西门无痕淡然一笑,道:“当年跟随北堂幻夜出使古象的共是两百三十六人,这些年我们将这两百三十六人的底细全都查了一遍,唯独有一人的背景是伪造,此后又花了不少精力,查出北堂幻夜出使之时,莫奴也突然失踪,如此老夫自然可以断定,那伪造身份之人,便是棋奴。北堂幻夜以北汉皇子的身份出使,自然不好在使团里带上一名奴隶,所以伪造了莫奴的身份,这对北堂幻夜只是吹灰之之事,他当年也并无太过在意,所以留下了蛛丝马迹。”

    齐宁心中长叹,看来西门无痕这些年对大宗师的调查还真是不遗余力,仅仅是为了调查莫澜沧和北堂幻夜这段往事,只怕耗费了巨大的人力和物力。

    “如此一来,当年在同一时间,北宫连城、北堂幻夜和莫澜沧都出现在了古象。”西门无痕伸出一只手,指向法王:“而法王本身就是古象人,也便是说,至少可以证明,当年有一段时间,五大宗师之中,有四位宗师同时出现在古象,也正是那段时间过后,本来武道修为平平的几人,却在短短数年间突破凡夫俗子的极限,成为了匪夷所思的大宗师。”

    齐宁一直仔细聆听,甚至忘了呼吸,只等到这个时候,才长出一口气。

    大宗师从来都是一个不可解之谜,齐宁也是无数次想过,那五大宗师鬼神般存在的武道修为,究竟从何而来?这时候隐隐明白,大宗师的出现,竟是有着这样一段往事。

    这样的陈年密事,知道的人自然是少之又少,或许这世间除了五大宗师,也只有西门无痕掌握了这段往事。

    如果不是西门无痕一生追求武道极境,自然不可能对大宗师的秘密如此感兴趣,可是换作一般人,也绝无可能有条件查出这些秘密,也只有神侯府神候手中掌握的庞大情报系统,才能够抽丝剥茧将这几位大宗师当年的秘密追查出来。

    只是西门无痕费尽心思查出这许多往事,终究也只能确定当年在同一时间有四位大宗师出现在古象国境内,可是这几位大宗师如何修成巅峰武道,却依然是未解之谜。

    天空中忽然有雪花飘落下来,羽毛一般,一开始零零散散,很快就宛若风吹的柳絮一般。

    法王沉默许久,才终于道:“你遗漏了一个人,四大宗师出现在古象,却并不代表他们是在古象成为了大宗师,因为你无法证明遗漏的那人当时也在古象,如果他不在古象却依然可以成为大宗师,那么你之前的推测,也就只是自说自话了。”

    “法王说的是黑莲教主?”西门无痕立刻问道。

    法王平静道:“本座认识的那人叫做黑伏。”

    西门无痕闻言,立时仰天大笑起来,齐宁正不明白西门无痕为何会仰天大笑,西门无痕已经道:“老夫确实一直没有办法查到黑伏当年是否也在古象,直到今日,法王告诉了老夫答案,现在老夫终于可以确定,大宗师的秘密,确实就在古象。”

    法王一怔,但瞬间明白过来,叹道:“神候果然是智慧过人。”

    齐宁有些诧异,心想法王何时说过黑莲教主也在古象?

    心思一转,立时便想到,黑莲教在江湖上本就是神秘至极,那黑莲教主更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他的名姓世人几乎无人知晓,如今提及黑莲教主,也无非是以教主称呼,这黑伏的名号,齐宁从前却从无听说过。

    法王提到黑伏二字之时,明显十分熟悉,而这名字显然也是黑莲教主没有成为大宗师之前被人所称呼的名号,法王十分自然地提及到黑伏的名字,西门无痕立时便判断,法王显然是在黑莲教主成为大宗师之前便已经认识他。

    虽然不排除法王去过西川认识黑伏,但更让人信服的理由,只能是黑伏曾经也来过古象,而且在古象认识了法王。

    如此一来,五大宗师的踪迹都曾经出现在古象国境内,那么这几人能够成为大宗师,当然与古象国撇不开干系。

    齐宁终于明白西门无痕此行大雪山的真正目的。

    西门无痕也许想过让法王出手治疗他的伤势,但这老家伙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向法王屈膝,他在血液之中下毒,本就是想在法王中毒之后,以此为筹码与法王做交易,不但要让法王治疗伤势,还要从法王口中获取大宗师之源。

    只是西门无痕终究还是小瞧了大宗师的能耐,他苦心设计,在大宗师眼中,却无疑是一场笑话。

    西门无痕花费那么多的心力暗中调查大宗师的密事,终归是为了查到大宗师之源,如果无法达成这个目的,对西门无痕来说,死不瞑目。

    “老夫所知,都已经告之了法王,老夫毕生所求,只希望知道大宗师从何而来,还请法王赐告。”西门无痕终于向逐日法王合十行礼。

    他现在已经没有任何筹码与法王谈判,法王说与不说,已经由不得西门无痕控制。

    法王却是摇摇头,道:“善恶有别,为善者终得善果,为恶者却也要自食恶业。神候今日对本座下毒,这是为恶之事,既然有了恶因,自然有恶果,否则世人永远不知道弃恶从善。”

    “法王这话是什么意思?”

    “本座年轻的时候,有一位师兄,他一生的夙愿便是能够爬上达布山!”法王缓缓道:“可是他身体不好,而达布山对他来说几乎是难以攀登的高峰,于是他花了许多年调理身体,诵经修行,希望有朝一日能够登上达布山巅。多年之后,他一切准备妥当,终于开始了他的攀登之旅。”

    齐宁皱起眉头,心想法王这时候说他师兄做什么?但他既然说出来,自然不会没有道理,凝神聆听。

    “许多天之后,他一直没有下山,我们于是派人上山找寻。”法王道:“我们发现,距离达布山巅不过咫尺之遥,师兄已经死去.....!”微顿了顿,才叹道:“对师兄来说,他这一生最大的苦业,便是最后那几步路,看得见,却终究摸不到。”

    西门无痕脸上的肌肉抽搐,法王淡淡道:“神候花了多年时间查知了这一切,距离最后的真相还差一步,或许.....真的是咫尺之遥,可是却偏偏不能得知真相,这岂不是对你恶业的最大惩罚?”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