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二四章 冰莲

第一二二四章 冰莲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齐宁心苦笑,也能体会西门无痕现在的心情。

    西门无痕在江湖上呼风唤雨,帮十六派将他当做神明般看待,可是在大宗师面前,西门无痕却宛若蝼蚁。

    西门无痕此刻却还是显得十分淡定,毕竟经历过无数的风风雨雨,面对大宗师,西门无痕在气势上却并没有弱下去。

    “齐施主,自今日起,你可以留在大雪山陪同本座修法。”法王转视齐宁,声音柔和:“本座略通佛法,若是齐施主留下来,本座必当倾囊相授,若能学成,齐施主必将受益匪浅。”

    法王突然将矛头指向自己,齐宁心下凛,心恼火,暗想老子可没有兴趣留在大雪山陪你玩游戏,面上却不失恭敬,拱手道:“法王好意,晚辈心领,只不过晚辈还没有看穿俗世,比不得法王的大智慧,那是留不得的。”

    法王摇头笑道:“神候所言,本不该让世人知晓,神候不会下山,所以齐施主也不用下山。若是北宫他日前来大雪山,由他亲自向本座说明齐施主思念凡尘,本座自然会考虑让齐施主下山。”

    齐宁心下惊,暗想原来这喇嘛竟然是担心今日这些事情会被泄露出去,所以强行要留自己在大雪山。

    如果大喇嘛真的要让自己留下,自己想要下山几乎没有可能。

    难不成自己竟然要被困死在大雪山?

    “堂堂大宗师,竟然与个后生晚辈为难。”西门无痕突然大笑起来:“法王是不是有**份?”

    法王淡淡道:“本座独居大雪山二十余载,本就是世外之人,世间的切与本座无关,所谓的身份,本座也从来不会去在乎。”

    西门无痕瞳孔微缩,袖的双手却是竖起,神情冷峻,目光如刀。

    寒风呼啸,天空漂浮下来的雪片愈发的稠密。

    “走,能走多远走多远。”西门无痕沉声道:“不要回头。”

    他此时这般说,自然是对齐宁所言,也便在此时,却见到西门无痕双手猛然抬起,厉喝声,便听得“咔嚓”之声响起,以他为心,周围米之内的坚冰陡然间裂开来,裂纹如同蜘蛛般向四周蔓延。

    齐宁吃了惊,他知道这雪山之巅上的坚冰并非朝夕形成,这里是极寒之地,那坚冰甚至是数百年直如此,其坚硬程度可想而知,他甚至怀疑即使拿着铁锤子在这上面狠命敲击也未必能敲出印子来,但此刻这坚冰竟然裂开,由此可见西门无痕的武道修为着实不弱。

    西门无痕虽然在武道之上无法与大宗师相抗衡,但是放眼江湖,那却是凤毛麟角的顶尖高手,齐宁直都知道西门无痕的武功了得,此时才知道西门无痕只怕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强大。

    他忽然想起在朝雾岭迷花谷的时候,西门无痕扮作青铜将军出现在那冰池,却碰上了黑莲教主出现,当时西门无痕和黑莲教主场激斗,虽然西门无痕并没有在教主身上占什么大便宜,但当时西门无痕却也似乎并没有完全处于下风。

    教主是大宗师,法王同样是大宗师,西门无痕既然能与教主战,未必不能与法王战。

    当年西门无痕确实是败在法王手下,而且遭受重创,这几年直饱受伤势之苦,可是几年过去,也许西门无痕的武道修为又有了新的突破,也正因如此,才能在黑莲教主手底下不败。

    “还不快走!”西门无痕又是厉喝声。

    齐宁知道西门无痕是想让自己趁机逃离大雪山,他此时对这老家伙还真是有些看不明白,自己来到大雪山,是这老家伙千里迢迢挟持自己而来,如今危急时刻,却明显是要与法王战,似乎也是要创造机会让自己离开。

    齐宁往后退了两步,却见的法王忽然抬手,股劲风袭出,劲力所过,那些飘荡在空的雪片却瞬间化为水气,水气被那劲力凝结在起,瞬间却又变成了几滴水滴,水滴却如同暗器般,竟然直朝着齐宁打过来,齐宁虽然眼看到那几滴水滴袭来,想要闪躲,可是那水滴的速度实在是太快,还没动作,便感觉身体几处穴道都是冷,时间身体竟是不能动弹。

    齐宁心下骇然。

    他已经明白,法王竟然是化雪为水滴,又以水滴击自己的穴道,将自己的穴道封了起来。

    西门无痕此时却也顾不了齐宁,两条手臂猛然往上托,又是声厉喝,四周劲风激荡,却听得喀喀喀之声直响,陡然之间,那裂开的坚冰忽然间都拔地而起,几十支冰柱状的坚冰凌空起来,如同利剑般嗖嗖嗖竟是直往发往那边暴射过去。

    法王双手合十,并无动作。

    几十支冰柱形成个密集的状向法王找过去,就像是几十支利箭射向法王周身上下。

    齐宁虽然不能动弹,但却看的明白,眼见得那些冰柱便要没入法王身体,只怕眨眼间,那法王就要变成刺猬。

    他睁大眼睛,眨也不眨。

    那些冰柱距离法王不过咫尺之遥,有两根冰柱几乎便要刺入到法王的眼睛里,可偏偏在这刹那,所有的冰柱却都是再不能往前进分毫,时空似乎已经凝固,那几十支冰柱似乎也静止在法王面前。

    乍看去,切都静止不动,就宛若幅图画。

    西门无痕却是全身颤动,劲风激荡,他身披的大氅已经是高高飘起,又听得他声爆喝,头上的棉帽竟然飞起,头乌里带白的头发瞬间披散开来,在劲风激荡之下,上下纷飞。

    齐宁距离不远,亦感觉到阵极具压迫感的劲气逼过来,他的身体竟然被那股劲风向后推搡,双腿虽然未动,但两足却是在冰面上向后滑动。

    齐宁知道西门无痕的劲力都是用在那冰柱之上,向自己逼来的劲气只不过是余波,可是这股余波已经给自己带来巨大的压迫感,甚至都难以呼吸,由此可见法王此时所承受的压力,而他更加确知西门无痕的实力远超自己的估算。

    忽然间,法王面前忽然出现道水幕,那道水幕倾泻而下,而那几十支冰柱也瞬间消失。

    齐宁脸色大变,他却是看的明白,那几十支冰柱在瞬间却都消融化为水,那道水幕就是几十支冰柱同时融化所致。

    西门无痕的身体确实不由自己后退数步,而法王的僧袍此时却忽然激荡起来,僧袍鼓起,如同里面正在充气般,随即莲花冰台边上的六朵莲花冰瓣从那莲花冰台脱离,飞到空,六瓣依然保持着莲花形状,在空旋转,竟是点点向西门无痕落过来。

    西门无痕双臂挥动,六瓣冰莲在空顿了下,但很快却依旧向下压过来。

    西门无痕双掌朝向空,似乎是在拼力抵挡那冰莲下压,但是冰莲下落的速度虽然缓慢,却依然是点点往下压落,齐宁神情凝重,他知道若是那六瓣冰莲真的压在西门无痕身上,西门无痕只怕是不死也伤。

    他虽然对西门无痕此前种种颇为恼怒,但西门无痕终究没有害自己性命,而且说到底也是自己的岳父大人,倒不希望西门无痕真的败在法王的手下,可是这时候且不说自己根本无法动弹,就算真的能动,只怕也根本帮不了什么忙。

    六瓣冰莲距离西门无痕越来越近,速度却也是越来越慢,忽然间那六瓣冰莲竟是停住不动,似乎被西门无痕全力抵住,随即齐宁便听到阵阵崩裂的声音,只见到那六瓣冰莲正点点地裂开。

    齐宁看在眼里,心下倒是惊叹,暗想西门无痕这几年在武道之上果然是突飞猛进,此刻与大宗师交手,还真没有完全处于下风,那冰莲碎裂,自然是西门无痕所致,若是能够将那六瓣冰莲粉碎,也算是赢了法王招。

    六瓣冰莲碎裂的速度越来越快,只是片刻间,每瓣冰莲都碎成无数小冰块,齐宁正自为西门无痕喝彩,却听到法王平静而淡定的声音传来:“收!”

    也就是在这瞬间,已经碎成数百片的六瓣冰莲,就如同突然而至的倾盆暴雨般,猛然间向西门无痕身上倾泻而下。

    齐宁眼睁睁地看到那数百冰片就如同雨点般打到西门无痕的身上,又如同箭矢般没入到西门无痕的身体。

    西门无痕双臂展开,这时候竟没有任何反抗之力,承受着那数百冰块如雨点般的打击。

    切都只是眨眼间的事情,数百冰块尽数打入西门无痕身体,随即只见到西门无痕双臂依然展开,仰着头,望着黑色苍穹,所有的切在这时间却都静止下来。

    天地之间,在这时间失去了所有的声息。

    齐宁睁大眼睛,目瞪口呆,很快,便见到西门无痕的身体突然间爆射出无数的血箭,那却是冰块在西门无痕身上造成了无数的伤口,血脉尽数被切开,从血脉之便有鲜血喷涌而出,乍看去,就宛若是从西门无痕身上爆射出上百支血箭般,这幕当真是恐怖至极。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