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二五章 天外来客

第一二二五章 天外来客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法王双手合十,眼睛似睁非睁,看着被血色包裹的西门无痕,面无表情。

    西门无痕瘦削的身躯终于向后直直倒下去,“砰”的声倒在冰面上,他方才裂开身边的坚冰,冰面上参差不齐,尚有许多坚冰倒刺,身体倒下时,不少冰刺都没入到西门无痕身体。

    人虽倒下,但血管依然向外喷血,西门无痕身边的冰面都已经被鲜血染红。

    齐宁震惊万分,瞧见西门无痕的惨状,时间忘记西门无痕之前的种种不是,竟是心悲愤,叫道:“神候......岳父!”

    西门无痕静静躺在冰面上,动不动,双眼眸子却兀自望着昏暗的苍穹。

    齐宁知道西门无痕这副模样,万不可能再活下去。

    “解开我穴道!”齐宁向法王怒喝道。

    法王却依然十分平静,温言道:“你若答应留下来,本座自然为你解开穴道。”

    “逐日法王,你口口声声自己是出家人,可是出手却如此凶狠。”齐宁怒道:“你读的佛法都是读到狗肚子里去了吗?你这种自欺欺人的卑鄙小人,毫无出家人的慈悲心肠,老子为何要与你学佛法,你懂佛法?”

    法王叹道:“齐施主无法看破生死,学习佛法,任重道远。”

    “当年他向你挑战,只是想要与你切磋武道,可是你重伤了他,还要让他为你驱使。”齐宁冷笑道:“今日你又出手杀他,所有的大慈大悲,不过是你自己给自己的粉饰,逐日法王,你不过是虚伪透顶的小人,你武道修为或许已经是大宗师,可是你的人品却是天底下最卑劣之徒。”

    “后辈晚生,出言不逊,若是北宫知道,定会对你很失望。”法王抬手,从冰台上飞出手掌大小的只冰块,向齐宁这边直直飞过来。

    齐宁眼见得那冰块打过来,却又不能闪躲,微微变色,暗想这大喇嘛难道连自己也要杀了?

    也便在此时,不知从何处飞掠过来道身影,速度快若闪电,在那冰块便要打在齐宁身上时,那身影竟是横身拦在了齐宁身前,“噗”的声,冰块却是打在了那身影的背上。

    齐宁瞧见那身影,大吃惊。

    西门无痕此时奄奄息,连动也是不能动弹下,根本不可能以如此快的速度护在自己身前,而这雪山之巅,除了自己和西门无痕,便只有逐日法王,这突然飞掠出来的身影又是何人?

    这是此人的速度之快,当真是骇人听闻。

    他定睛细看,看清楚来人,脸色大变,失声道:“丑.....丑汉,怎么是你?”

    挡在他身前的竟赫然是黑氅怪汉。

    那夜西门无痕设计偷袭了黑氅怪汉,齐宁度以为怪汉死在荒郊野外,此后在半道听到怪汉的叫声,知道怪汉竟然还活着,心下着实欢喜。

    但他也知道怪汉被西门无痕从背后重重击,就算还活着,也必然受了重伤,直担心怪汉伤势是否能撑下去,那两夜怪汉叫出声后,便再无形迹,齐宁心直很是担心,甚至以为怪汉可能伤势过重死去。

    可是他万没有想到,黑氅怪汉竟然会在这种时候出现在雪山之巅。

    他和西门无恨来到雪山之巅,却也是颇为艰苦,大雪山上的道路着实难行,若非西门无痕知道路线,那么在这茫芒雪山之,很容易就迷失其。

    怪汉又是如何能够找到这里?

    如既往的裹着那件黑色脱毛的大氅,半张脸狰狞可怖,但是脸上却依然是带着齐宁熟悉的憨笑。

    他蓬头垢面,身上甚至散发出股难闻的味道,但这时候齐宁却只觉得怪汉是自己在这天底下最亲切的人,大汉的面容虽然颇为可怖,可是血色充沛,根本不像是受伤之人,齐宁大是惊奇,暗想难不成西门无痕从背后偷袭的那掌,竟然没有让怪汉伤筋动骨?

    虽然明知道怪汉不会回答,但齐宁还是忍不住问道:“你怎么上来的?是.....是你自己上来的?”

    怪汉咧嘴笑,微扭头,看向躺在冰面上的西门无痕,脸上显出愤怒之色,双手握起了拳头。

    西门无痕杀死侯府侍女素兰,那是怪汉最在乎的姑娘,怪汉自然对西门无痕充满了刻骨的仇恨,从京城直尾随到古象,怪汉的目的,本就是想要找寻机会为素兰报仇。

    “这位施主已经来了很久,终于出来相见了。”法王声音传来:“大雪山很久没有这么热闹了,不知施主如何称呼?”

    齐宁心下凛,暗想原来怪汉早就来到雪山之巅,只是直躲在旁没有出现,这时候他忽然明白,也许怪汉直都是尾随跟踪着西门无痕,而西门无痕带着自己登上大雪山的时候,怪汉也如同幽灵般跟随在后面,否则很难解释怪汉怎会如何找到这里?

    大雪山绵延几百里,群峰起伏,皑皑白雪覆盖其上,若非熟识道路甚至记性极佳,甚至在这雪山上根本都找不到道路。

    西门无痕上山的那条道路是登上雪山之巅最近的道路,即使如此,途也是绕过几处雪峰,如果是从雪山其他地方登山,就算历尽千辛万苦都不定能找到雪山之巅。

    怪汉虽然年纪不小,但智力欠缺,如同孩童般,如果不是尾随而来,绝无可能找到此处。

    法王问话,怪汉却似乎是没有听见,理也不理,竟是从怀取出把刀子来,齐宁瞧了眼,那竟然是把菜刀,刀口甚至有些残缺,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弄来,怪汉右手握着菜刀刀柄,抬起手,看了齐宁眼,随即看向西门无痕,用手指了指,齐宁立刻明白他的意思,丑汉显然是想用菜刀过去砍死西门无痕为素兰报仇。

    “丑汉,他快要死了。”齐宁黯然道。

    丑汉怔,皱起眉头,依然是恶狠狠地盯着西门无痕。

    西门无痕虽然血流不止奄奄息,但毕竟功力深厚,时却也没有死去,微扭头看向丑汉这边,唇边泛起丝笑意,声音虚弱:“不错.....临死前还能了了桩恩怨,那也好......你过来杀了老夫吧!”

    丑汉握紧菜刀,转身向西门无痕走过来。

    齐宁本想劝说,可是想到西门无痕却也还是包括素兰在内的诸多无辜,而且丑汉千里尾随,本就是要报仇雪恨,这时候劝说丑汉,却也是让丑汉心这道结永远无法解开。

    他时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丑汉却已经走到西门无痕边上,并不犹豫,手起刀落,照着西门无痕脖子砍过去。

    西门无痕闭上眼睛,神色却是异常平静,齐宁终究是不忍,叫道:“丑汉住手!”

    眼见得刀锋便要砍在西门无痕脖子上,却听得“呛”声,件东西打在丑汉的菜刀上,菜刀脱手而出。

    “在此杀人,本座自然不能坐视不管。”法王叹道:“他已经活不了,施主又何必如此残忍,非要造下杀孽?”

    齐宁心下冷笑,暗想此前没见到逐日法王之前,还觉得此人身为大宗师,自然有其大宗师的风范,这时候对此人却是异常鄙夷,无非是个面善心恶假慈悲之徒。

    丑汉赫然扭头看向法王,显出凶恶之色,忽地从地上抓起只冰块,向法王狠狠砸了过去。

    法王离他距离颇有些远,但丑汉的力道惊人,那冰块竟然直直朝法王飞了过去。

    齐宁暗叫不好,心想这天底下又有谁敢招惹大宗师?也只有丑汉不明世事才如此胆大包天,但他知道逐日法王并非心胸宽阔之人,唯恐法王出手伤人,厉声道:“丑汉退下!”

    那冰块到得法王身前,亦是瞬间化为水洒了下去。

    丑汉虽不通世事,但性子倔强,见到那冰块并无砸法王,顿时吼吼叫了几声,弯身从冰面抱起块大冰团,再次向法王砸了过去。

    齐宁睁大眼睛,那冰团少说也有二十来斤重,却是被丑汉宛若小石子般抛了出去。

    只是那冰团距离法王还有步之遥,再次化为泡水。

    似乎是挑起了丑汉的顽性,又连续抛出四五块,但最终都是化为团水落下,丑汉显然是有些气恼,连连顿足,却忽见到法王抬起只手,掌心朝向丑汉,微微向前推,两块冰团却是反过来向丑汉砸来,丑汉想要闪躲,但大宗师出手自然非比寻常,丑汉躲开块,另块却还是撞在了丑汉胸口,丑汉被那冰团砸的蹭蹭蹭后退数步。

    丑汉稳住步子,大吼声,竟是如同头被激怒的野兽般,向法王冲过去,只是没冲出几步,齐宁便瞧见丑汉身体已经凌空而起,向后飞去,随即重重落在地上,丑汉哇的声,口喷出股鲜血来。

    齐宁心知丑汉这是自找死路,叫道:“丑汉,莫要和他动手。”

    但被激怒的丑汉却如同疯魔了般,再次爬起来,又冲向法王,依然是没冲出几步就像后飞出,又是口鲜血吐出,等他再次爬起,只拳头大的冰团从天而降,正丑汉脑门子,丑汉身子晃了晃,却是向前扑倒,就此晕了过去。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