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二六章 真身

第一二二六章 真身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齐宁见到丑汉倒下,心下沉,只以为丑汉被法王所杀。

    他丹田也有几成内力,直都在用内力冲击穴道,但法王所封穴道,岂是那般容易冲开。

    法王叹道:“本座并不想伤人,却偏偏又无法劝阻,世间无奈之事,莫过如此。”

    “逐日法王,你若有本事,解开我穴道,咱们......!”齐宁便想说正大光明斗场,但是西门无痕在逐日法王手底下都过不了几招,就算自己学到被解开,又能如何?

    法王却是微抬手,手呈莲花状弹了几下,齐宁立时便觉得几处穴道畅,却是法王已经给他解开了穴道。

    西门无痕重伤之下,奄奄息命不久矣,丑汉趴倒在地上不知死活,此种情况下,法王自然不会以为齐宁能逃过他的手心,封不封穴道,并无区别。

    齐宁身体松,立时跑到丑汉身边,抱住丑汉,见他双目紧闭,忙探他鼻息,却发现鼻息倒是匀称得很,松了口气,扭头看到西门无痕躺在血泊不能动弹,微皱眉头,却还是走过去,在西门无痕身边蹲了下去。

    西门无痕看了齐宁眼,唇边泛起丝笑意,却没有说话。

    “神候应该也猜到会是这个结果。”齐宁叹了口气。

    “很多事情.....明知不可为,却还是要为之。”西门无痕嘴角向外溢血,声音却很平静:“老夫.....老夫做错的事情,不要.....不要怪责战樱,你下山.....下山之后,好好待她.....!”

    齐宁叹了口气,道:“岳父,我只怕下不了山了。”

    “让他.....让他带你下山.....!”西门无痕却是艰难地微抬起手臂,指着躺在不远处的丑汉:“他....他对你十分亲昵,定会.....带你下山!”

    齐宁怔,诧异道:“他.....带我下山?”心想看来重伤之下,西门无痕已经胡涂了,丑汉自身难保,又如何能够带自己下山?

    “只有.....他能带你下山。”西门无痕叹道:“他是大宗师!”

    齐宁眼珠子都要出来,失声道:“大宗师,这.....怎么可能?”

    “没有人.....没有人在摧心掌力下还能活着,只有.....只有大宗师有此能耐。”西门无痕嘴角鲜血直流,声音却也是愈发虚弱:“他是.....他是大宗师......!”本来微抬的手终是无力地垂了下来。

    齐宁扭头看向躺在地上的丑汉,却是不敢置信,暗想看来西门无痕真的是疯了,这位神候大人生想要追求武道巅峰,临死之前,竟然将丑汉也当成了大宗师。

    “没有错.....!”西门无痕喃喃自语:“老夫.....老夫的怀疑果然没有错,只是.....嘿嘿.....没有想到他竟然直就在老夫身边.....!”

    他这话说的迷迷糊糊,齐宁更是听不大懂。

    “你说他是大宗师,那.....那他是五大宗师的哪位?”齐宁皱眉道。

    西门无痕尚未说话,齐宁却忽然见到本来躺在地上的丑汉竟然动了动,随即瞧见丑汉坐起身来,他心下欢喜,叫道:“丑汉!”

    丑汉却似乎没有听见般,头也不转,只是盘膝坐在冰面上,抬手拍了拍身上的雪花,动作从容淡定,很快,他的手停住,似乎想到什么,缓缓站起身来。

    不知为何,虽然丑汉句话也没有说,但齐宁却感觉丑汉的动作和气质与先前完全不同。

    丑汉站起身,四下里看了看,目光从齐宁这边经过,微停了下,以前丑汉但凡瞧见齐宁,都是咧嘴笑,但此时丑汉脸上却全无丝笑容,就像是看到块石头般,扫了过去。

    法王双手合十,却是闭上眼睛,口诵经。

    丑汉四下里看了看,忽然道:“别几十年,这里变了许多。”他声音平和,略带嘶哑,但语气之,却是带着丝感慨。

    齐宁心下凛。

    丑汉从前且不说能说口流利的话,就是发出声音也是口齿不清,齐宁知道那是遭受创伤之后语言功能出现障碍,但此刻丑汉言辞清晰,和从前浑然不是个人。

    他本以为西门无痕方才所言是因为临死前神志不清,这时候却陡然意识到,也许西门无痕所说并非没有道理。

    丑汉却是将自己身上那件邋遢不堪的黑色大氅脱了下来,捧在手心,看着那黑色的大氅,怔怔出神。

    法王终于道:“原来是你,故人相逢,我们已经许多年没见了。”

    丑汉却是将那黑氅重新披在身上,抬起头,仰望着夜色苍穹,沉默许久,忽然抬起手,抹了抹嘴角,他先前被法王所伤,嘴角溢血,但此刻那鲜血已经凝固,手指黏着片血块,抬起头,道:“你伤了我?”

    “不知者不怪。”法王道:“多年不见,你和从前大不相同,而且.....本座并无想到你会来到大雪山。”

    丑汉背负双手,道:“你应该知道,很多年前,我直受人其辱,所以立下过誓言,无论是谁,若想再要伤我毫发,只能以性命来偿还。”抬起手,指着法王道:“你我是故人,念在故人场,我不杀你,只要你向我道歉便可以。”

    他语气平静,但却暗含杀意。

    齐宁心骇然,暗想丑汉这明显是恢复了记忆,但他三言两语之,却是充满了戾气。

    法王笑道:“你与当年相比,变了许多。”

    “并非是变了许多。”丑汉淡淡道:“而是我忽然想明白,这天下有太多人本不该活着。”

    “莫非本座也是其之?”

    丑汉竟是点头:“是,你该死,我也该死!”

    西门无痕忽然笑起来,但他受伤极重,这笑却是牵动内脏伤口,口泊泊流血,丑汉单手背负身后,也不看西门无痕,只是淡淡问道:“很好笑?”

    “并非好笑,而是老夫临死之前,终于确定自己的猜测并没有错,这才笑起来。”西门无痕又是阵咳嗽,脸色惨白如纸,字句道:“你就是黑莲教主!”

    齐宁大惊失色,失声道:“黑.....黑莲教主?”

    西门无痕说丑汉是大宗师,齐宁便觉得匪夷所思,此时听西门无痕称丑汉竟然是黑莲教主,更是震惊不已,脑顿时片空白。

    丑汉缓缓转过身来,看着躺在冰面出气多进气少的西门无痕,冷声道:“你又是谁?”

    “老夫神侯府西门无痕。”西门无痕用最后的内力强自撑住:“教主应该知道老夫。”

    “西门无痕?”丑汉微沉吟,才颔首道:“原来你就是西门无痕。”

    齐宁此时微缓过神来,盯着丑汉,脑却是充斥着个问题,丑汉怎么可能是黑莲教主?

    帮十六派攻打朝雾岭的时候,丑汉已经住在侯府,也就是说,攻打黑莲教的时候,丑汉绝不可能在朝雾岭,可是他却明明亲眼见到在迷花谷冰池之畔,化身青铜将军的西门无痕与黑莲教主场激斗,那时候两败俱伤,而齐宁却也知道那时候黑莲教主正在闭关修炼,如果丑汉是黑莲教主,那么当日与西门无痕交手的又是何方神圣?

    西门无痕的武道修为虽然不能与怪物般的大宗师相提并论,可是放眼江湖,能够与西门无痕搏的却是屈指可数,当日那人与西门无痕两败俱伤,齐宁却是从未怀疑过那人的身份,那时候在齐宁看来,西门无痕能够与大宗师搏,倒也并非不可思议。

    这时候却是想到,西门无痕方才与法王交手,几乎说是没有任何还手之力,既然西门无痕在大宗师面前几乎是不堪击,那么当初西门无痕又如何能够与身为大宗师的黑莲教主平分秋色两败俱伤?

    如此来,岂不是说黑莲教主的武道修为远远逊色于逐日法王,甚至说黑莲教主在逐日法王面前也不堪击?

    这当然是十分蹊跷的事情,既然都进入了大宗师境界,即使武道修为略有高低,但差距也不可能有如此悬殊,而且龙山之约就是约定大宗师之间不得轻易交手,互相之间起到制衡的作用,可是如果武道修为的差距如此悬殊,又何谈制衡?能够起到制衡的作用,大宗师之间的武道修为势必是在伯仲之间。

    只是这瞬间,齐宁猛然间意识到,眼前这人也许真的就是大宗是黑莲教主,而当初在迷花谷与西门无痕交手的那人,却并非真正的黑莲教主?

    可是如果眼前这丑汉就是黑莲教主,他又怎会成为这副模样,不但半张脸受伤变得狰狞可怖,而且此前甚至都失去了记忆?

    黑莲教主到底是有何样的遭遇,才会沦落为乞丐般?

    既知丑汉可能是大宗师,从前那些重重蹊跷的事情顿时涌上来。

    丑汉的速度奇快,旦放足飞奔,那是连快马也难以追上,而且他在武道之上有着令人匪夷所思的惊人悟性,能在瞬间就复制对方的武功招式,而且后发先至打出来,这切都显示丑汉本就是非比寻常。

    如果说丑汉是黑莲教主,这切自然都可以解释清楚,而且以黑莲教主的身份,拥有件名贵奢华的熊皮大氅,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正如西门无痕所言,在摧心掌力之下还能活下来,而且看上去安然无恙,似乎没有受到任何创伤,除了大宗师,天上地下,又有谁能做到?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