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二七章 天地风雷

第一二二七章 天地风雷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西门无痕叹道:“果然如此,若非....若非如此,老夫又岂能.....嘿嘿.....!”又是口鲜血喷出。

    他虽然没有明言,但齐宁却已经猜到西门无痕想说什么。

    西门无痕这次前来大雪山,不能说是千里送人头,甚至于西门无痕还带有丝底气,说到底,这切的根源却完全是因为迷花谷那战。

    西门无痕在迷花谷与那位黑莲教主全力相搏,最终却是两败俱伤,这对西门无痕来说,却是个大大的鼓舞,至少在西门无痕看来,足以与大宗师战。

    也正因如此,西门无痕才会有底气前来大雪山,甚至做好了与法王战的准备。

    如果不是因为迷花谷那战,西门无痕绝对不可能生出与法王战之心。

    多年前西门无痕与法王战,铩羽而归,这些年来自然是加倍修炼,而迷花谷那战,对西门无痕来说就是场测验,测验其与大宗师之间的差距。

    没有迷花谷战,也就没有今日的局面,西门无痕如果知道自己与大宗师的距离终究是遥不可及,也就很可能会用其他法子来寻法王,而不是在血下毒,因此激怒法王,双方撕破脸面战。

    丑汉盯着奄奄息的西门无痕,神色冷峻异常,似乎比这雪山之巅极寒之冰还要寒冷,忽见他抬起只手来,没等齐宁反应过来,西门无痕的身体竟然拔地而起,竟然是朝着丑汉扑过去,齐宁吃了惊,但很快便看明白,倒不是西门无痕还有余力扑向丑汉,而是股吸力硬生生地将西门无痕吸了过去。

    西门无痕如同张纸片,轻飘飘地飞过去,丑汉探手掐住了西门无痕的脖子,高高举起,西门无痕四肢垂落,齐宁见状,厉声道:“丑汉,你做什么?”

    丑汉却是盯着西门无痕的眼睛,西门无痕的瞳孔已经涣散,但嘴角却是泛起丝浅笑,丑汉手上猛用力,齐宁清晰地听到咔嚓声响,丑汉竟然是生生捏断了西门无痕的脖子,放手之后,西门无痕落在地上,动也不动,就此死去。

    堂堂大楚帝国的神候,最后口气却是丑汉将他停住。

    齐宁看到丑汉那张狰狞的脸上云淡风轻,杀死个人,就宛若踩死只蚂蚁般,没有丝毫的波动,背脊阵发寒。

    他忽然意识到自己从前的想法并没有错。

    丑汉失去记忆之后,敦厚朴实,有口吃的就已经心满意足,齐宁当初不知道他身份,也不知道他如果真的恢复记忆会是怎样个人,若是个阴冷好杀之辈,那干脆辈子就处在失忆之也未必是什么坏事。

    此时见到丑汉杀人毫不手软,知道自己当初的担心如今竟然成真。

    黑莲教本就是神秘的很,若非京城疫毒案,黑莲教甚至不为人所知,低调地生存在西陲之地,而黑莲教主更是谜般的存在,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样的性情。

    这时候他恢复记忆,从丑汉变成黑莲教主,也就判若两人。

    齐宁看着地上动不动的西门无痕,心情复杂,却也并不畏惧丑汉,走了过去,在西门无痕身边蹲下,见到西门无痕却已死去,抬起头看着黑莲教主,却见黑莲教主根本不当自己存在,看也不看自己,却还是问道:“丑汉,你真的是黑莲教主?”

    丑汉背负双手,这才瞥了齐宁眼,神情冷峻,也不和齐宁废话,冷冷道:“今日我心情不算坏,你带他尸首下山,远远滚出去。”

    他语气冷酷至极,竟似乎完全不记得自己与齐宁从前的情分。

    齐宁苦笑着叹了口气,道:“你果真是黑莲教主,我倒要恭喜你记起了自己是谁。”心想西门无痕客死异乡,看在西门战樱的份上,却也要将西门无痕的遗体带回建邺。

    “黑伏,这里是本座的居地,似乎也不是你能做主。”法王平静道:“尸体你可以带走,不过这年轻人却要留下来。”

    “哦?”

    “你可知道他是何人?”法王问道:“他是锦衣齐家的人,也是北宫的后辈。”

    “既然是北宫的人,为何要留在这里?”教主反问道。

    “因为他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情。”法王道:“西门无痕已经查到了大宗师与古象有干系,若是这消息传扬出去,对我古象大是不利,本座自然是不能让他离开。”

    教主冷笑道:“你是担心世人知道大宗师出自古象,会有无数人涌到古象?”

    “本座身为古象国师,并不希望古象掀起太大的风浪。”法王叹道:“若是北宫来到大雪山,能向本座保证消息不会外泄,本座可以放他离开,但是现在却不行。”

    教主笑道:“知道大宗师秘密的人并非只有你,其他几个人都知道,莫非你要将这些人全都杀了?”微微顿,道:“你心里或许真的想将这些人全都杀了,只是你似乎没有那个能耐。”

    “你似乎并不在意当年的事情为人所知?”

    “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教主言辞犀利:“即使当年的事情为世人所知,难道还会有新的大宗师出现?”不屑笑,嘲讽道:“你们知道不会有新的大宗师出现,只是你们害怕当年的事情传遍天下,让天下人知道你们这些所谓的大宗师只不过是些卑贱之徒.....!”

    齐宁心下凛,不知教主为何突然有此眼?

    卑贱之徒?

    为何当年的事情让人知道,会让天下人觉得大宗师只是卑贱之徒?这其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法王睁开眼睛,沉默阵,才叹道:“此番你并非是你自己要来大雪山,所以你下山后,想清楚了,若是还要上来,本座自当恭候。”

    “既然来了,自然不会就这样走了。”教主道:“我既然流了血,当然也要见到你流血?”

    “黑伏,难道你忘记了龙山之约?”法王道:“今次你当真想要与本座动手?”

    教主背负双手,微仰着头,声音如刀:“你可知道这世间什么样的人最该死?”

    “请赐教!”

    “最该死的便是我们这样的人。”教主的声音没有丝波动,十分决然:“你知道我并不是指所谓的武道,天地间只蝼蚁,无论如何变化,终归只是那该死的蝼蚁而已。”

    法王叹道:“当年的事情,你似乎依然耿耿于怀。”

    “所以今日我不会让自己再耿耿于怀。”教主道:“若是因我而废除了龙山之约,倒也不是什么坏事。你心里其实很清楚,当年定下龙山之约,并非是为了你我,而是为了那三个人,所以就算你我废了龙山之约,也无关大局。”

    法王沉默着。

    他脸上当然不会有畏惧,有的只是丝错愕,错愕之后的淡淡惆怅。

    教主的语气自始至终都给人种盛气凌人的感觉。

    可是齐宁知道他有资格。

    普天之下,大宗师若没有盛气凌人的气势,却也不知道谁还能有此气势?只是教主在法王面前也是如此盛气凌人,却是让齐宁感到有些意外。

    齐宁知道龙山之约的存在,更知道龙山之约是五大宗师共同约定,按照龙山之约的约定,任何位大宗师若是率先挑起了争端,那么其他四大宗师便可联手将其除去,也正因为龙山之约的存在,几大宗师之间互相制衡,天下也并无因为大宗师的争端而陷入动荡之。

    只是齐宁没有想到,今日教主刚刚恢复记忆,第件事情便是要破坏龙山之约,瞧那意思,竟是要与法王战。

    他实在有些想不通,为何教主会在此种情势下做出这样的决定。

    风声呼啸,整片云层都被乌云所覆盖,云的翻滚如同浪涛般,在那云层之内,似乎有些非比寻常的能量正在变形挣扎,在那呼啸的风声之,云雾里竟隐隐传来雷声轰动,似乎天地正在痛苦地呻吟般。

    法王没有动,教主也没有动。

    齐宁当初在迷花谷见识过西门无痕和那假冒的教主全力战,那时候便觉得两人的武道修为当真是超然世外,非普通武者能够相提并论,可是他现在明白,比起真正的大宗师之战,那实在是小巫见大巫。

    因为龙山之约的束缚,大宗师数十年没有真正交手过,天地之间,也绝无人真正见识过大宗师之间的对决。

    那是惊天动地的真正巅峰对决。

    西门无痕倾尽全力,却在法王的手底下过不了几招,齐宁是在无法想象,真正的大宗师之战,将会是怎样副光景。

    身处在这雪山之巅,面对当世两大巅峰大宗师的对决,齐宁忽然间发现自己全身上下已经紧绷,那种紧绷感就似乎是毛孔都无法呼吸般,两大宗师都没有任何动作,可是齐宁却已经感觉到股让人透不过气来的挤压感正在压迫着自己的身体,就似乎四面方的空气正点点地挤压自己的躯体,他忽然感觉脑袋有些发晕,便在此时,苍穹之上声惊雷乍起,只是瞬间,从天空落下雨滴来,齐宁抬头,并没有发现大雨从天而降,只是在那昏暗的夜空之,零零散散地有宛若雨滴般的水滴落下来。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