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二八章 大道

第一二二八章 大道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空那似雨非雨的水滴滴落下来,打在法王的脸上、身上,雨水顺着法王那张苍白的脸颊滑落下去。

    大风起兮!

    风吹僧袍,法王双手合十,整个人就如同口亘古便存在于此的万年老钟般,静静地扎在冰台之上,水滴打湿了他的衣衫,他便似乎是在迎接着水滴的到来,水滴和他的身体温柔地混在起,不动如山。

    静坐冥思本就是出家人感悟的法门,法王的静坐更是在聚集着他那超然于世外的力量。

    教主却依然是背负双手,但是整个人的身体挺立起来,如同标枪般,在他身体内沉睡多年的霸道真气此时终于苏醒过来,在风释放了出来,他那件大氅逆风飞扬,呼呼作响,浑身上下散发着股强悍无匹的霸道气息,似乎要将天上卷动的乌云和呼啸在雪山之巅的寒风统统碾碎。

    风雷动!

    环绕在冰台上的寒风越来越猛烈,齐宁甚至已经很难睁开眼睛,他心里清楚,那不仅仅是天地间骤起的狂风,狂风之,必然蕴含着两大宗师慢慢凝聚起来的力量。

    大宗师本就是超然于世间的存在,他们的武道修为与天地相融,这固然是武道上前所未有的突破造就了五大宗师,可是同时也造就了世间高不可攀的怪物。

    夺天地之气为己所用,这就是大宗师。

    风依然在吹,两位大宗师就宛若是雪山之巅上两尊冰雕,没有谁先动手,可是齐宁知道他们已经出手,在狂风之不但呼吸越来越困难,便是视线也开始模糊起来,从天而落的水滴渐渐变成了水帘子,又宛若是千万支水箭从天而降。

    齐宁很快就意识到,自己如果继续留在这里,也许还没有看到两大宗师对战的结果,自己很可能就已经在这雪山之巅粉身碎骨。

    没有任何犹豫,对于危机的敏锐让他明白,以他目前的修为,甚至根本没有资格在旁观看这场旷世对决,他背起西门无痕的尸首,想也不想,丢下身后的切,虽然有些不情愿却又无可奈何地向登上雪山之巅的台阶方向跑过去,这时候却才发现,雪山之巅上渐渐酝酿出来的骇人劲气,就似乎在空气的每处都封上了道膜,虽然他勉力可以前行,但是每走步却已经十分艰难,竟似乎是在人群之往前挤出条道路来。

    齐宁知道这种状况只会越来越糟。

    两大宗师正面对决,教主没有动,法王自然也不会动,也正因教主对法王的牵制,齐宁背着西门无痕的遗体离开,法王反倒是无法顾及。

    齐宁的身体就如同把钝了的刀子般,点点切开空气向前行进,他离台阶其实算不得有多远,但是这段距离,或许是齐宁此生走过的最艰难的道路。

    猛然之间齐宁听到阵极为古怪的声音发出来,他忍不住回头看了眼,却瞧见教主竟然缓步向前走动,大氅飘起,他周身的雨水竟然变得毫无规则,不似方才从上往下而落,竟然是在教主身体四周纵横交错,就似乎无数的丝线缠织在起,正在编织成张大,整个雪巅在这刻也顿时笼罩在股绝望的厉杀氛围当。

    齐宁全身发凉,再也顾不得其他,心知若是再耽搁下去,恐怕这雪巅之上的空气就能在自己撕成粉碎,他拼足了全身的气力向前冲,风挂在脸上,就似乎是剔骨刀在摩擦,好不容易冲到台阶边上,齐宁鼓足最后口气,向前扑过去,也就是在这瞬间,就似乎身后条紧扣着自己的钩子被挣脱,整个身体直直飞了出去,踏足在那台阶之上,顿时失去了所有的阻力,风般向山下卷过去。

    齐宁这口气松口,已经是跑下了上百个台阶,惯性也逐渐消失,听到雪巅之上发出雷鸣之声,他停下脚步,转身向雪巅仰望过去,乌云密布之下的雪巅片昏暗,而乌云之内,光芒连续闪动,随即惊雷阵阵。

    齐宁喘着粗气,全身发凉,心下骇然。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又如何能想到大宗师的对决开始便是风起雷动,甚至有那么刹那,他只觉得自己身处神话时代,看到的是两大古神行云布雨。

    大宗师果然是怪物!

    庆幸能从那几乎可以让自己粉身碎骨的笼子里挣脱出来,可是内心却有升起丝遗憾,大宗师的对决千载难逢,今日自己明明有机会可以睹大宗师的武道修为,却又偏偏不能看上眼。

    宗师会雪巅,风起雷惊动!

    齐宁无法预料谁将是这场对决的胜者,没有任何端倪,也没有任何丝底气却做出任何判断。

    天地无光,西门无痕的尸体已经冰冷僵硬,在这大雪山上,但凡失去了身体持续不断提供的热量,那么血肉很快就会凝固,变的如同石头般坚硬。

    陡然间,齐宁感觉足下似乎晃了下,他本以为这只是自己的错觉,但很快就发现这是千真万确,整座雪峰竟似乎在颤动。

    齐宁方才从雪巅冲下来,已经是耗费了极大的体力,对他来说,那段距离几乎将他身体内的气力抽干,本想略缓缓,可是这时候却敏如地感觉,自己根本没有离开危险区,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大宗师的对决定当是全力以赴,而雪山的冰石也绝不会对任何人有怜悯之心,旦发生异况,自己将会被这座大雪山轻易吞噬。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虽然背着西门无痕的遗体确实是个很大的负担,但他终究还是没有将他丢下,顺着来时的道路,奋力前行,能有多快就有多快,能走多远便走多远。

    齐宁这口气也不知道跑到了多远,身后是不是地传来的声音让他无暇去顾及,只等到双腿发软,以全身气力跑出最后几步,随即连着西门无痕的遗体同摔倒在地,他这时候才发现自己竟然出现了脱力的情况,躺在地上,甚至连根小手指头也不想动弹,那边的战况到底如何,他甚至都没有心思去想。

    “轰隆!”

    声巨响传来,齐宁深吸口气,拼力坐起来,向远方望过去,这时候才发现自己在情急之下,竟然已经跑过了条悬空石道,身处雪山之巅毗邻的另座山峰边上,而那股惊雷之声,自然还是从那雪山之巅的方向传过来,虽然隔了条悬空石道,但对面那惊雷声却宛若近在耳边,声浪之巨,似乎在整个大雪山山脉蔓延开去。

    随即便瞧见雪山之巅就如同燃放礼花般,巨大的冰块向四面飞溅,齐宁这时候暗自庆幸跑过了悬空石道来到了这边,否则若还在对面,定是要被那飞落而下的巨大冰块活活砸死。

    眼前的景象当真是骇人听闻,若非齐宁知道雪巅上正在发生什么,定会错以为这是雪山崩塌出现的自然灾害,大宗师的威力竟然恐怖如斯,让人感到骇然之余,更是觉得匪夷所思。

    这时候忽然想到丐帮帮主向百影曾经说过的话,向百影曾说大宗师之强大,人护国,齐宁还只是将信将疑,但今日亲眼所见,知道向百影所言果真不虚。

    能够拥有如此恐怖的破坏力,齐宁终于相信大宗师真的不是血肉之躯,他们已经超脱了人体之极限,真的进入到了另个境界。

    雪峰在崩塌!

    被视为大雪山之巅的那处,随着巨大冰块四散飞溅,那极寒之巅竟真的在向下塌陷,齐宁这时候呆呆地看着眼前那幕,已经忘记了自己身处何方。

    齐宁并不知道,在他目瞪口呆之际,大雪山山脚下的逐日神庙处高楼顶上,大呼图克图阿西达拉正抬头仰望着雪山之巅方向。

    在他身后,贡扎西等干喇嘛环绕其后,所有人都是望着远方,他们能够看到夜色苍穹那迅速滚动的幽暗云层,亦能看清楚在那云层忽闪忽现的光芒,惊雷之声从大雪山向四面蔓延,而逐日神庙这边也是听得清二楚。

    昏暗的夜色,让他们无法像齐宁那般清晰地目睹雪山之巅的崩塌,但是在光芒闪之间,他们还是看到了在层峦叠嶂的百重山峰之,有那正在往下沉沦的峰峦。

    阿西达拉眼角抽动,双手合十,忽然盘膝坐了下去,口诵经,在他身后众喇嘛也全都盘膝坐下,众星拱月环绕在阿西达拉身边,群僧诵经之声不绝。

    风叫!

    山破!

    切并没有持续太久,当切都静下来之后,天地之间那片刻间的绚烂很快就被死般的寂静所取代,风停雨收,就宛若婴儿最容易入眠的宁静夜晚,切都恢复了平静。

    齐宁终于站起身来,当切都静下来之后,他站立在积雪之间,显得渺小而脆弱,天地之间仿佛就只剩下他个人,孤单而寂寥。

    只是短短时间,那座冠绝群峰的雪山之巅已经失去了从前拥有的荣耀,再无力去与大雪山山脉众多拔地而起的参天雪峰争雄,就如同倒塌的房舍,片狼藉。

    --------------------------------------

    PS:本书**应该是从这里开始起点,后面的精彩绝不会让大家失望!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