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二九章 援兵

第一二二九章 援兵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崩塌之后的雪山之巅那边,半晌没有丝动静,齐宁也不知道两大宗师之间的对决是否已经分出胜负,心却很是好奇到底谁胜谁负,但是瞧见那已经因为崩塌而片狼藉的雪山,只怀疑两位大宗师书否都已经被活埋在冰层之下。

    也许结果真的是两败俱伤。

    四周片昏暗,齐宁也不知道现在到底是什么时辰,瞧见那条悬空石道,心却有些后怕,先前仓促之下,背着西门无痕从那悬空石道跑过来,完全是对求生的渴望而创造了个小小的奇迹,若是正常情况下,未必能那么迅速便从悬空石道跑过来。

    虽然好奇那边的结果是怎样,但这时候当然不会返回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这时候天又没有亮,自然也不好背着尸首下山,为今之计,倒只能先在此处等待,等天亮之后再做打算。

    刚才两大宗师的对决虽然时间不长,却是惊天动地,虽然没有亲眼见到两人对招,但是近在咫尺,普天之下,能够看到大宗师对决的人自然是凤毛麟角,便是此刻齐宁内心却也兀自有些兴奋,兴奋的情绪再加上四周的寒意,齐宁自然不可能睡得着,熬到天亮时分,这时候看的更是分明,对面雪峰就宛若是喷发货过的火山般,碎裂的冰块散落在整座雪峰四周,凌乱不堪,而雪峰正明显是凹陷下去。

    从昨晚声息消失之后,到现在为止,那边再无任何动静,也不见教主和法王的身影,齐宁心下很是奇怪,暗想总不会是两大宗师势均力敌,全力搏之下,却是同归于尽。

    虽然明知这时候跑过去探究竟未必是明智之举,可是若不不能亲眼瞧瞧到底谁胜谁负,只怕会遗憾终生。

    阳光从云层之传下来,四周皑皑白雪宛若银装,齐宁犹豫了片刻,终是下定决心,先将西门无痕的尸首安置到处雪洞之内,这才顺着那条悬空石道向对面走过去。

    走过悬空石道,便看不到先前上山的道路,雪峰崩塌,碎石裂冰随处可见,齐宁只能在碎石裂冰之向上攀爬,昨晚那种让空气几乎都凝固的强大气息自然早就已经消失的毫无痕迹,废了好半天功夫,才终于爬到封顶,瞧见雪峰确实是深陷下去块,他居高俯瞰,脸色微变,让他惊讶的是,虽然雪峰崩塌,但是在深陷下去的冰堆之,法王所盘坐的冰台竟然并没有太大的损耗,而法王此时正双手合十,依旧坐在那冰台之上。

    齐宁大是骇然,暗想法王既然活着,那么教主恐怕是凶多吉少,看来这战的胜者竟然是法王,他唯恐法王瞧见自己,便要悄无声息离开,便在此时,却瞧见距离法王不远处的乱冰堆,人也正盘膝坐在地上,如同老僧入定般动不动,仔细看,却正是黑莲教主。

    看教主样子,竟似乎也没有受到太大的创伤,两位大宗师相距不过十多步之遥,却都是盘膝而坐,宛若两尊石雕般动不动,到底谁胜谁负,这时候却根本看不出来。

    齐宁心下惊叹,昨夜这雪山之巅天崩地裂,整座雪峰都塌陷下去,本以为大宗师再强大,那也无法抵挡得住如此恐怖的情势,只怕是被巨冰砸死都有可能,这时候看到两位大宗师身上看上去似乎毫发无伤,确实是让人吃惊不小。

    齐宁也不敢轻易下去,只是躲在团冰块后面居高俯视,他耐力十足,静看了个多时辰,两大宗师从头到尾都纹丝不动。

    齐宁心下苦笑,心想难不成这两人都已经死去?否则为何半天下来都没有人动下。

    又等了半个来时辰,几次想要下去看个究竟,但他知道若是法王活着,自己绝对讨不了什么好处,可说是自投罗,就算是教主活着,如今这教主已经不是从前的丑汉,甚至教主还能否记得失忆时候的事情也是未知之数,既是如此,自己还真是没有必要去看个究竟,想了想,终是放弃了下去的打算,小心翼翼从上面摸下来,又走过了那悬空石道。

    西门无痕已死,如何处理尸首,只能先下山找到洪门道再做商议。

    好在他对上山时候的道路记得十分清楚,背起西门无痕的遗体,顺着上山的道路往山下去,直到黄昏时分,距离下山还有半的道路,天色暗下来,这雪山上的道路十分险峻,倒也没有必要急着在夜里下山,寻了处山洞,打算在这里面歇上夜,等天亮再出发。

    半夜时分,忽听得洞外传来吱吱呀呀的声音,那明显是踩踏积雪的声音,齐宁心下凛,握住寒刃,凑到洞口向外瞧过去,便见到不远处有七道身影正踩着积雪向山上来,虽然夜里看不清楚样貌,但那些人的轮廓外饰倒是看得分明,依稀是七名喇嘛往山上来,他瞬间明白,这些人定然是逐日神庙的人。

    昨夜两大宗师战,惊天动地,雪山之巅崩塌,声传百里,逐日神庙就在大雪山山脚之下,山上传出的声音自然也传到了逐日神庙那边,此时逐日神庙派人过来,当然是神庙那边感觉事情不大对劲,所以派了人上山看看动静。

    众喇嘛都是内穿僧衣,外披大氅,头戴班霞,脚下速度也是极快,行人走在起,地上的积雪自然是被踩的嘎吱作响,他们行走匆忙,显然是想着尽快赶到雪山之巅那边,并没有注意到齐宁所在的山洞,等他们走出段路,齐宁却是忽然想到,法王和教主如果是势均力敌两败俱伤,那么此时这些喇嘛赶过去,无疑是对法王的极大增援,而教主也就必然处于下风。

    齐宁倒没有想过能助教主臂之力,如果教主还是从前的丑汉,哪怕是明知不敌,齐宁也定然会全力相助,但教主和丑汉虽然是同个身体,但却偏偏是两个人,教主处于险境,齐宁倒还真没有全力相助之心,只是看到这群喇嘛从这里走过,齐宁只觉得若是就此下山,实在有些不甘。

    那群喇嘛行色匆匆速度极快,片刻间就已经去的远了,齐宁想了小片刻,终是从洞内出去,尾随在后面,再次向山上过去。

    那些喇嘛脚步快,齐宁速度却也不慢,但是为了不被那帮人发现,故意拉开距离,只是远远看到那几人的身形轮廓。

    这些人对山上的地形十分的熟悉,所以虽然是夜里行路,却也依然是迅速得很,到黎明时分,行人已经赶到了雪山之巅,齐宁眼瞧见那几人走过悬空石道到了对面,又瞧见他们爬上了山,遥望过去,见到那些人在山上面面相觑,显然也是被其的情形震住,片刻之后,便瞧见那群人纷纷下了去,齐宁也不犹豫,迅速走过悬空石道到了对面,用最快的速度爬上山,居高临下看过去,只见到那几名喇嘛却是环绕在冰台周,全都是双手合十口诵经。

    齐宁瞧见法王和教主依然是保持着昨天的姿势,也便是说,这天来,两人都是没有动弹下,他皱起眉头,暗想难不成这两人都已经死了不成?

    众喇嘛围着法王诵经许久,齐宁目力极佳,瞧见大呼图克图阿西达拉和贡扎西俱都在其,大呼图克图阿西达拉的服色比其他人都要深些,自然是地位比其他人都要高,但人之,贡扎西和另外人的服色虽然比阿西达拉略浅,却又比其他人要深些,另人的衣饰服色和贡扎西模样,齐宁立时便明白,如果自己猜的没有错,另人也是四大呼图克图之,这次四大呼图克图之有三人上了山。

    忽见到阿西达拉起身来,转身面向了教主那边,贡扎西等人也纷纷起身来,呈半弧形站在阿西达拉身后,所有人都是盯着教主。

    随即听到阿西达拉声音传来:“雪山圣地,你是什么人,竟然亵渎圣地?”说的却正是原话,虽然算不得流畅,却足以让人听得明白。

    阿西达拉显然认定教主是原人,所以以原话与其交涉。

    教主却是纹丝不动。

    贡扎西在旁凑近阿西达拉耳边,似乎说了几句什么,阿西达拉微微颔首,随机听他用古象语说了几句,便从后面走出人,径自向教主走了过去。

    齐宁虽然没有听明白阿西达拉这两句是说什么,却也能够猜出来,阿西达拉等人不知道教主现在是死是活,但对教主却又异常忌惮,所以不敢轻举妄动,只是派个人先上去试探番。

    只见到那喇嘛步步逼近教主,距离几步之遥停下脚步,随即环绕着教主转了圈,显得颇为忌惮,陡然间,却听得那喇嘛低喝声,竟已经欺身上前,右手成拳,竟是朝着教主直直打了过去。

    教主不动不闪,那喇嘛拳竟然是极为轻松地打在了教主的胸口,齐宁却是心下沉,瞧那样子,教主竟似乎真的已经死去。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