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三零章 报复

第一二三零章 报复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喇嘛一拳打在教主胸口,教主依然如同石雕般没有动弹。

    那喇嘛一拳得手,似乎也有些意外,慢慢收回手,回身向阿西达拉说了两句,随即向后退了几步。

    齐宁皱起眉头,神情凝重,便在此时,却见到那出手的喇嘛后退之间,整个身体却忽然急剧膨胀起来,那喇嘛本来身形极瘦,可是后退之时,身体却迅速变得肥胖起来,整个身体就如同充气一般,肉眼完全可见,齐宁便知道事情不对,那喇嘛竟似乎没有什么察觉,贡扎西等人却已经惊呼出声,那喇嘛忙回头向同伴看过去,刚刚回头,却听得“砰”的一声响,那喇嘛就似乎是气球被什么东西轻轻一戳,整个身体瞬间爆裂,一时间血雾弥漫,肉屑横飞,活生生的一个人,只是在一瞬间就粉身碎骨。

    这是真正的粉身碎骨,肉屑碎渣混着血水四散溅开,分落在地上。

    阿西达拉等人惊呼声中,已经是连续后退,显得异常慌乱。

    等到那些肉屑落在地上,竟然连完整的四肢也是瞧不见,齐宁看在眼中,背脊生寒,盯住教主,却瞧见教主身体微微晃了晃,随即便看到教主忽然从口中喷出一口鲜血来。

    齐宁心下一凛,这时候却也已经猜到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教主自然是没有死,但是自始至终一动不动,显然是在调理伤势,无论他与法王这一战谁胜谁负,两大宗师的对决不可能有一人能够全身而退,即使教主取胜,也必然是受创不小。

    那喇嘛不知天高地厚,上前打了教主一拳,大宗师岂是那般容易被冒犯,教主虽然不动声色,但显然已经还手,只是出手间所有人都没有察觉,便是那喇嘛也不知道已经中了教主的招数,转眼之间,便是粉身碎骨,连尸首都保不得。

    这些喇嘛的身手,齐宁自然不会小瞧。

    白云岛主手底下的几个徒弟,无论是白羽鹤还是赤丹媚,那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四大呼图克图也都是法王座下弟子,即使四大呼图克图的武道修为及不上白羽鹤等人,但也绝非泛泛之辈,此番能够上山来的喇嘛,定然都是有不错的修为,那喇嘛无声无息之中便中了教主的招数而且瞬间粉身碎骨,这还是在教主与法王对决之后,由此可见教主武功之恐怖。

    只是这喇嘛虽然粉身碎骨,却也并非白白死去。

    教主一口血喷出,便可见教主已经受伤不轻,教主之前不动如山,自然是在恢复伤势,只是那喇嘛突然出手,被外力侵扰,却是阻止了教主的调养。

    那一口鲜血喷出,不但齐宁心下一凛,阿西达拉等人却也瞬间明白过来。

    在场众人俱都看得出来,教主对那喇嘛出手,也许是奋力一击,而此刻却已经是处于最虚弱时候。

    法王先前也曾说过,大宗师的**已经不能是凡世之人所能相比,能够对大宗师肉身造成伤害的只能是大宗师,而今次两大宗师全力一战,却恰恰印证了法王所言,法王现在是个什么情况齐宁还无法看出端倪,但教主的肉身却明显是受到了极大的创伤。

    教主何其精明之人,他当然知道自己现在是处于最虚弱的时候。

    如果是换做从前,便是十个阿西达拉在眼前,教主也是不屑一顾,可这种时候,阿西达拉这群人的出现却是对他形成了巨大的威胁,若非实在坚持不住,教主也绝不可能在这几人面前吐血,暴露出自己虚弱的状态。

    阿西达拉当然不会是傻子,他也许并不清楚教主的来历,但现场的一切却已经表明教主与法王有过一战,在这帮神庙喇嘛的眼中,教主当然是侵入大雪山的敌人。

    齐宁知道教主此时反倒是陷入了极其险峻的处境。

    法王依然是静坐在冰台之上没有动作,保持着双手合十的姿态。

    阿西达拉等人也并没有轻举妄动,双方对峙了大半个时辰,终于见到阿西达拉低喝一声,随即便瞧见他身后的几名喇嘛如同雪猿一般,身形闪动,只是眨眼之间,却已经将教主围在了中间。

    齐宁知道阿西达拉半天没有动作,定然是在观察教主的状态,虽然对教主颇为忌惮,但这帮喇嘛当然也知道若是迟迟不出手,反而给了教主喘息的时间。

    齐宁虽然鄙夷阿西达拉趁势欺人,但又想这是两大宗师之间的矛盾,自己还是不插手为妙,若是自己卷入其中,只怕会给自己带来大麻烦,既然如此,倒不如坐山观虎斗,瞧瞧结果便是。

    孰知便在此时,却听到教主那冷冰冰的声音忽然响起:“齐宁,你下来!”

    齐宁心下一凛,暗想原来教主竟然已经察觉到自己在偷看,阿西达拉听得教主之言,立刻环顾四周,贡扎西等人也立刻向四周查看,很快阿西达拉便即瞧着齐宁这边不再移动,显然也已经看穿了齐宁所在。

    齐宁心知既然已经被看穿,这时候想再退下山已经来不及,只能站起身来,居高临下向着下面拱手笑道:“诸位好,咱们又见面了。”见到众人都是死死盯着自己,只能尴尬一笑,踏着凌乱不堪的冰块走了下去,这下面一片狼藉,除了法王那处冰台,其他地方碎冰裂石,几乎没有平整的地方。

    “西门无痕在哪里?”阿西达拉盯着齐宁,用并不太顺畅的中原话问道。

    齐宁瞥了法王一眼,见到法王一张脸毫无血色,而且脸上竟似乎覆盖了一层霜冻,额头处的皮肤甚至有些发乌,心下一沉,他知道只有尸首在寒气之下才会出现如此状况,难不成法王竟然已经死去?

    阿西达拉神色看上去倒还算平静,但贡扎西等人脸上的神情却明显不对,众人看齐宁的眼神竟然充满了愤恨和杀意。

    “这个.....!”齐宁犹豫一下,才勉强笑道:“上山之后,神候就不见踪迹,他如今在哪里,我也不知道。”心想你们这帮喇嘛对自己看来没存什么善意,自己倒也没有必要和你们说真话。

    阿西达拉双手合十,冷声道:“你们上山心存恶念,竟然谋害了法王,法王是大古象王国的国师,你们便是整个古象王国的敌人。”

    齐宁心下一凛,急问道:“法王.....法王他?”再次向逐日法王瞧过去,心下骇然,暗想听阿西达拉话里的意思,这逐日法王竟然真的死了。

    身为大宗师的逐日法王死了?

    齐宁虽然有些预感,但面对如此事实,却还是震惊不已,这时候却也已经清楚,两大宗师的对决,教主竟然是技高一筹,虽然身负重伤,但是却击败了逐日法王。

    当年龙山之约,五大宗师约定互不出手,今次教主击败法王,也便是亲手撕毁了当年的龙山之约,齐宁隐隐感觉此事过后,必将有一场狂风暴雨般的大变故,那样的局面,齐宁此时甚至都无法估测会有多么严重。

    贡扎西却已经厉声道:“你们害死了法王,要拿你们的性命来为法王祭祀。”身形一闪,齐宁便瞧见三道身影直向自己扑过来,速度快极,除了贡扎西身法轻盈,另外两名喇嘛的身法也是不弱。

    齐宁若是功力俱在,未必不能应付这三人,但是西门无痕之前封了他丹田内力,如今倾尽全力也只能使出三四成内力,面对逐日神庙三大高手,却未必能够抵得住。

    法王既死,神庙喇嘛自然是怒不可遏,出手极其凶狠,齐宁并不与他们硬接,足下一蹬,向后飘开。

    在这些神庙喇嘛的心里,齐宁与法王之死实在是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法王在大雪山几十年如一日,一直安然无恙,可是此番西门无痕带着齐宁上了大雪山,法王便即遇害,虽然贡扎西等人知道以齐宁甚至西门无痕的武道修为根本不可能对法王造成威胁,也认定法王之死是教主所为,可方才教主叫唤齐宁下来,在众人看来,齐宁自然与教主的关系十分亲密。

    大雪山发生的一切,阿西达拉等人没有亲见,并不明真相,但众人却认定西门无痕此番上山定然是一个大阴谋,其目的就是为了谋害法王。

    逐日神庙这帮人俱都是法王座下,法王被害,众喇嘛当然不会视而不见,身为法王座下的弟子,阿西达拉和贡扎西等人自然是要对齐宁痛下杀手,以此来报复法王的被害。

    也正因如此,贡扎西等人出手凶狠,他们的武功源自大雪山一派,与中原武学大不相同,招式怪异,齐宁此前并无和大雪山这帮人交过手,一时间看不透这帮人的招数,再加上自己内力受制,无法放手一搏,是以不敢正面相敌,闪躲之间,先瞧瞧对方的套路再找出手机会,心中却是对教主心存怨怒,暗想若非那怪物将自己喊下来,自己又何必面对如此凶险的局面。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