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三一章 天人合一

第一二三一章 天人合一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神庙三大高手三面袭来,动作灵敏,出手迅疾,若是冰面平整,齐宁自然可以利用逍遥步与三人周旋,可是这地面碎冰凹凸不平,连立足都有些困难,在这样的冰面之上行走不可能流畅,想使出逍遥行却也无能为力。

    齐宁的武道修为可说是一个异数,他内力并非是经过长年累月积累下来,而招式也并非是从扎马步的根基一点点练就出来,虽然巧遇连连,让他积下了深厚的内力,甚至在招数上也都是武者梦寐以求的顶尖武功,但毕竟根基算不得扎实,而且那些武功招数也并非经常实战,此时内力不能完全用上,与三大高手对战,一开始便落了下风。

    这些喇嘛常年在雪山修行,对于这里的气候自然是十分适应,相比起这些喇嘛,因为气压的缘故,齐宁呼吸也是有些不顺畅,是以无论是天时还是地利都是被对方占了便宜。

    贡扎西的武功虽然比不得赤丹媚等东海白云岛弟子,但却也并非庸碌之辈,出手迅疾,招式也甚为巧妙,更加上有两名同伴相助,连连进逼,齐宁却是被逼的连连后退,心中大是窝火。

    阿西达拉等剩下几人却还是围在教主身边,看那样子,似乎随时都会对教主下手,但大宗师毕竟是大宗师,虽然谁都看出来教主处于最虚弱的时候,但大宗师的名头却还是让阿西达拉等人没有立刻动手。

    贡扎西左右双手成掌,左掌拍出右掌又立刻跟上,两掌如同波涛一般叠起向前打出一浪又一浪,那股浑厚的劲气却是让齐宁感觉周身紧绷。

    他心知若是自己内力没有被封,那么自己的内力定然不在贡扎西之下,面对贡扎西也不会落於下风,只是自己如今只能调动三四成内力,那便不是贡扎西的敌手了,知道若是这样打下去,终究是要败在对方手里,明知道面对强劲的对手要保持冷静之心,但知道自己实力此时及不得对手,想要保持冷静的心态又岂是那般容易。

    贡扎西越逼越狠,忽地一声低喝,足下在一块斜冰上一等,整个人如同利箭般已经窜到齐宁身前,一掌只拍向了齐宁的面门,两名同伴也同时叫喝一声,从左右合攻过来。

    齐宁心下一凛,对方速度太快,若是继续避让反倒会让自己处于更为凶险的境地,注力于右臂,低喝一声,右手成拳向贡扎西打了过去。

    贡扎西一掌拍出,正拍在齐宁的拳头上,听得“噗”一声,拳掌相击,贡扎西眉头一紧,喉咙发出一声低喝,吐力于掌上,齐宁便感觉整条右臂酥麻,一股浑厚的劲力扑面而来,根本抵挡不住,整个身体向后飞了出去,随即重重落在地上,胸口一阵憋闷,随即喉头一甜,心知贡扎西的劲力渗透自己体内,伤到自己内脏,有血涌上来,他憋住喉咙,不让那一口血吐出,但心下却是骇然,知道面对贡扎西都无法取胜,那么在场有六七名神庙的喇嘛,自己根本不可能是敌手。

    他挣扎坐起身,贡扎西脸上显出凶恶之色,厉声道:“西门无痕在哪里?是谁指使你们谋害法王?”

    另外两人都是手掌呈刀状,一副咄咄逼人之势。

    便在此时,耳边却传来声音:“天地浩瀚,气息无尽,以天地之气为己用,循环不休。”

    齐宁一怔,发现贡扎西等人兀自凶狠地看着自己,竟似乎没有听到那声音,耳边又传来声音道:“天人合一,天无尽,地无尽,人亦无尽,人为溪水,而天地则浩如沧海,抛去人之息,以天地之息为己息......!”却正是教主的声音。

    齐宁大是惊诧,目光看向教主那边,只见到教主依然是盘膝而坐不动如山,心中明白教主很可能是秘密传音,阿西达拉等人虽近在咫尺,却并不能听见那声音。

    秘密传音自然是极其玄妙的功夫,但对身为大宗师的教主来说,当然算不得什么。

    只是教主所言,却是让齐宁颇有些懵懂,虽然觉得那几句话十分玄奥,但到底是什么意思,一时还真解不透,心中有些恼火,暗想你将老子暴露出来,现在面临困境,你这位大宗师形同废人,无力再战,说到底那是要将自己拉来垫背。

    “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教主声音清晰地传入齐宁的耳中:“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地母,吾不知其名,强字之曰道,强为之名曰大......!”

    齐宁斜躺在地上,闭上眼睛,此等情势下,教主忽然对他说起这些玄奥之言,他心知必有缘故,这时候竟是神游天外,并不在意贡扎西等人近在咫尺。

    “天地五行,人体亦为五行,五脏吐息,天人相融。”教主声音依然不紧不慢传来:“血脉气息流转,听我所言,不得有变.....!”

    贡扎西等人见齐宁竟似乎是斜躺在地上睡着,都是诧异,互相瞧了瞧,贡扎西向其中一名喇嘛使了个眼色,那喇嘛单手成掌,一步步向齐宁靠近过去,距离三四步之遥,猛地足下一蹬,整个人已经向齐宁直扑过去,一掌已经照着齐宁直拍了过去。

    齐宁竟是不躲不闪,就似乎根本没有察觉已经有人袭来,那喇嘛一掌正中齐宁心口,心想这一掌力道十足,足以将齐宁心脉震伤,齐宁中了这一掌,便算是活下来,那也是废人一个。

    喇嘛欲要收掌,却忽地感觉手腕一紧,心下骇然,已经看到齐宁竟然握住了自己的手腕子。

    他大吃一惊,齐宁明明一动不动,可是在这瞬间,竟然出手抓住了自己的手腕,这样的速度简直是骇人听闻,还没来得及反应,齐宁手上一紧,便听到“嘎吱”骨骼碎裂之声响起,那喇嘛惨叫一声,腕骨竟是一瞬间就被齐宁生生捏断。

    贡扎西知道事情有变,立时和另一人窜上前来相救,齐宁却已经赫然起身,一掌拍在喇嘛胸口,那喇嘛便如同纸鸢般飘出去,“砰”的一声,正撞在冲上前来的贡扎西身上,来势之快,贡扎西甚至都没来得及做出任何闪躲的准备,被那喇嘛撞得一同飞了出去。

    另一名喇嘛虽然心下一凛,但速度却没有放缓,此刻已经欺身到齐宁面前,探手直往齐宁抓过来。

    齐宁依然是不闪不躲,那喇嘛探手过来,齐宁却也是探出右手,后发先至,随即手腕子一扭,后发先至,那喇嘛还没有反应过来,齐宁的手已经如同蛇一般缠上了那喇嘛手腕子,喇嘛心知不妙,晓得手腕子既然被齐宁缠住,那已经是在齐宁的掌控之中,情势凶险,他毕竟是神庙高手,迅速做出判断,不去抽回手,却是另一只手五指张开,宛若鹰隼,直朝齐宁的面门抓过去。

    他未必懂得围魏救赵的典故,但这一手却正是围魏救赵的法门,那是攻击齐宁必救之处,让齐宁不得不收手,若是齐宁不回手自救,便是两败俱伤的结果。

    本以为这一招十拿九稳,可就在五爪距离齐宁面门咫尺之遥的时候,那喇嘛却感觉自己身体一轻,骇然之际,才发现齐宁抓住他手腕子,已经将他凌空扯起,随即整个身体如同风车一般被齐宁一只手抓住凌空旋转起来。

    贡扎西被同伴撞得连退数步,等站稳身形,却感觉胸腔一阵憋闷,异常难受,这时候却又看到齐宁将那喇嘛如同风车一般旋转起来,顿时目瞪口呆,脸上显出不敢置信神色。

    不但是贡扎西,便是阿西达拉等人也是脸上变色。

    今次上山的神庙诸僧,那都是神庙的一流高手,众人对同伴的修为自然都是十分清楚,而方才齐宁被贡扎西逼得连连后退,几乎是连还手之力都没有,在场诸僧也都是看得明白,可是这片刻之间,齐宁却是反客为主,不但一招击退贡扎西,而且将一名神庙高手当做玩物一般戏耍起来,这突然的变化,当然是让众僧措手不及。

    齐宁将那喇嘛置于头顶旋转了小片刻,陡然间低喝一声,手上一松,高速旋转下的喇嘛顿时如同出膛炮弹一般直向阿西达拉那边飞过去。

    阿西达拉脸色骤变,眼见得那飞过来的喇嘛便要撞在他的身上,阿西达拉足下一蹬,整个人顿时一飞冲天,随即听到“砰”的一声响,那飞过来的喇嘛宛若一块石头重重砸在地上,冰屑四溅,那喇嘛却是在地上挣扎数下,根本无法起身,边上同伴立刻抢上前去,有人扶起那喇嘛坐起,这才发现那喇嘛落地时是脸部着地,那脸部与地上的坚冰相撞,此刻不但是满脸血水,而且整张脸已经变了形状,不成人形。

    阿西达拉飘落在地,大氅飘起,盯住齐宁,却见齐宁却是单手负于身后,双目紧闭,这位大呼图克图却是敏锐地感觉到,在齐宁四周,竟是有一股极为异样的气息正在流动。

    阿西达拉双手合十,也是微闭双目,他是法王座下首席弟子,武道修为亦是法王座下第一人,那股异样的气息让他已经察觉到情势有些不对劲,闭上双目去感知,其他人尚未察觉,但阿西达拉却已经感知到,齐宁身边流动的气息竟然像活的一般,微微颤动,如同人的呼吸,竟是一点点地扩散开来。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