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三二章 天脉者

第一二三二章 天脉者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阿西达拉率先感知到齐宁身边空气的波动,贡扎西虽然后觉片刻,却也已经察觉到事情不对。

    在场众僧都不是的泛泛之辈,很快也都敏锐地察觉到从齐宁身边泛起一阵极为奇怪的劲气,那股劲气完全不是人体之内所迸发出来的力量,在场众人都是修炼过内力,虽然达到绝顶高手的境界足可以用劲气对周围造成极为恐怖的破坏力,但那股内力终究是以人体为核心。

    贡扎西更是明白,有些绝顶高手可以将体内劲气爆发出去,从而对敌手造成伤害,但是内力之源在人体本身,即使体内劲气离开人体,却终是与身体还会有连接。

    可是这时候贡扎西却分明感觉到,如今在齐宁身边泛起的力量,竟似乎是漂浮在空气之中,并非是由齐宁体内散发出来。

    若非齐宁所拥有的劲气,那么缭绕在齐宁身边的劲气又是从何而来?

    阿西达拉距离齐宁不过十步之遥,此时却是双手合十,神情竟是显得十分凝重,眉宇间更显严峻之色,一双眼眸子直视着齐宁,冰冷异常,可是在那冷峻之下,眼眸微微闪动,却有着不易为人察觉的惊骇。

    贡扎西欲要上前,却见到阿西达拉微抬手,随即阿西达拉向前走出三步,面对齐宁,双手展开,也便是在一瞬间,阿西达拉周身立刻泛起波动,阿西达拉双臂缓缓收起,交叉贴在胸前,贡扎西等人见状,却是向后缓退。

    齐宁依然是站在原地不动,但是披在身上的大氅已经飘起。

    阿西达拉双目微闭,大氅也是飘起猎猎作响,陡然之间,却听得他一声轻吼,双臂猛然张开,也便在此时,他身边无数碎冰如同箭矢般向齐宁那边暴射过去,速度快极。

    齐宁依然是没有动弹,碎冰划破空气,转瞬之间便即打到齐宁身前,这时候终于见到齐宁蓦然睁开眼睛,双目生寒,此刻碎冰已是近在咫尺。

    贡扎西睁大眼睛,双手情不自禁握拳。

    他当然知道阿西达拉的实力。

    阿西达拉是逐日法王座下首徒,其实在神庙四大呼图克图之中,虽然都名为逐日法王的亲传弟子,但真正得到逐日法王亲授的却只有大呼图克图阿西达拉。

    阿西达拉每年都会有一段时间登上雪山之巅,接受法王的指点,而其他三大呼图克图的武功却都是由阿西达拉来指点,是以贡扎西名为法王弟子,但实际上却等同于是阿西达拉的弟子,而四大呼图克图之中,阿西达拉的武道修为自然也是远超过其他三人,也正因如此,阿西达拉在逐日神庙有着不可撼动的地位。

    贡扎西自然已经察觉齐宁身边涌动着自己根本无法匹敌的力量,此时也唯有阿西达拉能够与齐宁一较高下。

    他眼看着阿西达拉利用劲气催动了四周碎冰向齐宁暴射过去,心下惊叹于阿西达拉的武道,暗想阿呼图克图一出手果然是非同小可,齐宁只怕是难逃这一劫。

    但是很快他就看到,那些尖利如刀的碎冰靠近齐宁身体咫尺之遥的时候,却忽然间全都停了下来,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听到噼里啪啦宛若炒豆子般的声音响起,眼睁睁看着无数碎冰瞬间炸裂,变成碎末。

    贡扎西心下骇然。

    忽听得一声清啸,阿西达拉已经是飞掠而起,宛若鹰隼一般,轻飘飘向齐宁掠了过去,这时候且又瞧见齐宁双手挥动,齐宁脚下的碎冰纷纷拔地而起,又宛若利箭一般向阿西达拉暴射过去,阿西达拉身在空中,却已经是在瞬间摘下了披在身上的大氅,大氅飘起,如同护盾一般在阿西达拉身体四周迅速旋动,从齐宁那边暴射过来的碎冰如雨点般搭在那大氅之上。

    阿西达拉飘落在地,距离齐宁更近,可是齐宁那边打过来的碎冰络绎不绝,阿西达拉虽然有大氅护体,却还是被那雨点般的碎冰逼的连连后退。

    贡扎西看出局面不妙,低喝一声,冲上前去,其他几名喇嘛也都是纷纷上前,欲要助阿西达拉一臂之力,还未靠近阿西达拉,迎面便是那碎冰打过来,那碎冰打来的速度奇快,贡扎西双臂挥动,勉强挡住,但听的身边连声惨叫,碎冰却已经是击中了三名喇嘛,三名喇嘛就宛若是中了暗器一般,纷纷后仰倒地。

    又听到刺啦刺啦连声响,贡扎西却是骇然看到,阿西达拉用来当做护盾的大氅,竟然四散裂开,变成了一片片碎布,也便是在此时,无数碎冰纷纷打在阿西达拉的身上,阿西达拉竟是毫无抗拒之力,被碎冰打在身上连连后退,终是脚下一个踉跄,坐倒在地,随即喷出数口鲜血。

    贡扎西等人急忙围拢过去,惊骇道:“大呼图克图......!”

    大呼图克图阿西达拉是古象除了法王之外的第一大高手,法王超然世外,终年不下雪山,是以阿西达拉可说是古象凡世间最强大的人物。

    谁能想到,只是短短片刻时间,阿西达拉竟然毫无争议地败在齐宁之手。

    众僧一面担心齐宁伤势,一面骇然看向齐宁,齐宁此时却已经收手,那些碎冰也都是落在地上。

    阿西达拉胸腹被众多碎冰击中,从外面看不出有多大的伤势,但能让阿西达拉连吐几口鲜血,众僧也知道阿西达拉定然是受了极重的伤势。

    阿西达拉却是连点身体几处穴道,身体剧烈颤动,一时间也不得说话,运功调息,众僧护在阿西达拉身边,唯恐齐宁趁机出手。

    齐宁能在片刻间就将神庙第一高手阿西达拉击败,由此可见此时的齐宁实在是有着极其恐怖的武道修为,众僧其实心里很清楚,若是齐宁此刻趁势出手,这边根本没有任何人能抵挡得住,齐宁这时候就算是真的将在场众僧尽数杀了,那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齐宁却显然并没有赶尽杀绝的意思,反倒是抬起双手,看着自己的手掌,在那张棱角分明十分年轻的脸庞上,竟是出人意料地显出惊讶之色,竟似乎是惊讶于自己能够击败阿西达拉。

    阿西达拉不愧是神庙第一高手,片刻之后,脸上的血色便已经恢复不少,这时候才抬起头,看着齐宁,喃喃道:“天脉.....原来.....原来你是天脉者!”

    四周众僧听不明白阿西达拉这话是什么意思,齐宁听得明白,却是心下一凛。

    齐宁自然不会忘记,当初他出使东齐,却在鬼竹林遇见了苗无极布下的陷阱。

    苗无极在鬼竹林行事诡秘,那时齐宁便知道苗无极一直在找寻武道高手的尸首做实验,为此甚至利用江湖上的杀手找寻高手的尸首,齐宁虽然不明白苗无极要武道高手的尸首究竟有何目的,但知道其事必然是非同小可,而苗无极当时探出齐宁经脉竟然接近天脉,那兴奋之情当真是溢于言表。

    齐宁还清楚记得,所谓的天脉,便是生来经脉与常人不同,经脉比之平常人要粗大一些,按照苗无极所言,天脉者可以修行普通人无法修行之武道,而且能够进入普通人根本不可能进入的境界,也正因如此,那时候齐宁便知道自己的经脉与常人不同,后来齐宁甚至一度以为自己在武道上的突飞猛进与这天脉大有干系。

    只是自那以后,也不再听人提及过天脉之说,齐宁自己甚至也忘记了自己经脉异于常人,此时忽然听到阿西达拉所言,自然是大为吃惊。

    他知道自己虽然经脉与常人不同,但确实还没有达到天脉的境界,只是接近天脉而已,不过即使如此,却也已经是世间罕见,阿西达拉说他是天脉,自然是判断略有失误,但两人并无人任何接触,齐宁实在不知道对方是如何看出自己经脉有异常。

    齐宁往前走出两步,贡扎西等人以为齐宁要出手,虽然明知不是齐宁敌手,却还是迅速挡在阿西达拉身前,形成一道屏障,一个个都是对齐宁怒目而视。

    齐宁停下脚步,心想这群人方才要对自己下手,倒也不是没有缘由,毕竟法王在雪山之巅死去,而自己也是在现场,换作任何人都不会觉得自己与法王之死没有干系,这群人要对自己动手为法王报仇,那也不是不能理解。

    他虽然知晓在教主的指点下,自己在武道上的修为已经完全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境界,要应付甚至是除掉眼前这几个神庙喇嘛并非难事,但神庙在古象国却不是一般的寺庙,法王之死以后或许可以解释,可是自己如果真的出手杀了阿西达拉这伙人,那么古象王国和大楚帝国必然结仇,如今大楚正与北汉交兵,在这种时候与西方大国结仇,绝非明智之举。

    “大呼图克图,法王过世因为何故,你们终会知道。”齐宁终于道:“我们算不上是生死之敌,所以你们可以下山,不过你要告诉我,你为何知道我是天脉?”

    阿西达拉凝视着齐宁,只以为齐宁这话是承认了天脉者的身份,叹道:“若非天脉者,你又如何能够与天地之气相融?若非与天地之气相融,贫僧又如何能败在你的手里?这天地之气,只有天脉者能够承受,凡夫俗子......!”说到此处,却并无继续说下去,只是摇摇头,一脸唏嘘。

    ---------------------------------------------------

    ps:大家新年快乐,万事顺意,祝您和家人新一年里平平安安开心快乐!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