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一三三章 绝境

第一三三章 绝境

 热门推荐:
    眼花缭乱的对掌让人目不暇接,杨宁心下赞叹,这才知道自己先前还是小瞧了赤丹媚,这风骚-女子并没有一上手便即亮出绝招来,明显是先试探净空的底子。

    忽见到净空低喝一声,便见到他双手忽地微微摇晃,杨宁一愣之间,只见到净空的双掌陡然间幻化开来,双掌变四掌,四掌变八掌,只是短短瞬间,在他身前便是一片掌影,掌影交错,变幻万千。

    听到人群之中有人惊呼道:“大慈悲手!”

    赤丹媚轻叫一声,身形后退,翩翩如蝶,净空一直原地不动,此刻却欺身上前,连续出掌往赤丹媚身上拍过来,那掌影幻化,就似乎有无数的手掌往赤丹媚全身上下拍过来,赤丹媚连连后退,显然是颇有不敌。

    杨宁脸上显出兴奋之色。

    这时候净空也是使出绝招,杨宁虽然对掌法并不精通,可是只觉得净空打出的招式异常的精彩,心下暗笑,这老和尚看来也不似表面那样老实,原来也是深藏不露,到最后关头才使出绝招来。

    此刻场中任谁都看得出来净空是占了上风,赤丹媚被净空掌风压制,只是凭借着轻灵的身法闪躲,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忽见到净空身形一段,出手已经慢下来,他虽然真气雄浑,武功精妙,奈何赤丹媚存心闪躲,一时间净空甚至沾不到赤丹媚片缕,又过片刻,只见到那幻化出来的掌影渐渐消失,净空动作不但更慢,甚至有些呆滞。

    殿内众僧面面相觑,都觉得事情古怪,净空明显大占上风,虽然赤丹媚轻灵闪躲,但一直都被净空掌风所笼罩,任谁都看得出来,赤丹媚已经是强弩之末,只需片刻,净空定能取胜。

    谁也料不到净空忽然收掌,这便等若是给了赤丹媚喘息之机。

    有人更想难不成净空年事已高,体力不支?可是以净空体内真气之浑厚,即使年事已高,但是其真气足可以让他再支撑一段时间。

    猛见到赤丹媚忽然一个扭身,本来在闪躲之间的她,就如同回马枪一样,骤然间就欺身到净空身前,净空勉强出掌,赤丹媚上身后仰,饱满酥胸顿时绷紧,抹胸如同峰峦般高耸,双腿屈跪而下,借力已经滑到净空身下,探出两指,已经点在了净空的腰间。

    净空闷哼一声,身体连退数步,站稳身形,猛然间一口鲜血喷出,随即双腿一软,软倒在地。

    赤丹媚却已经翻身而起,任由衣襟挂在肩下,妩媚一笑,道:“大师武功精妙,小女子差点便输了,幸得大师慈悲为怀,谦让有礼,竟是让小女子侥幸胜了一局。”

    净能此时已经飞身上前,扶住了净空,惊声道:“净空师兄,你......!”

    净空勉强坐起身,苦笑叹道:“赤施主智慧过人,老僧....老僧认输了!”

    光明殿内,众人都是大吃一惊,谁都没有想到,武功仅次于主持的净空大师,竟然输在这样一个年轻的风骚-女人手下。

    明明净空自始至终都不处下风,众人实在想不通其中的道理。

    杨宁也是皱着眉头,他和众人一般,心下也是大为惊讶,可是却想到,两人比斗的转折点就发生在刚才那一瞬,净空本来以大慈悲手明显压制住赤丹媚,可是突然收掌,对于这样级别的高手来说,净空不可能不知道胜负只在片刻间,可他为何却突然收掌?

    赤丹媚双腿前滑,这一招看起来美感十足,可是还真算不上有多高明,以净空的实力,绝不可能被赤丹媚用这样的招数接近,继而被赤丹媚出手击伤,可是众目睽睽之下,净空却分明没有反应过来。

    “你.....你使诈!”猛听得净能厉声喝道,拿起净空一只手,“净空师兄手上这道划痕,可是你所为?”

    赤丹媚吃吃笑道:“大师,你说话真是好没道理,比武切磋,虽然我们有约在先,尽可能点到为止不伤人性命,可是难道连一点伤痕也不能有?比武之中,莫说一点小伤,便是伤经断骨,那也是常事吧?”

    净能争辩道:“净空师兄本来占了上风,可是突然掌力难济,难道与你无关?”

    “是与我有关。”赤丹媚笑道:“比斗之中,无论发生什么,不都是与比斗之人有关吗?大师,第一阵我们认输,痛痛快快,也不去计较你们大光明寺的武僧练了护体之功,如今小女子侥幸胜一场,你便要耍赖不认?”美眸流盼,看向净空道:“净空大师亲口承认已经输了,可比你更有高僧风范。”

    净能怒道:“你手上的指甲一定有问题,我们......!”

    “净能师弟,不要再争了。”净空叹了口气,“是老僧防备不周,本事不济,赤施主这场是胜了。”

    “师兄,你常年居于寺内,不知道人心险恶,他们心术不正,阴招迭出,你只想和她光明正大比武,可她......!”净能还要争辩,净空只是摆摆手,示意净能不必再说下去。

    “哟,这位大师说话就难听了。”赤丹媚吃吃娇笑,酥胸乱抖,波涛汹涌,嗲声道:“你这话是说小女子不正派?出家之人,哪有这般说人家的,你今日与小女子初见,并没有与人家单独相处,又如何知道人家不正派了?”

    净空被净能搀扶着到蒲团坐下,合十道:“赤施主,师弟并非那个意思,你不必误会。”

    忽见到如同树桩一般的白羽鹤终于向前踏出一步,声音清冷:“请赐教!”

    这三个字一出,光明殿内顿时一片死寂。

    眼下的局面,大光明寺已经是陷入了绝境。

    斗阵取胜,大光明寺从上到下没有一人怀疑这场比试将以两连胜而结束,根本轮不上白羽鹤出场。

    谁都知道,若真的要进行第三场比剑,大光明寺就等若败了。

    无论是净空还是净能,从一开始就已经放弃了比剑,可是两场过后,偏偏打了个平手,这第三场还要非比不可。

    净能武功涉猎颇多,却偏偏从来没有剑术,非但如此,他甚至从来没有拿过剑,这时候就算想奋力一搏,那也没有一搏的根基。

    大光明寺五百之众,练剑的不超过二十人,而这些人俱都是净通的座下弟子,净通就算此时在场,也未必能够取胜,他手下那帮弟子,就更不必说。

    “请赐教!”白羽鹤再一次重复。

    虽未开战,但白羽鹤此刻已经是气势占先。

    寺内众僧都是面面相觑,眼见得白羽鹤气势凛人,而堂堂的大光明寺此刻竟然无兵可用,众僧都大是沮丧。

    有人心下窝火,很想冲出来拼上一拼,可是看到白羽鹤平静如水的表面之下寒气逼人,那股气势自有一股让人不可冒犯的威严,硬是无人敢站出来。

    净空叹了口气,与净能对视一眼,两人知道事情已经无法挽回,有言在先,白云岛弟子可以派一人进入净心阁呆上三天,堂堂大光明寺,自然不能言而无信,可净心阁对大光明寺来说就是心脏所在,白云岛弟子进入,就等若是心脏上被刺了一刀,对大光明寺来说简直是致命。

    净心阁内遍藏大光明寺历代武经,三天时间,自然不可能将武经全部翻看,就算日夜不歇,三天下来,最多也就翻阅极小一部分而已。

    可是白云岛弟子有备而来,而且直接指名要进入净心阁,可见他们十分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再加上大光明寺声名在外,白云岛自然知道大光明寺最强的武学有哪些。

    白云岛弟子只需在净心阁翻看一小部分高深武学,将之记在心中带出紫金山,那么大光明寺的命脉就等若是掌握在了对方的手里。

    今日答应比武,一来确实是不想与白云岛撕破脸,导致以后白云岛与大光明寺成为仇敌,让大光明寺后患无穷,而且两派结怨,自然会影响东齐与南楚两国的关系,这对大局大是不利,二来也是因为净空对击退白云岛的挑衅颇有信心。

    如果能取胜,不但可以让白云岛找不出其他的借口,而且可以一劳永逸地解决白云岛对大光明寺的威胁,另外亦可以让两国关系不受影响。

    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

    净空却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被这狡黠的赤丹媚所败。

    此时再多说也是无益,净空微一沉吟,终于道:“白施主的声名,老僧虽然久闭寺中,却也略有耳闻。听闻当今剑术的后起之秀之中,放眼天下,白施主的剑术定然能够名列前三.....!”

    白羽鹤听到这里,眼角微跳,嘴角泛起一丝冷笑,却不说话。

    杨宁心下暗想怪怪了不得,原来这酷哥的剑术竟然如此厉害,先前还以为白羽鹤是故作高深,原来净空对此人早已经了解,甚至知道他剑术能在当今剑术后起之秀中居于前三甲。

    “鄙寺的净通师弟,在剑术之上也略有窥径......,不过净通师弟如今不在寺内,所以这最后一场就不用......!”净空无可奈何,正要承认失败,却听到一声动静响起,抬头瞧过去,却见到一人忽然从人群之中踉跄冲出来。

    所有人目光顿时都齐刷刷地瞧过去,有人心中激动起来:“原来咱们寺里还有个有种的,却不知道是哪位师兄如此英雄了得?”

    随即众人却是瞧见,冲出来那人虽然一身僧衣,却留有长发,顿时都皱起眉头,亦有人一下子就认出,这突然冒出来的,正是之前在五谷堂生事的家伙。

    净能看了一眼,也认了出来,皱眉道:“齐宁,你要做什么?”

    从人群之中冲出来的,正是齐宁。

    齐宁却是冷着脸,回过头,冲着身后人群骂道:“他奶奶的,是谁从后面踹老子出来?有种的给老子滚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