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一三四章 众望所归

第一三四章 众望所归

 热门推荐:
    杨宁看的清楚,在他身后站着的正是五谷堂那帮人,真壁也在其中,他注意力放在场中,却不妨有人敢在后面踹自己,心下颇有些恼怒。

    五谷堂那几人都是扭过脸,也不看杨宁,一个个装模作样,杨宁一时间还真判断不出到底是谁在背后踹了自己这一脚。

    “又是你在这里生事。”净能心下本就不痛快,憋了一肚子火,这时候看到杨宁,怒道:“谁让你进殿的?”

    杨宁暗想老子还真不愿意进来,刚才不是钟声响起,全寺僧众都跑过来,自己这才跟着一起进来。

    却听到赤丹媚那风骚笑声:“小女子还以为有哪位英雄敢于出阵,原来是个!”没有继续说下去,一双媚眼儿上下打量杨宁一番,一脸妩媚笑容。

    “是个什麽?”杨宁听得赤丹媚言语之中似乎有讽刺之意,没好气道:“我和你无怨无仇,你不必在这里冷嘲热讽。”

    “哟,这位小师傅说话真是不客气,小女子可没有冷嘲热讽。”赤丹媚笑盈盈道:“只是你这样出来,总会让人误会的,小女子还以为你是要出来比剑。”

    “你贱法了得,我可比不了。”杨宁嘿嘿一笑,道:“我就是个看客,和你们说不上。”

    白羽鹤瞥了杨宁一眼,冷冷道:“跳梁小丑,还不退下!”

    杨宁本来要退下,可是白羽鹤这话说得十分不客气,杨宁不由皱起眉头,道:“这里是你家,你让我退就退?看你模样还以为有些素质,说话怎地这般没礼貌?”

    白羽鹤并不理会,赤丹媚却是笑道:“我师兄脾气很怪,若是遇见有本事的人,师兄自然会以礼相待,可是!”吃吃笑道:“可是遇到你这样的,他可没有耐心。”

    杨宁翻着白眼道:“你把话说清楚,我是什么样的人?你在这里卖弄风骚,我都没说你,你还敢说我不是,真当你在这里可以为所欲为啊?”

    他这话说的不客气,不少人都是微微变色,净能厉声叱道:“齐宁住口,还不滚出光明殿。”

    赤丹媚却并不生气,反是笑问道:“小师傅,你说我卖弄风骚,可是人家天生如此,难道你不喜欢人家这样?”

    杨宁也不理会净能,道:“别以为这样卖弄风骚就会让所有男人失魂落魄,青楼里像你这样的一抓一大把。”这赤丹媚言辞之中明显对杨宁充满鄙夷,杨宁可不是吃亏的人,反唇相讥,心想这里是大光明寺,赤丹媚总不敢在这里出手伤人。

    众僧有些惊骇,有些暗暗发笑,净空直摇头,净能脸色铁青,忍不住骂道:“佛门清净地,怎容许你在这里满嘴胡言,你还不滚下去。齐宁,这里是大光明寺,你锦衣世子那一套,在这里大可以收起来。”

    他见杨宁在大殿之上口不择言,甚至提及青楼,全然一副纨绔子弟模样,心下大是着恼,又担心白云岛的人误以为杨宁也是大光明寺弟子,有辱大光明寺的声誉,所以直接点名杨宁的身份。

    白羽鹤听到“锦衣世子”四字,眉角一紧,他本来正眼也没看杨宁,此刻却扭头过来,上下打量了杨宁一番,问道:“你姓齐?”

    “废话,你不是听到了吗?”白羽鹤刚才出口骂杨宁是跳梁小丑

    (本章未完,请翻页),这是对杨宁人格的侮辱,杨宁对此人的傲慢大是反感,心想一个剑客,剑术也不过是剑术新秀前三,还没有成为天下第一,这眼睛却已经长到头顶上,真要是成了天下第一,那还不要飞起来啊。

    白羽鹤微微颔首,这一次语气却没有先前那般冷傲,道:“东海白羽鹤,请阁下赐教!”说完,微微欠了一个身,竟是变得颇有礼数。

    杨宁心想这人还是能够知错就改,笑着摆手道:“你误会了,我不是要和你比剑,真要上阵,只有逃跑的份儿了。”

    “阁下不必自谦。”白羽鹤道:“请赐教!”

    说完,转过身面对杨宁,后退几步,手腕一转,已经将手中长剑横起。

    杨宁见白羽鹤一脸认真,根本不像开玩笑,有些着急,道:“我说我说白剑客,你真的误会了,我我可没有想过和你比剑,而且对了,你也听到了,我不是大光明寺弟子,就算和你比,那也不算数的。”

    白羽鹤立刻道:“只要阁下赐教,若是我输了,就算是大光明寺比剑取胜。”再次道:“请赐教!”

    妈拉个巴子,这姓白的是不是傻子,怎地缠着自己不放?

    说了不要和他比剑,可是这白傻子就像认准了自己一样,杨宁知道自己的斤两,要和这家伙比剑,那和送死没有区别,翻了个白眼,道:“不比就不比,你另找高明吧。”

    净空和净能对视一眼,随即都看向杨宁,净空的眼神变的意味深长起来,道:“齐宁,你上山疗伤,在这一段时间,都可算是大光明寺的弟子。”又解释道:“你或许不知,你的伤势十分严重,当日送到山上,已经是命悬一线,是本寺数位师兄弟合力才将你救下。”

    杨宁知道净空所言自然不虚,他虽然对净能没有什么好感,但是对净空还是存有一丝敬意,拱手道:“净空大师,晚辈在此谢过,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不过不过你说晚辈是大光明寺弟子,这个!”笑了一笑,那意思是我可不承认。

    净空瞧了净能一眼,净能已经道:“大光明寺的寺规,若是上山求医,我寺出手相助,你便要出家成为我大光明寺的弟子。”

    杨宁心下一惊,暗想还他娘的有这样狗屁的规矩,不是说出家人慈悲为怀吗,怎么救了自己,还要逼良为僧?

    “当然,锦衣侯府已经答应会派人替你出家,不过在他抵达之前,你确确实实是本门弟子。”净能道:“你若真的出阵,完全可以代表我大光明寺。”

    “你们是不是弄错了?”杨宁感觉头皮发痒,“我刚才是不小心被人踹出来,可不是想要出风头,你们都别误会,我连剑都没有碰过,这时候让我和他比剑,那那不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回头指着五谷堂那几人道:“一定是他们中间有人踹我出来,还请严加彻查,给我一个公道。”

    净空却是含笑道:“齐宁,白施主剑术精妙,你自然不是敌手,本来你也没有资格与白施主动手过招,不过他们远道而来,老僧瞧白施主也是诚心要与你比剑,你大可以请白施主指点几招。先前有约在先,点到为止,不伤人命,以白施主的剑术修为,收发自如,在这大光明寺,

    (本章未完,请翻页)怔,心想白羽鹤逼着自己比剑,和傻子无疑,怎地你净空大师也要自己出阵比剑?难道这病还会传染?

    他心下实在有些想不通。

    猛听得有人高叫一声:“齐宁,齐宁!”

    他循声看去,叫出声的正是五谷堂的真壁,真壁一叫,边上五谷堂弟子立时都举起手臂,兴奋大喊:“齐宁,齐宁!”

    这种场合,所有人都是紧绷着弦,有人高举手臂叫喊“齐宁”,其他人根本不犹豫,纷纷举臂高呼,一时间光明殿内叫声如雷,气势磅礴,远远传散开去。

    杨宁瞧见真壁一脸贱笑,恨不得上前对着那张脸抽个十天半个月。

    他心里知道,真壁这是没存什么好心,那是要让自己有进无退,但大殿内其他的弟子,或许真的存了支持之心,必将这时候无人可战,只能抬出杨宁。

    赤丹媚花枝招展娇笑起来,冲着杨宁道:“小师傅,看来你是众望所归啊,你若是再不答应,恐怕再也没有人瞧得上你。”

    杨宁猛然举起双臂,殿内众僧见状,顿时都静下来。

    杨宁神情严峻,变得甚有气势,缓缓转身,与白羽鹤正面相对,白羽鹤静静看着杨宁,他那一双本来波澜不惊的眼眸之中,此时竟然显出难以掩饰的期盼之色。

    杨宁看在眼里,心想你这是有虐菜的兴奋,微一沉吟,终于问道:“既然是大家推举,看来不比不行了。”

    白羽鹤闻言,目中显出一丝喜色,道:“请赐教!”

    “那我认输行不行?”杨宁一脸冷峻问道。

    白羽鹤一怔,随即摇头道:“尚未比过,胜负难分。”

    光明殿内此时一片寂静,杨宁心知此事已无退路,叹了口气,道:“好,比就比,不过不过我能不能提几个条件?”

    “请讲!”

    “咱们是比剑,不是比内功,所以咱们能不能比划几下剑招就成?”杨宁道:“就不要动真格的,免得伤了和气。”

    白羽鹤点头道:“好,我不会使用真气。”

    杨宁心下微宽,暗想若是以真气比剑,一个不小心,自己恐怕真要受伤,对方既然答应不用真气,那可是再好不过了。

    “还有,那个那个点到为止。”杨宁又道:“白剑客,你说咱们如果旗鼓相当,不分胜负,难道一直打下去?总要有个限制吧,例如十招或者二十招不分胜负,该当如何?”

    白羽鹤微一沉吟,终于道:“换做别人,如果三招之内我未能取胜,便算败了,可是对你,十招之内若是不分胜负,便算我败了,不知可否?”

    “这可是你说的。”杨宁先不去想白羽鹤为何对自己会有如此特例,惊喜道:“你说十招不分胜负,就是你败,可不许反悔?”

    白羽鹤正色道:“白某言出如山,绝不会更改。”

    ------------------------------------------------------------

    ps:感谢brown尧好朋友的舵主捧场,感谢jinhol兄弟的捧场!

    (本章完)他也绝不会伤你。”

    杨宁怔了一怔,心想白羽鹤逼着自己比剑,和傻子无疑,怎地你净空大师也要自己出阵比剑?难道这病还会传染?

    他心下实在有些想不通。

    猛听得有人高叫一声:“齐宁,齐宁!”

    他循声看去,叫出声的正是五谷堂的真壁,真壁一叫,边上五谷堂弟子立时都举起手臂,兴奋大喊:“齐宁,齐宁!”

    这种场合,所有人都是紧绷着弦,有人高举手臂叫喊“齐宁”,其他人根本不犹豫,纷纷举臂高呼,一时间光明殿内叫声如雷,气势磅礴,远远传散开去。

    杨宁瞧见真壁一脸贱笑,恨不得上前对着那张脸抽个十天半个月。

    他心里知道,真壁这是没存什么好心,那是要让自己有进无退,但大殿内其他的弟子,或许真的存了支持之心,毕竟这时候无人可战,只能抬出杨宁。

    赤丹媚花枝招展娇笑起来,冲着杨宁道:“小师傅,看来你是众望所归啊,你若是再不答应,恐怕再也没有人瞧得上你。”

    杨宁猛然举起双臂,殿内众僧见状,顿时都静下来。

    杨宁神情严峻,变得甚有气势,缓缓转身,与白羽鹤正面相对,白羽鹤静静看着杨宁,他那一双本来波澜不惊的眼眸之中,此时竟然显出难以掩饰的期盼之色。

    杨宁看在眼里,心想你这是有虐菜的兴奋,微一沉吟,终于问道:“既然是大家推举,看来不比不行了。”

    白羽鹤闻言,目中显出一丝喜色,道:“请赐教!”

    “那我认输行不行?”杨宁一脸冷峻问道。

    白羽鹤一怔,随即摇头道:“尚未比过,胜负难分。”

    光明殿内此时一片寂静,杨宁心知此事已无退路,叹了口气,道:“好,比就比,不过不过我能不能提几个条件?”

    “请讲!”

    “咱们是比剑,不是比内功,所以咱们能不能比划几下剑招就成?”杨宁道:“就不要动真格的,免得伤了和气。”

    白羽鹤点头道:“好,我不会使用真气。”

    杨宁心下微宽,暗想若是以真气比剑,一个不小心,自己恐怕真要受伤,对方既然答应不用真气,那可是再好不过了。

    “还有,那个那个点到为止。”杨宁又道:“白剑客,你说咱们如果旗鼓相当,不分胜负,难道一直打下去?总要有个限制吧,例如十招或者二十招不分胜负,该当如何?”

    白羽鹤微一沉吟,终于道:“换做别人,如果三招之内我未能取胜,便算败了,可是对你,十招之内若是不分胜负,便算我败了,不知可否?”

    “这可是你说的。”杨宁先不去想白羽鹤为何对自己会有如此特例,惊喜道:“你说十招不分胜负,就是你败,可不许反悔?”

    白羽鹤正色道:“白某言出如山,绝不会更改。”

    ------------------------------------------------------------

    ps:感谢brown尧好朋友的舵主捧场,感谢jinhol兄弟的捧场!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