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一三五章 比剑

第一三五章 比剑

 热门推荐:
    杨宁骑虎难下,无奈出阵,心里却是盘算着,白羽鹤既说十招之内无法取胜,就等若是大光明寺获胜,也便是说,自己只要能撑过十招,便胜过了白羽鹤。

    白羽鹤剑术了得,杨宁当然不会与他真的正面比剑,可是如果借着自己的逍遥行步法,躲过白羽鹤十招,未必没有机会。

    逍遥行的玄妙杨宁已经体会到,而且他对这套步法也是日益娴熟。

    虽说颇有希望挺过十招,但是杨宁却也没有十足把握,想着能挺就挺,实在挺不过也就罢了,说好了点到为止,看这白羽鹤变得礼貌起来,应该不至于对自己下狠手,反正这第三阵已经没有人站出来,自己是好是歹,就当是做善事了。

    却看到白羽鹤已经缓缓拔出长剑,附近之人立刻便感觉到一股逼人的寒气扑面而来,那剑身在光明殿的灯火之下,泛着一层幽亮光芒,剑神颜色却有些发乌,可是杨宁虽然距离有数步之遥,却明显感觉到那把剑的锐利。

    “等一等!”杨宁忽然抬手。

    白羽鹤微皱眉头,杨宁抬手翻了翻手掌,大声道:“比剑比剑,我手中连根棍子也没有,让我赤手空拳去打啊?”

    净能一改之前对杨宁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态度,已经起身道:“莫急,我这就派人去取剑。”正要叫人去取剑,杨宁翻了个白眼,道:“白剑客这把剑,一看就是好剑,我说净能大师,你能不能找把好剑过来,可别破铜烂铁凑合着,生死攸关,不能儿戏。”

    净能微皱眉头,沉声道:“真性,你去!”

    “净能大师,依我看,还是你亲自去取。”杨宁对净能没有一点好感,其实他也不明白这老和尚为何会突然态度有些转变,不过既然有机会,他也不客气:“别人的眼力我信不过。”

    净能脸色一沉,他身为大光明寺刑堂首座,寺内净字辈以下的僧众,哪一个不是对他敬畏有加,便是净字辈师兄弟,也没有几人敢对他指手画脚,此刻杨宁竟然当众支使他去取剑,他心下大是恼怒,正要发作,杨宁已经大声道:“怎么了?白剑客是远道而来的贵客,咱们总不能一直让他等下去。”冲着白羽鹤温和一笑,转脸对着净能皱眉道:“净能大师,还要不要我比剑了?若是不要我现在先退下。”

    净空转视净能,道:“净能师弟,你就去一趟!”

    净能憋着火,心想先让你在这里放肆,等比剑过后,咱们再慢慢算账,起身来,快步而去。

    赤丹媚何等聪明,瞧在眼里,明白什么,噗嗤一笑,道:“小师傅,你这是不是假公济私啊?”

    “你少说话。”杨宁白了赤丹媚一眼,“没看见我和白剑客正在酝酿吗?你以为比剑像你撕衣服那么容易啊?剑客是要意境的,此刻剑是剑,人是人,可是真要比起来,那就要人既是剑,剑既是人,人剑合一说了你也不懂,白剑客,你说是吧?”

    白羽鹤一怔,随即情不自禁点头道:“人剑合一,果然是一针见血,世子在剑术上的造诣,

    (本章未完,请翻页)果然是非同小可。”

    他此时已经称呼杨宁为“世子”,自是带有敬意。

    “别误会。”杨宁忙道:“我就是随便说说。”

    白羽鹤只是微微点头,并不多言。

    赤丹媚想不到竟被杨宁呛了一番,妩媚一笑,道:“小师傅,比剑谁胜谁负尚未可知,可是今日要比嘴皮子谁厉害,你定可所向无敌。”

    “多谢多谢。”杨宁嘿嘿一笑,“我说你是不是先找件衣服披上,这是寺院,不是不是那种地方,你裸着个肩,成何体统?”双手合十,叫了一声“阿弥陀佛”,不过眼珠子还是禁不住在赤丹媚高耸的胸脯上扫过。

    赤丹媚白了杨宁一眼,并不理会。

    并没有等太久,净能已经返回大殿,手中握着一把长剑,走到杨宁身前,将那把剑递过来,道:“这是大光明寺内珍藏的毗卢剑,你就用此剑!”

    白羽鹤眉角微抬,盯住杨宁接过的剑,道:“这便是十大名剑之一的毗卢剑?”

    “哦,你听说过这把剑?”杨宁笑问道:“原来这还是十大名剑之一。”拔出剑来,只见到剑身雪亮一片,灯火一照,光芒四射,心叫这果然是一把好剑,看来净能倒算是讲究。没有拿把破铜烂铁来糊弄。

    “白某早闻大光明寺之中珍藏有十大名剑之一的毗卢剑,今日是得见真颜了,果然是好剑。”白羽鹤目光之中带着兴奋之色,赞叹道:“毗卢剑名列十大名剑之四,果然是名不虚传。”

    杨宁瞥了净能一眼,见他已经转身离去,心想这倒怪了,让自己出阵,不过是凑个数,明知绝无希望,大光明寺似乎也没有必要将寺中珍藏的名剑拿出来吧?

    “白剑客,我这样是不是占了你便宜啊?”杨宁看了看白羽鹤那把剑,剑身发乌,虽是寒气逼人,但看上去并不如何起眼。

    白羽鹤眸中显出一丝傲然之色,摇头道:“那倒没有,白某手中这把是乌曜剑,位列第三!”

    我靠!

    杨宁憋住想骂人的冲动,这下子倒好,人家剑术本来就高,自己好不容易搞了把毗卢剑,位列十大名剑第四,本来还以为可以臭屁一下,谁知道白羽鹤手里的乌曜剑竟然位列第三,高过自己手中的毗卢剑。

    殿内众僧的目光此时都是盯在杨宁和白羽鹤身上,便是赤丹媚和手下那四名麻衣人也退到一边,目不斜视。

    本来最后一阵,许多人心中很是忐忑,事关净心阁的安危,不少人很是紧张,谁知道杨宁上阵之后,叽里呱啦啰嗦半天,到现在也不动手,性急的已经有些不耐烦,不过正是杨宁这般说了小半天,殿内气氛不似之前那般压抑。

    真明小和尚眼睛始终盯在杨宁身上,他也没有想到,杨宁被人一脚踹出,竟然稀里糊涂被迫与白羽鹤比剑,他心下颇有些担心,之前试过杨宁武功,确实不怎样,想要胜过白羽鹤,几乎没有任何可能。

    “请赐教!”白羽鹤再不啰嗦,右手横持乌曜

    (本章未完,请翻页)剑,左手一甩,剑鞘已经丢到一名麻衣人面前,麻衣人探出双手接住,小心翼翼捧着。

    杨宁也是将毗卢剑鞘向后一甩,真明小和尚倒也机灵,欺身上前接住。

    白羽鹤伸出左手食指,在乌曜剑剑身轻轻滑过,温柔至极,似乎是在抚摸的肌肤,当他的手指滑到剑锋之时,指尖忽地在剑锋上轻轻一点,长剑斜而向前,剑身微微下倾,指向杨宁腹间。

    杨宁见白羽鹤一脸肃穆,并无任何轻视之色,竟似乎真的将自己当成了可以较量的对手。

    他深吸一口气,手握毗卢剑,忽地一脚踏出,身形往左前方移动过去,正是逍遥行的起步,别人看不出来,只以为杨宁是率先出手,殿内一部分人顿时肃然起敬,暗想明知不敌却还挺身而出,杨宁倒也算是一条好汉。

    白羽鹤见得杨宁身形闪动,也以为杨宁出手。

    他虽然和杨宁约定十招为限,因为某种原因,对杨宁也是颇有一丝忌惮,但是能够一招解决,自然不想使出第二招。

    对方既然出手,白羽鹤身形亦是一动,他剑尖本来朝下,此刻却是轻灵一挑,照着杨宁便即刺了过去。

    一剑刺出,却发现杨宁虽然身形移动,可是并未出剑。

    他浸淫剑道,大有所悟,一旦出手,便即完全沉浸其中,若是换作大光明寺其他任何一人,对方没有先出剑,白羽鹤也不会轻易出剑,可是对杨宁却颇有些不同,虽然杨宁只是移动身体,但白羽鹤这一剑还是刺出。

    杨宁身形一动,只踏出两步,就感觉到一股寒气向自己直逼过来。

    他心叫这白羽鹤的出手果然是迅疾,这时候也不多想,一门心思循着逍遥行步法鬼魅飘移。

    白羽鹤一剑刺出,眼见得便要刺中杨宁,不过尺寸之遥,可杨宁竟依然没有出剑的迹象,似乎是要毫无抵抗经受自己这一剑,心下倒有些吃惊,手上不由微微顿了一下,可就是在这瞬间,却发现杨宁的身影如同鬼魅般陡然消失。

    他再不犹豫,长剑斜向一拉,已是向眼角余光处的身影再次出手。

    杨宁步伐轻灵,飘忽不定,躲过白羽鹤第一剑,赤丹媚看在眼里,迷人的眼眸之中显出惊诧之色。

    白羽鹤一剑失手,又是连续三剑刺出,在场众僧擅长剑术的寥寥无几,只看到白羽鹤身形轻灵,出剑如电,却并无几人看出他这连刺的三剑变幻莫测,那着实是顶尖的剑术,如果对手换做哪怕是当世赫赫有名的剑客,也未必能够避开这连续三剑,可今日他的对手却偏偏是杨宁,而杨宁偏偏施展出了神鬼莫测的逍遥行步,鬼使神差之间,竟是匪夷所思躲过了白羽鹤这三剑。

    逍遥行步,看似散乱没有章法,但其中却又偏偏有规则可循,杨宁如今还只是依葫芦画瓢走出这套步法,并未进入到随心所欲变幻莫测的地步,但即使如此,这一套诡异玄妙的步法走出来,白羽鹤还真是找摸不到套路,四招过后,竟然连杨宁一片衣襟都没碰到。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