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一三七章 剑神

第一三七章 剑神

 热门推荐:
    杨宁此时距离赤丹媚极近,赤丹媚身上异香钻入鼻中,让人心神悸动,这妖媚女人肌肤雪嫩,似笑非笑看着杨宁,杨宁斜眼瞅了一下,目光还是禁不住往下扫了一眼,见得雪白沟壑深不见底,心想这身材还真是够劲爆,也是似笑非笑道:“你想和她们比一比?那倒好办,哪天我带你去见识一下,你也和她们比比。”

    “哦?”赤丹媚妖媚一笑,声音酥软:“咱们可说好了,等哪天我空了,就去找你。”

    杨宁这才觉得自己失言,心想这女子虽然妖娆性感,可却是武功奇高,而且还是东齐国人,接近自己,不会有什么好事,还是不要招惹的好,并不多言。

    赤丹媚吃吃一笑,再不多言,身姿妖娆,如同一团火焰般离去,那四名麻衣人也飞步跟出。

    见得白云岛弟子远去,殿内众僧这才松了口气,想到如果不是杨宁取胜,大光明寺的净心阁已经成为别人随意进出之地,都是心下后怕,不管怎么说,杨宁确实是为大光明寺立下了不世奇功,众僧看杨宁的眼神便即大不相同。

    只是兀自有些人还在寻思着,杨宁那一剑是如何击败了白羽鹤,到现在也没有几个人搞清楚。

    一直在旁静默不语的礼部侍郎苏洛终于出来道:“净空大师,今日真是凶险,幸亏贵寺出手,这才让东齐人铩羽而归。”

    净能皱眉道:“苏大人,今日形势,委实凶险,白云岛居心叵测,你实在不该将他们带来。”

    他说话并不客气,苏洛虽然是礼部侍郎,朝廷重臣,净能的语气之中却也并无丝毫敬畏。

    倒是苏洛陪着笑脸道:“大师有所不知,如今忠义老侯爷暂时主理国事,我们大楚有意要与东齐人结盟,他们此番也派了人来,也算是有了个极好的开始。白云岛主是东齐国师,他手下弟子跟随东齐使团而来,咱们也不好失礼。他们再三要求朝廷派人领他们前来大光明寺,老侯爷思虑再三,派下官带他们前来,心里也是觉着大光明寺定能让他们无功而返。”

    净能还要说话,净空已经道:“众弟子各回本处,净心阁那边,不可疏忽,都先下去吧。”

    众僧俱都合十,唱了一声佛号,秩序井然向殿外走去,杨宁手中拿剑,正要交还过去再离开,净空已经道:“齐宁,你先留下!”

    杨宁一怔,随即点头。

    包括真明小和尚在内,众僧列队离开,不过片刻间,大殿之内只剩下寥寥数人而已。

    “苏大人,楚国若有难,大光明寺势必出山相助。”净能等众僧离开之后,才道:“可是此番答允白云岛弟子的要求,轻易带他们上山,实在不妥,贫僧只盼以后不要再有此事发生。”

    杨宁闻言,心想这大光明寺果然够厉害的,按理说率土之滨莫非王土,大光明寺不过是南楚境内的一处寺院,如今朝廷带人前来,净能竟然直言下不为例,而且他还只是刑堂首座,甚至不是主持。

    苏洛没有丝毫不悦,只是笑道:“除了白云岛弟子,也无人敢提出这样的要求。”上前一步,道:“两位大师,下官此来,还有另一桩事,贵寺还要早做准备。”

    “何事?”

    “圣上驾崩,举国悲痛,只是国不可一日无君,国丧过后,太子殿下便要登基,到时候势必要登山祭天,举行祭天大典。”苏洛正色道:“里不少不得要操持

    (本章未完,请翻页)此事,到时候还请贵司与我礼部协同配合,不日礼部也会派出官员来,在贵寺做准备。”

    净空与净能对视一眼,齐齐合十道:“阿弥陀佛。”二人的脸上,俱都显出欣慰之色来。

    杨宁在旁听的清楚,身体微震,心想之前不是听说楚国太子出使东齐,尚未返回建邺,看来事实并非如此,原来那位太子竟然已经回到了京城,甚至准备登基。

    他知道楚国的朝堂风云暗涌,淮南王对皇位虎视眈眈,朝中更有不少官员支持淮南王,这种时候,朝局实际上凶险异常。

    古往今来夺嫡争位引出的血腥残杀数不胜数,兄弟相残,甚至是父子相杀,那都是不计其数。

    杨宁一直都在担心,如果淮南王真的趁机纠集势力图谋皇位,无论谁最终胜出,南楚定然躲不过一场腥风血雨。

    此时听说太子已经准备登基,看来也是担心夜长梦多,皇位空置一天,就多了一分凶险。

    锦衣侯府是与太子一系休戚相关,所以如果太子能够顺利登基,对锦衣侯府来说绝对是好事。

    “苏大人回去告之忠义老侯爷,大光明寺即日起开始准备祭天之礼。”净空肃然道:“鄙寺上下,定当恭迎新君登基!”

    苏洛含笑拱手,道:“下官不敢多扰大师清净,过两日便会前来叨扰。”当下辞别离去。

    等苏洛离开,净空才向杨宁道:“齐宁,你上前来!”

    真明离开之前,已经将剑鞘交给了杨宁,杨宁收剑入鞘,捧着毗卢剑上前去,双手奉上,道:“净空大师,多谢你们借剑!”

    净空并没有立刻收回毗卢剑,抚须含笑道:“齐宁,老僧该当谢你才是,若不是你出手击败白羽鹤,后果不堪设想。”笑问道:“你心里是否还在埋怨老僧让你出阵比剑?”

    杨宁暗想原来你也明白,但还是笑道:“不敢。”

    “齐宁,你刚才那一剑,到底是如何出手?”净能在旁疑惑问道:“白羽鹤剑术高超,你怎能一招便击败他?”

    原来你这老和尚也没看明白。

    杨宁心下冷笑,此时却已经回忆起方才的情状,忽地明白了什么,微微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话来。

    他却是记起,刚才生死攸关的那一瞬间,自己躺在地上,随手使出的那一剑,却并非没有来由。

    他此时已经明白过来,自己出手那一剑,不知不觉竟是仿照了剑图上的招式。

    他在江陵老宅的鬼院之中,意外获得了一沓子剑图,曾经一度以外那些招式只是用来表演所用的剑舞。

    毕竟那些匪夷所思的离奇招式,与正常的剑术完全不同。

    其中有一招正是身体躺在地上,剑图上的招式不少,杨宁其实也还没能完全记住,到是躺在地上出剑的那一招他自己亲身试验过几次,算是记得最深,今日上阵比剑,其实还真没有想过用剑图上的招式来较量,毕竟白羽鹤乃是剑道高手,拿几招剑图上的招式来与这等剑客比剑,实在儿戏。

    只是他倒地之后,情急之中,下意识地便使出了那一招,他现在甚至不记得自己当时究竟有没有使对,但条件反射下出手的招式,还真是潜意识中的剑图招式,在出手之时,他当然不可能想到,条件反射下使出的那一剑,竟然重创白羽鹤。

    此时回过神来,心下没有惊喜,反

    (本章未完,请翻页)倒是骇然,暗想难不成那些剑图竟真的有如此厉害,连白羽鹤这等高手都敌不过其中一招?

    净能见杨宁沉默,自然不知道他心中所想,又见他眉头皱起,还以为是不想回答,也不好多问。

    净空道:“齐宁,你虽然并未剃度,不过现在却算是我大光明寺的弟子,不知你可愿意进入空明阁?”

    净能看了净空一眼,欲言又止。

    杨宁立时头疼,道:“大师,我哎,我真的与佛无缘,也从没有想过出家,你们不会真的强迫我出家吧?”暗想你让我进空明阁,目的不还是逼良为僧,管你什么空明阁空暗阁,老子好不容易穿越一次,可不要出家做和尚过一生。

    “其实留在大光明寺,对你有极大的益处。”净空循循善诱:“远离尘世纷争,在此修身养性,亦可在空明阁习武强身健体!”

    杨宁打断道:“不说了不说了,大师,你看外面天都黑了,瞧在我帮你们打胜一场的份上,你放我先回去,让我好好歇息可不可以?你们不是说过,有人会代替我出家吗?他什么时候来?是不是他来了我才能下山?要不你们派人去侯府催一催,我事情多得很,不能在这里耽搁的。”

    净能皱起眉头,终是道:“你先回去吧!”

    杨宁心想今天在五谷堂那边,你不还要将我带去邢堂吗?老子帮你们解了围,看你们还好意思找我麻烦。

    他将毗卢剑放在地上,伸了个懒腰,道:“两位大师晚安,我先回去歇息了。”转身便走,走出几步,想到什么,回头道:“净空大师,我能不能提个小建议?”

    “你说!”

    杨宁道:“是这么回事,我看五谷堂那些人实在是不成样子,你们真的要好好管管,真要是大光明寺饿死了人,传扬出去,好说不好听啊。”挥挥手,道:“我先走了,两位晚安!”

    眼看着杨宁走出殿门,净能才轻声问道:“师兄,为何不追问那人的踪迹?”

    “他既不想说,我们就不好多问。”净空肃然道:“齐宁从一开始便深藏不露,那是有心要隐瞒,只是迫于无奈,这才出手。”感叹道:“不过齐宁的根基似乎并不深厚,想来正是如此,那人才会传授他一套步法。”

    净能立刻问道:“师兄是说,齐宁那套玄妙莫测的步法也是也是那人所传?”

    “除了他,不会有别人。”净空轻声道:“齐宁的剑招虽然精妙,可是使出来却也算不得纯熟,如果不出意外,他的剑术应该修习不久,那人如今很可能就在京城。”

    净能神情凝重,问道:“那人是想将自己的本事传给齐宁?”

    “那倒未必,或许只是传授几招,让齐宁可以自保。”净空若有所思,缓缓道:“就算他真的倾囊相授,齐宁也不可能达到他的境界,那几个人的境界,都已经超出肉身所限,近似于妖了,绝非常人可以相提并论。”叹了口气,道:“白羽鹤的剑术在当今之世,绝不会下于前五,他知道齐宁来历,所以要与齐宁比剑,自然不是为了齐宁,而是为了齐宁身后那人。白羽鹤一心想要与那人比剑,可是那人不必亲自出手,可说是借齐宁之手,仅出一招,就能击败白羽鹤,可见那人的剑术已不只是宗师境界,而是随心所欲,近乎于神,剑神之名,果然是名不虚传!”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