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奇幻玄幻 > 天域神座 > 第四百五十四章 卑鄙的天狼府尊 2016/08/07 02:49:42

第四百五十四章 卑鄙的天狼府尊 2016/08/07 02:49:42

 热门推荐:
    从很小的时候,辰青帝就知道了梦离尘的存在。

    他听说,在天狼学府生活着一个比自己小上数岁的女孩。这女孩身上藏着的巨大秘密,若是能够完美破解,足以让自己更进一层,将来有希望达到与秦皇比肩的层次!

    所以,尽管从未见过,但是对那少女的想象一直深深地烙印在他心中。

    直至此次相见,梦离尘精致绝伦的面容与心中的想象骤然重叠,几乎瞬间击中了他的内心——

    贪婪,占有,爱恋,种种疯狂的情绪弥漫开来。

    这些复杂的情绪被他硬生生地克制住,他在内心反复告诫自己:这少女只是你用来得到星辰魔骨的一件工具!只要目的达成,可以随时抛弃!

    在她身上投入太多的感情,根本没有必要!

    内心重复了不知多少遍,辰青帝自己几乎也相信了这一点,相信自己对那少女有的只是纯粹的利用,再无其它多余感情。

    但是此刻见到梦离尘愿意为杨烈殉情,为那少年去死,被他强行压下的爱恋混杂着无比浓烈的嫉妒疯狂涌现,强烈得仿佛要将整个人都烧毁!

    “我,不允许你心中有别人!”

    辰青帝死死地握紧手掌,指甲嵌入了掌心之中,猩红的鲜血汩汩直流。

    但是他宛若未觉,这一刻,在他心中再没有半点星辰魔骨之类的踪影,有的只是那道宛如夜空中的一只冥凤般的少女身影。

    风猎猎。

    突然,一道矫健的身影从远处飞掠而来。在距离辰青帝还有几百丈远时,他便降落下地,用小步奔行的方式靠近,显露出了绝对的恭敬。

    待得来到辰青帝身后三丈许时,他拜伏在地,禀告道:“小郡王。”

    “讲!”辰青帝猛地转过头来,眼神死死地盯着来人。

    来人是名老者的模样,一头半黑半白的长发整齐地束着,右眉眉梢有着浓浓的火焰似的红芒闪烁。

    被辰青帝凶厉的眼神看得浑身一寒,来人不敢有半句废话,连忙道:“老奴有办法,或许可以尝试让梦离尘停止自毁。”

    “嗯?”

    辰青帝凌厉的双眸之中爆闪过一丝又是惊喜又是不信的神色,“天狼!你要是能够办到,本王可以赐你无上的武道能力。但是,如果你胆敢欺骗本王,那本王必定要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听这番对话,红眉老者竟然是“天狼府尊”!

    “老奴一定劫尽所能,若是不能成功,甘愿领受小郡王惩罚!”天狼府尊一咬牙,决定赌上这一把。

    当日他与问苍生决战落败之后,便被关押在大牢之中。原本以为自己再也没有重见天日的机会,结果数日之前,牢房竟然被打开!而且开启之人赫然便是——

    问苍生!

    天狼府尊担心这是一个陷阱,但是小心翼翼查探之后才知道,学府之中发生了惊天巨变,问苍生竟然被击杀了!而且出手之人是自己根本不知道姓名的新生学员!

    他不愧是自私自利到了极点的性格,得脱监牢之后,他非但没有对杨烈心生感激。反而是立即出手,想要将詹台月等所有人控制起来。

    一来,他对詹台月隐瞒太玄玉剑的消息耿耿于怀。

    二来,他知道问苍生因为敬献仙府位置有功,所以颇受小郡王辰青帝的赏识。而现在问苍生已经死去,凶手似乎也已逃之夭夭。

    天狼生怕辰青帝迁怒到自己,所以想出了一个办法。那就是将杨烈的家人抓起来,到时候呈献出来,供辰青帝泄愤之用。

    至于这样是不是对得起杨烈的救命之恩,完全不在他的考量之内。

    问苍生乃是他最后收的亲传弟子,追随他多年,所以对他的性格了如指掌。正是因为算到了这一点,才特地出手释放天狼,借他的手来报复杨烈!

    不过,天狼动手的时候出现了一些意外——

    他毕竟被关押多日实力不曾全部恢复,而且出乎他意料的是,知神机竟然对杨烈的家人异常维护,为了他们甚至不惜与自己死战!

    一番激战之下,被知神机带着众人逃了出去。

    天狼不死心,一直苦追多日,这才将众人重新抓了回来。

    “很好。”

    听他如此承诺,辰青帝脸上露出了几分和悦的神色,“天狼,只要你能助本王完成心愿,让离尘愿意在三天之后嫁给我,以后天狼学府依旧由你执掌!甚至,我会将你的势力再扩张十倍!”

    他已经完全不去想星辰魔骨之事,一心只想要得到梦离尘!这不仅是完成了心愿,更是对那个玄袍小儿最好的报复!

    这番承诺无疑是天狼最想要的,他闻言大喜:“老奴敢不效死!”

    ……

    梦离尘依旧是静静地悬浮半空,体内涌动的吞噬之气越发浓烈。这股能量虽然她还无法将之动用,但是任何人想要接近,都会受到其本能的攻击。

    即使身为界王境强者,天狼也不敢靠得太近,否则体内能量便有隐隐然要被卷走的趋势。

    “离尘,是我。”

    天狼府尊唤道,目光中充满了惋惜之色,“真是个傻丫头,小郡王殿下那是何等人物?不仅自身武道潜力惊世骇俗,而且血脉无比纯正,日后必定要执掌安岳郡,成为这大秦王朝最为顶尖的一类人物!更为难得的是,他对你一片痴心,愿意正式将你迎娶,这是多大的荣耀?”

    “只要能够嫁入安岳郡郡王府,你立即坐享无边无际的权势。哪怕就是堪称陆地神仙的强者,都能与之平起平坐!如此好处,那个出身卑贱的小子又岂能带给你半分?”

    他越说越是亢奋,满脸通红,几乎要手舞足蹈了起来。对他这等人来说,权势与实力是毕生最大的追求。

    为了这点,哪怕明知道辰青帝曾经默许问苍生夺权,险些置自己于死地,他也能毫无怨言地跪伏在辰青帝脚下,口称“老奴”。

    梦离尘双眸禁闭,恍如未闻。

    直到天狼说到“卑贱的小子”五字时,她才蓦地睁眼,杀意凛冽的眼神罩落,冰冷的声音淡淡地响起:“天狼!若有机会,我必杀你!”

    虽然知道这少女眼下还奈何不得自己,但是天狼府尊仍是不禁心头一寒,浑身血液僵凝!

    他很快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脸上浮现出了一片羞怒之色:“梦离尘!你不要忘记了,这么多年是谁将你抚养长大!天狼学府所有的资源你可以随意取用,所有的武学你能够任意挑选,所有的院主导师你都可以去请教!这些待遇,即使是本府的亲传弟子都没能得到。若非有我,哪有你的今天。”

    他一直将梦离尘当做可居的奇货,所以才费心心思培养。但是现在,他宛然一副奇功自居的腔调,仿佛施过无比的恩情。

    梦离尘早就清楚他的品性,所以依旧是不发一言,只是眸中的杀意更为冷冽了几分。

    “哼!”

    终于,天狼府尊似乎也意识到了这种手段对她毫无作用,于是换了一副语气,“你可以不为自己着想,但是你总该想想你的族人吧?你可知道当年你母亲为何会冒险进入天狼学府?”

    梦离尘一直很好奇自己的母亲是什么样子,但是天狼从未提过。即使心萌死志,在听到这番话时,她依旧是不由双眉轻轻一颤,显然是生出了几分关注。

    “你出身的星辰族,当年造下过太多的杀孽,不知得罪了多少强者。所以,那位妖皇陨落之后,你们族人的情况就非常不妙,不仅仅是现任妖皇容不得他们,就连其余妖族同样见不得他们与自己共同生活一起!”

    感觉得出,天狼府尊并未说谎,“即使是在大荒妖域之中,星辰族人都只能东躲西藏,一旦露头,所有妖族共杀之!”

    梦离尘心神一紧!她不敢想象,在这等恶劣的情况之下,自己母亲是如何小心翼翼地躲闪过所有杀机,最终来到了大秦王朝境内。

    “正是因为如此,身为星辰族的嫡系血脉,你母亲想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找回先祖的传承,凭借强大的实力帮助族人站稳脚跟,至不济也不需要继续经受这般到处躲藏的生活,不需要像老鼠一样躲藏在地底,而是能够真正有尊严地生活!现在——”

    天狼府尊声音倏然一顿,一字字道,“只要你愿意嫁给小郡王,凭借安岳郡的强大实力,完全可以将你的族人接来!他们,可以真正生活在阳光底下,享受与大秦王朝其余人族一样的待遇!”

    人族与妖族虽然对立,但是并非完全没有任何交流,不少强大的武者都会收罗妖族,训练成随从。

    以安岳郡的地位,若是铁了心袒护没落的星辰族,让他们生活在自己的庇护之下,并非没有可能。

    所以,天狼府尊这番话倒也不完全是在乱说。

    可惜,他的话丝毫没能打动梦离尘,少女依旧是一脸的漠然。

    “呵。”

    见自己劝说了半晌还是毫无效果,天狼府尊忽然冷冷一笑,“真像,你可真像你母亲啊,都是一样的自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