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穿越之武侠群芳谱 > 第十四章 疗伤

第十四章 疗伤

 热门推荐:
    众人吃完饭以后,已经戌时三刻了。云宇拿出了三个帐篷,车夫陈伯一个,李莫愁一个,另一个作为云宇给穆念慈疗伤之用。穆念慈身上的暗伤实在太多了,不是一时半刻所能治疗得好的!

    “莫愁,你先去休息,我要给念慈疗伤,可能一时半会儿也完成不了,明天一早我们还要赶去襄阳,你不用等我了!”

    “云哥,没有你在我哪能睡着?我还是在你身边看着你吧,放心,我绝对不会打扰你的,就在一旁看着好不好?”说完还一眼朦胧的看着云宇,似乎他不答应就会哭出来了!其实哪个女人会放心自己的男人和一个女人共处一室呢?尽管她是有夫之妇,尽管她身受重伤,都是不会放心的。更何况还是一个顶尖的大美人,可惜缘分来了谁也挡不住!

    “那好吧,不过你只能在一旁观看,不能出声,要不然可能会功亏一篑,而且病情也会加重,严重的话可能我也会出现一些麻烦!”既然不能拒绝,那只能同意了!

    “那就这样,我们开始吧!”云宇将手中的帐篷一个交给陈伯,将另外一个展开,率先进入帐篷之中!随后两个大美女也走了进来。

    “莫愁妹妹,再次麻烦你了!”穆念慈将手中的孩子交给李莫愁“云大哥,我该怎么做?”后面的话却是对着云宇说的!

    “盘膝而坐,运转你所学的武功心法,其他的交给我!”

    穆念慈坐下以后,云宇也跟着盘膝坐下,双手成掌抵在穆念慈的双肩!九阳神功运转,穆念慈只感到一股温和的内气从云宇的手上传来,渐渐地向周身由去,说不出的舒服感油然而生,穆念慈差点呻吟了出来!

    其实疗伤最好的地方是从丹田开始,只不过对于一男一女来说,女的实在太过羞人,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可惜这也不过是掩耳盗铃的方式罢了,没有揭开那块遮羞布。你想,真气游转全身,你身上有什么人家还不知道了?所以江湖中最忌讳男女之间相互疗伤了,而且许多江湖中人最后受伤致死都有不少这些原因,主要是跨不过那道坎,对于古人来说,清白总是远远大于生命的。

    今天穆念慈同意云宇给她疗伤的原因:其一是因为云宇救了自己,若是没有云宇的到来,自己清白早就丢了;其二是自己的孩子刚生下来不久,若是自己死了,他该怎么办?其三却是因为云宇的原因,自他得到宇宙晶体并修炼宇宙天演诀之后,他对天地万物的亲和力极强,可以说就算是无恶不作之人初次遇见他都会有一种说不出的好感,穆念慈自然也不例外,所以就同意了。

    云宇可就没想那么多了,对他来说,能够救活一人也绝对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情,所以能够救人的时候,他是绝对不会放弃的!

    李莫愁抱着杨过躺在睡袋里,目光温柔的看着正在为穆念慈疗伤的云宇渐渐地沉入梦乡之中,小杨过还是比较乖的,一夜都没有吵闹!

    一夜无话

    ……

    时间,总是会在人们不经意间流逝了,当人们发现的时候她已经再也回不来,回头一想,才发现原来我们什么都没有做,光阴就这么虚耗了!

    旧日逝去,新的一天到了,短短的一天中,时间道路留下了许许多多的足迹,有的曲折长远,有的原地踏步,但总的来说在时间的长河中还是留下了我们的足印不是吗?不过是多少罢了!

    庙还是那庙,一夜之间它也没有丝毫变化,或许有,只不过我们没有发现,若不然没有人为的痕迹,许多东西却变得腐朽了呢?

    已经经过不少风吹雨打的山神庙,依然还挺立在那儿!庙中,神像前面昨晚还在熊熊燃烧的篝火已经失去了温度,耗尽了它的光芒!

    起火不远处,一顶白色的帐篷静静立在那里,温和的气息不断的从里面传出。在帐篷外,一个已经花甲之年的银须老站立在前,盯着山神庙的入口,任云宇怎么也想不到,他雇佣而来的车夫会起那么早,给他守着门口!

    帐篷里面,李莫愁和小杨过已经醒了过来,可能是因为饿了的原因,抓着李莫愁的玉指狠狠的洗着,然而却丝毫不起作用。

    忽然,李莫愁感应到帐篷中的热气渐渐的降了下来!李莫愁赶紧看向盘坐的两人,只见此时两人已经悠悠转醒。云宇的额头和太阳穴周围都布满了密集的汗珠!

    其实以云宇宗师巅峰的修为,其实也不必这么劳累的。但是穆念慈身上的暗疾实在太多了,再加上她的身体实在太过虚弱,云宇不得不集中心神,小心翼翼的一步一步检查穆念慈的身体,还要将真气慢慢输出一点点的进行治疗,所以云宇真气倒是没消耗多少,心神却是耗了大半!

    两人几乎同时间醒来,穆念慈虽然一夜未睡却是神采奕奕,精神焕发,一扫昨天的病恹恹的样子!面色红润,眉目生光,任谁也想不到他是一个已经生过孩子女人,好像一个二八少女!

    “念慈多谢大哥再造之恩,若不是大哥舍身相救,念慈却是不久人世了!”说完就要下跪行礼!

    云宇赶紧伸手将她拉住:“念慈,我救你不仅仅是因为你是郭靖兄弟的义妹,而且还因为过儿出生不久,还需要你全权照顾,再说我也救回了一条人命,心中高兴,又没有花费我什么东西,何乐而不为呢?”

    “好了,不多说了,我们先出去吧,天已经亮了!”云宇说着内力轻震,脸上的汗珠消失不见,率先走出帐篷!

    穆念慈似乎还没醒过来:“嗯?天已经亮了?那云大哥岂不是一夜没睡?他如此待我,如此大恩大德教我如何能报!”收拾心情,叹息一声也跟着走了出去!

    话说云宇走出帐篷,看到的却是赶车的陈伯站在门口一动不动!“看来他也知道江湖中不少事,还知道运功疗伤不能有人打扰。”

    “多谢陈伯了,本来劳烦你帮我们赶车,现在还要你来帮我们守门,真是过意不去!”云宇走上前去,面带感激,双手抱拳道谢。

    “公子言重了,老朽却是醒来没事,看到你们又没出来,就随便帮你们看看放风,当不得你如此道谢!”老者赶紧回礼。

    随后李莫愁也和穆念慈从帐篷中走了出来,此时小杨过已经回到了穆念慈的怀中!

    我们出去吧,云宇等众人出去以后才将帐篷收到了宇宙晶体之中,之后也跟着走了出去!毕竟储物这样的东西对武侠世界来说实在太过玄幻了。

    “公子,你看我们什么时候走,现在马上巳时了,我们今天还要去襄阳呢!”陈伯待众人洗漱完毕并且吃过早餐之后才说到。

    “熊家两兄弟还没有到吗?”

    “没有”

    “那就再等等吧,我说过要等到巳时一刻的,决不能食言,要是他们两兄弟来了找不到我们怎么办?”

    “云大哥,你们要去襄阳吗?”穆念慈听见两人的谈话,也不顾怀中的婴儿,迅速跑过去问道!

    她此时的心中充满着矛盾,又想留着人家,却发现自己连个休息之所都没有。回想一下才发现自己一生在江湖中漂泊,到现在连个容身之地都没有,好不容易出现一个对自己极为要好的人,却是马上要离开了,自己竟然找不到挽留的理由。目光黯淡了下来,自己何时才能报答他的恩情呢?

    看到穆念慈黯淡的目光,云宇才想到这个女子悲惨的一生!年轻时随义父江湖中漂泊,喜欢上的一个人却是一个背信弃义之人,最后却自己害死了自己!可以说穆念慈一生之中从来没过过一天的好日子,从来没有一天开心的时间!

    想到这里,云宇心中暗暗下了一个决心。“对啊,我们将去襄阳,有一点事情!念慈,你呢?有什么打算!”

    穆念慈轻声叹息“我能有什么打算,我想先去牛家村祭拜一下父母,然后将过儿抚养成人!你们若是遇见义兄他们夫妇,给我问一声好”

    “将过儿养大,你一个人怎么养?他才出生多久,你做什么还不得带上他啊!万一再遇上彭长老一样的人物,你可怎么办?我看你还是随我们一起走吧,大家一起也好相互照应,要不然你一个人我也不放心!”云宇却没有想到,他说的话会给别人一副什么样的感受,俨然一副男主人的模样!

    看到云宇那副生气的样子,穆念慈不由心中一暖。这种感觉似乎已经很久没有感觉到了,上一次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也许根本就没有上一次,义父没有时间关心自己,而杨康......有人关心的感觉还真好,一个人女人如何不希望有一个关心自己的男人呢?可惜,当穆念慈看向李莫愁的时候,瞬间掐灭了自己的心思,而她不知道的是,很多事情并不是你回避就能解决的。

    “好了,既然他们没到,那就走了,不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