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穿越之武侠群芳谱 > 第二十二章 比武招亲

第二十二章 比武招亲

 热门推荐:
    “叮!”正在黄药师向云宇传授奇门遁甲之术的时候,宇宙晶体的声音传来了!

    “黄药师向你传授奇门遁甲之术,医术,相术,是否接受?”

    “当然接受!”云宇心中默念一声!黄药师的知识几乎如同醍醐灌顶般进入云宇的大脑里面!云宇瞬间就达到了黄药师的高度,只不过这实在太过于不可思议,所以云宇也只能听黄药师说完!

    “恭喜宿主学会奇门遁甲之术,医术,相术!”宇宙再次传来声音就沉寂下去!这三样都是黄药师最为精通的旁门左道了。其他的例如琴棋书画这些东西云宇并没有学会,可能是东邪并没有教他的原因!

    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对于东邪来说,一个志同道合的知己实在太过难找,总算是有一个!可惜年轻人总有自己的方向,怎么总是陪着一个老头子呢?

    舟山,通往桃花岛的岸边,一行三人从船上走了下来!“云兄弟,不知你有何打算?”

    “我接下来将要前往西藏密宗!”云宇丝毫不隐瞒,毕竟他也算是和东邪有师徒情份,所以直接道明了自己的去意。

    “却不知道云兄弟去密宗干嘛?密宗之人虽极少在世间走动,但是西藏活佛却是不容小觑的,云兄弟可有把握?”担心之情流转于面!

    “这次前去若是能够遇到,就杀一个人,若是遇不见,就当游历了。”云宇说到杀人的时候,面色都没有动一下。自少室山下屠戮了一个蒙古千人对之后,云宇对杀人已经没有多大的反抗之意了,对他来说,蒙古人杀多少都不会心怀愧疚的!要知道在中国历史上,在元朝时期死的汉人至少有五千万人,直接被击杀的就有上千万人,再加上其他的各种天灾**,汉人的数量迅速锐减到了十分之一。

    “想必以云兄弟你的实力西藏一行不在话下,我不与你同路,就先走一步了,蓉儿就交给你了!”说完不等云宇反驳就飘身而去,消失在茫茫人海。

    “黄姑娘,你有何打算?”云宇将目光转向黄蓉!

    “爹爹既然叫我跟着你,我当然是跟着你了,我此番出来也是为了散心,去哪都一样,两个人总会好过一个人,而且有我在你可以天天吃到美味的食物,难道你还不愿意?”黄蓉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灼灼的盯着云宇,似乎在看他要如何拒绝自己。

    可惜要令她失望了,云宇最不会拒绝别人,何况是个绝世美女,我想是个男人都不会拒绝的!其实在船上他已经听到了云黄二人的谈话了,她也想知道这个一直一副花花公子打扮的男人有什么好的地方!“除了武功高点,相貌英俊点,人品不错点,对女人好点,钱多一点,风流一点。好像也没有其他出彩的地方,也不知道爹爹为什么看上他了”黄蓉暗自腹诽。

    她没想到的是若是一个男人做到这个程度不知道还要怎么好才算好,不要风流加上人傻才算吗?可惜世人是没有这样的人的,一个男人若是优秀到了一个程度,风流不风流不是自己可以说了算的!

    “当然愿意,我为何不愿意,有一个绝世美女傍身,而且她还有一手好厨艺,就算是傻子也不会不同意的!只是你可知道我这次前去密宗有多远的距离,走的是一个什么样的路?”

    “你小看我?你可知道当年我为了郭靖经历过什么?小小的西藏也不至于能够拦得住我黄蓉的脚步!”黄蓉一脸傲娇的样子,可惜她没发现她的口中已经不再是靖哥哥,而是郭靖了!

    “好,那我们就出发,我倒要看看你如何撑得下来。”云宇花了上百两银子在镇上买了两匹好马,两人向西藏密宗赶去!

    ……

    他们不知道的是,在他们走的第二天,一个杵着拐杖的瞎子来到了舟山,并雇了艘船向桃花岛行去!

    桃花岛上!“靖儿,你说什么?黄药师父女在昨天已经离开桃花岛了?这是怎么回事?”柯镇恶本来是应邀前来和东邪黄药师商议郭黄二人的亲事的,然而听到的却是他们已经离开的消息!

    郭靖便将昨天发生的事一口气说了出了,从云宇到来和离去都一点不漏!

    “你说的云宇可是那个华山论剑获得天下第一高手的谪仙云宇?”柯镇恶焦急的说到!

    “谪仙是谁我不知道,但是他确实在华山论剑时打败我师傅和我岳父,成为了天下第一!”郭靖因为华山论剑之后就回的桃花岛,所以云宇被称为谪仙他丝毫不知道。

    “我观此人行事正派,怎么会做出这样夺人妻儿的卑鄙事情?我听说他在少室山下击杀了蒙古的一个千人队,还以为他是一个英雄呢,怎么会这样?”柯镇恶做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在他心中,人人都要按照他那一套来行事,郭靖达到这样的地步,想必和他脱不了干系!

    “靖儿,我们走吧,不要呆在这里了!”柯镇恶伸手拉住郭靖的手,就要向桃花岛外走去。

    “不,我不走,我要在这里等蓉儿回来!”郭靖仍然是那副呆傻的样子!

    “还等什么,人家已经不要你了,你还在这里等什么?你郭靖的难道就交给没有家?一定要赖在这里!醒醒吧,难道我柯瞎子没有眼睛,你也瞎了不成?”

    郭靖一下子变得失魂落魄,眼神一片茫然,口中喃喃自语:“不会的,蓉儿不会离开我的,她那么爱我,为我做了那么多事,她怎么会一走了之?不会的,不会的……”郭靖口中回荡的永远都是这句话!

    看到他这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柯镇恶也很痛苦,在他茫然间用力拉着他的手向岸边走去。以郭靖的状态,哪里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在他醒来的时候已经被柯镇恶带到了船上,想回去却已经不行了!

    有时候缘分就是这么的奇怪,一旦错过了就一辈子错过了,没有一丝回旋的余地!

    柯镇恶带着失魂落魄的郭靖一路奔波,当来到铁掌峰下的一座小镇上的时候,却出现了一场好戏!“比武招亲!”

    高台上,四个红色的大字迎风招展,似乎在欢迎远道而来的客人!高台后方的座位上,一个美貌的少女静静的坐着,看着人来人往的人们!

    忽然少女动了,可谓静若处子,动若脱兔!她伸手从腰间拔出一柄长剑,一脚踩在地上,掠向高台,首先舞了下剑,哐啷一声剑已插入剑鞘。

    “今天是我的大喜日子,可是我裘千尺的夫君一定要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所以今天在此比武招亲,若是有谁能胜过我手中长剑,便可成为我的夫君,若是有一个人胜过我,其他想成为我夫君的就必须打败他,最后的胜利者就是我的夫君!”红衣少女清晰的声音从高台上传了下来!

    “好了,现在必须开始!”裘千尺又重新拔出自己的长剑,睥睨的看向四周!然而却没有一个人动,几乎都已经被她先前的武艺惊呆了!

    最后还是****战胜理智,一个个人跳上台去,然而都羽刹而归!人群之中,一个少年看着高台上的女子,目光中露出一丝**,不过被他很好的掩藏了下来。他的身上最特殊的就是他的腰间一边是刀,一边是剑。

    忽然他好像下了一个决心,在台上的一个男人被抛下来的时候,他抽出腰间的刀剑跃到高台上!“在下公孙止,让我来领教一下裘小姐的高招!”一副风度翩翩的样子。

    “哼,如你所愿!”裘千尺举起手中长剑,双脚登地,向公孙止的喉咙刺去!

    公孙止却也不是易于之辈,双脚点地,向后轻轻飘去!裘千尺感觉无论自己的剑如何刺出都好像离他的喉咙有一寸之距!

    在达到擂台中间的时候公孙止不再犹豫,瞬间抽出腰间的刀剑将裘千尺的长剑夹住,丝毫不得寸进!

    然而这并没有完,她弃剑了,她放开剑柄,然后一掌击在剑柄之上!在她掌风加持下的长剑向公孙止的面门直射而去,这一件若是公孙止不能让,那么绝对是身死道消的下场!

    然而公孙止的反应却也不慢,他刀剑架住长剑,头迅速向后一仰,然后抬腿向裘千尺的身体踢去!不再受束缚的裘千尺也向上掠去,抓住自己的剑稳稳落地,回头看向擂台一边的公孙止!

    “好个公孙止,再接我一招!”裘千尺将剑举在胸前,然后身体迅速转动飞向空中,然后一剑刺向公孙止的面门,这一剑没人能形容他的华丽,绚丽!

    她的这一剑招并没有建功,公孙止并没有硬接!公孙止快速移到一边左手持剑击在裘千尺的剑锋之上。被挡住的裘千尺并没有慌乱,她身体在空中转了一圈,然后一腿狠狠的踢向公孙止的面门,这才是她真正的杀招,以剑诱敌,以腿建功。

    可惜她终究还是失望了,若是其他人,她也许可以占到便宜,但是公孙止用的却是两把兵器,左右开弓。她的腿依然被挡住了,而这也使得她败了,女人终究是吃亏的,力气无论如何也是比不上男人的!公孙止右手一震,直接将裘千尺震飞了出去,被震飞的裘千尺没有丝毫的着力点,如同断了线的风筝向擂台之下跌落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