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穿越之武侠群芳谱 > 第四十八章 慕容

第四十八章 慕容

 热门推荐:
    阿碧的做法云宇很不赞同,也许是时代不同,遭遇不同的缘故,她可能有她自己的想法。但是云宇是这样认为的:只有自己强大到一定的程度,才有资格选择不参与!若是没有强大的实力背景,一切都不由你做主了。就像他说的那样:人在家中坐,祸从天边来。

    也许你不是江湖人,但是这不是理由,世间的一切并不是讲理的地方,也许有,但是南宋绝对不是这样的地方。奸臣当道,盗贼横行,外族肆虐,这样的世道怎么可能有理可言?一切都要靠实力说话。

    云宇不知道慕容岩是否已经听进去了他的话,但是他该做的已经做了。云宇的想法很简单,能帮一人是一人,虽然慕容岩年纪已经很大,但是若是他想学,云宇也会消耗内力帮他打通一些经脉的。就像他说的,相逢便是有缘,虽然慕容家是燕国的后人,而且也曾想复国,但是就凭他对儿女的那份深藏的爱意,云宇也会毫不犹豫的帮助他,因为这样的人绝不是坏人,而且也值得人尊敬,何况他们早已经将那些已经过去的事忘得一干二净!

    本来治好慕容嫣就已经是子时,再加上与黄蓉的谈话和慕容岩的送礼,做好这一切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这时候是真正的夜深人静了,他们都没有睡觉。原因却是因为空出来的房间仅仅是慕容岩口中慕容嫣的弟弟慕容燕的房间,对于黄蓉来说是绝对不会睡其他男人的床的,虽然云宇不介意睡,但是他也绝不允许自己的女人睡在其他男人的床上,尽管上面没人,所以云宇和黄蓉就在客厅内呆着了!

    卯时之后,慕容岩回到自己的房间叫醒了他的老伴!待得她出来的时候云宇才发现原来慕容岩并不是孤家寡人,他的妻子并没有死,他们只是轮流给慕容嫣守夜而已。他一直没有看到慕容岩的妻子,还以为她已经死了呢,也幸亏他没有问出来,要不然可就尴尬了!

    慕容岩的妻子也是五十岁左右,可能比他要小一点,但是脸上也布满了深深的皱纹,比她的实际年龄要老了不少,也许是太过操劳的缘故吧!

    “老伴,这就是治好嫣儿的云宇云兄弟,快来见过!”慕容岩将老伴拉了过来,要给云宇见礼。

    云宇睁开闭上的双眼,在他们进来的时候他已经知道了!“慕容老哥,不必客气,我说了不兴这个的,想必您就是嫂子吧,云宇见过嫂子。”虽然他在江湖中的地位很高,但是在这种令人尊敬的老人面前,也不会托大,在现实中,他们可就是和父母同样的,云宇深信,若是自己和慕容嫣同样的遭遇,父母对自己的担心绝对不比他们的少。

    想到父母,他发现自己已经有二十年没有看到自己的父母了,虽然在现实中他不过才开学,才刚刚离开父母!虽然他的年龄几乎达到父母的程度,但心中的那份情从未有丝毫的减少,越发的浓厚了!云宇暗自下了一个决定,在神雕世界结束后一定要回去看看父母,而且他回去后定能让父母过上幸福的日子。

    “你是救了嫣儿的恩人吧,不要这样,你这样可叫我如何做人啊?”她连忙扶起将要行礼的云宇,说到。

    接着她又看向身旁的慕容岩,悄声问道:“我说老倌,你不是说恩人是四十岁的人了吗?你不会骗我吧?”只是她的话在怎么小声云宇和黄蓉想不听到都不行。

    “咦~我没有跟你说吗?恩公虽然已经四十岁了,但是因为他武功高绝的缘故,所以他的容颜并没有丝毫变化!”

    “原来如此,我说呢!对了,嫣儿呢?她不是已经好了吗?”

    “嫣儿睡下了,恩公说明天就会醒,到时候再和她说说话吧!”

    “嗯嗯!多谢恩公对嫣儿的救命之恩,我们一家无以为报,请受农妇一拜!”说完跟慕容岩一样便要跪拜!云宇不由感叹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但是他的动作并不慢!

    “嫂子,不要多礼了,我刚刚已经跟说了,不用这样,你们这样我只能走了,你们是来赶我走的呢!”他说到最后,微微开了个玩笑。

    “怎么会,既然大兄弟你不喜欢,那我们不做就是了,你可千万别走啊!”

    “好,只要你们不再这样我就留下,不过天亮我就要走了!”

    “好,那就好!这位就是弟妹吧!长得可真俊俏,你们在一起真是郎才女貌,你叫什么名字啊?”高兴完后又将目标转向黄蓉。

    “嫂子好,我姓黄,单名一个蓉字,嫂子叫我蓉儿就好!”黄蓉微微欠了下身子,云宇都要行礼,她自然也不例外,虽然不知道云宇为什么对这两位老人如此尊敬,但是云宇怎么做她也绝不会拂了云宇。

    “黄蓉,真是好名字,那我就叫你蓉儿了,本来我刚刚看到大兄弟的时候,还以为是老倌口中恩公的后人呢,还想让嫣儿以身相许呢,不曾想是恩公本人,不过你们夫妻俩还真年轻,看上去不过二十岁,真让人羡慕。你们是怎么做到的?”

    ……

    黄蓉不得不将云宇刚刚的一套说辞说了出来。

    “原来练武有这个好处啊,要是我能学会武功,那就好了,唉,可惜啊这武功哪能那么容易就能学到呢!”她也只能叹息了,看她的样子不像作假,看来慕容岩并没有告诉她慕容家的事,云宇疑惑得看向慕容岩,他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其实这个东西除了慕容家的人外,其他人都是不知道的,祖奶奶说不让姓慕容之外的人知道,就算是媳妇也不例外,所以我没告诉过她!”

    “原来如此!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考虑考虑我的建议,毕竟我认为这不是一件坏事。”

    “谢谢兄弟了,我会的!”

    ……

    慕容家的草屋顶上,将道人影紧挨着坐在一起,互相依偎着,正是云宇和黄蓉二人。他们实在受不了慕容夫妻俩的目光,所以跑出来透透气,毕竟在家里实在太闷了!

    “宇哥哥,我们天一亮就走吗?”黄蓉轻声问,其实她心里巴不得这样的夜晚时间再长一点,自从以前和云宇单独在了那段时间之后,就从来没有这样的机会了,这次若不是去她也去过的密宗,或许她也没机会和云宇单独在一起,她心里自然希望时间过得慢一点。

    “当然不是了,至少要吃过饭再说吧,刚刚你没听见啊,慕容老哥为了感谢我们,将他那打鸣报晓的公鸡都杀了,总不能对不起他的一片诚心不是。”

    “也对哦!你说我们是帮助人了别人呢还是给人家添麻烦啊?”

    “这要看你怎么看了,救人对我们来说可能是举手之劳,但是对他们来说却是难以报答的恩情;而我们觉得人家花费这些来招待我们感觉麻烦了人家,但是对他们来说这仅仅是表达心意的一种方式而已,远远比不上救命的恩情,所以怎么认为都是我们自己的心理负担而已,放宽心就好。”

    “也对,我们自己开心就好!”

    “这就对了嘛,想那么多干什么,重要的是自己要开心!”

    漆黑的夜晚在云宇和黄蓉的谈笑声中落下了帷幕,黑夜的消逝表示黎明即将来临!一道紫色的光芒划过天际,火红色的光芒随后而来,初生的太阳明亮,却不刺眼!只是将天边染成了红色,云宇小时候曾想:“若是能够到达天边,近距离的见证日出的盛景,那该是多么有成就的一件事呢!”直到长大后他才明白这世界上哪来的天呢?不过他将目标换了,就是要到太阳上去看一眼,以前是幻想,不过现在……他知道,总有一天,他会实现的。

    “蓉儿,你看过桃花岛的日出没有?”

    “看过啊!只是似乎没有今天的美。”

    “难道日出还有几个样啊?”

    “日出倒是没有几个样子,但是看的人不一样嘛,心情也不一样!”

    “是吗?我不知道我还能增添景物之美呢”

    “臭美!不过宇哥哥,你好像从来没有陪我看过日出呢,今天好像是第一次吧?不知道你和穆姐姐她们一起看过没有?”

    “没有,不过我和莫愁曾经看过。你还记得吗?华山论剑的时候。”

    “记得啊,怎么了?”

    “那次你们上华山之后我和莫愁就已经到了,那次去那么早的原因就是因为我和莫愁去看日出的缘故,除了那次,就这一次吧!”

    “呵呵,那我该是荣幸了?”这让云宇怎么回答?他只能保持沉默了。

    ……

    “对不起,蓉儿!”好半天云宇只能说出这几个字,有人说总是道歉的男人没出息,但是他不得不说。

    “宇哥哥,怎么对我说这些话?你知道的,自从我决定跟着你以后就没想过其他的事,从来没想过后悔。再说就算是歉意也该是我们对莫愁姐姐的歉意,这和你没关系。而且我们都做了这么多年的夫妻了,可以说已经二十年了吧,还说这些干嘛?我们不算小孩子了吧?”黄蓉说完又将目光移到天边,不再说话!

    “是啊,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你们都是很好的女人,这辈子能娶到你们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福了,我一定会尽一切的努力给你们美好的生活!你们最向往的就是我这辈子最大的追求了!”云宇抓住黄蓉的手紧紧握在手中,和她一起看向正散发着温和光芒的太阳!

    ……

    “云兄弟,下来吃饭了!”正当两人你侬我侬的时候,慕容岩的声音从下面传来,他正盯着屋顶上旁若无人的恩爱夫妻!

    他本来不想破坏这幅美好的画卷的,只是这饭菜都要冷了,就这样也不是个事儿,所以他不得不打扰了一下。

    “走了,蓉儿,时间差不多了,吃完饭我们也好上路,以后有的是时间,如果可以,我亲自带你到太阳上去看看,那也是我的一个梦想!”

    “宇哥哥,你的梦想倒是与众不同!有机会的话有一定陪你去。”她没有当真,权当作一个玩笑。云宇一手揽过黄蓉的腰肢,从屋顶飘然而下。

    “兄弟快坐下吃饭吧!今天可能小燕一时回不来了,我们先吃饭吧,多吃点,你们也好办事,过了这里,这方圆几百里也不知道有人家没有!”

    “对了,听老哥你说你公子小燕外出寻医,他出去了多久了?有跟你们说他要去哪里了吗?”

    “他出去有四天了,从他姐姐的病不见好转就出去了,也没说去哪里,说是到处打听,也不知他找到了没有,不过幸好有兄弟你,要不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算了不管他了,我们先吃东西。”他虽然说不管,但是眼中的担忧却时时刻刻存在着,只是不表达出来罢了。

    “爹爹,娘亲,我回来了!”他们正要开动的时候,一道略显稚嫩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其中还带着一丝疲惫,但是却充满了兴奋。

    “是小燕回来了,老伴,快出去看看!”慕容岩看了看厨房中的妻子,高兴的喊到,若不是云宇也在,他也要出去了!只是不用他说,他的妻子已经自己出来了。不用说,她肯定也听到了儿子的声音。

    “老哥,我们也一起出去吧!”这句话正合他的心意,也不矫情,随云宇一同向外面走去。云宇感应到了外面不止有一个人,除了慕容燕之外,还有两道强横的气息,他也想看看是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