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穿越之武侠群芳谱 > 第四十九章 一灯大师

第四十九章 一灯大师

 热门推荐:
    随着云宇的外出,屋外的三人出现在云宇的视线之内:为首的一人衬布麻衣,头发有些散乱的劈在肩上,面色憔悴,嘴唇干裂,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只是他的眼神充满欢欣,几乎将一切的负面掩盖掉了!看他的面孔,年轻得不像话,云宇看来最多不过十六岁。而他的身份呼之欲出,他肯定就是~慕容燕!

    在他身后,是一个老和尚,他的手作合十状,握着一串佛珠,头顶九个整齐的香疤,慈眉善目的样子,他的眉毛胡子比雪还白,而且眉毛已经垂到了嘴角,胡子已经拖到了胸膛。这副卖相,绝对能够秒杀少林众僧,就算是少林当今的主持,与他相比实在差了不少。

    老和尚的旁边同样也是一个和尚,只是他的手脚都被铁链拴住了,而他的眼神中不时闪过一丝丝戾气,端是吓人。他的年龄和老和尚差不多大,也是一个和尚,只是看上去和白眉和尚差了不少!

    云宇已经猜出能有此气质的江湖中也不过几人而已,再加上是一个和尚,那必定是一灯大师无疑,只是另外一人他没想到,似乎一灯大师的身边没有这样的一位和尚啊?

    黄蓉的呼喊证实了他心中的猜想::“一灯大师,您怎么会在这里是?”黄蓉认识他,一灯曾经救过黄蓉的性命,所以无论如何也不会忘的。

    “是蓉儿啊,我听这位小施主说他姐姐生病了危在旦夕,所以跟他来看看,蓉儿既然你也在这里,那么你可曾见过他姐姐?”一灯大师可以说自从刘贵妃瑛姑一事之后,便已经看破红尘,所以若是有人求助到他的身上,绝不会推辞!

    也不知道慕容燕如何找到他的,以一灯大师的行踪,一般人想要找到他实在太难,何况他的手下还有渔樵耕读四人,虽然他们已经不再时刻跟在他的身边,但是若要见他一面委实不容易!想必慕容燕吃的苦不少。

    ……

    慕容家一家三口也在说着话。“小燕,你终于是回来了,他们就是你寻访到的高人吗?”一灯大师的形象给了慕容岩极大的好感,虽然现在已经不需要人家的帮助,但是既然人家已经来到这里,那么这片心意值得人尊敬!

    “爹爹,他们就是我千辛万苦寻来的绝世高人,姐姐这次有救了!先不说了,我们赶紧先去看姐姐,早一秒早好!”说着就要走!

    “不用了,你姐姐已经不需要了”

    “什么?爹爹,什么叫姐姐不需要救治了?难道我来晚了?难道姐姐已经……不会的,不会的!”听到慕容岩的回答,他瞬间变得语无伦次,几乎跌倒在地。

    “想什么呢?你姐姐已经没事了,她已经被云兄弟救好了,看到了吗?他就是你姐姐的救命恩人。”说着也不忘指了指正在和一灯大师说着话的云宇!

    “啊?这怎么会?”

    慕容岩一巴掌拍在慕容燕的头顶:“什么叫怎么会,难道你还希望你姐姐躺在床上不成?”

    “不是不是,我这不是激动的吗,一时之间太高兴了!那救姐姐的是什么人啊?这么厉害。”

    “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天山双侠’吗?就是他们了,他们一个叫云宇,一个叫黄蓉!”

    “可是他们不应该是四十岁了吗?怎么会?云宇,黄蓉,怎么这么耳熟呢?哎呀我记起来了,这段时间我外出寻访,经常听到这两个名字,只是他们怎么会是同一人呢?”他指的当然是天山双侠和云宇黄蓉的身份。一方面是天下第一高手和丐帮帮主,另一方面又是天山双侠。

    ……

    “晚辈云宇,见过一灯大师!”云宇行了一礼。一灯大师虽然不认识他,但是一灯大师绝对算得上一位得道高人了!也许他的前半生有些错误,将名利看得过重,但是出家之后,他所做的一切不得不说让人找不到一丝瑕疵。

    当初华山论剑的时候,云宇也抱着能见他一面的希望,可惜的是天意弄人,他并没有上华山,仅仅是在山下将裘千仞收入门下就飘然离去,不得不说是一件憾事!机缘巧合,想不到今天在这里会遇见一灯大师,云宇心中还是极为高兴的。

    “见过云施主,以施主如今的江湖地位,老衲当不得如此大礼。”听到来人自称云宇,他虽是江湖前辈,却也不敢托大。曾经年少时他也为了天下第一的称号将自己陷于不义,但是严格说来却也不能怪他,他已经算是做得仁至义尽了!

    感同身受一下,自己的老婆和别人生下儿子,被他人打伤后还来找自己救治,这是什么道理?若是一般人,只会是落井下石,而他只是因为论剑在即,而若是救了他,自己可就要在五年内失去武功,对于习武之人来说,这绝对是一件极其痛苦的事。所以他没有施以援手,才招致瑛姑的怨恨,也许有人说,孩子是无辜的,难道段智兴就有辜?这是谁的错?

    而从此之后,一灯大师在做什么,而老顽童和瑛姑又在做什么?一灯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出家为僧,常伴青灯;瑛姑却无时无刻不想找他的麻烦;至于老顽童,仍然我行我素,游玩世间。一灯大师不惜耗费功力救治黄蓉,冒着武功尽失的风险,后又上华山,将大奸大恶之人裘千仞收入门墙,改邪归正。因此五绝之中,除了洪七和东邪,云宇最想见一面的就是一灯了!今天一行,神雕世界的经历也算是完满了,他本就打算密宗一行之后便去拜访一灯的,这次之后可以少一段路了!

    “当得,晚辈本想华山论剑可以一睹大师的风采,可惜大师回去得太早,是为晚辈生平憾事,今日能遇见大师,可谓上天眷顾,可以弥补晚辈心中的遗憾。”

    “你想见我师父可是为了和我师父比武?只是我师父早已不动武了,今天可要让你失望了!”说话的正是一灯旁边的和尚,只是这脾气实在有点过于火爆了。

    “慈恩!”“是,师父。”一灯喊了一声,那和尚立马闭口不言了,想必这样的事发生过不少。

    云宇听见一灯叫出的名字,他已经知道这和尚是谁了!“你就是当年纵横江南一带的铁掌水上漂裘千仞?”

    “不错,是我,亏你这小辈还算有点见识,认得老夫的名号!”他也丝毫不觉得谦虚,看来一灯大师近几十年****不少的心。

    “那你可还认得她?”云宇拉过黄蓉,站到他的面前。

    “不认得”

    “二十多年前,在铁掌峰,被你一掌差点打死的人!”

    “你是黄蓉?”

    “不错,就是我,想不到今天会在这儿遇见你。”

    “既然是你,那你想要报仇就来吧,我倒想看看这么多年过去你是否有长进。”对于成名多年的他来说,丝毫不惧!他却是想错了,知道他被一灯收为弟子之后,黄蓉就没有了报仇的心思,毕竟她是一灯大师救回来的,而且她也害死了裘千丈,所以也说不清是谁欠谁的了。若是裘千仞还是和以前一样的话,她倒是不介意杀了裘千仞,但是对于一个已经决心悔改的人,她也下不了手。

    “云施主,蓉儿,可否放过慈恩?若是不行,老衲愿以身代之,希望你们能够化化干戈为玉帛!”大师就是大师,说出的话就是不一样。

    “大师严重了,我们并没有报仇的心思,将这件事说出来也是希望大家可以化解恩仇!”云宇确实没有报仇的心思,在原著当中裘千仞可是为了打探消息,和金轮法王大战了一天一夜,最后被金轮重伤致死。无论他的人如何,这都是值得肯定的事!

    “那就好,云施主大义,一灯佩服,既然如此,那老衲希望大家可以化解这一切恩怨,握手言和。”

    “这要看慈恩大师的意思,我和蓉儿没有意见!”他们之间的恩怨不知道算谁对谁错,裘千丈死在了郭靖黄蓉的手里,虽是咎由自取,但是这却不能否认,而黄蓉却又差点死在了裘千仞的手中,要是纠结下去,不知道要延续到什么时候,所以能够化解再好不过。只是裘千仞并不知道他大哥死的真相,云宇也没打算说出来,所以裘千仞回答的很干脆,他们之间的恩怨也就此了解!皆大欢喜!

    “一灯大师,你们是随小燕一起来的?”

    “是啊!我也不知道慕容小施主如何打听到我的居所,后来听他说他姐姐得了很重的病,有感他的诚心,便随他来看看,没想到会遇到云施主,想必有施主在,一切都已解决了吧,老衲也可以回去了!”

    “大师留步,既然来了,若不嫌弃陋室,就到家里坐一会儿吧,你们远道而来,至少吃饭休息会儿再走吧!”慕容岩听儿子所说,他虽然不知道五绝是什么称号,但是肯定很厉害,而且人家毕竟也是为了女儿的病而来,无论如何都该挽留一下。

    “是啊!慕容老哥说得对,而且晚辈也还有事相询,若是大师不忙的话,恳请大师多留会儿!”

    “也好!”

    “老伴,快进去多准备几副碗筷!”

    ……

    酒足饭饱,当然要说正事!“不知道云施主有何事相询?老衲定然知无不言!”

    “晚辈听闻大师有一门指法很是厉害,而且配合《先天功》可以为他人疗伤治病,所以晚辈想要见识一下!”

    “不错,这门指法乃我大理段家的传家武学,名为《一阳指》,配合《先天功》确有治病疗伤的效果,当初蓉儿重伤也是靠的这两门武功,只是以云施主的修为它对你应该没用吧?”

    “晚辈曾经机缘巧合下学过《先天功》,而且行走江湖受伤总是难免的,所以晚辈想要学会这们指法,日后也不怕寻不到大师,当然晚辈愿意以同级的功法交换,晚辈感激不尽。”云宇看上《一阳指》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它可以疗伤治病,最重要的是《一阳指》虽然没有明确的提升精神力的修炼方法,但是就凭施展一阳指会消耗精神力这点,就说明了它与众不同,而且云宇的身体强度和内力已经达到了一种极厉害的程度,差一点的就是精神力了。

    “那倒不用,我就是随便问问,我本想将两门武功都教给你的,既然你会《先天功》,那我将《一阳指》的功法教给你就好,老衲如今的年纪什么武功都不重要了,既然这些东西对你有用,那再好不过!武学本就该传承下去,我这门武功除了我之外,本就只有当年的中神通王重阳会,可惜他已经仙去,我还在懊恼怎么传承下去,云施主需要那正好。”

    云宇本想以《九阳神功》作为交换的,可惜一灯大师还是没有收!或许就像他说的那样,他已经不需要了。他已经过了争名夺利的年龄,如今他只想隐居世外,淡看江湖浮沉,武功对他来说只是阻碍心灵的东西而已,也许还不如一段佛经来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