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穿越之武侠群芳谱 > 第五十一章 激战

第五十一章 激战

 热门推荐:
    “看来你们密宗过得倒是不错,难怪敢去中原张扬,你们是以为我死了还是认为已经足可以承受我的怒火?”云宇不等他们说话,率先说到!

    众老和尚也是怒火扑面,这么多年了居然还有人在他们面前如此放肆,如此蛮不讲理,若是眼神可以杀人,可能云宇已经死无全尸!只是他们注定要失望了:“先生可是云宇云先生?”说话的正是当年的密宗宗主,智藏大师。他第一眼就认出了云宇,可是云宇实在太年轻,以至于他不好确认,直到黄蓉出现在他眼前!

    云宇依然年轻,他却已经老了。头发更白,皱纹更多,眼神却是更平和了!想必这些年来没少研读佛宗密典。听到智藏的问话,其他人脸色大变,云宇这个名字对他们来说绝对是一个禁忌之词,是一个梦魇般的存在,直至今日,当日的情形仍然历历在目!

    那是一个神魔般的少年,大摇大摆闯进他们的宗门,抢走了密宗圣典,而他们却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论丢人莫过于此!这些年他们苦修武功,然而他们发现对于当年的事毫无办法,使得他们对云宇更加畏惧,实不知今天这人到此是为了何事而来!

    云宇看着智藏,淡淡的说道:“没错,是我,看来你们已经忘了我当日所说之事了!”

    听见云宇的话,智藏的脸上变了一下,只是片刻间便恢复了正常:“怎么会?云先生当日所说之事智藏常铭记于心,从不敢忘,云先生此话从何说起?”

    “铭记于心么?恐怕是为了寻回场子吧!”云宇的话有些嘲讽,只是他会怕吗?

    “不会,不会,怎么敢找先生的事?”

    云宇举起右手,打断了智藏的话:“我不管你们是否想寻回场子,这我不管,但是有一件事却不得不管,也是我今天到这来的目的!你们可还记得当年之事,可否告诉我我当日所说过的话?”

    “记得”

    “我当时说了什么话?”

    “很好,你们并没有骗我,作为奖励,今天就不为难你们了!对了,还有件事你们一定要记住:我不希望在中原看到你们密宗的人出现,否则你们应该知道后果!”他竟然将当时的话一字不漏的说了出来,可以想象云宇当时给他的印象有多深刻。

    “很好,记得很清楚,那你们又是怎么做的?前些日中原武林举行英雄大会,大会上出现了一位意想不到人物,他叫金轮法王,正是你密宗之人,这——你作何解释?”

    “这……”“这究竟怎么回事?”对云宇的话智藏没法了,回头看向沉默中的密宗众长老,想要从他们口中得到想要的答案!然而面对他疑惑的眼神,得到的却是一如既往的沉默着,因为他们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也许知道,但是不敢说出来。

    “沉默是金”,密宗众人将沉默发挥到了极致,然而沉默却不一定是金!

    “我不管你们知情或是不知情,我今天来的目的很简单:为了杜绝这样的事再次发生,我希望你们可以解散密宗!”

    ……云宇的话刚说完,大殿内一片安静,他们是既不敢怒也不敢言,生怕一出声会触发云宇的怒火。

    “我不喜欢杀人,也不想杀人,我希望你们好好想想我说的,毕竟我一向不赞成杀人的,虽然暴力是解决问题最直接的方法。希望你们不要让我亲自动手,我给你们一刻钟的时间!”云宇就要向外走去,他真要给他们一刻钟的时间作出选择,只是这样的选择实在有些强人所难。解散密宗?这绝对是藏传佛宗自出生以来遭受的最为耻辱的事,这是从来就没有过的!

    命可以不要,但是佛宗的脸绝不能丢,密宗绝不能解散。“云先生的话智藏恕难从命!”

    “哦?你确定?你们其他人也是这么想的?”云宇虽然明知他们不会听从,但还是问了一下。只是对他来说,无论对方作什么样的选择,都拜托不了一个结局,那就是密宗从今以后不再现世!

    其他的僧人并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很整齐的站到智藏的身后,以此表达他们的决心。

    “不得不说,你们都很不错,只是可惜了!”既然不能和平解决,那么武力无疑是最好的方法。随着云宇的话音一落,他身上的气势节节攀升,巨阙剑握入手中。虽然他已经不需要武器,但是如虎添翼的事总是不错的。

    “虽然明知不是你的对手,但至少要做过一场!”智藏虽然说得很凛然,我当年虽然超过先天,确切说来应该是半步宗师的境界,那是在云宇的压迫之下他连出手都不可能,现在突破到宗师级境界,他相信自己可以抵挡住云宇的攻势,加上密宗众长老。他的想法很简单,就算打不过云宇,至少有黄蓉在,云宇绝对会束手束脚!

    只是他忽略了神雕和黄蓉,他一直以为神雕不过是云宇养的宠物而已,而黄蓉他根本没想过这位娇滴滴的小姑娘是和他同境界的高手,他从来没想过黄蓉二十年来为何容颜未老,如果他想过,那么他也不会想着动手。

    神雕和云宇心意相通,云宇气势增强,它的身体也迅速变大,本来还算宽敞的大殿变得拥挤起来,黄蓉也提起自身的气势,只是比起云宇和神雕来说,差了不少。

    直到神雕变身,黄蓉气势大变,他才发现什么都改变不了,就算倾尽密宗所有力量也是一样。

    所以他注定要悲剧了,密宗也注定了!差距大到一定的程度,其他的一切不过是一个笑话而已。不错,他们现在就相当于一个笑话!密宗众高手总共有十几人,但是最强的也只是和黄蓉差不多,其他人也最多不过是先天而已。对其他江湖人士来说高不可攀,但是对云宇来说……

    云宇紧握着巨阙,原来的位置已经不见了他的身影,只见大殿中出现一道道白色的影子,等到云宇出现的时候他已经出现在智藏的身前!“让我看看你这些年来有何长进吧。”言出手到,云宇话音一出,巨阙剑已经到达智藏的头顶。云宇自二十年前突破到大宗师之后,就没有了跨越式的突破,只是有的人就算二十年原地踏步,也不是别人能够望其项背的!

    “轰”一生巨大的轰鸣声传来,大殿中的地板直接被震裂开来,作为大殿的支柱,也开始摇晃起来!智藏挡住了云宇的第一次攻击,用的正是一只金色的钵盂。只是云宇不过用了三分的力气而已,若不然他宗师境界如何挡的住云宇一招,不过他也被打退了数十步撞在一根支柱上才完全卸下这道力量!

    “噗嗤”智藏吐出了一口鲜血,单膝跪在地面,他竟连云宇的一招都挡不住!而这时候神雕和黄蓉也找到了自己的对手,神雕的对手有四人,它虽是大宗师级的妖兽,但是这大殿对他来说空间实在太小了,所以一时间竟然将围殴它的几人毫无办法。黄蓉的对手有三人,都是先天级高手,也都是皮糙肉厚的,所以几人也不过是受了轻伤。

    除了这七人,其他的所有人都向云宇攻了过去。连刚被云宇击伤的智藏,还有八人,也就是说密宗目前看来就有十五位先天高手,而且金轮法王还没有算在里面,除了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可想这是一股多么庞大的力量,只是今天过后一些都将成为历史了!

    神雕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它的意念传到云宇的意志当中:“主人,这里实在太窄了,不好施展,我们出去再跟他们打!”“好!”“蓉儿,我们先出去”云宇先答完金羽的话,紧接着拉着黄蓉的手,向外面掠去!

    云黄二人刚刚站定,只见原来还充满庄严气氛的大殿顶破了一个大洞,瓦砾纷飞,一只金色的大雕从破洞中飞出,落到云宇身后!随后十几道身影也从大殿中飞了出来,遥遥看着两人一雕,只是其中有几个人灰头土脸,想来被金羽的动作打了个错手不及。

    “金羽,这下可以任你施展了!”云宇放开黄蓉的手,将巨阙剑横在胸前,向密宗众人飞奔而去;金羽则是迅速升空,翅膀又迅速收拢,如离弦之箭一般向他们飞射而去;妖兽的身体本来就比人类强上许多,而且又是高出一个大境界的对比,他们若是被碰一些,那绝对是骨头碎裂的下场!黄蓉则是跟在一人一兽的身后,她使用的是凌波微步的身法,这身法本身就极为漂亮,再加上黄蓉本身又极美,所以她看上去犹如堕落凡尘的仙子一般翩翩起舞。这场战斗声势本就不小,他们打出殿外,广场之上已经聚集了数百密宗弟子,只是其中并没有看到金轮法王的身影,也许是他还没有回来的原因,毕竟云宇他们是用神雕赶路的,谁有这样的代步工具?

    云宇这次直接用上了本身的八成功力,一路上势如破竹,挡在他身前的人几乎都被他一招解决,失去战斗力。密宗的人也没有逃开金羽的冲杀,拦在它面前的四人其中两人的手臂一左一右直接被撞碎,另外两人也落到了它的巨爪之下,动弹不得。坚持时间长一点的就是黄蓉的对手了,她本是女子,武功又是以优美著称,对手虽然被她打得毫无还手之力,但是依然在坚持,但是也差不多结束了。

    密宗前来的众弟子却是傻了眼,这种等级的战斗并不是他们所能参和的,只能在一旁观看,坐等结局。只是让他们想不到的是,他们昔日所崇拜的各位长老竟被打得落花流水,丝毫没有还手之力,而他们的对手仅仅只是两位看上去不过二十岁的“少男少女”和一只“野怪”,颠覆了他们的认知。他们感觉就像是做梦,只是这是一场注定无法醒来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