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穿越之武侠群芳谱 > 第五十七章 解决

第五十七章 解决

 热门推荐:
    “张槿,你想干什么?”看她的样子,似乎听说过陆柏的名头,认为云宇绝不是他的对手,所以如护犊子般将云宇护在身后。她相信张槿不会动她的。女人在很多地方都具有优势,这种时候也不例外,除非想要动手的是女人,否则无论是什么样的男人都会有一点怜香惜玉的情结!

    “他是谁?你竟敢这样护着他?”

    “这是你我之间的事,没必要把别人扯进来,他不过是我们学校的一个学弟而已,你没必要为难他!”

    “就这么简单吗?”

    “就这么简单!”

    “那好,你让他滚出去,我不想看到!”张槿竟然没有看云宇一眼,也许在他心中,云宇已经成为一个死人,就算云宇真的出去,他也绝不会放过他的!“竟然敢和青青单独呆在一个包厢里,简直是找死。”这是张槿此时的心声!

    “让我滚出去,你似乎还没有这样的资格!”云宇终于说话了。

    “小宇,你干什么?不要激怒他,这个陆柏是真的高手,可不是你那三脚猫的武功可以相提并论的,忍一时,风平浪静!”话说得倒是不错,但是要看人的,像张槿这种人,你一时的忍让只会让他变本加厉。想要风平浪静,那是不可能的。

    “我没有资格,我今天就要让你看看我有没有资格,在这gz市的地界上,还从来没有人敢跟我说不,柏叔,不用管她,拿下这小子!”

    “放心吧学姐,就算是三脚猫的功夫,对付他也是绰绰有余的!”云宇将王青青拉到身后,直面陆柏。

    陆柏这次并没有再说什么,直接一双铁爪像云宇的肩膀抓了过去,其他人几乎已经看到云宇肩膀被轻易抓断的场景!事实上,他们看到过陆柏动过手的人都知道,能在陆柏手下幸存的人几乎没有,每一个人都被他轻而易举的抓碎肩膀。说几乎没有,是因为他们不知道陆柏是不是还与其他人动过手,结局当然也是不知道的!

    没有出乎他们的意料,陆柏的双手确实抓住了云宇的肩膀,然而可惜的是扯掉手臂的场景并没有出现,时间就好像定格在这一刻了!

    王青青眼睛里出现惊慌失措的眼神,张槿面带微笑,似乎他所意料的事也将一一被证实,而其他的保镖,一如既往,他们知道,陆先生从来没有让他们失望过!

    与他们不同的是,陆柏此时心中大骇,轻松抓住云宇的肩膀,可是落到他手中的肩膀却是如同一块镔铁,无论他怎样使力都不见有任何改变。

    “你就这点力量吗?若是如此,看来你今天不能如愿了!”云宇的脸色丝毫没有改变,陆柏的脸色却逐渐变青!云宇终于出手了,他的右手拿捏住陆柏抓住他左边肩膀的手一翻,摆脱束缚的手也同时攻击到,一指弹在陆柏的肩膀上!

    一套 动作一时间如同行云流水般打出,陆柏也被打退到张槿的身旁,双手无力下垂。面色充满愤怒的看着云宇:“你竟然废了我的双手?”

    “我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若是我今天弱了你半分,我可会比你此时会好上半分?”

    “你……”他本想还说什么,但是云宇却没有给他机会。

    “张大少,不知你还有何倚仗,这位大嵩阳掌虽然不错,但是还远远不够!”

    “什么大嵩阳掌?”张槿没在意他的处境,反而问了一句。王青青也是诧异的望着云宇!

    “哦?你不知道吗?嵩山派不是有什么的十三太保,其中一个外号叫大嵩阳掌的吗,刚好名为陆柏?难道他不是?”云宇说完还一脸疑惑的样子。

    “哪来的嵩山派?”

    “《笑傲江湖》啊,难道你们没看过?”

    “呃!”王青青被噎住了,搞了半天云宇竟然再说电视剧里的人物,她已经知道陆柏绝不是云宇的对手,心里的担忧落下了大半!

    “你在消遣我?”

    “我消遣你?张大少,我说的是真的,不过说句实话,你这位柏叔实在不行,以后想要带打手的话最好带强一点的,至少要像大嵩阳掌那样才行,若是再这样不堪一击,那吃亏的可是你哦!但是我得提醒你一下,你现在想的不应该是以后找一个多么强力的保镖,而是应该担心一下你自己的处境,担心你还有没有以后才行!”

    “我的处境?难道你还敢杀了我不成?”

    “不不不,我怎么会杀你呢!要知道这个世界杀人可是犯法的,我可不想担上一个杀人凶手的名称,但是你今天,不,你今后就会很难过了!要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东西比死还要可怕。”

    “是吗?那我倒是想见识见识你有何手段!”

    “不急,想要见识有的是机会,今天我们先把青青学姐的事儿解决了再说,从此刻起,我不希望在青青学姐的面前见到你!”

    “你可知道自己再说什么?”

    “知道,青青学姐不喜欢你,她不想看到你出现在她面前,我也是!”

    “如果我不同意呢?”

    “既然如此,很抱歉,你虽然很有骨气,可惜做了一个错误的选择,所以你只能自认倒霉了!”

    “青青姐,你带手机了没有?开启录音功能,今天我要让张大少把他昔日所做的一切全部都说出来,看看他都做了什么事!”

    “带了!”王青青从挎包里拿出一个手机。

    “很好,张槿,看着我的眼睛!”云宇眼中绿光一闪,摄入张槿的眼中!

    “你想对少爷做什么?放开他。”陆柏的手虽然已经废了,但是还有一双腿,脚下向云宇踢来。只是他的腿功比起铁爪差得太多,几乎没有章法,另外跟随而来的那些保镖也向云宇扑了过来,只是他们中最厉害的也不过是军队里很厉害的那种,想要从云宇手中抢回张槿,那是不可能的!

    “站着别动,这里没你们什么事。”对扑过来的众保镖,云宇看都没看,手指上金色光芒闪烁,一道道金色射入人群中,瞬间点住了他们的穴道!他用的正是一阳指,一阳指本就是一门点穴手法,它的强横已经在一灯大师身上体现出来,云宇在这里用出来委实有点委屈它了!

    解决了他们,接下来当然是张槿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张槿!”对于云宇的问话,他竟然一点都没有反抗。不过以云宇的武功,施展移魂**就算是武林中宗师级的高手也挡不住,何况是张槿这种已经被酒色掏干的人!

    “你父亲是谁?你今天来这里是干什么?”……一个个问题从云宇口中问了出来,张槿也是一字不漏的全部回答出来!

    只是等到张槿说完的时候,云宇的脸色已经变了,他本是以微笑待人的,但是张槿的做法让他实在太生气了!王青青也是,她知道张槿纨绔,做过不少坏事,可是她怎么也想不到会达到这样的程度!这样的人还大摇大摆站在自己面前,说完以后还一副引以为傲的样子。

    对于他看上的女人,直接将手下派去虏回家里,有男朋友的男的直接被他打死大伤,有的被他以家中的权势送入了监狱。女的有的被他玩弄之后卖去窑子,有的忍受不了直接自杀……而他所做的这些事居然没人敢出来指证一句。

    云宇等到王青青录完录音后就将张槿放开了!“张槿,我想过你是一个败类,但是从来没想过你会做到这样的程度,欺男霸女,逼良为娼,一切坏事都被你做尽了,你居然还活着,要是以我以前的性格,你今天死定了,可惜我不能这么做!想必你做的这些事情你那个市长老爸也是知情的吧,能够纵容自己的儿子犯下这些事,还敢包庇,他也不是什么好人,我可以告诉你,你们张家完了。”

    “你对我做了什么?怎么会?那些事不是我做的。”张槿坐倒在地,云宇控制他心智的时候他全身竟不受控制,云宇问什么他就回答什么,毫不犹豫。

    “不是你做的?你可知道我刚刚对你用的是什么吗?移魂**,不知你听没听说过,总之你记住,也许你的事我不知道的话你们张家依然会风光下去,你张槿仍然是张家大少。可惜我随便想要帮助别人,却扯出你来,只能算你倒霉,对我来说也算是意外之喜了!”

    “除了移魂**,我还有一门名为生死符的武功,如果你听过的话就准备好好承受这点痛苦吧!”云宇轻轻一巴掌拍在ktv的桌子上,酒杯中的酒飞向空中,云宇的手迅速旋转,一块块由酒水凝聚而成的冰块飞到张槿的各处穴道,融入身体!

    “张槿你回去好好享受今晚一晚上的舒服日子吧!也许明天你就会走进监狱,你父亲张成也不例外。我会去找他的!”云宇给张槿种下生死符之后便解开了众保镖的穴道。“你们几个将张槿送回去之后自己去自首吧,虽然你们只是听从张槿的命令,但是你们虽不是主谋,好多人却是因你们而遭受伤害的,所以你们跑不了。当然你们想跑的话我也不知道,但是别让我再看到,否则生死符也会落到你们身上,至于中了生死符会怎么样,你们自己看!”这时候的张槿身上的生死符已经开始发作了。

    “啊……”摊坐在地的张槿忽然大喊了一声,随后在地上四处翻滚,两只手胡乱在身上抓挠,片刻间他身上的名牌衣服已经破破烂烂,破洞的地方血水慢慢的从皮肉之中渗了出来!

    “痒,痒死我了,放了我,放过我……”直到最后,张槿的声音已经沙哑,喊不出来了,只能看到他的嘴型蠕动!

    王青青心软,所以她仅仅看了几眼就转过身去没敢再看!其他的众保镖也是被吓到了,若是生死符种到自己身上……周身打了个摆子,他们没敢再想下去。

    “这就是中了生死符的后果,这仅仅是第一天!生死符发作后一日厉害一日,奇痒剧痛递加九九八十一日,然后逐步减退,八十一日之后,又再递增,如此周而复始,永无休止。你们想尝试的话我可以无偿帮助你们!”听到云宇的话,本已经有一丝清醒的张槿这次直接被吓昏了。其他人则是如同条件反射般迅速逃离云宇身边,生怕一个不小心云宇手中的薄冰会落到自己身上!

    “不用害怕,如果你们按我说的自己去自首,我不会对你们怎么样!你们把他抬回去吧,张家……”云宇解决了张槿之后便和王青青一起走了,他没有再管随张槿一起来的人。他不知道的是他走了之后陆柏他们并没有把张槿抬回去,而且将张槿扔在了一个不知名的臭水沟,然后他们结伴自首去了!所以警察局就发生了一起趣事,一群保镖似的人物和一个双臂已废的人物争相进入警局,说是助纣为虐,只是他们翻档案的时候并没有发现这些人犯了什么事,只是知道他们好像是市长的公子身边的人,无奈之下他们随便给他们准备了一间牢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