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穿越之武侠群芳谱 > 第五十九章 尘埃落定

第五十九章 尘埃落定

 热门推荐:
    没有让他们久等,看来张成还是很爱他的儿子的!也许是张槿的母亲死了的缘故,张成对张槿极好,无论张槿想要什么,想做什么他都尽力满足,所以才养成了张槿的这种性格,作风。

    一辆宝马车从外面缓缓的开进来,走下车的正是张成和他口中的陆哥!

    “你们是小槿的朋友?”这是张成下车后的第一句话!

    “不是,我们是找他麻烦的人,同样也是找你麻烦的人!”既然人都已经到了,云宇也没有再说假话。

    “既然不是朋友,那你们将我骗来的目的是什么?小槿是不是真的出事了?”

    “我不知道他去哪了,不过被我收拾了一顿却是真的,如果他的那些个保镖没把他送回来,那是你们的事了,毕竟选保镖是要带眼的,要不可能会把自己的主人给卖了!”

    “陆哥,你给陆柏打个电话,看看是不是真的出了什么事!”

    云宇心想:“陆哥么?看来和陆柏有点关系,难怪也有内力傍身!”

    “陆柏,小槿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你们怎么还不回来?”陆哥接通电话之后,问了这样一句话!

    远在一座大山之下的陆柏成倒立状,将手机倒了出来,看到手机上显示的事师兄之后,然后用嘴巴咬着手机放在一块岩石上,用鼻尖拨了下接听键!

    “师兄,出事了,我的双臂被人废了!”陆柏说了不到两句话,竟然在电话中哭了出来。

    “你在哪里?小槿呢?”

    “我马上就要回师门了,正在铁岭,小槿应该被保镖们送回去了,如果没有回去,我就不知道了,或许会在公安局!”

    “回师门,为什么?”

    “师兄,我想回去问问师父我的手臂还有没有救,若是不行,我这一辈子算是废了!师兄,如果你遇到一个年轻人的话,你最好也要小心一点,你学的虽然是铁腿功,武功也比我厉害,但是我们这种程度在他手中其实根本没有高低之分,我希望你不要步我的后尘。”

    “他叫什么名字?有那么厉害吗?”

    “他叫云宇,据我猜测,他可能是先天级的高手,如果你真的见到他了,一定不要去尝试,验证我说的话。他出手极狠,我的手臂就是在他一招间废了的,直到现在依然动弹不得,毫无知觉!”

    “你想多了,先天高手?怎么可能,据我所知这个世界上先天高手不足双十之数,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哪能这么容易就见到,你可能猜错了!”

    “我也希望我猜错了,但是就像我说的,你尽量不要去招惹他,好了,我先挂电话了,我还要让师父给我看看我还有没有救,早一点时间多一点希望!”

    ……

    “市长,陆柏回山门了,他说小槿应该是被保镖们送回来了,如果不是,那么有可能在警察局!”

    “我知道了!”“叮……”

    “喂!我是张成,你是……”张成接通电话,问道。

    “市长,我是市公安局的李军,刚刚在公安局门口有几个人来自首,好像正是你公子的保镖,您看我该怎么做?”

    “这样,你把他们留下,我明天再去看看!”

    “是”

    ……

    “年轻人,你是谁,和我张家有什么恩怨?”

    “我叫云宇,和你们恩怨倒是没有,不过王氏珠宝公司你可知道?”

    “你说的可是张槿说的那家珠宝公司!”

    “不错,就是它了,既然你知道那就好,我本来就是想让你放过王家的,可惜遇到你儿子的时候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而且也知道你张成也做了不少的恶事,所以我改变主意了!”

    “这么说你是王青青了?长得果然漂亮,难怪小槿对你念念不忘!”他这句话是对王青青说的。

    “我是王青青,但是却不值得挂念!”

    “云宇是吧,既然你们敢单枪匹马来到这里,想必你们也是有所倚仗,可惜这个世界上有许多东西不是你们所想像的那么简单!陆哥,把他们给我拿下。”

    陆哥听到来人名叫云宇之后,便沉浸在师弟的话语中,听了张成的话,差点没回过神来!他走到云宇跟前问道:“你叫云宇,那你可曾经废了一个,他叫陆柏!”

    “你说他啊,他的手是我废掉的,就在来这里之前,你也姓陆,和他是什么关系?”

    “我是陆松,是陆柏的师兄,听陆柏说你是先天级的高手,我倒是想知道先天高手到底有多厉害!”说完飞旋着向云宇飞踢而去,犹如旋转的陀螺一般!他确实不相信陆柏所说的话,先天?怎么可能。

    “我已经听到了你们师兄弟的对话,你本该相信他的!”看着飞踢过来的陆松,云宇连看都没有看一眼,只见他周围金光一闪,陆柏已经倒飞了出去!

    倒飞出去的陆松并没有就此停下来,他在空中翻了个跟头,稳稳落到地上,落地之后又向云宇飞射而来!

    “还不死心,本想放你一马,奈何……”云宇这次直接抓住了陆松的小腿,手指使劲一用力,只听见“咯吱”一声刺耳的声音传来,随后一扔,陆松犹如一只断线的风筝自由下落,没再爬起来!

    “原来这就是你的倚仗,很厉害,可惜你不知道世界上还有一句话叫做‘功夫再高,也怕菜刀’,而且我的这可不是菜刀,你再厉害,我不相信你还能挡得住~枪”看到陆松被云宇打倒在地,张成从腰间摸出一把精致的手枪,指着云宇的眉心。从他拿枪的姿势可以看出,他不是一个花架子,对于枪支的练习肯定是不少!

    “枪?”

    “不错,正是枪,我就不信你连子弹都可以挡的住!”没在犹豫,张成对云宇的眉心就是一枪!云宇没想到张成会这么无征兆的开枪,他没试过自己能否快的过子弹,也不知道自己的金刚不坏神功可否挡得住。说实话,他本来就对这种东西就有畏惧感,以至于他并没有关注子弹向他飞来的时候对他来说子弹飞来的速度也不过和先天高手的速度差不多,或许会快一点,但是比起他来还差得太多,可惜一个人如果心存畏惧,实力就会十不存一,所以他只是将金刚不坏神功运转到全身,希望有所用处!

    随着他的运转,云宇的周身都泛起了金光,在其他三人的眼中,云宇就如同一个小型的太阳一样,或许此时他比太阳更耀眼!在云宇身后的王青青,此时她跑到云宇的身旁,她的目的很简单,本来是想将云宇推开的,可惜她并没有推动,运转起金刚不坏神功,除非云宇自己愿意,否则一个普通人如何能推得动?

    云宇和张成离得不过一丈多远,子弹飞到云宇身上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所以在王青青推云宇的时候子弹也在张成期待的眼中落到了云宇的眉心!

    王青青的目光岁子弹的落下而逐渐变得暗淡下来,张成的眼中也布满了笑意,似乎云宇脑袋崩裂的下场就要出现,躺在地上的陆松也在期待着答案,先天高手能挡得住子弹吗?

    然而……

    这种情况并没有出现,飞向云宇眉心的子弹在离云宇几寸之外便无力的落在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叮”,变成了痛苦的扭曲状,好像是打在金刚石上一样。

    云宇此刻已经发现,原来一直让他心存畏惧的枪支也不是那么可怕,这样的程度,也不过和黄药师打出弹指神通差不多,对他来说实在不值得顾忌。

    当云宇完好无损的站在他们面前的时候,张成差点就傻了,他从来没有见过能够以肉身对抗子弹的人!能够避让的他倒是见过,但那也只是绝无仅有的几个人而已,就算是他的身份也不是想见就能见的。而王青青的眼中,却是充满了欣喜,她实在想不到这个男人竟然可以强大到这个地步,难道学武的都这么厉害?陆松已经确认,云宇切切实实的是一位先天高手,或许更厉害,据他所了解的,世上人们听说过的那些先天高手枪支对他们没用,是因为他们可以避让,而不是以身体阻挡!

    “世界变了”,陆松心中感叹!想不到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竟然是他们认为的最厉害,最可怕的先天高手,要知道在他的师门最厉害的也不过是后天十层的境界,也就是半步先天之境,那已经是他们一生所追寻的境界了,不曾想出来历练就遇到这么可怕的人,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着回去!

    “你是人是鬼?”张成见云宇没有任何事情,差点把手中的枪都扔了,这还是人吗?他不得不怀疑了。确实,以云宇的武功已经不算是人的范畴了!

    “我当然是人,活生生的人,却不知你还有何仗恃?若是只是这把枪,那你可以乖乖就范了。”说到就范的时候,云宇已经到了张成的身边,“了”字结束已经回到了原位,而他的手中也多了把手枪!云宇把枪拿回来的目的很简单,他现在虽然不怕了,但旁边还有个王青青呢,他可不想解决张成之后还要出一些不必要的意外。

    张成此时已经倒在了地上,他是被吓的,他知道云宇不会杀他,但是却不知道云宇有什么手段,未知的东西才会最可怕,所以他的脸上已经出现了密集的汗珠!

    云宇看到张成的情况,知道他已经没有了丝毫的斗志,不紧不慢的走到张成身边,道:“不用担心,我不会对你怎么样,一会儿就过去了!”“青青,录音!”随后和对付张槿的时候一样,移魂**外加生死符。

    没让云宇失望,张成所做的事比他的儿子也不遑多让,简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贪污,买、凶、杀、人,逼良为娼,威逼利诱……这些种种,已经足以让他牢底坐穿!

    解决了张成之后,接下来就是陆松了,只是云宇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他的性质和陆柏差不多,他们不过是保镖,很多事情他都没有参与,但是他跟错人了!

    “陆松,你说我该怎么处置你呢?”

    “你杀了我吧!”陆松闭目待死!

    “我不杀你,这个世界上谁都没有杀人的权利,当然我也不例外,但是我有个条件我希望你可以作证,揭发张成的罪行,你觉得怎么样?”

    “你还是杀了我吧!”

    “我知道你不怕死,想你这样的人脾气通常会比普通人要硬上许多,但是这个世界上比死更可怕的事不少,你看他就知道了。”张成这时候的样子跟张槿一般无二,口中喊着求死的样子!

    “而且你如果不同意的话,他的下场也不会变,让你作证的目的也是为了避免横生枝节,我却是怕麻烦。若是你不同意,我只能拿你的宗门威胁你了,我不知道先天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但是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你口中的先天高手我一巴掌可以拍死好几个,无论你的宗门有多厉害,想来有你们这样的存在也厉害不到哪里去!四五十岁的人了还二流的样子。”云宇倒不是再说大话,先天对他来说实在太弱了!

    “我可以答应你,但是你不得找我宗门的麻烦!”“当然,我说到做到,但是前提是他们不要来招惹我!”

    “这是张成刚刚招供的录音,我传到你的手机里,其他的你自己解决。市委书记那里我就不去了,你自己去,最多三天的时间,我不想在市长的位置上再看到张成的存在!”

    “放心吧,我会办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