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穿越之武侠群芳谱 > 第六十五章 家

第六十五章 家

 热门推荐:
    一夜无话。

    第二天云宇大早就醒来了,今天黄麒还要给他送机票来呢,就这样瘫在家里,实在有些不好!

    果然不出所料,云宇刚起来洗漱完毕,黄麒就已经过来了,不过随他一起的还有黄程,也不知道他来做什么!

    “阁主,这是你要的东西!”黄麒看到云宇,递给了他两张机票。

    云宇接过机票!“你们还有什么事?”

    “没什么事,小程是我让他来的,阁主您要去jx,所以我想让他去帮你跑跑腿,有一个可以使唤的人总归要好些。”似乎看到云宇眼中的疑惑,黄麒连忙开口道。

    “不用了,我这次去是个人私事,也不会发生什么大事,最多不过几天我就会回来的。至于你们,这段时间自己摸索着修炼武功,等我回来之后再给你们加强一下,《补天阁》终究一定会屹立于武者世界的!”

    “我们自然是相信阁主的能力的,从没有质疑过。如果阁主不需要的话,小程不去也行,但至少让他送您去机场吧,这里离那里并不近,有他开车也好!”

    “这样也好,那就麻烦了!”云宇不再拒绝,直接坐到了黄程的车里。

    “不麻烦,不麻烦,能载师父那可是我的荣幸!”

    “别贫了,送我到这里最近的银行!”

    黄程没有再说什么,直接驱车带着云宇向外行去。剩下黄麒呆呆的站在原地,望着远去的两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黄程有麒鑫集团少东家的身份在,去银行办理业务倒是极为方便,很多人都知道他,银行经理直接出来亲自办理,云宇取的二十万他也没有丝毫犹豫!只是云宇和黄程走的时候看到黄程亲自为云宇开车,他不由得对这个衣着普通的年轻人身份有些好奇。gz市从张成一家被解决之后,已经传遍了gz市的高层,黄程变为名副其实的gz市的二代第一。他有些联想,难道就是因为这个年轻人,难道他在京都的势力还要超过张家?他疑惑了!

    经理在想什么云宇自然是不知道的,就算知道他也会一笑置之!现在他的手上虽然没有什么拿得出的势力,但是他自己就是任何一个世俗势力无法招惹的存在,他就是一个极其强大的势力。若是张家识相的话,他们可能还是京都第一势力,若非如此,那只能换一个了。

    张家知道吗?显然不知道,时常凌驾于他人之上的人,是不送别人的挑衅的!

    京都张家的总部之中,摆放着一张长桌,坐着十几个人,其中主位上坐着年约七旬的老头,头发花白,面目偶尔间透露出丝丝怒气。手掌紧紧握着茶杯,让人忍不住为他手中的茶杯担心,似乎下一刻就会被他捏爆,似乎大厅之中因为他的动作气氛凝重了许多。他正是张家当代家主,张天佐,也是张成的父亲!

    他的旁边是一个身着唐装的老头,看上去似乎比他还要老一点点,只是身上似乎有一股不同常人的韵味在身上流转,他的眼睛一直闭着,似乎在场的众人谈论的事情跟他没有任何关系,对他来说,睁开眼睛实在是一件浪费精神的事情。

    除了两人之外,其他令人注意的是两个年轻人,一个正是被云宇种下生死符的张槿,另一个则是和他有八分相似的年轻人,二十岁左右,不难看出,他们不是亲兄弟就是亲堂兄弟。只是这时候的张槿,和那天的嚣张跋扈不同,面目露出的是苍白,憔悴,还有深深的恐惧!

    长桌两边,分别坐着两个中年人,年纪可能比张成要大上少许!其中的一个身材极为魁梧,笔直的坐着,一丝不苟,他的肩膀上竟然贴着两株橄榄枝,他是一个中将!另外一个和他不同,给人的感觉就是市侩,眼中透露的是一种名为利益的东西,对于其他人的谈论,他似乎在计较着什么!除了他们还有两个女人和两个保镖一样的士兵,约四十岁。保镖则是二三十岁的样子!只是他们手中并没有武器,或许他们的手比武器还要强得多。

    “小槿,你是说打伤你的是一个年约二十岁的年轻人,还是一个学生,而且你父亲的死可能和他有关?”张天佐开口了!

    “是的,爷爷,那个人他不仅抢走了我喜欢的女人,还仗着武力高强把我打了一顿,连陆柏叔叔都不是他的对手,被他打断了一条腿。要不是我跑得快,可能也和我父亲一样了,爷爷,您一定要替我爹爹报仇啊!”听到张天佐的问话,张槿把眼泪一把鼻涕的说了出来,只是这颠倒黑白的天赋着实不错。

    “放心吧,等到家族传来消息,爷爷定不会让成儿枉死的,一向只有我张家欺负人的份,何时被人欺负到头上过?”

    这时候,外面走进来了一个士兵。“报告首长,您交代的事情已经完成!”

    “说!”

    “云宇,生宇1994年,如今大三,二十一岁,从小到大,没有一丝异常的地方,只不过小时候成绩比其他人好一点,他的父亲云天歌,疑似二十年前护龙族的高手~扬歌;其母亲名为胡蕊,没什么特点,就是看来当年应该是个美人!他们现在都在一个小工厂上班,除了这些之外,云宇还有一个弟弟叫云峰,现读高二,普普通通的一个高中生,看不出有何特点!”士兵恭恭敬敬的回答,如数家珍的一一说了出来,若是云天歌在,一定会吓一跳,因为他说的竟一字不差。

    “好了,你下去吧!”张天佐轻轻一挥手,让他走了出去,然后又像一旁仍然闭着眼睛的老头问道:“天长老,你怎么看?”

    老头终于睁开了眼睛,似乎一道火焰闪过,然后又消失了,竟让人产生了幻觉!“扬歌?护龙族高手?看来这次我得亲自走一趟,看看护龙族的高手有多厉害了!”

    老头刚刚说完,张槿竟发出一声惨叫,然后躺在地上,向周身四处抓去,片刻间他的一身名牌西装已经变得深红!

    张天佐的眼睛中闪过阵阵的不忍,但是他却无能为力!“天长老,真的没有任何办法吗?”他虽然已经见过几次自己的孙子这样,但是他每一次都忍不住问了出来,他实在太心疼。

    然而,“天长老”的话一如既往的令他失望,这次也不例外!“没有,解铃还须系铃人,除非找到那个叫云宇的少年,否则谁都没有办法,就算我晋级先天也一样!”

    “爷爷,快救救我,快救救我……”张槿的声音到最后已经变得沙哑,可惜张天佐一点办法都没有!

    “张君,将你弟弟带回房间去吧!”他不忍再看,手臂轻轻一挥,让和张槿八分相似的年轻人将张槿带了出去。

    “天长老,你打算什么时候动身?”

    “事不宜迟,早点解决早点好,这是我最后一次替你做事了!”天长老对张天佐说完这句话,就向外走去。他曾经蒙张天佐搭救,所以为了报答张天佐就替他做三件事,如今这是最后一件了!

    “三件事吗……”张天佐微微叹了一口气,他张家已经辉煌了不短的时间了,难道就要结束了吗?

    话说云宇将十万元钱打回家里去之后就接到了父亲的电话!

    “小宇,我刚刚手机上说我的卡号进账了十万块钱,这是怎么回事?会不会是网上诈骗?”云宇刚刚接通电话,他父亲的声音就从电话里传来。

    “不是,是我打进去的!”

    “什么?真是你打的,你那里来的这么多钱?”

    “我有一个朋友,他家是开拍卖行的,我无意中捡到了一颗夜明珠,在他家拍卖了不少钱,所以就打给您们了,而且这还是少数,多的我已经在他们家入了股,以后会更多的,你和妈妈再也不用难道劳累了!”

    “夜明珠?什么夜明珠这么贵重?”他疑惑的问道,当然是装的,他曾经身份特殊,却不想让自己的儿子知道!

    “我也不知道,可能它比较贵重吧,既然卖了,钱已经到手,还怕什么呢?你们不用担心了,以后儿子可以养你们了!有了钱,你们想买什么就买什么,不用省了。”

    “瞎说什么呢,这个钱我们给你留着,以后给你娶媳妇儿!”这句话却不是他父亲云天歌说的了,而且他母亲胡蕊说的,听到儿子的声音,她也忍不住了!

    “妈妈,你就放心吧,你儿子生得这么帅,还怕娶不到媳妇儿,到时候儿子带回来给您看,包您老大吃一惊!”

    “好好好,我儿子长得帅,我给你两个星期的时间,要是带不回来,我好给您物色一个,省得我这个当妈的操心!”

    “放心吧,您还不信您的儿子啊,到时候一定带给您看!但是您们一定不要省着,否则我这个钱打回去还有什么意思!记住了,您们的儿子能自己赚钱养家了。”

    “是~儿子已经长大了,可以自己养自己了,不需要妈妈了!”

    “妈妈,您说什么呢,无论儿子怎么样,还不都是您的儿子啊!”

    “算你会说话,话说你没有打钱给你弟弟吧?”

    “没有,怎么会呢,给他还不跟你们汇报啊!”

    “那就好,你可不要惯坏了你弟弟,要不以后他可没出息的!”他的母亲这样问的目的很简单,因为从小两兄弟的关系就很好,他有什么都会考虑到弟弟,如今赚钱了,云峰也还在读书,他说不得会打过去一些的。

    云宇刚刚挂掉父母的电话,弟弟的电话就过来了!“哥,我卡里的钱是你打的吗?”

    “嗯,是我打的,不过你可不要跟妈妈说,要不她给你收回去你可不要怪我!”

    “那当然,我又不是傻子,不过哥你是不是发达了,那来的这么多钱,整整一万啊!”不错,云宇的的确确打给了云峰一万块钱,对于其他人来说虽然不是很多,但是对于他家来说可就是一年的生活费了,绝对不少。

    “以后再给你细说,我还有事,这些钱你想买什么就买什么吧,用完了跟我说,不用给父亲他们要了!”

    “知道了,有了你这个大款,我肯定不找他们了,既然你有事那就改天再聊,我也要上课去了,拜拜!”云峰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师父,我还真羡慕你们家,一家人的感情真好!”黄程一手开着车,一脸羡慕的说到。

    “羡慕什么,你父亲和你二叔关系还不是一样,再说你已经是我的徒弟,其实你把我当大哥也行,师徒不过是一个称呼而已,不要太过在意,希望我们大家以后的关系也能如此像亲人一般!”

    “一定会的!”黄程坚定的说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