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穿越之武侠群芳谱 > 第六十八章 到站

第六十八章 到站

 热门推荐:
    “前辈,晚辈陈风,隶属于国家护龙一族的一员,这次奉命前来打算剿灭血屠一干人等,却不想遇到了这般事情,任务看来是完成不了了,这是我的身份证明,晚辈有一个请求,望前辈答应!”陈风几近费尽全身力气,走到云宇身边,拿出一本红色的本本,递给云宇,然后说到!

    武者的世界,达者为先,他叫云宇为前辈也没错!“有什么事,你先说,若是能办,义不容辞。”云宇也没有拒绝!

    “晚辈这个情况,肯定是捱不到京都了,所以我想请您将这些人送到京都,交给青龙组长,这是我的身份,到时候他就会明白了!叶文,萧天,你们陪着云前辈将血屠等人送到青龙组长那里,不得有误!”

    “是!”跟在他身后的那两个一流高手上前一步,行了一个军礼,很是标准。

    “这种事还是你亲自出马比较好!”云宇并没有答应!

    “前辈难道连晚辈这个小小的请求也不能答应?”

    “这个事还是需要你来,我这个人不喜欢麻烦!”

    “可是我这样……”

    “放心,有我在,你死不了的,区区蜈蚣毒,还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厉害!”云宇随手从空间中拿出一颗丹药,塞到陈风的嘴里。正是解毒丹,云宇在神雕世界打败欧阳锋的时候曾经得到过欧阳锋的一生绝学,而最让他看中的就是欧阳锋的那一身毒术。在大宋游历的二十年中,闲暇之余他不少探索,可以说现在他的毒术,比欧阳锋还要厉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最正确不过!

    服下云宇丹药的陈风脸色逐渐变好,几分钟之后已经恢复如初!“试试身体感觉怎么样。”看到陈风站了起来,云宇问了一句!

    “多谢前辈的救命之恩,陈风感激不尽!”陈风站起来活动了两下,竟单膝跪在云宇的面前,表示感谢。

    作为二十一世纪的大好青年,怎么能让别人轻易下跪?云宇并没有让陈风如愿,手臂一挥,一股内力传出,阻挡了陈风下跪的双腿,对于军人,云宇一向是很尊敬的。“不必如此,你们为国家办事,说起来也是在保护我们普通人,大家谁也不欠谁,你这样做可就让我无颜了!”

    陈风也没有坚持,他已经知道,云宇若是不想让他跪,在云宇面前他无论如何都跪不了的,若云宇想让他跪下,他也反抗不了。“血屠,看来老天真的不站在你这边,现在你还有什么花招可以耍呢?”

    然而面对陈风的问话,他理也没理。他已经沉浸在了自己的思想中,不可置信,眼前这个年轻人竟然随手间废了自己的武功,而且就连他们组织精心研制的蜈蚣毒也轻而易举的解了,他似乎已经看到了血红组织的未来,或者说血红组织已经没有了未来。

    见血屠没有在搭话,陈风也是没趣,他走过去手铐轻轻拷在血屠的手上。若是血屠没有废武功之前,手铐不过只是一个摆设,一个装饰品,现在却很实用!

    “你们自己来还是我来帮你们?”陈风将血屠拷住之后才转头看向和血屠一起的人,他不知从那里拿来了一根铁链,问道。这些人从血屠被云宇废了之后一直呆呆站着,竟丝毫没有逃跑的意思,或许他们知道自己逃不了!

    “叶文,萧天,把他们全部绑起来!”陈风将铁链交给了身后的叶文和萧天。

    就在他们将十几号人全部绑好之后,血屠肩膀上的传呼机响了起来:“报告三头领,机舱已全部控制,开往哪里?”

    然而血屠这时候却没空理他了,云宇倒是听见了传呼机中的声音。“差点忘了,驾驶舱还有你们的人。云宇身形一闪,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到了驾驶舱中。”原来的两位驾驶员被绑在一旁,口中还塞着两只鞋,看他们光着脚的样子,不难猜出鞋子正是他们的!

    云宇快速拆掉两人身上的东西,将他们放了出来。“你是谁?”正在开着飞机的血红组织的成员问道,他知道这次行动失败了。

    云宇并没有理他,对原来的两个驾驶员说道:“你们来驾驶,这两个人我就先带出去了。”说完不等他们搭话一只手提着一个人向外面走去,留下两个嘴唇还残留脚臭的人面面相觑,他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头等舱内,云宇把两个人交给了陈风!“他们这次行动的人应该全部都在这里了,你们该怎么办就怎么办,还有两个驾驶员似乎受到了惊吓,你们自己去解释一下,我可不想飞机出事。”

    陈风接过被云宇打晕的两个人,然后对名叫叶文的年轻人说到:“你去解释一下,什么借口都行,要是驾驶员精神恍惚的话,我们可能都要交代在这里了!”

    陈风交代完毕,同时拿出一个电话打了出去:“头,大鱼已经落网,不过小鱼也不少,我们需要接应!”

    “地点!”

    “jx省国际机场!”

    “是否可以直接转往京都?”

    “不行,这上面有一个大人物,有事要去jx,我不能擅自改航道。”

    “大人物?好,我马上派人过去,不,我自己亲自去!”

    云宇听到这里,两边都同时挂了电话。

    似乎是看到云宇眼中疑惑的表情,陈风似乎要想解释一下,但是又不知道为什么最后竟没有说。云宇当然知道为什么,想这种组织保密性都是极高的,轻易不会泄露出去,无论是谁!

    陈风没有说,云宇也没问。不过他大概也猜得出来,肯定是打给上级请求接应的!只是陈风都是一组之长了,肩膀上是一个少将军衔,难道还会有比他更高级的?要知道少将在军衔职位中可是可以率领一个军的!

    疑惑归疑惑,不该问的就不要问,这是做人的基本原则!

    经此大变,楚萱心中的感触良多。血屠看她的眼神她自然知道,血屠迁怒云宇的原因她也知道。她发现云宇似乎和她想象中的不一样,至少云宇不是一个纨绔子弟,不是一个一无是处的人,并且还很厉害!除此之外,云宇从上机到现在,仅仅和她说过了一句话,普通朋友之间的一句问好。

    在黄麒手下做事,她当然知道黄麒会武功,那时候她觉得黄麒很厉害,但是她今天才知道什么才叫做厉害,十几条冲锋枪指着,瞬间全被云宇拿掉,这是什么速度?据她所知,就算是黄麒兄弟俩也远远不够,他们都是寻找障碍物,然后逐个解决,怎会如此干净利落?

    好奇~是女人的天性,楚萱是一个女人,当然不缺少好奇心,她虽然见识不少,但是今天她真正的好奇了!一个女人若是对一个男人产生好奇,那她就危险了,这是千古不变的至理。

    “重新认识一下,我叫楚萱,西楚霸王的楚,草头萱,楚萱!”楚萱这时终于正视了云宇,她站了起来,伸出一只白嫩的小手。她今天和当初与云宇初见面的时候不同,一套白色的连衣裙,外套是一件蓝色的长衫,大约五厘米的高跟鞋,一双雪白、笔直的双腿呈现在云宇的眼前,两个字“青春”。

    “你好,我叫云宇,白云的云,宇宙的宇,很高兴认识你!”云宇虽然不知道刚刚她为何冷淡,现在热情,但是作为一个男人,斤斤计较绝对是不行的。

    作了介绍,两人算是正式认识了,打开话匣子,聊了起来!

    “你去jx是公事还是私事?”

    “私事,你呢?”

    “我去旅游的,老板给我放了假,好好出去放松一下。”她自然不会说是黄麒让她来接近云宇的!

    “有时候出去走走也好,待在家里人都发霉了。想来你们管理财务的应该更累一些吧?”

    “还好,虽然累,但是要糊口啊,哪像你,随便拿出一点东西就足够我们挣一辈子了!”

    云宇只能苦笑,若不是因为宇宙晶体,他现在可能还在大学宿舍里打游戏呢!

    “对了,你去这么远办私事是不是去见女朋友?”

    “为什么这么认为?”

    “女人的直觉!”

    “女人的直觉”绝对算得上是一个极为强大的理由,无论怎么说都可以用女人的直觉来推脱,男人就不行了,从来没听说过有说“男人的直觉的”!

    “你的直觉倒是很准,我就是去看她的,好几个星期不见了,怪想念她的,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云宇向外边看去,眼中闪过一丝想念。

    “看来做你的女朋友很幸福,她很漂亮吧?”

    “很漂亮!”

    “你不怕乘兴而来败兴而归?”

    “什么意思?”

    “好多小说中不是说去看女朋友的男人都发现自己的女朋友坐在什么富二代官二代的车里,你不怕?”

    “当然不怕,你都说那是小说了,怎么可能会发生呢!”

    “哦?你这么信任她,看来你们之间的感情很深,应该认识好多年了吧!”

    “认识九年了,不过和她相恋六年了!”

    “六年,是一段很长的时间了。有机会介绍给我认识一下,我倒是想知道能够将你这位大高手牢牢绑住的女孩子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会有机会的!”

    ……

    时间在两人不知不觉的谈论中慢慢消逝,jx国际机场终于还是到了。

    “云前辈多谢你的救命之恩,也谢谢你伸出援助之手,这是我的电话,在这京都的境地内,无论遇到什么小事都可以找我,晚辈乐意效劳。晚辈虽然没什么作为,但是在这一亩三分地内话还有那么一点点的管用!”陈风走下飞机,很是感激的对云宇说到!

    云宇收下电话,随意瞄了一眼,就塞到口袋里!“客气了,若有事,绝对回去麻烦你的,你也不要叫我什么前辈了,我的年纪还没你大,就不要叫我前辈了,搞得我多老似的!叫我小云或者小宇都行。”云宇被一个看着大了自己一倍的人说前辈,着实有点不好。

    “我还是叫您云先生吧!”云宇虽然如此说,陈风也不敢托大叫他小宇,毕竟这是一个不属于凡人的人了,弱肉强食,达者为先在他的脑中已经根深蒂固了。

    “随便你吧,既然如此我们就此别过,这是我的电话,若是你们护龙一族解决不了的事,可以找我!”云宇以传音之法将自己的号码传到陈风的耳朵里,然后和楚萱一起向机场外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