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穿越之武侠群芳谱 > 第七十二章 父母出事

第七十二章 父母出事

 热门推荐:
    “喂,老爸,我是小宇!”

    然而落到他耳朵里的声音却不是云天歌的,而是一个老头的声音。“你就是云宇?”老头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

    “我是云宇,你是谁?”

    “我是谁你来了自然就会知道,你父母在我手上,如果想救他们,就来gz市的市政府吧,我在这等着你!”

    “我希望在我到达之前我父母完好无损,否则无论你是什么势力,有何靠山,天涯海角,我必杀你。”

    “等你来了再说,希望到时候你还能说这种大话!”

    “我想听听我父母的声音!”

    远在gz市的市政府里,一个老头和一个年轻人分别坐在一张办公椅子上,办公桌旁,一对中年男女被背靠背的绑着,丝毫不能动弹。老头此时手中还拿着一个电话,仔细一看,发现他们正是张家的人,老头正是被张天佐称为“天长老”的人,而年轻人则是曾经被云宇种下生死符的张槿。

    老头把电话递到其中被绑着的男人的耳朵边,说道:“你儿子想要听听你们的声音。”

    “小宇,我和你妈妈没事,你今天还在上课,不要过来了!是一个朋友在跟你开玩笑呢。”中年男子努力平复了一下腹中闷气,尽量若无其事的对着电话说到。

    然而“天长老”没有再给他说话的机会,直接把电话拿走,然后对着电话中的云宇说道:“听见了?我给你半个时辰的时间,如果时间到了你还没来,那么对不起了,你只能替你父母披麻戴孝了。”

    “我现在在jx省,你叫我如何在一个小时内赶过去?”

    “那好,我多给你一个时辰的时间,只是你父母就会多受点皮肉之苦了。记住了,市政府!”天长老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

    “微微,今天我不能陪你了,家里出了点小事,看来只有下次了!”云宇抱歉的看了陈微一眼,才说到。他接电话的时候是背着她的,所以她并没有听到!

    “家里有事?必须回去吗?”陈微虽然很关心云宇的一切,但是云宇不愿意说的她也不会追究到底。

    “必须回去!”

    “可是都这么晚了,你怎么回去?”

    “没事,我自有办法!”

    “那好,你回去吧,我自己上去,下次再见,如果你不来找我,我就回去找你!”

    “会的,办好家里的事我就会来找你的,完成我们今天没有完成的事!”陈微转身,向楼上跑去,耳根都红了。云宇不是傻子,早知道她的意思了。目送陈微上楼,云宇才转身向学校外面走去,这一夜,注定会有人流血!

    他并没有走远,刚刚走出门外,他就施展轻功向jx大学楼房的最高层略去,黑夜之中,他的身影配合他的衣服,就好像一颗从天边掠过的流星,只是没那么明亮,耀眼!

    “金羽,快起来,我们有事要做了!”云意识沉到宠物空间里,发现神雕金羽正站在它的领地内闭着一只眼睛睡觉呢!听见云宇的传音这才醒过来。

    “主人,你叫我?”神雕睁开眼睛,清脆的声音落到云宇的耳朵里!二十年过去,它似乎还没长大,以前像八岁的孩童,这时候却像一个十一二岁的儿童了。

    “我需要你的帮助!”不错,云宇打算用神雕代步了,这么晚了一个半时辰的的时间想要从jx省跑到gz市,无论什么交通工具都不行,神雕晋级大宗师之后说它是妖也不为过,速度几乎已经超过了音速。以它的速度,足够了!

    神雕不认识路,但是云宇却知道大概方向,,沿着方向一直走,总不会出错的!神雕展开翅膀,云宇也落到了它的背上,双翼一展,如同离弦之箭向gz市飞射而去。金翅大鹏鸟最厉害的可以撕裂空间,只是它差得还太远,否则这点距离不过是一步就能跨越的地方罢了。

    ……

    gz市的政府大楼里,张成虽然已经落网,但是张家的威信仍在,所以张槿在这里也是一个坐上宾,所以他和天长老才会借助这个地方,绑架云宇的父母以作威胁!

    “我想知道我儿子如何得罪了你们,以至于你们如此的大张旗鼓?”在云天歌的眼睛里,云宇依然还是听话的孩子,所说他会得罪人,他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

    确实,云宇从小到大,从不轻易得罪人,除非是别人招惹他。但是就算是别人招惹他也不该是这种人,云天歌以为他的身份暴露了,所以才招来这场祸事,可是如果是因为他的原因,那他们又怎么要云宇到这里来呢?云天歌再次陷入疑惑之中。

    “怎么得罪我?你可知道我父亲张成因何入狱?你可知道我这个样子拜谁所赐?都是因为你的好儿子,现在你还问我他怎么得罪了我们?”张槿此时确实扮相极惨,衣服上布满血痕,有的地方甚至渗出了鲜血,生死符每天都在发作,他可以撑到今天,也正是他时刻想要报仇的心在支撑着,若不然他可能早就自杀了!

    爱能让人疯狂,恨也能,恨不仅能让人疯狂,更能让人变得麻木,就像张槿一样。他有多恨云宇,只有他自己或者经历过生死符的痛苦的人才知道!

    云天歌虽然不信,但是看张槿那恨不得吃肉喝血的样子,他有些疑惑了,云宇怎么会武功呢,他又是从哪里学来的呢?就在开学之前,他发现云宇还是知道普通人,但是短短两周,怎么可能,要知道眼前这个凄惨的年轻人虽然也是普通人,可是这个老头就算是他最巅峰的时期也比不过,云宇怎么会招惹到他们呢?

    既然别人都已经这么说了,他也没办法,仇恨到了这个地步,想要化解,除非有一方被灭,否则将是无休无止,只是在云天歌的眼中,他们一家注定必败无疑了!

    他虽然已经失去了武功,可惜见识却没有失去,看这个年过七旬的老头无意间发出的气势,也是世间少有的高手,云宇习武才多久?在开学之前毫无根基,短短的半个月能练到什么地步,三流?二流?他只能在心中祈祷,云宇会聪明一点,不要来这里,否则他们一家就要多死一个人了。

    “天歌,你说小宇会来吗?”胡蕊用力抽了抽手腕,可惜没有任何的作用。

    “小宇那么聪明,一定不会来的!”

    “不来才好,只是以小宇的性格,无论我们遭受什么危险,他都会来的,这时候我倒是希望他不要那么孝顺,乖巧了!”父母就是这样,无论何时都在为自己的孩子着想,为了他们的安全,这时候竟希望自己的孩子不要那么孝顺,这就是亲情,任何东西都换不来,买不到,代替不了的亲情。

    时间慢慢过去,越临近约定的时间,气氛就越紧张,他们都在担心云宇,但是却不相同,云父云母自然害怕云宇来到这里会受到伤害,而另外两人则担心云宇不来,那他们所做的一切就前功尽弃了,抓两个没用的人有什么用呢?杀了泄愤?

    从gz市的上空俯瞰整个市区,绝对是一幅很美的花卷,灯火通明,阵阵的欢呼声传到云宇的耳朵里!“金羽,就是这里了!我们下去吧!”云宇说完神雕金羽又变回如同普通鸟儿般大小的落在云宇的肩膀上,云宇则如同树叶般向市政府大楼飘然而去。

    市政府不小,想要找到云宇的父母二人除非一栋楼房一栋楼房的慢慢找,但是时间不等人,若是再耗,父母可就危险了!云宇拿出电话,拨通了父亲的手机。“喂,你们在哪里?我已经到了!”

    “很好!你很准时!去大门前等着,我们自会到来。”

    “我父母没事吧?”

    “你马上就会知道!”

    “你最好祈祷没有对他们怎么样。”

    ……

    云宇没有等多久,慢慢的,身后传来阵阵的脚步声,云宇回头。

    四个人出现在他的视线里,除了一个年约七十仍然精神矍铄的老人,其他三人他都认识,父母亲,张槿!

    看到张槿的那一刻,云宇就已经知道为什么了!以张家的势力,想要查到云宇的身份来历实在太简单了,只是想不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

    “张槿,看来你还是不长记性,当初放了你,希望你可以改过自新,但是你今天非要来自取灭亡,当真可惜!生死符的滋味你难道已经忘了,还是……他给了你信心?”云宇指着已经古稀之年的老头对张槿说到。他已经知道电话里的那个声音必定是他的无疑!

    “云宇,你不要得意,今天你父母落在我的手中,你还有何嚣张的资格?识相的赶紧把我身上的生死符解了,不然今天不仅你会死,你的父母也要死在这里!”

    “就凭你们?”

    “云宇,你可能还不知道天长老是什么人吧,你以为今天在这里的还是陆柏吗?”

    “天长老?他吗?可惜在我的眼里他和陆柏没有什么区别,你的靠山找错了!”

    “年轻人年纪不大,口气却不小,今天我要让你看看什么是武林高手!”说完便要动手,这是他为张天佐做的最后一件事,做完他也好脱力整个张家!

    “等等!”

    “你还有什么事?”

    “既然你们的目标是我,那现在总可以放了我父母了吧?”

    “哼,我拿他们有什么用,还给你!”天长老也没有为难云宇,手掌轻轻一切,将云天歌和胡蕊身上的绳子割断,竟然就这样放过了他们。云宇手掌在父母的手臂上一抹,已经查看了父母全身伤势,发现他们没有受到任何伤害,才松了一口气!

    “不错,你也很守信,没有伤害到他们,就凭这一点,今天你可以活着离开!”

    “话不要说得太满,鹿死谁手还说不一定,说谁放谁是不是太早了点?”天长老等云宇检查好父母的身体之后,便动手!一股炙热的气流向云宇的位置扑了过来。除了他出手,在他身边的张槿也同时出手了,不过他用的不是武功,而是枪,目标也不是云宇,而且刚刚和云宇错身的父母。

    当初在ktv他就已经亲自见过云宇挡过子弹,知道一般的枪对云宇没有作用,所以他这次另选目标,云宇的父母!云宇的父母无论是谁中枪,他都不会好过,而能让云宇不好过的事情,无论是什么,他都愿意去做,并且可以付出任何代价。

    虽然意外,却也在情理之中。云宇和父母的距离很近,所以张槿的这一枪被云宇轻而易举的挡住了,他用的正是当初在华山脚下领悟出来的《剑气指》,一只手挡住了天长老的攻势,一只手挡住了张槿的子弹。当初他使出来的时候击穿了直径约一米的巨石,并且深入地下,区区子弹,当不在话下!

    “看来你真的是活够了,金羽杀了他!”听见云宇的吩咐,本来还在云宇肩膀上的金羽一展,向张槿飞射而去,到张槿身边的时候已经达到了常人大小,锋利的爪子已经深深的插入张槿的胸口,它的速度实在太快,张槿还来不及开第二枪,便已经死在了它的爪子下!

    张槿的眼睛瞪得老大,口中鲜血不短冒出,发出“咯咯”的声音,却再也说不出话了!他知道自己可能会死,但是却想不到会死在一只鸟的爪子之下。后悔吗?只有他自己知道!

    “天作孽,有可违,自作孽,不可活!天长老,该你了!我说过不杀你就不杀你,只要你挡得住我一招,你就可以离开!”

    “来吧!”天长老没有再嘲讽,看到神雕的强势,他就知道云宇确实有说这种话的资本。武力值这么高的动物,应该说妖兽,他别说见过,就是听都没有听过,能驾驭这种妖兽的人,岂是一般人?

    “亢龙有悔!”一声高昂的龙吟声从云宇的手掌中传出,他的掌风快速形成一条金色长龙向天长老扑去。他自然没用全力,否则这一掌天长老的结局就是一团碎肉了。

    天长老仅仅来得及在胸前举起十字防御,便被云宇的掌风击中,倒飞出去,狠狠的摔倒在地,口中鲜血如同不要钱的吐出来。一招重伤!

    “死不了的话把他带回你们来的地方,告诉张家,我会去找他们的,让他们做好准备,有何靠山都全部叫上,最多不超过后天,我一定会到的。”云宇指着已经没有生息的张槿对半天没有站起身来的天长老说道,然后走到父母的跟前,金羽也飞回了他的肩膀上!

    “爸,妈,我们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