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穿越之武侠群芳谱 > 第七十四章 李寻欢

第七十四章 李寻欢

 热门推荐:
    李寻欢是个很奇怪的人。他虽然不是君子,但他做的事却是大多数君子不会做、不愿做,也永远无法做到的。他做的事简直没有任何人能够做到。所以有人根本不相信世上真有李寻欢这种人,不相信世上真有他那种深挚、伟大的友情。

    李寻欢总是带给别人快乐。他无论对什么人、对什么事,出发点都是爱,而不是恨,因为他知道恨所造成的只是毁灭,爱却可以令人永生。

    所以他的心胸永远宽阔,他的为人总是那样豁达。

    李寻欢懒散而潇洒,萧疏而沉着,他身上有一种具有诗人气质的落拓。

    江湖百晓生品评天下武功,小李飞刀排名第三,他的飞刀是凡铁,是世间最平凡的铁匠花了几个时辰打出来的,但它却是天地间最为平凡诡秘的兵器。

    刀虽平凡,但是天上地下,从来也没有人知道他的飞刀在哪里,也没有人知道是怎么发出来的。刀未出手前,谁也想像不到它的速度和力量……天上地下,你绝对找不到任何人能代替它。

    他的刀代表的是一种精神,若不能了解他那种伟大精神,就绝不能发出那种足以惊天动地的刀!飞刀!飞刀还未在手,可是刀的精神已在!那并不是杀气,但却比杀气更令人胆怯。小李飞刀,已经是一种精神上的象征了,象征着正义与力量,宽容与救赎!

    寒风肆掠,白雪飘扬,两道人影在官道上慢慢的行走着!他们一人一身白衣几乎比雪还白,一人却是一身黑衣,手中拿着一把剑!看上去如此的矛盾。他们相距有两丈远,但是在他们身下却只有一排脚印,这看似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不,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白衣人跟着前面的少年已经很久了,不过他们直到现在一句话都没有交谈过!少年不说话,是因为他觉得说话是一件很浪费的事情!白衣人不说话,因为他已经知道眼前的人是什么人,而他的目的,就是跟着他,找到自己想要找的人,而他的目的就要到了!

    一辆白色的马车从他们身后行驶过来!赶车的是一个大汉,满脸络腮胡子,很有压迫力!

    “你可看清前面那两个人了?”轿中人忽然问道。

    “他们?他们一个不过是一个少年,而一个还只是一个孩子!”

    “那你可曾看到他们的脚下?”马车终于走到白衣人身边,李寻欢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一个人!面目英俊红润,似乎还带着稚气,但是眼神之中却充满沧桑,最让人难忘的是他的眉心的一个菱形印记和一尘不染的白衣。他是云宇,他眉心的宇宙晶体在他进入小李飞刀世界就再次显现了出来,在这个世界无论什么样的人都有,眉心出现一些东西也不算奇怪。“上车来,我载你一程”他盯着云宇观看了许久才说到,简单,有力。尽管他知道眼前的少年并不需要!

    “谢谢!”云宇就天上了马车!这是一件很自然的事,冰天雪地,有暖炉,有美酒,任谁都不会拒绝!

    “你请我坐车,我请你喝酒!”云宇忽地拿出一瓶酒,即使以李寻欢的眼里也没有看清这酒从何而来,好像一直都在他的手掌之中,和他的飞刀如此相像。李寻欢盯着他看了良久,没有说话!

    “上车来,我载你一程!”还是那句话,还是那语气!不同的是对象不同。得到的结果也丝毫不同!那少年并没有看他一眼!李寻欢道:“你是聋子?”

    少年的手忽然握起了腰边的剑柄,他的手已冻得比鱼的肉还白,但动作却仍然很灵活。

    李寻欢笑了,道:“原来你不是聋子,那么就上来喝口酒吧,一口酒对任何人都不会有害处的!”

    少年忽然道:“我喝不起。”

    他居然会说这么样一句话来,李寻欢连眼角的皱纹里都有了笑意,但他并没有笑出来,却柔声道:“我请你喝酒,用不着你花钱买。”

    少年道:“不是我自己买来的东西,我绝不要,不是我自己买来的酒,我也绝不喝……我的话已经说得够清楚了么?”

    李寻欢道:“够清楚了。”

    少年道:“好,你走吧。”

    李寻欢沉默了很久,忽然一笑,道:“好,我走。但等你买得起酒的时候,你肯请我喝一杯么?”

    少年瞪了他一眼,道:“好,我请你。”

    李寻欢大笑着,马车已急驰而去,渐渐瞧不见那少年的人影了,李寻欢还在笑着道:“你可曾见过如此奇怪的少年么?我本来以为他必定已饱经沧桑,跟你一样!谁知他说起话却那么天真,那么老实,你们不是一道的。”

    “不是”

    “你见过他?”

    “半个时辰前见过!”

    “后来又遇上?”

    “我一直跟着他!”

    “为什么?”今天李寻欢的问题特别的,要知道他一向话都是很少的,但是今天遇到的两个少年都太奇怪!

    “因为我要找一个人,找他喝酒,然后试一试他的绝技,再和他交朋友!”

    “你想尝试他的绝技?难道要他的绝技够强你才会和他交朋友?”

    “不是,但是绝技我一定是要试的!”

    “那你想要找的人在哪?若是顺路我载你!”

    “他我已经找到了,就在眼前!”

    李寻欢再次仔细的打量着这个人,好像他的眼睛没有作假!“好,我们现在是朋友了,只是你恐怕见不到他的绝技了!”李寻欢拿过白衣人的酒,倒了两杯,一杯递给了白衣人。

    “为什么见不到?”

    “因为只要是朋友,他的刀就绝不会出手,而且这把刀是用来救人的!”

    “作为朋友,是不是应该尽量将朋友的愿望实现呢?”

    “作为朋友,这是应该的!”

    “但是我的愿望就是想要试一试你的刀,这个愿望你总要满足我的!”

    “那以后再说!”

    “既然是朋友了,你必须得知道我的名字!我叫云宇,白云的云,宇宙的宇,你一定要牢牢记住。因为总有一天这个名字会成为一种象征,一道保 护 伞。”

    “云宇,我记住了!我想这个名字不久将传遍江湖,而我以后肯定会以它为荣。”

    “我的目的已经达到,先走一步!”云宇说完,身化一道白影串了出去。

    ……李寻欢拉开轿帘,大汉依然在鞭打着马,路上却没有一个脚印!

    “少爷,那个少年呢?”

    “他已经走了,你不知道?”

    “不知道!”

    李寻欢没有再说话,坐回马车中,目光紧紧盯着云宇拿出的那一瓶茅台酒,目光游离了起来!

    小镇上的客栈本就不大这时住满了被风雪所阻的旅客就显得分外拥挤分外热闹。

    院子里堆着十几辆用草席盖着的空镖车草席上也积满了雪东面的屋檐下斜插着一面酱色镶金边的镖旗被风吹得蜡蜡作响使人几乎分辨不出用金线绣在上面的是老虎还是狮子?

    客栈前面的饭铺里不时有穿着羊皮袄的大汉进进出出有的喝了几杯酒就故意敞开衣襟表示他们不怕冷。

    云宇已经来了好一会儿了,入乡随俗,他坐在角落里,也叫了两壶酒,两碟小菜,只不过酒他并没有动!他在等,等李寻欢。

    李寻欢到这里的时候客栈里连一张空铺都没有了,但他一点儿也不着急因为他知道这世上用金钱买不到的东西,然而今天却不用他自己掏钱了,因为他已经看到了云宇!

    “你在等人?”他很奇怪,因为云宇叫了酒菜,却没有动过!

    “嗯,等你!”

    他端起云宇叫的酒,他酒喝得并不快但却可以不停地喝几天几夜。

    “如果你想喝酒可以换一种!”

    “难道这饭铺里还有别的酒?”

    “没有,不过我有!”云宇从空间中再次拿出两瓶“五粮液”

    “这好像不是刚刚车上你给我的那种!”李寻欢倒了一小杯,说道!

    “世上的酒并不只是一种!”

    “喝了你的酒我以后再也咽不下其他的酒了,你是害我还是救我?”这个世界的酒比之现代的差得还是太远了!

    “只要你能实现我的愿望,我可以给你一个酒窖的酒,而且每一种都是这总以上的,还是不同口味的!”

    “你一定要尝试吗?那我宁愿不喝。”他从不会对朋友出刀,除非救人!

    那虬髯大汉以走了进来站在他身后道:“南面的上房已空出来了也已打扫干净少爷随时都可以休息。”

    李寻欢象是早已知道他一定会将这件事办好似的只点了点头过了半晌那虬髯大汉忽然又道:“金狮镖局也有人住在这客栈里象是刚从囗外押镖回来。”

    李寻欢道:“哦!押镖的是谁?”

    虬髯大汉道:“就是那‘急风剑’诸葛雷。”

    李寻欢皱眉又笑道:“这狂徒居然能活到现在倒也不容易。”

    “云兄弟,你不打算休息?”

    “人当然要休息,不过我还要等人,杀人!”

    “难道你要杀了那个孩子?”他说的当然是阿飞!

    “不是,不过我和他有同样的目标!”

    李寻欢盯着前面那掩着棉布帘子的门仿佛在等着什么人似的。

    虬髯大汉道:“那孩子的脚程不快只怕要等到起更时才能赶到这里。”

    李寻欢笑了笑道:“我看他也不是走不快只不过是不肯浪费体力而已你看见过一匹狼在雪地上走路么?假如前面没有它的猎物后面又没有追兵它一定不肯走快的因为它觉得光将力气用在走路上未免太可惜了!而且也不止我一个人相信他会到这里。”说完不忘看云宇一眼。

    虬髯大汉也笑了道:“但那孩子却并不是一匹狼。”

    李寻欢不再说什么因为这时他又咳嗽起来。而云宇却拿出现实中准备的瓜子在那嗑着,他不喜欢喝酒,但是酒却可以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因此他准备了不少。“要来点吗?”他拿着瓜子问李寻欢和虬髯大汉,两人却摇了摇头!

    他的形象委实有点无语,一个绝世高手坐在桌子上嗑瓜子,说出去绝不会有人相信,但是他却做了!

    然后就看到三个人从后面的一道门走进了这饭铺三个人说话的声音都很大正在谈论那些‘刀头舔血’的江湖勾当象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就是‘金狮镖局’的大镖头。

    李寻欢认得那紫红脸的胖子就是‘急风剑’但却似不愿被对方认出他于是他就又低下头雕他的人像。

    幸好诸葛雷到了这小镇之后根本就没有正眼瞧过人他们很快地要来了酒菜开始大吃大喝起来。

    可是酒菜并不能塞住他们的嘴喝了几杯酒之后诸葛雷更是豪气如云大声地笑着:“老二你还记得那天咱们在太行山下遇见‘太行四虎’的事么?”

    另一人笑道:“俺怎么不记得那天太行四虎竟敢来动大哥保的那批红货四个人耀武扬威还说什么:‘只要你诸葛雷在地上爬一圈咱们兄弟立刻放你过山否则咱们非但要留下你的红货还要留下你的脑袋。’”

    第三人也大笑道:“谁知他们的刀还未砍下大哥的剑已刺穿了他们的喉咙。”

    第二人道:“不是俺赵老二吹牛若论掌力之雄厚自然得数咱们的总镖头‘金狮掌’但若论剑法之快当今天下只怕再也没有人比得上咱们大哥了!”

    诸葛雷举杯大笑但是他的笑声忽然停顿了他只见那厚厚的棉布帘子忽然被风卷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