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穿越之武侠群芳谱 > 第七十五章 飞剑客

第七十五章 飞剑客

 热门推荐:
    两条人影象是雪片般被风吹了起来。

    这两人身上都披着鲜红的披风头上戴着宽边的雪笠两人几乎长得同样型状同样高矮。

    大家虽然看不到他们的面目但见到他们这身出众的轻功夺目的打扮已不觉瞧得眼睛直了。

    只有李寻欢的眼睛却一向在瞪着门外因为方才门帘被吹起的时候他已瞧见那孤独的少年,云宇也看见了。

    那少年就站在门外而且象是已站了很久就正如一匹孤独的野狼似的虽然留恋着门里的温暖却又畏惧那耀眼的火光所以他既舍不得走开却又不敢闯入这人的世界来。

    只见这两长相几近相同的人已缓缓摘下雪笠露出两张枯黄瘦削而又丑陋的脸看来就象是两个黄腊的人头。

    他们的耳朵都很小鼻子却很大几乎占据了一张脸的三分之一将眼睛都挤到耳朵旁边去了。

    但他们的目光却很恶毒而锐利就象是响尾蛇的眼睛。

    然后他们又开始将披风脱了下来露出了里面一身漆黑的紧身衣服原来他们的身子也象是毒蛇细长坚韧随时随地都在蠕动着而且还黏而潮湿叫人看了既不免害怕又觉得恶心。

    这两人长得几乎完全一模一样只不过左面的人脸色苍白右面的人脸色却黑如锅底。他们的动作都十分缓慢缓缓脱下了披风缓缓叠了起来缓缓走过柜台然后两人一起缓缓走到诸葛雷面前!

    饭铺里静得连李寻欢削木头的声音都听得见诸葛雷虽想装作没有看到这两人却实在办不到。

    那两人只是瞬也不瞬地盯着他那眼色就象是两把蘸着油的湿刷子在诸葛雷身上刷来刷去。

    诸葛雷只有站起来勉强笑道

    “两位高姓大名?恕在下眼拙……”

    那脸色苍白的人蛇忽然道:“你就是‘急风剑’诸葛雷?”

    他的声音尖锐急促而且还在不停地颤抖着也就象是响尾蛇出的声音诸葛雷听得全身寒毛都涑栗起来道:“不……不敢。”

    那脸色黝黑的人蛇冷笑道:“就凭你也配称急风剑?”

    他的手一抖掌中忽然多了柄漆黑细长的软剑迎面又一抖这腰带般的软剑已抖得笔直。

    他用这柄剑指着诸葛雷一字字道:“留下你从囗外带回来的那包东西就饶你的命。

    那赵老二忽然长身而起陪笑道:“两位只怕是弄错了咱们这趟镖是在囗外交的货现在镖车已空了什么东西都没有两位……”

    他的话还未说完那人掌中黑蛇般的剑已缠住了他的脖子剑柄轻轻一带赵老二的人头就忽然凭空跳了起来。

    接着一股鲜血旗花自他脖子里冲出冲得这人头在半空中又翻了两个身然后鲜血才雨点般落下一点点洒在诸葛雷身上。

    每个人的眼睛都瞧直了两条腿却在不停地弹琵琶。

    但诸葛雷能活到现在还没有死毕竟是有两手的他忽然自怀中掏出了个黄布包袱抛在桌上道:“两位的招子果然亮咱们这次的确从囗外带了包东西回来但两位就想这么样带走只怕还办不到。”

    那黑蛇阴恻恻一笑道:“你想怎样?”

    诸葛雷道:“两位好歹总得留两手真功夫下来叫在下回去也好有个交代。”

    他嘴里说着话人已退后七步忽然“字形左‘囗’右‘仓’”地拔出了剑别人只道他是要和对方拼命了。

    谁知他却一反手将旁边桌上的一碟菜挑了起来碟子里装的是虾球虾球也立刻飞了起来。

    只听剑风嘶嘶剑光如匹练地一转十多个虾球竟都被他斩为两半纷纷落在地上。

    诸葛雷面露得色道:“只要两位能照样玩一手我立刻就将这包东西奉上否则就请两位走吧。”

    他这手剑法实在不弱话也说得很漂亮但李寻欢却在暗暗好笑他这么样一做别人也就只能斩虾球不能斩他的脑袋了他无论是胜是负至少已先将自己的性命保住再说。

    黑蛇格格笑道:“这只能算是厨子的手艺也能算武功么?”

    说到这里他长长吸了囗气刚落到地上的虾球竟又飘飘地飞了起来然后只见乌黑的光芒一闪满天的虾球忽然全都不见了原来竟已全都被他穿在剑上就算不懂武功的人也知道剑劈虾球虽也不容易但若想将虾球用剑穿起来那手劲那眼力更不知要困难多少倍。

    诸葛雷面色如土因为他见到这手剑法已忽然想起两个人来他脚下又悄悄退了几步才嘎声道:“两位莫非就是……就是‘碧血双蛇’么?”

    听到‘碧血双蛇’这四个字另一个已被吓得面无人色的镖师忽然就溜到桌子下面去了。

    就连李寻欢身后那虬髭大汗也不禁皱了皱眉因为他也知道近年黄河一带的黑道朋友若论心之黑手之辣实在很少有人能在这‘碧血双蛇’之上听说他们身上披的那件红披风就用鲜血染成的。

    可是他听到的还是不多因为真正知道‘碧血双蛇’做过什么事的人十人中倒有九人的脑袋已搬家了。

    只听那黑蛇嘿嘿一笑道:“你还是认出了我们总算眼睛还没有瞎。”

    诸葛雷咬了咬牙道:“既然是两位看上了这包东西在下还有什么话好说的两位就请……就请拿去吧。”

    白蛇忽然道:“你若肯在地上爬一圈咱们兄弟立刻就放你走否则咱们非但要留下你的包袱还要留下你的脑袋。

    这句话正是诸葛雷他们方才自吹自擂时说出来的此刻自这白蛇囗中说出每个字都变得象是一把刀。~]

    诸葛雷面上一阵青一阵白怔了半晌忽然爬在地上居然真的围着桌子爬了一圈。

    李寻欢到这时才忍不住叹了囗气喃喃道:“原来这人脾气已变了难怪他能活到现在。”

    他说话的声音极小但黑白双蛇的眼睛已一齐向他瞪了过来他却似乎没有看见还是在雕他的人像。

    白蛇阴恻恻一笑道:“原来此地竟还有高人我兄弟倒险些看走眼了。”

    黑蛇狞笑道:“这包袱是人家情愿送给咱们的只要有人的剑法比我兄弟更快我兄弟也情愿将这包袱双手奉上。”

    白蛇的手一抖掌中也多了柄毒蛇般的软剑剑光却如白虹般眩人眼目他迎风亮剑傲然道:“只要有比我兄弟更快的剑我兄弟非但将这包袱送给他连脑袋也送给他!”

    他们的眼睛毒蛇般盯在李寻欢脸上李寻欢却在专心刻他的木头仿佛根本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他并没有看云宇,因为云宇已经与环境融为一体了,只要他不开口,绝不会有人在乎他。

    但门外却忽然与人大声道:“你的脑袋能值几两银子?”

    云宇终于看到了传说中的飞剑客,李寻欢当然也不例外!

    他身上的衣服还没有干透有的甚至已结成冰屑但他的身子还是挺得笔直的直得就象标枪。

    他的脸看来仍是那么孤独那么倔强。

    他的眼里永远带着种不可屈服的野性象是随时都在准备争斗反叛令人不敢去亲近他。

    但最令人注意的还是他腰带上插着的那柄剑。

    瞧见这柄剑白蛇目光中的惊怒已变为讪笑他格格笑道:“方才那句话是你说的么?”

    少年道:“是。”

    白蛇道:“你想买我的脑袋?”

    少年道:“我只想知道它能值几两银子因为我要将它卖给你自己。”

    白蛇怔了怔道:“卖给我自己?”

    少年道:“不错因为我既不想要这包袱也不想要这脑袋。”

    白蛇道:“如此说来你是想来找我比剑了。”

    少年道:“是。”

    白蛇上上下下望了他几眼又瞧了瞧他腰畔的剑忽然纵声狂笑起来他这一生中实在从未见过这么好笑的事。

    少年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完全不懂得这人在笑什么。他自觉说的话并没有值得别人如此好笑的。

    那虬髭大汗暗中叹了囗气似乎觉得这孩子实在穷疯了诸葛雷也觉得他的脑袋很有毛病。

    只听白蛇大笑道:“我这头颅千金难买……”

    少年道:“千金太多了我只要五十两。”

    白蛇骤然顿住了笑声因为他已觉这少年既非疯子亦非呆子更不是在开玩笑的说的话竟似很认真。

    但他再一看那柄剑又不禁大笑起来道:“好只要你能照这样做一遍我就给五十两。”

    笑声中他的剑光一闪似乎要划到柜台上那根蜡烛但剑光过处那根蜡烛却还是纹风不动。

    大家都觉得有些奇怪可是白蛇这时已吹了囗气一囗气吹出蜡烛突然分成七段剑光又一闪七段蜡烛就都被穿上在剑上最后一段光焰闪动烛火竟仍未熄灭──原来他方才一剑已将蜡烛削成七截。

    白蛇傲然道:“你看我这个一剑还算快么?”

    少年的脸上丝毫表情都没有道:“很快。”

    白蛇狞笑道:“你怎样?”

    少年道:“我的剑不是用来削蜡烛的。”

    白蛇道:“那你这把破铜烂铁是用来干什么的?”

    少年的手握上剑柄一字字道:“我的剑是用来杀人的!”

    白蛇格格笑道:“杀人?你能杀得了谁?”

    少年道:“你!”

    这‘你’字说出囗他的剑已刺了出去!

    剑本来还插在这少年腰带上每个人都瞧见了这柄剑。

    忽然间这柄剑已插入了白蛇的咽喉每个人也都瞧见三尺长的剑锋自白蛇的咽喉穿过。

    但却没有一个人看清他这柄剑是如何刺入白蛇咽喉的!

    没有血流下因为血还未及流下来。

    少年瞪着白蛇道:“是你的剑快?还是我的剑快!”

    白蛇喉咙里‘格格’的响脸上每一根肌肉都在跳动鼻孔渐渐扩张张大了嘴伸出了舌头。

    鲜血已自他舌尖滴了下来。

    黑蛇的剑已扬起但却不敢刺出他脸上的汗不停的在往下流掌中的剑也在不停的颤抖。

    只见少年忽然拔出了剑鲜血就箭一般自白蛇的咽喉里标出他闷着的一囗气也吐了出来狂吼道:“你……”

    这一声狂吼出后他的人就扑面跌倒。

    少年却已转问黑蛇道:“他已认输了五十两银子呢?”

    他的仍是那么认真认真得就象个傻孩子。

    但这次却再也没有一个人笑他了。

    黑蛇连嘴唇都在抖道:“你……你……你真是为了五十两银子杀他的么?”

    少年淡淡笑道:“不错。”

    黑蛇的一张脸全都扭曲起来也不知是哭还是笑忽然甩却了掌中的剑用力扯着自己的头将身上的衣服也全撕碎了怀中的银子一锭锭掉了下来他用力将银子掷到少年的面前哭嚎着道:“给你全给你……”

    他就象个疯子似的狂奔了出去,然而他并没有成功的跑出去,因为云宇已经到了门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你似乎还不能走!”云宇的声音淡淡的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我已经将东西全部留下来了,我为什么还不能走?”他依然处于惊恐当中!

    “你还有一样东西没有交出来!”

    “什么东西?”

    “你的命,我今天本来是要杀两条蛇的,但是有一条已经死了,你自然要和他一起,我很公平吧?”云宇不再等他回答,直接一指击在他的眉心,临死他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因为他的眼睛还在睁着,充满疑惑!

    “你为什么要杀他?”李寻欢停下了手中的活儿,忽然问道!

    “他该死!”

    那掌柜的早已矮了半截缩在柜台下牙齿格格地打战也说不出话来只是拚命地点头。

    到了这时李寻欢才回头向那虬髭大汗一笑道:“我没有说错吧?”

    虬髭大汗叹了囗气苦笑道:“一点也不错那玩具实在太危险了。”阿飞没有说话,正要将五十两银子交给几乎爬不起来的掌柜!

    此时诸葛雷已经站了起来,正在犹豫着要不要动手!

    “你是不是在犹豫该向谁出剑!”云宇的话忽然传到诸葛雷的耳朵里,他的衣服瞬间湿了大半,因为他心中的目标正是云宇!因为他不知道云宇是怎么杀死黑蛇的,他认为是用的毒。

    “我可以告诉你,无论我们三人中你杀了谁,绝对会一夜成名!”

    “我们三人中他的名气最大,姓李;他是多年以前的天下第一高手的后人;而我则是未来的天下第一高手;无论你杀了哪一个你绝对是赚的,而且你只能动手,因为无论你怎么做我都要杀了你!”云宇指着李寻欢,然后是阿飞,最后才说自己。

    阿飞已向他们走了过来但却未瞧见诸葛雷的动作诸葛雷一直就没有从桌子下爬起来。他虽然听见云宇的话,但是他没有在乎,因为他觉得这个人应该不会……

    诸葛雷忽然掠起一剑向阿飞的后心刺出!

    他的剑本不慢阿飞更绝未想到他会出手暗算──他杀了白蛇,诸葛雷本该感激他才是,却为何要杀他呢!

    眼看这一剑已将刺穿他的心窝,谁知就在此时诸葛雷忽然狂吼一声,跳起来有六尺高掌中的剑也脱手飞出插在屋梁上。

    剑柄的丝穗还在不停的颤动,诸葛雷双手掩住了自己的咽喉,眼睛瞪着李寻欢和云宇,眼珠都快凸了出来,而他的眉心出现了一道约有一寸的红色血痕。

    李寻欢此刻并没有在刻木头因为他手里那把刻木头的小刀已不见了。而云宇的手已经拿着瓜子在嗑了

    鲜血一丝丝自诸葛雷的背缝里流了出来。

    他瞪着李寻欢咽喉里也在‘格格’地响这时才有人现李寻欢刻木头的小刀已到了他的咽喉上。

    但也没有一个人瞧见这小刀是怎会到他咽喉上的,更没有人知道他眉心的血痕从何而来的。而他的眼睛已然永远的闭上了!

    少年也曾回头瞧了一眼面上也曾露出些惊奇之色似乎再也想不到这人为什么要杀他?

    但他只不过瞧了一眼就走到李寻欢和云宇面前,他竟然笑了。

    而且他也只说了一句话:“我请你们喝酒。”他也知道云宇,因为云宇曾经跟着他跟了半个时辰,而他们俩竟然一句话都没有说,简直是匪夷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