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穿越之武侠群芳谱 > 第七十六章 红粉·骷髅

第七十六章 红粉·骷髅

 热门推荐:
    云宇并没有和他们一起喝酒,因为他还有事要做,那就是杀人,杀一个女人!不过他留下了两瓶酒,现实中的酒。

    李寻欢和阿飞去了他的马车上,而云宇却走了,李寻欢挽留,但是他有事要做,没有去管喝酒的两人,不做留恋向白茫茫的雪地中走去!

    他的运气很好,因为他遇见了一个青衣人,而他的目的就是这个青衣人!青衣人手上,戴着双暗青色的铁手套,形状看来丑恶而笨拙,但它的颜色却令人一看就不禁毛骨悚然。

    “你是李寻欢的朋友?”青衣人忽然开口了!看来她见过云宇和李寻欢在一起喝过酒,而给她印象最深刻的是对方的眉心的那个印记,总是将她的目光深深吸引进去。除此之外就是对方一尘不染的白衣白袜,永不变色的面孔!

    “我是他的朋友!”云宇并没有多余的动作!

    “你说一个人的好朋友把他自己杀了,他会不会觉得很痛苦,是不是连死都不肯相信呢?”

    “我想是这样!”

    “我看过诸葛雷的伤口,他的眉心有一道伤疤,我发现这样的程度足以杀掉李寻欢,而你正好是他的朋友!”

    “可是我为什么要杀他呢?”

    “这双手套行不行?你总该知道,这‘青魔手’乃是伊哭采金铁之英,淬以百毒,锻冶了七年才制成的,可说是武林中最霸道,在兵器谱上排名第九!它够吗?”

    “我这把剑名为巨阙,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云宇将空间中的巨阙剑取了出来,插在地上,他到要看看这个蛇蝎女人到底会怎么做!

    青衣人沉吟了半晌,忽然自怀中取出个长而扁的匣子。他将这匣子慎重地放在桌上,用两只戴着铁手套的手,笨拙地将匣子打开,立刻便有一阵剑气‘字形左‘石’右‘乏”人肌肤。这黝黑的铁匣子里,竟是柄寒光照人的短剑。青衣人道:“宝剑赠英雄,这柄‘鱼肠剑’,天下无双,加上排名第九的青魔手,总该可以让你出手了吧?我知道你们男人间的友谊并没有那么牢不可破,只是利益不够罢了,而且杀了他你就可以一夜成名,天下第三,这不是你们男人所追求的吗?”

    “我给你一个建议你说好不好?”云宇突然笑了起来,因为他才想到这个人好像也对李寻欢说过差不多的话!

    “什么建议?”

    “你将你认识的人全部叫到这里,将他们的兵器拿给他们,让他们一起来杀我,试一试我到底值多少钱!这个建议你可以考虑一下。”

    “难道你想死?”

    “你太高看他们了,我只是为了向你证明一个问题而已!”

    “难道我给的这些都不够?”

    “鱼肠剑虽然好,不过我已经有了一柄巨阙,它们排名不相上下,我拿它来干什么呢?难道用来显摆?”

    “那这样够吗?”她从手开始,从身上到腿上,一件一件的外衣褪落,直到她一丝不挂的出现在云宇面前!她每脱一样,就看云宇的眼睛一眼,只是直到现在她并没有发现云宇的眼神有什么变化!

    “难道你不是男人?”她忍不住问道,她这一招除了在李寻欢面前失利,还从来没有人能挡的住!

    “我当然是男人,而且还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只是我有一个疑问,你为什么不把你的脸露出来呢?若是你的脸和身体成反比,那我可就亏惨了!你知道像我这样的人你见上一面也绝对算是你的服气,希望你的脸和身体一样不要让我失望!”

    “那你失望吗?”她揭开了自己的面纱,这张脸实在美丽得令人窒息,令人不敢逼视,再配上这样的躯体,世上实在很少有人能抗拒。就算是瞎子,也可以闻得到她身上散发出的那一缕缕甜香,也可以听得到她那**荡魄的柔语。那已是男人无法抗拒的了。

    她忽然向云宇冲去,然而在云宇面前半米处再也丝毫不得寸进,一道道青色的波纹挡在了她的身前!

    “你果然有资本,武林第一美女果然名不虚传!只是你用错了地方了,记住我的话,将那两个人或你认识的很有名的人全部叫过来,我要杀了他们!”云宇说完便向她的身体里打入几块冰块!

    “这叫生死符,每一个时辰会发作一次,犹如万蚁噬心,你先试一下!”云宇轻轻一手拍在她的肩膀上!

    林仙儿只感觉自己身体中被打入的几个穴位奇痒无比,一声声凄惨的声音从她的口中传出!她那洁白如玉的身躯片刻间已经是血痕累累,洁白的雪地上也都染红了,是她自己抓的。

    “好了,你也尝到了这生死符的滋味!我在这里等着你,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我很不喜欢让我失望的人,记住了,我只等半个时辰!”云宇将地上的青衣披在她的身上,然后转身离去。

    林仙儿将地上的手套和剑匣子抱起来,步履蹒跚的向前走去!她此时的内心是崩溃的,因为她今天连连失利,无往而不利的绝世容颜竟然连续栽了两个跟头,她恨极了李寻欢和云宇,就是云宇不逼她她也会想尽一切办法将这两个人杀了,以泄心头之恨!

    ……

    她并没有让云宇久等,因为游龙生和青魔手离她不远,云宇等到不到一刻钟她就回来了。只是也许她实在害怕云宇说的“生死符”,因此她回来衣服都没有换过!

    “你来得倒是很快!”“你是青魔手,你是游龙生?”云宇看了林仙儿一眼,然后向随她而来的两个人问道。他们的手套已经戴到了手上,而剑也握在了手中!虽是疑问,但是却确信无疑!

    “不错,就是你伤害的仙儿?”是青魔手的回话。

    “是我,你想为她讨回公道?”

    “这个女人?哼!我是想要知道你有什么本事将我们叫到这里来”他举起了带着手套的手!

    “只是代价你付不起!”

    “天下还没有我付不起的代价!”他怒吼一声向云宇冲去。

    然而……

    游龙生和林仙儿惊呆了,他们实在想不到大名鼎鼎的青魔手竟然不是眼前之人的一招之敌!游龙生的冷汗随着脸颊刷刷的往下流,握着鱼肠剑的手也在发抖,他已经没有拔剑的勇气!

    原来向云宇奔去的青魔手直接被云宇一剑拍入雪地,成了一团肉饼!云宇此时的形象有点不协调,一身花花公子的打扮,然而手中握着的却是一柄大剑!虽然好笑,但是旁边的两人一点也不觉得好笑,任谁看到刚刚还在和自己说话的人瞬间变成肉饼他都不会笑的!“我就说你付不起代价,你还不信!”云宇摇摇头,将巨阙剑拿起来再次插在雪地上。

    “游龙生,你认为你可以挡住我几剑?”云宇的脸上还带着微笑,可惜在他们看来这是恶魔的笑容!他们虽然没有见过天机老人出手,到最多也不过如此,这是一个可以和天机老人比拟的高手。

    “一剑都挡不住!”虽然害怕,但是他还是把话说出来了。

    “那你还要打吗?”

    “你愿意放我走?”

    “我不喜欢杀人,但是我没有一把趁手的剑,你知道,这把巨阙剑实在和我不相配,你认为呢?”

    “这把鱼肠剑是你的了,我可以走了吗?”游龙生将剑小心翼翼的递给云宇,然后问道。

    “可以,你想呆在这里我也不反对!”听完云宇的话,他跑了,好像恨不得多加几条腿!

    “你真的就这样放他走?”

    “我刚刚说过我不喜欢杀人的!”

    “那我可以走了吗?”

    “但是我不希望再有什么梅花盗的传说!”林仙儿差点被吓傻,她实在不知道这个人是怎么知道的,但是她发现自己似乎命不久矣。

    “那你动手吧!”林仙儿说完就闭目等死!

    “我说过我不喜欢杀人,而杀你对我也没有什么好处!有人说每一个女人身上都有她可爱的地方,只要你去寻找,总会找到,但是在你身上我实在找不到,我希望再次见面的时候我能够找到!你走吧!”云宇没说完就消失不见,只是他的声音却清晰的传到林仙儿的耳朵中,等她抬头的时候才发现云宇已经走了。

    她将身上的青衣用力的裹着身子,往回走去,没人知道她在想什么,就连她已经也不知道,但是可以确定的是她将云宇的话听进去了。

    ……

    兴云庄,云宇此时已经到了这里,他跃上屋顶,解开瓦片,看向大厅之中的情况,以他的轻功谁人能够发现他?

    此时李寻欢也已经被当作梅花盗抓了起来,而且他的穴道已经被点中了!而云宇来的第一时间却是把他的穴道隔空解开了,这群人的武功比他实在太弱。

    “寻欢大哥,我是云宇,你的穴道已经被我解开了!”云宇用传音之术将话传到李寻欢的耳朵里,然后不再说话,静静的观望,而李寻欢也没有多做其他的动作,只是将感激放在心里。

    龙啸云坐在大厅里的红木椅上,听着众人的奉承,心里就像被针刺一样,满头汗出如雨。只见李寻欢伏在地上,又不停地咳嗽起来。龙啸云忍不住流泪道:“兄弟,全是我该死,你交到我这朋友,实在是……是你的不幸,你……你这一生全是被我拖累的。”

    李寻欢努力忍住咳嗽,勉强笑道:“大哥,我只想要你明白一件事,若让我这一生重头再活一次,我还是会毫不考虑就交你这朋友的。”

    龙啸云但觉一阵热血上涌,竟放声大哭道:“可是——若非我阻住了你出手,你又怎会……怎会……”

    李寻欢柔声道:“我知道大哥你无论做什么,都是为了我好,我只有感激。”

    龙啸云道:“但你为什么不告诉他们,你不是梅花盗!你为什么……为什么要……”

    李寻欢笑了笑道:“生死等闲事事耳,我这一生本已活够了,生有何欢,死有何怜?为什么还要在这些匹夫小人面前卑躬曲膝!”

    田七一直含笑望着他们,此刻忽然抚掌笑道:“骂得好,骂得好!”公孙摩云冷笑道:“他明白今日无论说什么,我们都不会放过他,也只好学那泼妇骂街,临死也落得个嘴上爽快了!”

    李寻欢淡淡道:“不错,事已至此,我但求一死而已,但此刻李某掌中已无飞刀,各位为何还是不肯出手呢?”公孙摩云那张枯瘦腊黄的脸居然也不禁红了红。

    赵正义却仍是脸色铁青,沉声道:“我们若是此刻就杀了你,江湖中难免会有你这样的不肖之徒,要说我们是假公济私,我们要杀你,也要杀得公公道道。”

    李寻欢叹了口气,道:“赵正义,我真佩服你,你虽然满肚子男盗女娼,但说话却是句句仁义道德,而且居然一点也不脸红。”

    田七笑道:“好,姓李的,算你有胆子,你若想快点死,我倒有个法子。”李寻欢叹道:“我本来也想骂你几句,只不过却怕脏了我的嘴。”

    田七听而不闻,还是微笑道:“你若肯写张悔罪书,招供你的罪行,我们现在就让你舒舒服服的一死,你也算求仁得仁,死得不冤了。”

    李寻欢想也不想,立刻道:“好,我说,你写!”

    龙啸云失声道:“兄弟,你招不得!”

    李寻欢也不理他,接着道:“我的罪孽实是四曲难数,罄竹难书,我假冒伪善,内心奸诈,夹私陷权,挑拔离间,趁人不备,偷施暗算,不仁不义,卑鄙无耻的事我几乎全都做尽了,但却还是大模大样的自命不凡!”

    赵正义听不下去了,伸手一巴掌向李寻欢的脸上拍来!只可惜的是李寻欢的穴道已经解开了。

    老实说这一段实在太过精彩,因此云宇并没有打扰!

    他的巴掌并没有拍到李寻欢的脸上,因为李寻欢已经站了起来,一脚将他踢了出去!

    “你不是被点住了穴道的吗?怎么会?”赵正义被踢倒在地,他始终想不到李寻欢的穴道是怎么解开的,不仅是他,就连其他人都想不到;然而最精彩的脸却是龙啸云的脸,因为他此时本就异常难受,却还要装出一副很激动的样子,可难为他了!

    “穴道被点住了,当然可以解开不是吗?”李寻欢起身理了理衣服,才道!

    而这个时候外面走进来了两个人,一个是阿飞,另一个则是林仙儿!云宇被惊呆了,他以为那样对林仙儿,想必她不会出现在这里,但是这惯性还不是一般的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