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穿越之武侠群芳谱 > 第七十七章 成了兄弟

第七十七章 成了兄弟

 热门推荐:
    “大哥,你没事?太好了!”这是阿飞进屋的第一句话,语气中充满了欣喜,没有比这个更好的了!而李寻欢也很高兴,因为他仅有的两个好朋友都在这里,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值得高兴呢?若是有酒,他绝对会喝上好几口!

    云宇好像听到了他心里的话,从屋顶飘然而下,轻轻落在地上,然后从空间中拿出两瓶酒,一瓶递给李寻欢,一瓶递给阿飞,然后却给自己拿出一个杯子,并且倒满!李寻欢两眼激动的看着云宇,人生得两知己,夫复何求呢!

    他们俩举起瓶子,云宇则是举起杯子,狠狠的干了一口,意思到了就行,他实在不喜欢喝酒!“云大哥,我想问你一个问题,这是我们上次见面就遗留下来的问题!”阿飞喝了一口,说道

    “你问!”

    “既然云大哥你不喜欢喝酒,你身上为什么会随时带着那么多酒!”

    “为朋友准备的,就像现在!”

    “你的朋友很多?”

    “目前只有你们两个,其他人还没有资格!”阿飞再没有问,因为他已经得到了自己的答案!

    “你们是李寻欢的朋友?”田七终于忍不住跳了出来,因为眼前的三人实在太嚣张,居然不将众人放在眼里!然而并没有人理他。

    云宇将目光转向林仙儿:“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什么吗?”

    “记得,当然记得,我这次来是为了救李寻欢的,并没有其他意思!”她是怕极了云宇,生死符的滋味实在太难受了。“不错,云大哥,她是来为寻欢大哥作证的!”阿飞将酒壶放下,走到云宇的面前,说道。

    “两位朋友也未免将众多英雄豪杰不放在眼中了吧!”还是田七!

    “你就是田七爷?”云宇终于看向他。

    “不错我就是田七!”

    “那么你就没资格和我交朋友!”

    “只是阁下交的朋友却是交错了。你可知道他是谁?他可是梅花盗!”田七指着李寻欢说道,他却忘记了李寻欢的穴道已经解开了!而不知道什么时候,李寻欢的手中已经出现了一把刀。

    “林仙儿,看来你今天不用出来作证了,你的身份也永远不会有人知道了!”

    “为什么?”

    云宇并没有回答,只是看着阿飞,道:“阿飞兄弟,你说我们兄弟俩若是把这些人全部杀了,会不会一夜成名,达到寻欢大哥的程度?”他虽然没有回答林仙儿的话,但是她已经听出来了!

    “杀了他们,那我们岂不是成了邪魔外道了吗?”阿飞忽然问道!

    “那你觉得他们正义吗?今天我不得不告诉你一件残酷的事情:正义,是有实力的人才有资格说的,对于强者来说他们的话就是正义,而现在我们说的话就是正义!”阿飞住口了,其实他也只是为了名声,邪恶正义跟他毫无关系!

    “阿弥陀佛,施主的话未免有些无理了吧,世间正义还是存在的!”坐在一旁的大和尚终于是开了口!

    “你是少林寺的心眉大师?”云宇大量他一眼,问道!

    “不错,正是老衲!”

    “好,那你出去吧!今天在场的这些人只有你不该死,我不杀你,你会少林去吧,并告诉你们少林主持,从今天起封山!”

    “为什么?”

    “因为这是我说的!”一如既往的嚣张,云宇也是受到了现实中的影响,对和尚始终提不起好感,因为他总觉得和尚实在太过于虚伪!

    “老和尚,你退开,我要开始了。阿飞,你随便挑一些下手,我知道你一直想出名,今天正是个好机会!寻欢大哥,你认为呢?”

    “你知道,我一向都不赞同杀人的,虽然江湖中正义满多屠狗辈,但是江湖总是避免不了这些虚伪的人,你能杀多少?”

    “那就见一个杀一个,杀出个朗朗乾坤,因为这样的江湖过得实在太压抑了!看着他们那恶心虚伪的面孔,我全身都不舒服,而谁要是让我不舒服了,我就得杀谁!”

    “看来兄弟你还是想要领教我的飞刀,这一直都是我最害怕的事!”

    “寻欢大哥,你到现在还要护着他?”

    “他终究是我的大哥,我不想诗音难过。”他的刀终究是用来保护人的!他的目的倒是很纯粹。

    “你们都看出来了?却不知你们是怎么看出来的?”龙啸云从椅子上走了下来,他终于听懂了云宇和李寻欢的谈话,他不再装了!他不知道的是门外一个女子手捂住自己的心口,几乎已经要窒息。然而令她更痛苦的事还在后头!

    李寻欢深吸口气,道:“从那天你搂着我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了!”

    “那你没有走是因为诗音吗?”这次他没有回答,既然没有回答那就是默认了!

    “寻欢大哥,你不知道的事情还有很多,比如这位龙啸云龙四爷十年前接近你有何目的,还有他想如何对付你!我知道你不想听,但是我今天不得不说。”云宇已经感应到了门外的林诗音,所以他要揭穿龙啸云,帮李寻欢再牵姻缘,他们都太苦了,而云宇是最不喜欢悲剧的人!

    “大家可能在好奇我会怎么做?我会一门武功,名叫“移魂**”,它可以让人说出心底最不愿意说出的秘密,你们可要瞧好了”云宇将自己的眼睛对着龙啸云的眼睛,一道绿色的光芒一闪而逝。

    “龙啸云,你十年前接近李寻欢是为了什么!”

    “十年前,我去找他就是为了让他家破人亡,他不算最重情义吗?我就用情义对付他,我要让他家破人亡,含恨而死!”龙啸云毫无意识,口中慢慢的道出了一切!

    “那你是怎么做的呢?”

    “当年我唆使他的仇家竟勾结了当地凶名最盛的‘关外三凶’在邯郸大道上向他夹击。最后又救了他……最后我向他提出我喜欢林诗音,想不到他真的把自己最爱的女人林诗音嫁给我了!而今天他居然又回来了,我要让他身败名裂,所以我们就将他当作梅花盗,我要让他永世不得翻身!哈哈哈哈。”龙啸云说到最后竟然疯狂大笑起来!

    “别人怎么会信你呢?”

    “有田七爷,赵大爷,公孙大爷在这里,谁会不相信?”

    “寻欢大哥,这下你知道了?”云宇将龙啸云放了,只是他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这时候却忽然闯进来一个人,正是林诗音!她没有看龙啸云一眼,直接扑到李寻欢的怀里,泣不成声!而李寻欢却不知道该怎么做了,尽管他经历过这许多的事,但是他此时已然心神俱失,若不是一股精神支撑着他,他或许已经瘫软在地。

    “诗音,你怎么来了?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快回去!”龙啸云焦急的喊道,他也许真的爱上了林诗音,只是他实在不可原谅。

    “龙啸云,我要杀了你!”林诗音不仅没有听,而且还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向龙啸云刺去,竟连李寻欢也没有挡住!

    然而她这么做却是毫无用处,因为她武功实在太弱,被赵正义轻而易举控制在手中。

    “诗音,你为什么这么做?我哪一点对不起你!”

    “你不要叫我诗音,你没有资格这样叫!龙啸云,我还真佩服你,想不到现在你还在装,只怪我当初瞎了眼!”林诗音闭上眼睛,不再说话,跟这样的人多说一句话她也觉得恶心!

    “诗音,你怎么能这样?你忘了我们还有一个儿子,小云啊,难道你也要将他抛弃不成?”

    “儿子,你给我说儿子,哈哈,在大庭广众之下说他母亲是个疯子的人,你居然还敢说是我儿子?你们父子当真是蛇蝎心肠!”

    ……

    “李寻欢,只要你放了我们,我就放了林诗音,要不然我们就同归于尽,玉石俱焚!”赵正义知道凭他们绝不是李寻欢的对手,因此他只能凭借手中的筹码,若是李寻欢真的深爱着林诗音,那他们就有活路了,只是他已经忘了还有一个云宇,也许是小李飞刀的名头太大了,足以压过一切!

    “好,放下诗音,我放你们走!”

    “那你先将飞刀扔下,我们出了这道门就将她放了,你看如何?”他紧紧的躲在林诗音身后,一丝头颅都不敢伸出!

    “赵正义,你似乎忘了这里还有我,我好像说过今天这里除了心眉大师外你们都要死,难道你认为我说的是假话?”云宇走进中间,施施然说到!“心眉大师,你走吧,要不然等下你可能要被误伤,而被我误伤的话可能就是一条命!”

    “阿弥陀佛!”心眉大师道了声佛号,依然坐着不动!

    赵正义双手捏着林诗音的肩膀,将她挡在身前,道:“李寻欢,若是想救林诗音,就给我先把这小子杀了!”

    “就是这个机会!”云宇身形一动,已经到了赵正义的身边,一掌拍在他的胸口,一只手轻揽林诗音,移到了李寻欢的身边,将她交给了他!李寻欢并没有说谢,但是从他的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以他们的交情是不需要这些的!

    “田七爷,秦孝仪,公孙大爷,你们还有何仗恃都可用出来,我等着!”赵正义已经被他的一掌打得五胀俱毁,身死道消!

    “云大哥,随便留一个给我好吗?”

    “当然,随你选一个!”

    “公孙大爷,来吧,刚刚你打我一掌,这次我还你一剑,应该很公平吧?”阿飞说完话,剑一剑到达公孙大爷的身上,刺穿了他的喉咙!他的魔云手居然还来不及用出!“好快的剑。”轰然倒地!

    云宇从空间中拿出巨阙剑,他已经喜欢上了这种拍人的感觉,干净,利落!“死吧!”云宇说完直接一剑向剩下的两人拍去!田七和秦孝仪对望一眼挡在剑的前面。

    他们被云宇一剑拍飞,打穿屋内的墙并向外飞去!“好了,打完收工!心眉大师你现在可以回去了,你少林寺正面临大难,在这里你也没什么用!”

    “云大哥,他们呢?”

    “青魔手曾被我一剑拍入地下几米深,他们虽然是两人,但也绝对活不下来!”似乎为了印证云宇的话,飞出去的两人并没有就此停下来,依然向后飞去,最后深深的塞入一道墙壁,陷入里面,直接身死,犹如两尊雕像!

    “阿飞,仙儿,我们先出去吧!这是寻欢大哥的事,我们等着他出来喝酒就好。”云率先向门外走去,而两人也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