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穿越之武侠群芳谱 > 第七十九章 激斗

第七十九章 激斗

 热门推荐:
    红枫树林,早晨的太阳火红似火,将散落在地的残叶渲染的如同鲜血一般。虽是冬天,冰雪却已融化,一眼望去,给人的感觉就是一片苍茫!

    云宇来得很准时,说是巳时三刻,绝不提前一分钟。与其相反,天机老人来得很早,看来他已经在此附近逗留了不少时间了,云宇来的时候,他正闭目以待,手中拿的已经不是旱烟杆,是一条散着光芒的棒子,分成好几节,每一节上面都有七彩光环环绕,衣服是一件蓝色长衫,看来他很看重这场切磋!

    除了他之外,其他人都在。李寻欢、阿飞、林诗音、林仙儿、孙小红一个不多,一个不少!很难得,李寻欢这次并没有在喝酒,手中也没有在雕刻任何一样东西,因为他已经不需要,他以前雕刻的人就在他身边,只不过他的手中多了一只手,林诗音的手。他们互相依偎在一起,望着波光粼粼的红枫湖面。

    阿飞在四处看看,他在查看地形,他依然还是那身打扮:单薄的青色长衫,两块竹片捆绑以作剑柄的长剑,他倔强,坚定,冷漠。林仙儿并没有和他站在一起,她很明白,男人在做正经事的时候女人最好不要多管,所以她只是坐在一旁含情脉脉的看着阿飞,这样的眼神无论是谁都可以被融化的!

    云宇没有去勘测她的心是否和表面露出的一样,他可以逼问出来,但是他不想破坏阿飞的梦,在阿飞眼里,她冰清玉洁,是一个可称仙女的女子,让他动心的女子。她这种人也许不可教化,但是云宇有把握不让她的那些野心暴露出来,这就够了!

    她识若神明的上官金虹,龙啸云,这些就是云宇下一站的目标,云宇心中也在猜想,当他找到上官金虹的时候,会不会遇到龙啸云父子。谁都知道,李寻欢不可能会杀了他们,他就是这样的人,你若对他有恩,他会记住一辈子,无论你如何害他,他都能找到理由为你开脱!做这种人的兄弟,朋友,没有谁不愿意,没有谁会不喜欢。

    孙小红也没变,梳着两条大辫子,就坐在他爷爷的身边,双手趁着下巴,一双如同黑色宝石的眼珠不时转动,她不像她表现的那样文静,看样子他们已经来得不晚,也许早到了半个时辰也不一定!

    以天机老人的身份地位,本不该来得这么早的,但是他从情报中他知道云宇有多厉害,由不得他不谨慎对待,他终究还是没有放下名,利!上官金虹做事喜欢做到万无一失,而他此时也要为自己增加几分胜算。

    “你来了,我本不该占你这种便宜的!”随着云宇的到来,他的眼睛终于睁开了,眼中似乎还有闪电闪过,他的精气神已经达到了巅峰,这一战或许他能超常发挥。

    “你没有占便宜,老实说我每时每刻都能保持着巅峰状态,何况以你的年纪,终归是吃了些亏,若是你带着这份亏欠的心,那么你绝对没有半分胜算!”

    “放心吧,我不会!”随着他的话音一落,天地似乎受到了气机牵引,刮起了清风,地面的残叶随风而动。他们的动作也吸引了周边的其他人,一个个都看向中心的两人,面露担忧之色。在孙小红的眼中,爷爷永远都是天下第一,她本不该担忧的,但是这个紧张的气氛我牵动了他的心!

    阿飞想的则是若是他是其中的一人,那么他该如何应对?然而答案却是他无法出手,对于决战来说这便已经是定局了,无法出手,迎接他的就是败亡,他终于知道这个被自己称为云大哥的人已经超出了自己许多,在他面前自己竟已经丧失了斗志!

    “阿飞,你看到了!”李寻欢似是看到了阿飞的异状,走到他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

    “看到了,我~还是差得太远!”他并没有否认,也容不得他否认。

    “你还年轻”

    “云大哥并不老”

    “阿飞,和谁比,你一定都不要和你云大哥相比,他,我们不能比!”不错,这种人你是没法和他相比的,那样你只会给自己徒增压力,而却毫无作用。

    “你的兵器呢?”天机老人已经举起了他手中的天机棒,他要动手了。为了表示尊重,云宇也没有托大,若是他徒手击败了天机老人,那从此世间也许就会少一个绝世高手了,这不是他所愿意看到的!

    云宇没有搭话,只是一柄巨剑出现在他的手中,没人知道它是怎么出现的,好像它就一直在云宇的手中一般,他们所有人心中都充满疑惑,却没人问出来。天下间奇人异事无数,他们并不能遍识天下所有的东西,偶尔出现也不会觉得意外,只能将疑惑压在心中。

    云宇,天机老人,他们的武器都是重型武器,但是天机老人的却要灵活一些。有人说武功练到极致,拈叶飞花皆可为兵器,但是他们却不知道有一件神兵可以使人战力大增,就像天机老人,有天机棒的他和没有天机棒的他绝对是两个人。

    剑握手中,一道凌厉,霸道的气息向天机老人强压而去,云宇已将自身的气息控制得特别好,所以其他人并没有任何不适,然而这种程度对天机老人却是没有任何实质伤害的,云宇也没指望它能建功,若是这样就可以逼到他的话,那么天机老人还是天机老人吗?

    云宇在试探,天机老人却是认真动手了。天机棒在他手中如同活了一般,在他的挥动下,天机棒犹如长了生命,空气已经经不起他挥动的速度,以肉眼可见的样子变得扭曲,发出一声声刺耳的轰鸣!天机老人佝偻的身躯瞬间似乎变得高大了几分,向云宇的方向逼了过去。

    云宇的身形动了,跟随他的速度,巨阙的路线仿若切断了空气间的联系,虚空竟然好像出现了断层。不过这只是旁观者的一种幻觉,那是随剑体的拖动而产生的!

    “轰”剑棒相击,巨大的声响传向四方,武功低微的几个女子差点被震倒在地,而云宇和天机老人的四周,竟被震塌陷了半米之深,这还并不是特意针对的结果!

    “好深厚的内力!”这是天机老人的话。

    “兵器谱榜首,果然名不虚传,佩服!”两人对完话直接跃到空中,进行新一轮的比斗。两人速度极快,忽闪忽现,每一秒钟都在变换位置!随他们的动作,红枫树快速倒下,有的断裂的地方是被击得粉碎,有的则是平滑无比,这是天机棒与巨阙剑造成的!巨阙不失利剑之利,更不失重剑之重,在云宇的手中更是用的举重若轻。天机棒更是又稀世夔星石与如意玉石铸造而成,材质非同一般,将巨阙剑的攻势尽数接下,不见丝毫有异。

    两人交战速度极快,片刻间已经相斗了上百回个,然而却不分上下。红枫湖上,两道身影在空中迅速碰撞,一道道金光挥洒而下,当他们停下的时候已经稳稳的落在湖面上!湖水竟连云宇鞋子的三分之一都没能淹没,他的轻功可想而知。相反天机老人差了不少,他的裤脚都已经湿了!

    “想不到你内功如此深厚,轻功竟也达到这个地步,想必探花郎也比不上吧!”天机老人的气息稍微急了一些,他的年龄终究是大了点,体力是跟不上了。李寻欢的轻功他是知道的,江湖中盛传小李飞刀,然而却不知道小李飞刀的轻功在江湖上也是名列前茅,无人能及的!

    “老人家谬赞了,若以此打下去,也许晚辈就要占了不少便宜了,晚辈毕竟年轻力壮,老人家却是吃亏了,我们以一招定胜负如何?”对于我这种光明磊落,令人尊敬的老人,云宇是不会做一些让人不耻的事。

    “求之不得!”答完云宇的话,天机老人将天机棒悬于头顶,手不停歇,迅速捏了一个法决,四面的湖水随他的动作快速旋转,竟成了一个漩涡,而他就站在漩涡中心,似要将他扯入湖底,天机棒也在空中转动,它的轨迹渐渐变成一个太极图案的模样,逐渐扩张。“天机决断!”天机老人高呼一声,天机棒于太极图案中心向云宇直射而去,底下的湖水也停止了旋转,犹如被巨石砸中一般向云宇漫延过去,好像水神发怒。

    天机老人有此动作,云宇并没有闲着。他也在湖面演练起了一套剑诀,脚下的湖水与天机老人相反,在离他三米范围以外的地方掀起三丈多高的海浪!“独孤九剑之九剑合一”他的话音一落,巨阙犹如离弦之箭杀向天机老人!

    脱离主人的一剑一棒在空中相遇,“叮”,剑尖对棒头,时间仿佛就定格在这一刻!旁边的人也在时刻的关注着他们两人,生怕他们会一个失手误伤对方,这毕竟算是一场友好的切磋,伤了谁都不好。

    他们的交战牵动着所有人的心,他们两人的每一次撞击,都让其他人的心狠狠的揪在一起,是担心?是害怕?是期待?也许都有!

    终于,结果还是出来了,天机棒被击退回去,巨阙剑也飞回了云宇的手中!不同的是天机老人并不顺利,落在他手中的天机棒他差点没有接住,被逼退了好几丈远的距离,最后他借助这道力量掠到岸上,落了下来。云宇见他已退,巨阙剑收入宇宙空间中,轻点水面,跃到空中,轻轻落到众人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