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穿越之武侠群芳谱 > 第八十七章 薛衣人

第八十七章 薛衣人

 热门推荐:
    这一夜,发生了许多事,而最让人记忆深刻的就薛家庄的藏剑被盗,天下第一剑客薛衣人遇刺,而矛头指向了“盗帅夜留香,威名震八方”的楚留香!

    云宇见到楚留香的时候,他正在和丐帮的人说着话,看到云宇过来之后立刻起身向云宇迎了过来!

    “云兄,怎么样?”

    云宇自然知道他问的是什么,回答道:“和你猜测的不错,尸身是石姑娘的姐姐的,只不过被人用一张与施茵极其相似的脸皮贴在了石凤云本来的脸上,所以没有人瞧得出来。”

    “果然如此,尸身果然是石凤云的,我昨天晚上也去了施家庄,并且也见到了真正的施茵!所谓借尸还魂不过是他们几人合伙演出来的一场把戏而已!”

    “如此,那已经算是真相大白了吧?”

    “确实如此,这件事虽然已经明了,可是刺客组织的首领我却丝毫没有头绪!”

    “狐狸总会露出尾巴的,香帅不用心急,没有耐心是钓不到鱼的!”

    “那倒是,云兄可愿坐下来陪我喝一杯?”

    “此时此刻香帅还有心情喝酒?”原来不知何时在这间破庙的周围已经聚集了许多高手,而他们的目标则是不紧不慢的喝着酒的楚留香。

    “无论做什么事,都必须要吃饱喝足才行,否则哪来的力气,你说是吗?”他自己倒了两杯酒,拿一杯递给了云宇。

    云宇也没有拒绝,端起酒一饮而尽!

    “云兄可愿陪我走一趟?”

    “天下第一剑客,就算你不说我也会去见识见识的,我曾经也是用剑的,这天下第一剑客的名号只要是学剑之人想必没有不想见识的剑客!”

    ……

    云宇和楚留香到薛家庄的时候,整个薛家庄一片肃穆,戒备森严,就算是身在外面的云宇也感觉到从大门内传出的肃杀之气。周围的薛家庄下人都配起了兵器,如临大敌!一个老人坐在椅子上,他的前面摆了一张桌子,桌子上除了一个茶杯和一柄剑之外别无他物,干净、简单!

    云宇一看到他就知道天下第一剑客的名声并不是浪得虚名,他整个人几乎已经成为了一柄剑,他竟似成为了剑的奴隶,就好像他本身就是为剑而生的。云宇得到独孤求败的剑道,然而独孤求败的剑道和他的不同,他是以自身为剑,而独孤求败却是以天地万物为剑,孰强孰弱也未可知。无论是以自身为剑还是以万物为剑,但是它们却又是如此的相像,都可惜称之为剑道至极!

    似乎是感应到了薛衣人这柄冲天的利剑,云宇的身体之中竟似散发出一道道剑气,竟不受云宇的控制向四周扩散而去!云宇身边的楚留香也似乎感受到了云宇的异状,只要云宇一动便是铺天盖地的剑气。

    薛衣人眼中闪过一丝惊诧,随后表情凝重的道:“你也是学剑之人?”

    “曾经学过!”

    “昨天晚上我薛家庄被盗走了一柄剑,而还有人行刺我,他还在我薛家庄众高手的围攻下从容脱逃,你们怎么看?”

    “前辈觉得我们便是那盗剑之人?”

    “若是你是盗剑之人,那你的剑道绝对练不到这种地步,若是楚香帅是盗剑之人,那么他就不是楚香帅!只是凡事都有例外,也许今天就是一个例外呢?”

    “前辈觉得我这把剑如何?”云宇不知何时已将巨阙剑握在手中。

    看见云宇拿出巨阙剑,楚留香和薛衣人的眼睛微微一缩。薛衣人道:“传说战国时期越王允常请欧冶子铸了五把剑:一曰湛卢,二曰纯钧,三曰胜邪,又名磐郢、豪曹,四曰鱼肠,五曰巨阙。此五剑并称越五剑。而巨阙剑直到越王勾践时期才铸成。”

    楚留香也道:“不错,巨阙剑最后流落到秦始皇的手中,并以此剑斩杀了当时的天下第一刺客荆轲;而这把剑却在百年前出现在天下第一高手云宇的手中,直到他破碎虚空之后便消失不见,而云兄的名字也叫云宇”

    楚留香说完话,目光定定的看着云宇,而薛衣人也不例外,毕竟此云宇和那个云宇相似之处太多。都爱穿白衣,都有同一把名剑,而且还是同一个名字。可惜这个世界没有一种名为图片的东西,否则他们就会知道这个人就是当年的云宇了!

    薛衣人道:“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云宇这次没有隐瞒自己的身份:“武功练到极致,人活百年并不是什么难事,而且天下武功,总有能驻颜的!”

    薛衣人有些不可思议的道:“你的意思就是说你已经活了一百多年,而且练的还是一总能驻颜的武功?可是传说你不是破碎虚空去到其他世界了吗?而且在当年在你之后也有一个人破碎虚空,他就是情义无双小李飞刀。”

    “传说你和他是金兰兄弟,而且你破碎虚空之时使用的也是小李飞刀!”楚留香对这些江湖秘事很感兴趣,而且他身边还有一个博闻强记的女孩子,经常在他身边说这些传奇故事,他知道也丝毫不觉得奇怪。

    “小李飞刀,是它吗?”云宇从空间中拿出当时在京城打造的飞刀!

    “你真是云宇?”薛衣人和楚留香异口同声,他们虽然有一点确信,但是还是不敢,但是现在又怎么解释呢?那么多巧合加在一起就不能算是巧合了!

    “云先生,楚香帅,你们随我来!”薛衣人对两人说完就率先向前走去,云宇自然不知道他去的是什么地方,但是楚留香却知道,那里是藏剑室!但是他却不知道薛衣人想干什么。

    薛衣人没有理会疑惑重重的两人,他走进剑室中从一个小暗阁中拿出了一个包装很精致的盒子。这个盒子楚留香也很好奇它里面装的是什么,薛衣人的动作很轻,也很慎重。楚留香第一次到剑室的时候他都从来没有想过这里藏得还有这个东西。

    答案很快就已经揭晓,薛衣人打开盒子,云宇有些楞住了,但是楚留香却是明白薛衣人拿出它来做什么!盒子里是一把小刀和一对金环,正是当年云宇和上官金虹一战留下来的,上官金虹没有收回去,想不到到了薛家。

    云宇楞了一下,随后开口道:“原来是它,想不到还保存到今天。”不错,飞刀和金环一百多年过去仍然完好如初,没有一丝的损坏,看来保存之人很细心!

    “这对兵器是从我家祖上传下来的,直到我的手中,至于他们是怎么得到的,我也不知道,据说我家先祖曾在大内放过差,想来是这个原因。这对兵器和这把刀我研究过很多年,实在参不透是什么原因才能让材质极其普通的小刀插入能够吸取天下兵器的金环里,云先生可能为我解惑?”

    “前辈是学剑之人,可知剑道一途有一个境界?”云宇却不知道他的话已经有些矛盾,他本是百年前的人物,现在却又叫薛衣人前辈,不过他们却没有人会觉得有错,毕竟他实在太年轻,比楚留香还年轻!

    “什么境界?”

    “心中有剑,拈叶飞花皆是兵器!大道三千,殊途同归,刀道也不例外,心中有刀,拈叶飞花都可化为手中无往不利的利器,何况还是一把刀呢?”

    薛衣人喃喃自语:“心中有剑,拈叶飞花皆是兵器!”“想不到我薛衣人被天下人称为天下第一剑客,心中也无不得意,想不到距离剑道一途,还依旧那么遥远!”他有些失魂,无论是谁遇到他这种情况想必不会比他好很多。

    他能以身化剑,做到人剑合一,已经不是他人可以比例的了!只是手中无剑,心中有剑,本身就已经跳出剑道外,却又高了一层,所以他的剑道的确比云宇差了一点,确切来说是比独孤求败差了一点。

    “想要在剑之一途有所寸进,只有抛开外物,不拘泥于形迹,才能更进一步!”云宇虽然武功已经超脱凡人,但是对于武道修炼还是有些相形见绌,只能以从他人处的到的东西传出去。

    “抛开外物,不拘泥于形迹!”

    “薛衣人受教了!”

    楚留香一生靠的是无双的智慧和无往不利的轻功,对于什么剑道武道他是不太懂的,但是却了解一个大概!薛衣人的剑很厉害,云宇的剑更厉害。

    “云先生,这个是你的东西,就还给你了!”薛衣人把盒子递给云宇。

    “只有这把刀是我的,金环就算了!这是一种极其特殊的材质,若是再出现一个和欧冶子一样的大师,那世界上再次出现一把传世兵器也说不定!”云宇拿过盒子,拔出飞刀,又把金环放了回去还给了薛衣人。

    他们本想看看云宇要怎么取出飞刀的,但是却没有什么值得学习的地方,云宇把两样东西拿在手中,拿着刀柄轻轻一拔就出来了!

    “云兄,传说你不是已经破碎虚空了吗?为什么又出现在这里?在此之外是否还有其他世界?”楚留香终于把自己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

    “在此外当然还有其他世界,或许还不止一个,我回来本想看看大哥和三弟他们的,可惜谁也想不到已经过了百年,大哥也破碎虚空,看来我算是白来一趟了!”云宇说谎话是不打草稿了,不过与其相信一步百年,还不如相信有其他世界。天上一天,地下一年,这些世界也有这种说法的!所以云宇回来已过百年也不是不可以。

    “你说的大哥是小李飞刀我知道,但是你还有一个三弟?”

    “昔年的大侠沈浪你们知道吧?”

    “当然知道,他是在小李飞刀之前的一位大侠,据传他和几位好友出海寻仙,就已经消失了,成为了武林的一大迷案!”

    “阿飞就是沈浪之子,也是我的结拜兄弟之一,你们除了知道小李飞刀破碎虚空之外,可还听到过他的什么消息?”

    “这个倒是没有,但是除了沈浪的消失是一个迷案之外,关于云兄的红颜知己却也是一个迷案!”

    “我的红颜知己?”

    “不错,据说云兄破碎之后有一个名为孙小红的女子搜尽天下有名的画家画云兄的画像,可惜见过云兄的人实在太少,虽然在她的描述下作了一些,但是她却没有任何满意的,直到几年之后,她便消失了,随之消失的还有那些画!”

    “原来如此!如果阿飞没有破碎的话应该和她一起的吧。”

    “云先生,楚香帅,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有什么话出去再说!”薛衣人此时再也没有来时那如临大敌的样子,在知道云宇的身份之后他就已经熄灭了一个心思。这种闻名天下活在传说中的人,你说他为了一把剑去做小偷,还逃跑,说出去白痴都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