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穿越之武侠群芳谱 > 第八十八章 薛二爷

第八十八章 薛二爷

 热门推荐:
    虎头蛇尾,这么说不为过,他本已经做好血染长衫的准备,但是他也想不到会出现这种情况。

    每个人都会对江湖中的秘事很感兴趣,无论是楚留香还是薛衣人,更何况这还是一段传奇,传奇人物就在自己眼前。

    对于别人的好奇心,能满足的尽量满足:“不知道前辈喝不喝酒,我们边喝边说!”云宇拿出现实中的几瓶好酒摆在桌子上,说道。楚留香当然是喝酒的,而且也是最会喝酒的,所以云宇不必问!

    楚留香给自己倒了一杯,尝了一口才道:“可惜了!”

    “可惜什么?难道这酒不好?”云宇有些疑惑,至少在他看来这个世界还没有这种酒!

    “并不是酒不好,而且这酒实在太好,所以才觉得可惜!我有一个好友嗜酒如命,若是他知道我喝这么好的酒居然不叫上他他一定会把我大卸八块的!而且我也是在替他可惜”楚留香说完云宇就已经知道他说的是谁了,只是他没有说,毕竟他可是才从“其他世界”来的,如果他自己听说过胡铁花,以楚留香的聪明才智,可能又要疑惑了!他虽然没有说,但是却有人替他说了。

    “楚香帅说的可是人称花蝴蝶的胡铁花?”

    “除了他还有谁?楚留香一生朋友不少,但是像他那样嗜酒如命的朋友却只有一个!”

    “楚香帅有这样的朋友他没有到却是一件憾事,他日若能遇到,定会请他好好喝上几杯!”

    “若他真能遇到这种好酒,只怕几杯是不够的!”

    “云某别的没有,就是酒多,无论你那位朋友多厉害,就算他每天不断的喝,也至少够他喝个半年!”

    一场酒喝下来,几人的关系算是亲近不少,至少不会拔剑相向!薛衣人极少喝酒,也喝了几杯。几人说着说着,又说到了盗剑一事之上。

    说到盗剑,能够在高手如云的薛家庄内来去自如,武功不仅厉害,当然对薛家庄很熟悉,联想到刺客组织的首领的剑法,楚留香大概已经猜了出来,忽然,薛家庄竟传出来有人放火的事情!

    薛衣人虽然沉得住气,但目中还是射出了怒火,冷笑道:“好,好,好,前天有人来盗剑,昨天有人来行刺,今天居然有人来放火了,难道我薛衣人真的老了?”

    楚留香道:“秋冬物燥,一不小心,就会有火光之灾,何况马棚里全是稻草……”

    他嘴里虽这么说,其实心里明白这是谁的杰作了——“小火神”。他们见到楚留香进来这么久还无消息,怎么肯在外面安安分分的等着。

    薛衣人勉强笑了笑,还未说完,突然又有一阵惊呼骚动之声传了过来:“厨房也起火了……小心后院,就是那厮放的火,追。”

    “小火神”放火的技术原来并不高明,还是被人发现了行踪。其实并不是小火神的技术不够高明,而是薛家庄的高手实在不少,小火神武功又不是很高,再加上薛家庄此时正戒备森严,想不被发现实在太难了。

    楚留香暗中叹了口气,只见薛衣人面上已全无半分血色,似乎想亲自出马去追那纵火的人,又不便将楚留香一个人抛下来。往高墙上望过去,已可望见闪闪的火苗。

    楚留香心念一闪,道:“前辈你只管去照料火场,在下就在这里逛逛,薛二侠说不定恰巧回来了,我还可以跟他聊聊。”

    薛衣人跺了跺脚,道:“既然如此,老朽失陪片刻。”他走了两步,突又回道:“舍弟若有什么失礼之处,云先生和香帅用不着对他客气,只管教训他就是。”

    楚留香微笑着,笑得很神秘。

    “前辈等等,我也跟你一起去看看,我倒是想知道天下还有谁敢在薛家庄纵火!”云宇说完还不忘对楚留香眨了眨眼睛。

    他这是要拖住薛衣人,让楚留香有足够的时间。火来得很快,去得也快!小火神被发现之后立刻就逃了,薛家的人也迅速将火扑灭。

    ……

    “前辈不担心吗?”回到刚刚的地方,云宇向薛衣人问道。

    “担心什么?”

    “若事实真的和楚香帅想象的一模一样呢?”

    听完云宇的话之后,他没有说话,他自然知道云宇说的是什么,楚留香的怀疑是什么!

    他缓缓的跺步,向薛二爷的宅院走去!

    云宇也跟着他走了进去,他们刚到门口,楚留香和薛笑人的对话便从里面传了出来!

    ……

    “现在你再将手藏起来也没有用了,因为我已检查过你梳妆台上的东西,上面的手印,正和这把锁上的手印一样,只要两下一比,你的罪证就清清楚楚的摆了下来,那是赖也赖不掉的。”之后便是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

    “你看,你这不是做贼心虚是什么?就只这件事,已足够证明你的罪行了。”

    “你这厉鬼,你简直不是人,我早就该杀了你的。”

    楚留香破门而出,薛衣人和云宇就站在门前!

    “二弟,你还是上了他的当了。楚香帅说的道理并没有错,每个人掌上的纹路的确都绝不相同,人手接触到物件,也极可能会留下手印,但这只不过仅仅是‘道理’而已,正如有人说‘天圆地方’,但却永远无法证明。香帅你也永远无法证明这种‘道理’的,是么? ”

    楚留香也没有反对,道:“我自然也无法证明的。”

    薛笑人这时才知道他上了楚留香的当!

    “可惜香帅也还是上了我的当,刺客组织的首领并不是他,而是我!”

    “你?你不过是兄弟情深,替你弟弟受过罢了。”

    “这薛家庄何其之大,我薛某人不会经商,不会做官,只会举起手中三尺青锋,取人项上人头,为了不让祖先的基业消散,才做起了杀人的生意……”楚留香默然无语,云宇也没有说话。大家都知道凶手是薛笑人,可是薛衣人说得一点都不错,只要他不说,薛衣人是刺客组织的首领谁也不敢说他不是!

    “你不要再说了!”不等薛衣人说完,薛笑人却开了口。

    “这是我和香帅之间的事,我自会和他了断,这里没你的事,你给我出去!”薛衣人大怒。

    “我从小一直听你的话,你无论要我做什么,我从来也不敢违抗,但是这次……这次我再也不听你的了!”

    “你敢!”

    “我四岁的时候,你教我识字,六岁的时候,教我学剑,无论什么事都是你教我的,我这一生虽已被你压得透不过气来,但我还是要感激你,算来还是欠你很多,现在你又要代我受过!在别人眼里,你永远是有情有义的大哥,我永远是不知好歹的弟弟……”

    说着说着,他已涕泪进流:“但你又怎知道我一定要受你的恩惠,我做的事自有我自己负担,用不着你来做好人,用不着”

    “你……你……”

    薛宝宝仰首大呼道:“凶手是我,刺客也是我,我杀的人已不计其数,我死了也很够本了……楚留香,你为何还不过来动手?”

    薛衣人也泪流满面,他的声音已经沙哑:“这全是我的错,我的确对你做得太过分了,也逼得你太紧!香帅,真正的罪魁祸首是我,你杀了我吧。”

    此时此刻谁会动手,谁会下得去手?楚留香几乎已经哭了出来,云宇也不例外,兄弟之情,这便是兄弟之情吗?

    云宇和他的弟弟云峰,关系很好,两兄弟之间很少会隐瞒事情。云宇也在想,若是有一天云峰也做出一些错事,他是否会代他受过呢?答案是肯定的,他在想,若是有一天落到已经的身上,他也会替自己受过的,这就是兄弟,这就是亲情!

    “楚留香,你还假慈悲什么……好,你不动手,我自己来……”薛笑人从手中掏出一把匕首,之间割向了自己的喉咙!

    薛衣人和楚留香向他奔跑过去,想要阻止,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他们没有做到的,却不代表云宇做不到!云宇身体并没有动,仅仅是抬起了右手,只见刀光一闪,薛笑人手中的匕首已经跌落在地,而在他的身后,一柄短小的飞刀已经齐柄没入墙中。小李飞刀本来就是救人的刀,在云宇的手中今天真正的救了别人一命!

    “你为什么要救我?”薛笑人已经跪在了地上!他坏事做尽,杀人无数,今天却被一个毫不相干的人救了一命。

    “一个人若是有了悔过向善之心,就不该去寻死,若是你真的觉得你错了,那么你至少应该先把你曾经犯下的错弥补过来,死,并不是解决事情的唯一办法。”云宇并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但是当这个情形出现在他眼前的时候,他不由的想起了云峰、李寻欢、阿飞,所以他没有眼睁睁的看着薛笑人去死。

    薛衣人跑了过来,紧紧握住了薛笑人的手,他实在太欢喜,太高兴。他本来已经以为自己即将失去了这个弟弟,峰回路转,他还是回到了他的身边。

    薛笑人经此一事,才知道他的大哥对他究竟有多爱,只是这份爱,这份亲情他承受不了。才导致他走上了邪路!每个人不是天生都是恶人,生下来什么都不知道,又如何能说是恶人?

    生作天下第一剑客的弟弟,是他的幸运,也是他的悲哀,就像楚留香说的那样,他永远都要生活在哥哥的阴影之下。若是一个没有追求的人,他只会欣喜,可是薛笑人有理想,有抱负,所以他不甘,他要证明自己,以至于才有了今日之祸!

    “我希望今后世间不再出现什么刺客组织的首领,证明自己并不一定要去杀人,证明自己的方法有很多,杀人并不是唯一的出路!就像楚香帅,他能获得人人的称赞,他可曾杀过一个人?”云宇点到为止,一些事情不必说得太明白。若是还有什么刺客组织,他不介意亲自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