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穿越之武侠群芳谱 > 第九十六章 金家父女

第九十六章 金家父女

 热门推荐:
    万福万寿园内几乎每天都热闹无比,经常都要小孩子的欢呼声传到外面。在万福万寿园的对面,一个小型山庄落于此,正是云云山庄。是云宇取的名字,用他和石绣云的名字各取一个云字组成的,而她也没有反对。

    云宇二人的到来,当然会引起金家的注意,像他们这种势力,无论身边有什么人都会查得一清二楚,何况金灵芝还经常往他们那里跑。

    今天一如既往,金灵芝来到云宇的云云山庄蹭了一顿饭之后,又回到了家里,只不过遇到了她的四叔。

    “灵芝!”

    “四叔,你怎么在这里?难道是在等我?”她不得不疑惑,因为金四爷这种人很少有闲暇的时间,现在却在等着她,而且看样子已经等了不短的时间。

    “嗯,我有一些事情要问你!”

    “四叔要问什么?”

    “你和那位云公子很熟悉?”

    “曾经同甘苦,共患难过,关系还算不错。”

    “那你可知道他的什么人?”

    “知道啊!”

    “他是什么人?”金四爷当然是不知道的,从云宇来的那一天起,他就已经在打听这个人,然而仅仅只是知道他叫云宇,不知从哪里来,他的人也到过薛家庄,但是薛衣人却没有说,他的二弟已经“恢复”了神智,不再是一个“小孩”,他当然感激,既然别人打听云宇,能不说的他也没有说。不过他但是给出了一个线索:“想知道他是什么人,就亲自去问他。”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难,但是世界上却没有比这个更简单,更直接的办法了。这句话当然传到了他的耳朵里,只可惜他这种身居高位的人,除非必要,否则他又怎么会到别人的面前问人家是什么人?

    峰会路转,他发现侄女经常往那里跑之后就出言询问了。他这种人当然知道云宇当年破碎虚空的传说,再加上云宇的来历不明,又住在他家旁边,他当然要好好调查一下,只可惜无果。

    “难道四叔要找他的麻烦?”不相识却要去打听别人,要么无所事事,要么就是有怨,否则又有谁会去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但是纵然没有仇怨,却也有其他一些东西,无论什么希望,总要试一试的。

    “我又不是神经病,无缘无故的怎么会去找他的麻烦?”

    “那就好,还真害怕你去找他的麻烦,那样可真的有麻烦了。”

    “你担心他?难道你这次外出发生了许多事,而且他们回来的时间似乎和你回来的时间差不多,难道你,你们……”

    “这次的确发生了许多事,只不过事绝对是世间最奇怪的事,我和他只不过是朋友关系,不是四叔想的那样,而且我担心的不是他,而是四叔和我们金家。”

    “哦?他有那么恐怖,就连我万福万寿园都招惹不得?”

    “或许有!四叔不是问我他是什么人吗?反正这也不是什么很隐秘的事情,至少知道的人并不少,只是没有人说出去。”

    “四叔可知道曾经有人打破虚空?”

    “当然知道,你都知道,四叔的见识总没有你的少吧?”

    “那你可知道当初破碎虚空的是谁?”

    “当然知道,一个云宇,一个李寻欢,时至今日,他们的传说依然流传了下来。”

    “他就是云宇!!!”

    “云宇,什么?你说他就是云宇,而且就是那个一百多年前破碎虚空的云宇?”

    “虽然无法令人相信,但是这就是事实,还是经过多方承认的!”

    “怎么回事?你把你出去的这次遇到的事情好好跟四叔说一说。”

    金灵芝没有隐瞒,将这次海上的事情几乎全部说了出来,就连云宇为别人换眼都没有放过。只不过她隐瞒了一些东西,而这些东西就是她的私事,她的感情了。

    “你是说他的武功不仅厉害,而且医术也很是高明?”

    “至少我从来没有见过能够给别人换眼的医术。”

    ……金灵芝回房了,金四爷也走了,没人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因为第二天金四爷就到了云宇的府上。

    他是一个人去的,身边没有带一兵一卒,至少在知道云宇的身份之后他认为无论他带了多少人都没有用,而且他并不是去找麻烦的,而且去求人帮助的。

    云宇知道他的身份之后,也大概一个他为什么会来的,肯定是金灵芝已经说穿了他的身份,第二当然就是他女儿的病了,除此之外,没有什么能让他亲自动手。

    只是云宇会有办法吗?她讨厌男人,但是她的病却需要男人才能治好,而且治好了她的病,这个男人就得死,所以要想治好她,不仅需要她不讨厌这个男人,而且还要这个男人心甘情愿的去死,这,实在太难了。

    如他所料,金四爷正是来求助他这件事的,因为他觉得云宇活了那么久,应该能有其他办法。但是事实真的如此吗?云宇真的可以有其他办法吗?至少他应该要先知道这是什么病,才可能有办法。只是据原著的话语,他认为应该不是病,可能是一种体质问题。

    “金四爷,我可以帮你去看看,但是能不能救我也不知道,这毕竟连我都没有听说过,更不用说见过了。若是不能,金四爷就得另选他法了。”

    “只要云先生愿意出手,无论能不能救,在下都感激不尽!”

    “那就这样,明天我亲自拜访。”

    金四爷走了,其实他心中也没有报多大的希望,但至少有一个念想。一个深爱着自己女儿的父亲无论做什么只要能够救回自己的女儿他都是愿意的,若是能以他的命来换自己女儿的病,他都愿意,只可惜这不是等价交换。

    石绣云本来就很漂亮,成为云宇的女人之后越发的美了,肌肤若雪,眉波流转如同一湾清水,偶尔间散发出的风情连云宇都差点挡不住。她边收拾桌子上的东西边问云宇:“云哥,这位金四爷来是有什么事吗?”

    “一件小事,他的女儿病了,最多活不过今年了,所以想请我去看看。”

    “这么严重,那云哥,你一定要救好她,看金四爷的样子,想必对他的这位女儿操了太多的心。”

    “我尽量,至于能不能成,全看天意,我又不是神仙,总不能无所不能,若是我真能救她,我又怎么会不救呢?”只可以石绣云并不知道想要救她很简单,也很困难,只需要一个她不讨厌的,并且能为她去死的人和她在一起就好。

    说简单,是因为只要是她不讨厌的男人和她在一起,困难,则是因为若是她真的不讨厌这个男人的话,她怎么又会舍得让这个男人替她死呢?

    世间之事,往往就这么讨人厌,给了你一个很简单的选择题,但是却又让你不能去选择。天意弄人,莫过于此!

    ……

    第二天云宇和金四爷一起来到了一个种着桃树的地方,桃花已经凯南了树枝,花瓣无规律地散落在地,花瓣上偶尔间还能听见蜜蜂煽动这翅膀的声音。

    云宇轻轻敲了一下门,里面传出来一个清冷的声音,云宇推开门走了进去。

    女人很美,此时它正坐在桌子旁喝茶,优雅、好贵、冷、很冷,这是云宇看到她的第一感觉。她的眼睛里没有任何表情,只是看到金四爷的时候眼神才有了一丝波动!

    她没有说话,金四爷率先说话了:“女儿,这是我请来为你看病的,你看一看他。”

    她终于正眼看了云宇一眼,眼中闪过一丝波动,她讨厌男人,但是这个眼神绝不是讨厌,有疑惑,有好奇!除了她的父亲,她的家人之外,他见过的男人从来没有一个是她不讨厌的。但是她看到云宇的时候却发现,她并不讨厌这个男人,而且还想亲近他,所以她疑惑,她好奇。

    “你愿意替我死?”她一开口就是这句话,这么多年来,她当然知道了她得的是什么病,是一种能够嫁祸他人的病,所以听到金四说是为她治病的时候,她脑中跳出的是这一句话,或许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只不过以前的那些人没一个不是她讨厌的,所以她可能也没说过。

    “替你死?这话从何说起?”

    “因为想要把我的病治好,除非替我死,否则我的病还是医不好的。”

    “我可以帮你看看吗?”

    她没有回答,只是伸出了她雪白的玉手,递到云宇的面前。

    她的手很冰,云宇握在手中竟感觉不到一丝温度。没有犹豫,云宇的内力从她的手上传入她的身体之中。但是当他的内力到达她丹田,也就是小腹的时候,竟遇到了一种很特别的情况,一股股阴柔的气息迅速的融合进了他的内力之中,而且他的内力竟然快速的增长起来,就像是得到了大补的东西一样。

    云宇虽然得了好处,但是他却不敢继续了,若是把这位冰冷的小姑娘吸成人干,那不是救人,而是杀人了。只是他睁开眼睛看着金四爷的女儿的时候,他已经却惊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