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穿越之武侠群芳谱 > 第九十七章 金灵韵

第九十七章 金灵韵

 热门推荐:
    这位金姑娘没有再是刚刚的那样冰冷,她刚刚优雅,高贵,但是现在却是一个落入凡间的女子一样,脸上一片红晕,头也悄悄的低着,不只是他被惊呆,金四爷在一旁更是看傻了眼,他何曾见过自己的女儿这副模样?

    “金姑娘,你没事儿吧!”

    云宇回过神来,看到她的样子问道。

    “云公子,刚刚你是怎么做到的,我感觉我的身体好了很多。”

    “真的有用?”

    “很有用,至少我们身体舒服了很多。”她说了这一句话,脸又红了起来,她刚刚的确感觉很舒服,就像做那种事一样,她虽然不知道那种事是怎么一回事,但是无论男女,只要到了那个年龄,都会自行领悟的。再加上一个男人的内力在身体中乱串,那岂不是她自己的身体全都知道了?所以从刚刚到现在,她的脸色已经不知道红了多少次。

    云宇这个始作俑者却什么都不明白:“金姑娘身上其实并不是什么疾病,更不是什么顽疾,她的身体内聚集的是一股阴柔的能量,也许是遗传,所以她从小能量越积越多。后来可能是郎中诊断错误,所以才放出那种话,其实并不需要那样做,只要将这股阴柔的能量吸收掉金姑娘就可以恢复如初了。”

    云宇说得虽然够隐晦,但是金姑娘也不是个小孩子了,她自然听得出来,所以把头深深的低了下去,让人看不到她的脸色,只不过已经通红的耳根子出卖了她。

    “云先生,怎么样才能把这股能量吸出来?”金四爷问道!

    “很简单,只需要一本能够吸取他人功力的功法,修出的内功至少也要超过这股能量的等级,而且也要达到大宗师的境界以上,否则不仅没用,还会被它吞噬掉,壮大己身。”

    “吸取他人功力的内功心法?我金某活了这么久,还从来没听说过,而且大宗师的境界,除了已经自封的神水宫主水母阴姬,还从来没听说过。想要集齐这两个条件,近乎和上天捉月差不多,而且小女已经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了。”金四爷说完竟痛苦的蹲下身去,他本不该在外人面前露出这种没用的表情的,但是他实在是受不了,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女儿一步一步的离开自己,他怎么受得了呢?

    只是他忘记了云宇刚刚还吸收了他女儿的一些能量呢!“爹~,云公子不是还没说完吗?而且刚刚他还帮助我吸收了一些呢。”

    “对对对,云先生,你一定有办法的,对吧!”说出这样的话,实在是不知道他对女儿的爱究竟有多深沉,也许只有当过父亲的人才知道!

    “放心吧,金四爷,你女儿会没事的!不过可能需要一段不短的时间,而且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容不得打扰,这个需要金四爷安排。”

    “这个简单,小女这个地方自从她病了之后便很少有人到这里来,再加上她的性格,几乎没有人能够和她亲近,所以这里很合适,不知道大概需要多久?”

    “现在辰时还没过,不出意外的话最多亥时就能够完成。”

    “这么短?”金四爷听云宇说是一段不短的时间后他还以为需要十天半月的,毕竟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十天半月本来不算长,何况是几个时辰的时间。

    只不过对云宇来说几个时辰却是不短的!

    “在此期间我希望金四爷帮我办一件事!”

    “无论什么事云先生尽管开口,只要是能帮忙的,绝不推辞!”

    “不是什么大事,四爷只需派个下人到我庄内给我的内子石绣云说一声,说明这里的情况就好,免得让她担心!”

    “这个好办,我让灵芝去一趟,她们女孩子也好在一起说说话!”

    “那多谢金四爷了!”

    ……

    “内子?云公子已经结婚了?”等金四爷走了之后,他的女儿开口问道,直到现在云宇都还不知道她的名字叫什么。

    “没有,不过也算是结婚了,因为我和她已经确定了关系,差的就是一场婚礼了!”

    “她一定很漂亮吧?”

    “很漂亮。”

    “你很爱她?”

    “很爱!”

    “那你们一定会很幸福!”

    “至少我觉得我很幸福,她也是!说了这么多,我仅仅知道金姑娘姓金,还不知道金姑娘的芳名呢!”

    “名字很重要?”

    “那倒不是,只不过我觉得有一个称呼至少要方便的多,虽然我也只叫你金姑娘!”

    “我叫灵韵,金灵韵!”

    “金灵韵,好名字!”要说好在哪里当然不知道,但是说好话谁都知道。

    “金姑娘,事不宜迟,我们开始吧!”

    “我需要怎么做?”

    “你什么都不用做,你只需要好好安静的坐好,其他的交给我。”

    金灵韵没有再说话,她的性格本就如此,没有男人能够接近她,自然而然养成了她有些冷,有些孤僻的性格,原著中她爱上了楚留香,楚留香才能够接近她,但是现在她却是和云宇亲近一些,楚留香不知道去哪了,但是想必三月初七总会见面的,因为那一天正是金老太太的八旬大寿。

    金灵韵坐在自己的床上,然后示意云宇可以开始了,作为一个女子这种时候本应该害羞的,但是她却没有,或者说她的表情很淡然,和刚刚近乎变成了两个人。

    云宇也不知道为什么,既然如此,正好避免了两个人的尴尬,毕竟在人家一个姑娘的闺房里,还同坐在一张床上,云宇虽然脸皮不是很薄,但是也不厚,还会有些尴尬的,何况这种事外面还有一个金四爷。金四爷并没有离开,他不过是给下人交代了一声,然后就坐在桃花林中静坐,以期女儿能完好无损的出来。

    没有胡思乱想,云宇双手抵挡在金灵韵的背上,内力向她的身体之中缓慢的流去,她没有修炼过武功,所以身体要比武林中人脆弱许多,所以云宇不仅要吸收她身体内的异种能量,还要分心保护她的经脉,所以时间才需要这么久,否则直接借用《宇宙天演诀》融合《北冥神功》的特性,一下子吸出来就好,但是以它这种脆弱的身体,若是那样做,她还能活吗?

    云宇的内力她的小腹处,和刚刚一样的感觉又涌了出来,她身体中的异种能量如同飞蛾扑火一般依附在云宇的内力之中并快速的融合了进去,他本来已经元神境界的内力竟然开始缓慢的增长起来!

    修为增加的感觉很痛快,但是这时候却不是在修炼武功,而是在救人,若是为了增加的哪一点修为就要牺牲一个人的话,那他还是云宇吗?这种事无论如何云宇都是做不出来的。

    修为增加痛快,但是却有人比他更痛快,刚刚金灵韵虽然觉得很舒服,但是云宇接触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那是短暂的,就算她想好好感受一下都不行。现在不一样了,冰凉的气息随他的身体离去,一股暖和的气流慢慢的传了进来,她就像泡在母体中一般,什么也不想,静静的感受!

    ……

    不知过了多久,云宇身体内的金丹竟如蛋壳一般破裂,随后又重组,慢慢的又开始变色,确切来说已经不叫金丹,应该叫做青丹才好,因为他的这颗金丹已经不是金色,重组之后竟然变成了青色,青龙一样的那个青色。

    只是云宇并无所觉,他的心神完全被金灵韵身体内的状况所吸引,丹田内的金丹就好像不是在他的身体中一般,就算破碎重组他都不知道。

    ……

    天色渐晚,戌时几乎已过,坐在桃花林中的金四爷依然还保持着早上的那个状态,他直到现在竟然还没有动过,也许他是想第一眼看到自己健康的女儿。在外面,他也许是那个人人尊敬,雄心壮志的金四爷,但是在家里,他仅仅是一个慈爱的父亲,一个为了女儿的病四处奔波劳累的父亲。

    不仅仅是他在等,也有人在等,她就是石绣云,金灵芝到的时候就跟她说过,云宇最多亥时就会回来,但是现在已经差不多了。

    金灵芝不是瞎子,她当然看得出来,只不过她也知道恋爱中的女人都是这样,无论是什么样的女人,这都是改变不了的。

    云宇终于还是做完了手中的事情,他在金灵韵的身体中查看了一遍之后,才收回自己的手掌,缓缓的长呼了一口气。“金姑娘,你感受一下自己的身体,看看还有什么不适?”

    金灵韵也睁开了眼睛,看着这个俊郎的年轻人,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是摇了摇头。“既然你已经没事,我就先走了,你父亲就在外面,我给他说一声就好,家里还有人在等我吃饭呢!”云宇说完拉开门向外面走去。

    云宇一开门,金四爷的眼睛就睁开了,他虽然闭着眼睛,但是无时无刻不在关心着自己的女儿。“前辈,令嫒已经完全恢复,你自己去看看,我答应要在亥时之前回家的,现在已经差不多了,在下先行一步,告辞!”

    “既然云先生家里还有人等,我也不强留了,改天再登门拜访,谢云先生对小女的救命之恩。”云宇挥了挥手,头也不回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