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穿越之武侠群芳谱 > 第九十九章 山洞

第九十九章 山洞

 热门推荐:
    她离开后客厅里陷入了短暂的安静,楚留香和胡铁花本来是想要看云宇的笑话的。可是此时此刻他们却笑不出来,或许大多数人都笑不出来,何况还是他们这种感情丰富的人呢?

    云宇并不是一个薄情之人,但是他却有自己的考虑。他总是要离开这里的,这个世界是他破碎虚空而来的,并没有以往那种做试炼任务就可以自由出入的世界,他并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回来,所以即便痛心,但是不得不冷起心肠。

    石绣云的身世,云宇当然知道,她就要二叔二婶两个亲人,而且能为了银子出卖她姐姐尸身的人,石绣云与他们的关系并不是那么好,因此她当初和云宇一起走出来时并没有太多的不舍,所以云宇相信她一定会和自己回到自己的世界的。

    但是金灵韵不同,她有自己的家,有疼爱自己的父亲,有自己的兄弟姐妹,有万福万寿园这个大家庭,要她舍弃这些东西实在太难了。爱情重要,亲情也同样很重要。失去爱情的亲情和失去亲情的爱情都不会快乐的!

    石绣云当然不知道云宇想了这么多,她只认为云宇太爱自己,所以眼睛里尽是浓浓的感动和**裸的爱意,她本是一个矜持的女孩,但是此刻却无所顾忌的扑在云宇的怀里,紧紧的抱着他的熊腰,尽管还有两个外人她都一点都不在乎。

    两个大男人只能相视无语,楚留香是最无语的,他还要去找媳妇好吧,就这么在他面前秀恩爱造成的伤害恐怕不止一万点了。胡铁花倒还好,伤痛来得快去得也快,只不过他那奇葩的心理问题让他对金灵芝恋恋不忘。

    人家姑娘不喜欢他的时候,他紧紧的抓着人家不放,人家姑娘喜欢上他了,他却又像瘟神一般避之不及。这种奇葩,也许世界上再难找出第二个来!

    “二位,我们走吧!”看到楚留香和胡铁花两人默然无语的样子,云宇也有点不好意思,他并不习惯让别人等,无论他有什么样的理由。这个习惯他保持了许久,或许从小时候就已经保持的了。现实中无论是同学聚会,约会,他都让自己努力不要迟到一分钟,直至今日他都没有爽约过一次。要别人等他,他总觉得有些不自在。

    “没事,你们继续,我们但是不急!”胡铁花摆了摆手,一副很不在意的样子。

    “你不急,香帅却急了,走吧!”

    “等等,我的酒还没喝完呢。”

    ……

    有金羽的指引,他们倒是没有走什么弯路,直接到了那个山洞的前面。云宇本来还想和楚留香比试比试轻功的,但是经金灵韵一事,心情不是很好,他也没有了这个兴致。

    山洞没有任何特色,只不过也许因为是春天的缘故,所以到处都开满了桃花!金羽飞得并不快,因为它知道除了云宇之外。没人能够追得上它的脚步,就算是楚留香也不例外。

    楚留香的轻功天下无人能比。但是金羽是什么?他可是一只鸟,鸟的特长除了飞行难道还有比它更擅长的东西吗?而且金羽是大宗师级别的高手,楚留香再厉害也不过是宗师,速度他比不上,内力也比不上,所以金羽飞得很慢,但是对他们来说却是太快了。

    金羽带领他们落到一个山洞前,停了下来。

    “金兄,就是这里吗?”楚留香抱拳对金羽问道,他也知道金羽是通灵的,而且可以清楚的知道他的意思,既然云宇说是他的朋友,那他叫一声“金兄”也可以。

    金羽点了点头,飞回云宇身边!

    “走,我们走吧!”云宇说完直接大刺刺的走了进去,丝毫不觉得这里面是一个龙潭虎穴。

    “云兄,我们就这么进去?”

    “否则呢?”

    山洞不是很明亮,但是也不是太黑暗,因为道上都点着蜡烛,这家人也不是瞎子,所以洞内都点着灯,传说虽然可怕,但是现在看来总比蝙蝠岛要好上很多。

    山洞中有很多波巡逻的人,他们每个人穿的都是麻衣,或许这就是他们麻姓嗯由来,根本没有人知道他们姓什么,来自哪里。麻姓不过是人们强行加在他们身上的。

    “他们信奉的,是种很神秘的宗教,他们的神,就在他们的圣坛里。”“他们的神既不是偶像,也不是仙灵,他们的神是活生生的神,你不但可以看得见他的形象,甚至可以听得到他的声音。”

    一路上走开,云宇的精神力向四面八方穿透而去,他感觉到了很多的高手,这些人中竟然有十几个几乎和楚留香同等的境界,甚至比他还要强。云宇已经明白楚留香为何只能选择天梯,因为无论他的轻功多么厉害,有这样的十几个人他都绝对是打不出去的!

    他们四人当然也遇到了艾青艾虹两个人,但是却没有跟原著一样几乎要死的人才能见到圣女,也就是他们的“神”,这两个女人当然也是喜欢楚留香的,但是她们却没有带楚留香去圣坛,因为多了几个外人,而且云宇也不愿意吧命运交给这些人。

    云宇不喜欢麻烦,武功到达他这种进境,无论什么阴谋诡计对他都没有用,他直接随便从山洞中抓了一个人,以《移魂**》控制了他的心智,带他们向圣坛走去,简单、有效!

    圣坛是个神殿,比世上所有的庙宇殿堂都庄严伟大得多。一层又一层的石阶,从他们跪着的地方,向前面伸展出去。伸展到数十丈外。四下香烟缭绕就像是原野中的雾一样。从烟雾中看过去,可以看到最前面有张很宽大的椅子。椅子是空的,四壁却划满了奇异的符咒。突然间,又是一阵钟声响起。所有的人立刻全都五体投地,匍匐拜倒。

    等他们行礼完毕之时,空倚上已经坐了一个人。一个谁也说不出有多么神奇诡秘的人。他身上穿着件宽大的七色长袍,金光灿烂,亮得就仿佛是天上的阳光。他脸上戴着个狰狞奇异的面具,也仿佛是用黄金铸成的。远远看来,这人全身都仿佛被一种奇异的七色金光所笼罩。所以他根本看来就像是火焰,是烈日,别人根本就无法向他逼视。他身后仿佛还站着一条人影。但在他的光芒照耀上,这人影已变得虚幻缥缈,若有若无。

    一步一步的向前走,数十丈的距离对楚留香来说并不短,至少他不能在一瞬间拿下“神”的面具。所以他们只能慢慢的接近,里面的人不是瞎子,当然看到了他们,云宇没有犹豫,瞬间冲进人群中,等他回到众人身边的时候,再没有一个能动的人了。云宇没有杀他们,不过是点住了他们的穴道!

    “楚兄,揭开她的面具!”云宇停下来,马上传音给楚留香。出自于对云宇的信任,他没有犹豫,使出最得意的轻功,冲向倚子上的“神”。

    神仍然在金光笼罩下。但那种神秘的魔力却似已消失。楚留香扑过去,突然闪电般出手。神没有闪避。楚留香的出手,连神都无法闪避!楚留香已揭下了他脸上的黄金面具!这才是真正惊心动魄的一刹那!这才真正是最重要的一刹那!

    楚留香看到这张脸,他的呼吸近乎停止了这张脸正是他费尽心思寻找的张洁洁,这个神秘家族的“神”就是张洁洁,张洁洁就是他们的“神”。

    她的脸在楚留香的心中并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的,她本来该是活泼、愉快,眼睛里时刻带着笑意的,但是现在这张脸变得很憔悴,眼睛也充满了矛盾、痛苦。

    张洁洁身后的老妪开口了:“我是不是告诉过你,只要你能到得了这里,非但所有的秘密都能得到解答,而且一定能找得到她?”

    楚留香却没有说话,他的眼睛里只有眼中的女子,还有~疑惑!楚留香终于还是知道了,他的每一步都被人家算计在内,就连他到了这里人家都已经算到,此刻他只想带着张洁洁离开这里,离开这个阴暗冷冰的地方。“我要带你走,带你离开这个没有一丝温暖的地方!”楚留香看着这个憔悴的女孩,坚定的说道。

    “我们走不了,无论是谁都走不了,离不开这个地方,从你踏入这个地方的那一刻起就早已经注定!”

    “为什么?”

    “因为只有死人才能走出这里,或者我死了以后你才能走出去,你本是因为我才成为了这家族中的一员,我死了你就不是了,你就可以出去。”

    “如果你真想走,有两条路,一条在议事厅里,这条路每个人都知道,但却没有人能随意出入,因为那里不分昼夜,都有族中的十大长老在看守着,你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休想从那些老人手下逃走。所以我说只有死人才能走出去。另外一条只有护法也就是我的母亲才知道!你想出去只有求她。”

    “你想出去吗?”从楚留香拿来她的面具到现在,云宇他们三人一直都看在眼里,他们两人间的情很深,有云宇在,自然是要成全他们的。

    “你是谁?”直到现在,她都没有在意和楚留香一起到来的这三个人。

    “他们是我的好朋友,陪我一起来找你的。”楚留香替云宇作了回答。张洁洁却没有在意云宇的话,至少在她看来,从她们家族迁到这里,还从来没有一个人能走出这里,脱离他们家。

    “如果你也不想待在这里,没有人能拦得住,我可以帮你们!要是你不想,我们就自己走,至于香帅,就看他自己了。”她虽然不信,云宇却没有在意,依然自顾自的说道。

    “你有办法?”

    “这还需要办法?打败十大长老很困难吗?”

    然而云宇的话她却认为云宇是在说大话,或许除了楚留香和胡铁花,每个人都认为他是说大话。

    “你这位朋友怎么结识的,口气比我还大!”这是张洁洁对楚留香说的,她实在想不通楚留香会有这种“自大”的朋友。

    “你没听说过他,否则你也不会这么说,云兄曾经打破虚空,也曾经一脚跺塌了一个山洞,你觉得你们家族的十大长老能挡得住他?”楚留香不知道破碎虚空是什么概念,但是他却知道一个已经打破了虚空的人至少不是一般人能够挡得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