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穿越之武侠群芳谱 > 第一百零九章 齐人之福

第一百零九章 齐人之福

 热门推荐:
    云宇回到家的时候差不多已经天亮。

    去张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然后去护龙族,和火冰交换东西,再回家!

    云宇回到家中两个女孩子竟然还没有睡,也不知道谁教她们的正在看电视,而且看的还是《楚留香》,云宇差点就尿了!

    也许这些东西对她们的诱惑实在太大,就算是云宇来的时候竟然都没有发现!

    “你们还没睡吗?”云宇问了一句,她们实在太投入了!

    听见云宇的话她们迅速回过头来,扑到云宇的怀里。

    “云大哥,你去哪儿了?怎么这么久才回来?”几乎每次都是金灵韵开口,石绣云本来就安静得多。

    “云哥,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你的头发?”金灵韵的话音刚落,就是石绣云的声音。她在云宇的怀里一抬头就看到她想笑的一幕!

    云宇在她心中一直都是风度翩翩,英俊潇洒的样子,何时有这么搞笑的时候。一颗光溜溜的头几乎能比拟100瓦的灯泡了,虽然她们还不知道什么叫灯泡。

    金灵韵也反应了过来,也看到了云宇搞笑的模样,差点没笑出来,但是又怕云宇受到过什么伤害,然后又紧紧闭上了嘴巴。

    “你们想笑就笑吧,我这是练功被烧的,没出什么事!”

    “练功?云哥,你修炼的是什么武功?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而且连眉毛都没了!”

    “其实说是武功,倒不如说是能力,我觉醒了一种能力,所以才出现这种情况?”

    “能力?”

    “对,控火的能力!”云宇说完为了证实自己的话,手指一伸,一撮小火苗出现在他的手指,不过这只是最普通的火,所以并不算太炙热。

    “哇,云大哥,你好厉害,居然还能控火!”金灵韵比原来变了许多,至少在万福万寿园的时候就算见到比这个更惊奇的东西她都不会露出这种惊讶的表情,似乎她越来越接近人了!

    “小韵,我打算教你武功,你愿意学吗?”等她们惊奇完了之后,云宇才开口,这是他已经想过了的。就算没有武者世界的威胁,他也打算教她武功,至少有一个自保之力。云宇一开始并不知道这个世界还有如此多的武者,甚至他以为这个世上只有自己会,但是那只是他以为的。

    经历其他世界回来之后,他遇到的武者已经不算少!从一开始的陆柏陆松,然后是黄家父子,天长老,陈风血屠,护龙族。护龙族里有宗师高手,想必血红组织也定然不弱,而且云宇猜测他们也是来自武者世界。

    现如今他还没有招惹到明面上强大的敌人,但是想来很快就会遇到!陆柏陆松背后的铁门不知道是什么来历,天长老的背后也不知道,还有血红这些他曾经遇到过得,还有龙腾所说的吸血鬼,忍者,教廷,似乎这些都是一个个潜在的敌人,如果身边的人没有自保之力,那么他怕自己以后会后悔!

    “云大哥,你为什么会想到要教我武功的?绣云姐姐呢?那么你不教她?”直到现在他依然不知道石绣云会武功的事情,因为石绣云确实没有显露过一点武功。

    “云儿本来就会武功啊,你不知道?”

    “不知道,绣云姐姐,你真会武功?”

    “会一点”石绣云回答完金灵韵的话,直接打开窗户,如同鹅毛般轻轻的飘到院子里!

    “看到了?”云宇一手拦到她的腰肢,也飘了下去,天微微亮,此时正好是修炼武功的好时机!一日之计在于晨,古人的话是经过千百年来无数次证实的,自然没有错!

    “绣云姐姐好漂亮!”她首先看到的不是石绣云的武功,而是石绣云的身姿漂不漂亮!

    “不用羡慕,等一下你就会和她一样了!”

    “云大哥,我要怎么做?”

    “不用想其他,盘腿坐好就行,其他的交给我!”云宇让她坐在地上,双手抵在她的背部,内力缓缓输入!他打算直接以内力给她洗经伐髓,并且帮她打通天地二桥直接晋级先天境界。

    以云宇如今元神境中期的内力等级,实在不难!“记住这篇心法,按照它的内力运转方式,配合我的内力,可能会有点疼,但是很快,到时候你就会和云儿一样,甚至比她还要厉害!”

    云宇当初帮石绣云的时候并没有直接帮她进阶到先天,而是一流巅峰,主要是进阶先天要承受更大的痛苦。付出总会和收获成比例,石绣云当初并没有承受什么痛苦,所以她也只是一流巅峰,云宇也打算,等金灵韵成功之后就帮她晋级,至少也要能应对一些突发状况!

    《小无相功》能帮助她们修炼到宗师巅峰,不是太高级,但是此时云宇的身上却没有更好的功法了,最适合她们的就是这个。除了《小无相功》,配套的就是《凌波微步》,白虹掌和天山折梅手这些东西,但是这对初学者的她们来说已经足够!

    这次教武功没有耗费多少时间,云宇都是直接用内力暴力打通,花时间的就是教她们招式。女人的智慧大多和外貌成正比,外貌漂亮的女孩子,一般都不会太笨!

    两位都是美貌的女孩子,虽然不是聪明绝顶,但是云宇教她们的东西不超过三遍就已经全部记住!

    “你们是要在这里修炼还是去我们空间里面?”将全部的东西都交给她们之后,云宇才开口问道!

    “空间?那是什么地方?”她们开口问道!

    “就是我们从那个世界回来的时候你们在的那个地方,那里灵气充足得多,你们学武会更快一些!”

    “这样啊,那我们就去那空间里吧,云哥,你回去看我们吗?”她们自然不太愿意进去的,毕竟那里实在太无聊,但是她们当然知道云宇的意思,如果不是想让她们进去,又何必问她们呢?

    “当然会去看你们的,我会让金羽去陪你们,并且训练你们战斗的能力,这个世界应该要不了多久就会发生大战,我希望你们将来有一些自保之力!”

    “云大哥,是要出了什么事吗?”

    “对,所以我才不留余力的帮你们打通筋脉,才让你们受这份苦,你们后悔跟我离开吗?”

    “云哥,你把我们想成什么人了?我们从打算和你一起回来的那时候起,就已经下定决心,怎么会后悔?”

    云宇没有再说话,他知道,这个时候一切语言都是多余的,他能做的就只是尽自己所能不让她们受到一丝伤害!

    “云大哥,我想在进去之前把自己教给你!”金灵韵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脸色微红,但是却毫不躲闪的盯着云宇的眼睛。她在决定跟云宇来的时候就已经做了这个准备,但是云宇却没有动她的意思,她甚至以为云宇说那些话是同情她了,她不知道的是这个世界上爱情本来就没有同情这种说法。

    “你决定了?”

    “决定了!”

    “不再想想?”云宇指了指天空,原来这时候已经天亮,火红的太阳已经从山的那边钻了出来,很亮,却不刺眼!

    白日宣,淫,嗯,这个似乎有点伤风!

    “那今天晚上?”这个女孩似乎真下了决心,换个女人只怕应该不好意思了吧!

    “呃!小韵,你今天怎么了?”云宇诧异的望着她,这个献身的意思实在明显过头了!

    “云大哥,绣云姐姐都已经跟我说过了,你们已经那个过了,为什么你不碰我呢?”两个女孩在家,又是“出门在外”,所以她们之间的关系已经到了没有秘密的程度,是以石绣云连这些私密的事情都没有瞒着她,只不过她似乎想多了!

    送上门来的也没有拒绝的道理,美女谁不喜欢呢?云宇本想打算给她们一个婚礼的,但是她们却似乎没有人在意。

    “我想给你一个美好的婚礼!”

    “绣云姐姐都不在乎,我也不用。”

    “那好,我们今天出去一趟,做一些事情!”虽然短时间内做不到太多,但是至少可以做一个简陋的,虽然简陋但是至少拥有不是吗?

    一行三人出去,实在引起了不少人的瞩目。谁让云宇是个光头,他的身边却是两个大美女呢?一路上不知道被多少人偷拍了多少次,只不过他们似乎发现无论他们怎么拍图片中的人永远都看不清楚,五官模糊一片。

    这当然是云宇做的手脚,否则明天一起来就说什么嵩山少林寺的和尚下山泡妞还上新闻头条,那他可就不爽了!

    云宇出来是准备什么呢?当然是婚礼需要的东西,只是古代的喜袍实在不好找,因为这是时代几乎用的都是西方的方式,国粹早就被人忘得一干二净!

    喜服云宇买了三套,一套男的,两套女的,买的时候差点没被服务员的眼神吓得落荒而逃。她的眼神似乎在问:“你吃得消吗?”

    买完服装,接下来就是酒,既然用的是古代的东西,当然要古代的酒,只不过似乎没有女儿红这种东西,不得已云宇就用了红酒代替,还加上了高脚杯,着实有点怪异!

    做的事情虽然不多,但是云宇也差点累趴下,是烦的,说累,如果说一个能破碎虚空的人会累,只怕没有人相信!

    一天的时间就这样慢慢过去,夜晚来临,金灵韵虽然早有准备,可是即将到来的时候不免有些忐忑,这却是个通病,女人都是如此的,虽然石绣云已经跟她说了好多遍!

    “绣云姐姐,那感觉是怎么样得?会疼吗?”同样的话又再次从她的口中说出来!

    “不会痛的,最多是开始的时候,后来会很舒服,你这么怕,要不还是算了吧。”

    两个女孩此时就坐在床上说着悄悄话,大红喜袍,红盖头,桌子上还摆放着一个酒瓶,三个杯子,甚至还有四根红蜡烛!除了人少一点,其他的都不差。

    云宇也穿着喜服从外面走进来,一切发生的很合理。他们都已经拜过天地,就差最后一步了!

    这一夜,云宇是想尽了齐人之福。一个石绣云,一个金灵韵,她们是来自古代,思想虽然没有当前开放,但是她们却是以相公为主的,所以云宇的要求她们都很少反对。

    “相公,你还没够吗?”现在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金灵韵已经沉沉睡去,她是第一次,所以比石绣云累得太多了,只剩石绣云和云宇说着话!因为已经结婚,所以她叫云宇做相公。

    “那个它调皮,等等就好了!”云宇有点尴尬。他似乎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自从他的武功越来越高,这方面的需求变得越来越大,现在两个女孩一起上都没能让他尽兴。

    “相公,我…我帮帮你!”她在云宇诧异的目光下拉开被子,把头伸了进去,接着云宇就感受到了一阵温热的舒爽传来,直上脑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