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穿越之武侠群芳谱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找死的

第一百一十一章 找死的

 热门推荐:
    铁门,陆柏师兄弟所在的门派!

    当天陆柏回去之后陆松也回去了,弟子被打成重伤自然要找回场子。师兄弟的情况终于还是落到了师门的眼睛里。

    他们虽然已经达到一流的境界,但是年纪毕竟已经不小了,留在师门没有多大作用,所以派遣他们出来打探一些世俗的事情,想不到会遇到这样的高手。

    “是护龙族的人动手了吗?”他正是如今铁门的门主铁木棠,也是世俗中铁门明面上的半步先天高手,实际上他也不过是打掩护的,如果他们最厉害的就是他的话,那早就被龙腾剔除了。

    “应该不是,他似乎并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武者,看他应该是得到了某个人的传承,所以武者的事情他几乎都不知道!”陆柏的手依然无力的垂着,他似乎已经忘了痛苦。

    “想不到世俗之中除了护龙族的人之外还有这样的高手,你们可能断定他多大年龄,又是是什么境界?”

    陆柏回答道:“年纪大概二十岁左右,修为最少应该也达到了先天之境,我们在他的手里一个回合都走不了!”

    “先天之上,你们在这里等着!”铁木棠说完这句话就像内堂走去。铁木棠进去的地方和外面很不一样,差别甚大!里面已经不再像一个房间了,而是一个科幻研究室一般,四处都是虚幻的投影。

    “禀告门主,世俗界出现了一个不可掌控的人!”铁木棠的话清晰的传到了这个科幻研究室的每一个角落,随后平台上出现了一个人。仅凭虚影就让人感受到压迫力,一道威势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铁木棠的头变得更低了。

    “龙神布下的结界如今还没有消失,大宗师境界的人还不能出去,当不久前出去的十大真传弟子应该已经到达了吧,让他们解决,护龙族在武者世界的力量已经开始增强,你们的任务就是阻止他们的一切有生力量,以后这种事你直接行动,不必请示我,我会给你一块令牌,他们都会听你的,谋算千年的事情绝不容有失,记住了吗?”

    “记住了!”铁木棠说完这句话,虚影已经消失,片刻间平台之上出现了一块令牌,不知道是什么材质打造,上面雕刻着一个巨大的锤子,令牌不大,却给人一种厚重的感觉!

    “真传弟子?我看你们这次还敢目中无人!”

    ……

    云宇不知道铁门的谋算是什么,但是直到现在他才发现一个问题,他不知道要带陈微去哪里,别墅?那里还有两个女子在家里,回老家?人家昨天刚刚和他成亲,虽然不是很正式,但总归是走了一个程序,而且人家一个女孩子还是第一次,他总不能一走了之。

    想着想着,他的车子几乎慢了下来,连后面的喇叭声他都没有听见!

    “小宇,你在想什么?这有个大美女你不看,瞎想什么?你想死我还不想死呢,好好开车。”看他的样子,陈微忍不住问了出来。

    “他在想怎么逃过一劫呢,难道你没有发现?”陈微的话音刚落,云宇还来不及回答,一个嚣张的声音落到了他们的耳朵里!

    原来不知不觉路上的行人已经消失不见,他们的车子正静静的停在路边,而此时车子旁正站着四个人,其中的一个云宇正好认识,正是当天在张家见到过的陆松。

    云宇差不多已经知道是怎么一回事:“陆松,想不到当初你让我不要找你们宗门的麻烦,但是今天却是你找上门来,倒真是让人意外啊!他们就是你找来的帮手,为你找回场子的?”

    陆松的一条腿都是用拐杖杵着的,他紧紧的闭着嘴巴没有说话,他本来就不想找云宇的麻烦的,他不知道自家宗门还有十大真传弟子这样的存在,他更请不到这些人,否则他也不会害怕云宇的报复了!若不是今天铁木棠将他们叫出来,陆松甚至不知道他们的存在。至于为什么要他来,因为陆柏他还要去找另外一个人,那就是王青青。兵法上所谓的上上之策那就是不战而屈人之兵,他们找王青青的目的除了威胁云宇,并无他用!

    “云宇,当天你打伤我却没有杀我,念在你曾经放过我一马的份上,束手就擒,我们不为难你,也不会为难她!”陆松说这句话的时候似乎已经忘了他这次过来仅仅只是确认是谁而已,为难不为难云宇并不是他说了算。

    “这里什么时候到你说话了,铁木棠可不是要我们让他束手就擒的!”事实如此,另外三人连看都不看他一眼,语气依旧嚣张,而且他正是第一个说话的人。

    云宇把目光从陆松的身上移了过来,看着这个目中无人的人,他倒是想知道这么嚣张的人究竟是什么一个样子。

    然而让他失望的是这个人并没有特色,若说他身上最大的特色,那就是鼻孔朝天,眼睛半斜,云宇已经确定他这个长相和他说话的语气有关,说不定是因为他的语气将他本来的面目硬生生扭转了。

    云宇看着他问道:“这么说他们都是听你的?”

    “不错!”他说话的时候竟连云宇都没有看上一眼。

    “那你说说我该怎么做呢?”

    “将你身边的这个小妞交出来,把大爷我们侍候好了,我心情一好或许会给你一个全尸也说不定!”他斜着看天的眼睛终于低了下来,满眼淫邪的看着云宇身边的陈微。

    陈微身体微微一抖,紧紧抓住云宇的胳膊,缩在他身后。

    云宇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然后拉上车窗,打开车门走下来再关上车门,才问道:“那你实在是太慷慨了,我还真得好好感谢你,你叫什么名字?”

    “问我的名字干什么?”

    “因为这是你今生最后一次能多让一个人知道你的名字了,如果不说你再也没机会说了,为了感谢你的慷慨,给你一个机会说出你的名字咯!”

    “你们听见了吗?这个人似乎在做梦,而且还……”他的话还没说完,人已经说不出话了。不知何时他的喉咙上一道竖直的伤口,慢慢的渗出血,而他背后两丈意外的电线杆上一柄飞刀已经没柄而入!这把刀没一个人看见它是从哪里来的,更没人知道它是怎么出现的,直到云宇开口说话。

    “很可惜你没有机会说了!”云宇慢条斯理的说道,似乎刚刚他杀的并不是一个人。

    的确,这个人在他眼里已经算不上一个人,因为他说了他不该说的话,很多时候一句错误的话是能要人一条命的,很巧,他遇到了!

    “你…你你竟然杀了三师兄?你死定了,你死定了。”直到他倒下,跟随他来的除了陆松另外的两个人终于开口,只不过似乎被吓到了,不知道是被云宇的武功吓到还是被所谓的“三师兄”的死吓到。

    “三师兄?他是你们的三师兄?”

    “不错,你杀了三师兄,你也活不了多久了!”

    “我能活得了多久没人知道,但是我却知道你们马上就要死了,你们要不要说说自己的名字呢?如果不说的话也许再也没机会说了,就像他一样。”云宇说话还不忘向已经躺在地上的“三师兄”指了指。

    “你难道还想杀了我们不成?”

    “你认为不可?”

    “你以为你偷袭杀了三师兄就能将我们都杀了?”

    “你们认为我是偷袭?”

    “难道不是?”

    “既然你们认为我是偷袭的那就是偷袭的吧,那你们要小心了,我要偷袭了!”云宇也不作辩驳,对死人说什么都是多余的。

    既然已经结仇,云宇也不想节外生枝,反正迟早要走到对立面上,能永久少一个敌手至少会好很多。

    “偷袭”两个字说完云宇已经消失不见,“了”字结束的时候他已经到了两个人的身边,双掌击出两个人已经如同断线的风筝倒飞出去,狠狠的砸在马路边的人行道上,鲜血止不住的从口中流了出来,道路几乎已被染红。

    云宇收回双掌,点了点头,似乎对自己的这一手很满意。“陆松,你说我该怎么处置你呢?”

    “你杀了我吧!”

    同样的问题,同样的回答再一次上演。

    “我不杀你,上次我说这个世界上没人有杀人的权利,但是短短几天我才发现很多人你不杀他,他就会跑来杀你,所以我改变了主意,只要结仇,我就不留手。今天我依然放你走,仅仅是因为你开始说的那句话,你这几位师门的人你自己处理,我希望以后来找我麻烦的人当中不再有你,否则他们就是你的下场。”

    “我知道,我也不是来找你麻烦的,我只不过是个引路人。”

    “引路人?据我所知出来你跟陆柏之外,你们宗门的人我应该还没有开罪过谁吧?他们总不会无缘无故的找我的麻烦,难道你们宗门的人都很闲,无事可做,所以闲得无聊来找事不成?而且陆柏呢?为什么是你来,而不是他来?据我所知他似乎被我打断了双手,你断了一条腿,他应该比你更恨我吧?他都没到,你倒是很积极啊,难道送死很有成就?”

    “难道打断人家一条腿还不能让人家来找你的麻烦?”这句话当然只能在他的脑海中盘旋,说出来的话也许他也要步这几个人的后尘了。不敢多想,听完云宇的话他才说道:“你以为陆柏没有来?”

    “至少我没有看到他!”

    “因为他去了另外一个地方。”

    “另外一个地方?”

    “能够找到威胁你的人的地方,我想现在他们已经得手了!”

    “能够威胁到我的人的地方,有吗?”

    “你以为威胁你必须得打得过你吗?”

    这下云宇终于反应了过来,陆柏能去的地方只有一个。“本来还想把你的腿治好让你更方便将你的同门带回去的,要怪只能怪你说话太墨迹,你慢慢的回去吧!”云宇说完重新打开车门走了进去,他要去救人!

    看着开着车离去的云宇,陆松杀人的心都有了,都怪自己喜欢废话,要不然自己不就好了吗?现在只能看着离去的云宇和躺在冰冷的道路上的同门,默然无语!